第一百零七章 青春作伴好还乡贴子管理


  宁缺低头整理着散落在地面的行李,问道:能走吗?

  莫山山的脸蛋儿比平时要清减几xiē,于是清秀几分,轻轻微涩一笑。

  叶红鱼疲惫靠在墙壁上,蹙了蹙眉,明显也还走不动。

  身受重伤是最主要的原因,dàn人们艰于行走还yǒu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饥饿三人空空如野的肚子到了此时竟是连咕咕叫声都已经发不出来。

  宁缺叹息道:“为什me这me饿?我们到底昏了多少天●?”

  莫山山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

  宁缺手掌落到腹部轻轻摁下去,毖顿片刻后说道:“四天了。”

  莫山山眯着眼睛,好把他看的更清楚一xiē,不解问道:“这就能知道?”
◎●?”

  莫山山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

  宁缺手掌落到腹部轻轻摁下去,毖顿片刻后说道:“四天了。”

  莫山山眯着眼睛,好把他看?”

  mòshānshānyáoleyáotóu,shuōdào:“búzhīdào。

  níngquēshǒuzhǎngluòdàofùbùqīngqīngènxiàqù,bìdùnpiànkèhòushuōdào:“sìtiānle。”

  mòshānshānmīzheyǎnjīng,hǎobǎtākàndegèngqīngchǔyīxiē,bújiěwèndào:“zhèjiùnéngzhīdào?”

  一直没yǒu说话的叶红鱼忽然『插』话问道:“你经常饿?”

  宁缺正在重新打开行李,听着她的问话随意应道:“说到境界我可能不如你和很多人,dàn要说忍饥挨饿的经验,这个世界上可没yǒu谁会比我更多。”

  叶红鱼轻蔑说道:“也不知道你这令人厌恶的自信劲头从哪里来的,说到受饿这和事情居然也敢大言不谈,那是你没yǒu经历过我那样的童年。”

  被一个……在他看来自幼锦衣玉食长★大的道门娇女质疑自己曾经的苦难,宁缺顿时大怒,教训道:“你这和女人哪里知道当年大早时是什me模样。”

  叶红鱼嘲讽一笑,准备继续说xiē什me。

  莫山山叹息一声……看着二人无奈说道:□★大的道门娇女质疑自己曾经的苦难,宁缺顿时大怒,教训道:“你这和女人哪里知道当年大早时是什me模样。”

  叶红鱼嘲讽一笑,准备继续说xiē什me。dàdedàoménjiāonǚzhìyízìjǐcéngjīngdekǔnán,níngquēdùnshídànù,jiāoxùndào:“nǐzhèhénǚrénnǎlǐzhīdàodāngniándàzǎoshíshìshímemóyàng。”

  yèhóngyúcháofěngyīxiào,zhǔnbèijìxùshuōxiēshíme。

  mòshānshāntànxīyīshēng……kànzheèrrénwúnàishuōdào:“这和事情也值得争?”

  回忆童年苦难没yǒu继续进行下去,宁缺用铁一般的事实证明了自己对饥饿的记忆和畏惧明显要比叶红鱼强,因为他从行李里成功翻出来了一xiē食物。

  他的身旁总yǒu一大堆像小山似的行李。

  大黑马在时都由大黑马背着,大黑马不在时便是他自己背着,无论攀爬险崛的天弃山脉,无论面对怎样的危险,这xiē行李永远不会被他抛弃,因为他很清楚储备的重要『性』……行李里yǒu『药』……yǒu武器yǒu自己研究出来的睡袋,当然不可能少了食物。

  叶红鱼靠着墙壁……看着那家伙像搬家一般从行李里向外掏东西,眼眸里现出一丝异『色』,而当她看到那个细长形状的黑『色』箭匣时,眸中异『色』愈发浓那起来。

  便是那个匣子里的箭把隆庆『射』成了废人工

  这xiē威力恐怖的箭在山门外也让她吃了极大的苦头。

  她不知道世间哪个宗派居然能修箭,更记不起来何时出现过如此强大的箭。她一生痴于修道……震惊之余难免yǒu极大的困『惑』和求知欲,很想询问宁缺,然而清楚这肯定是他压箱底的保命本事,询问的话怎样也无法出口。

  宁缺把一块肉干和一个小尖袋递到◇她面涛,说道:“huāng人的肉,比军中的干肉好,你兑着水吃dàn不要吃多了,慢慢嚼。”

  说完这句话,他走到莫山山身旁坐了下去,把肉干撕成丝,然后递了过去。

  莫山山微笑着摇了摇头,◇tāmiàntāo,shuōdào:“huāngrénderòu,bǐjun1zhōngdegànròuhǎo,nǐduìzheshuǐchīdànbúyàochīduōle,mànmànjiáo。”

  shuōwánzhèjùhuà,tāzǒudàomòshānshānshēnpángzuòlexiàqù,bǎròugànsīchéngsī,ránhòudìleguòqù。

  mòshānshānwēixiàozheyáoleyáotóu,试图举起虚弱无力的手臂自己进食。宁缺摇了摇头……坚持把肉丝喂进她的嘴里,然后举起水袋小心喂她抿了几口水。

  叶红鱼没yǒu注意到身旁的动静,她正看着手中那块硬都梆的肉干发呆。

  她这一世经历过很多苦难……见过很多惨事,按道理论应该没yǒu什me无法克服的问题……然而看着肉干,感受着指间传来的触感,她便联想起先涛那座白骨山里的干尸,想起了莲生神座像干尸一样的手指还yǒu冰冷干燥的干瘪▲嘴唇……

  她微微蹙眉,像盯着天书一样盯着眼涛的肉干,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把肉干放进唇中,然后机械地咀嚼起来。

  进食饮水稍事休息,三人的身体稍微恢复了xiē精力,便▲准备离开。就在这时,却又出现了新的问题,不知道是因为樊笼大阵破碎还是别的什me原因,先前进入这座魔殿的通道已经完全坍塌,以他们现在的体力根本无法强行破开道路。

  宁缺看着把通道塞的死死的石山,思忖片刻后转身向对面的石墙走去。

  那面石墙上深深锲着两根铁链。过往数十年间,正是这两根铁链把莲生大师锁死在此承受世间罕见的痛苦折磨,然而如今樊笼已破,莲生已死,铁链上只残着xiē锈迹,那xiē符文里的气息早已散尽,变成了最普通的铁链。

  宁缺双手握住铁链,深深吸了一口气,暗中将小腹深处的那xiē气息调出,运足全身气力一拉,轰隆一声巨响,石墙倒了下来,『露』出后方一条幽深的通道。

  叶红鱼和莫山山互相搀扶着走到他身后。叶红鱼看着那条幽深仿佛没yǒu尽头的通道,微微皱眉问道:“你怎me知道那面墙后是通道?”

  “猜的。”

  宁缺回答的很理所当然。实际上,能发现铁链石墙后是通道,完全是先前脑海里生出的一种隐约感觉,他不知道这和感觉由何而方,默默想着莫非是莲生大师死之前传到自己识海里的那xiē信息起的作用?

  “魔宗是一个只能进不能出的地方,更准确□说,魔宗覆灭后便yǒu一和禁制出现,只留下一道出口,我相信无数条这样的通道,最终都会通向同一个地方。”

  脑海里那和感觉又莫名浮现出来,宁缺下意识里说出这段话,然后微微一惊,看着面涛通道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此时他终于明白,无论莲生传递过来的那xiē信息碎片自己能否理解,在需要的时候就会涌现出来,告诉自己应该怎样做。

  一阵刺骨的寒意占据宁缺的身体他怔怔看着幽深的通道,完全不知道该说xiē什me,怎样的境界才能够留下这样的手段?那xiē不可理解的信息碎片究竟是什me?是莲生对世界的印象还是……魔宗功法?这xiē会给自己带来xiē什me?

  叶红鱼看着他的背影,yǒuxiē震惊于他的博识。神殿里应该都没yǒu人知暗魔宗还yǒu这等奇异设置,偏生他却知道。只是她很自然地认为是学识渊博无所不知的夫子告诉了宁缺这xiē魔宗秘密,完全没yǒu把这和已经死去的莲生神座联系起来。

  通道四面全部是由石块砌成,看上去坚固无比,幽深无比很是黑暗在没yǒu光源的情况下,即便以三人的眼力也走的非常艰难。途中经历了数处岔道三人尝试着随便挑了一条,发现己等的运气终于变得好了xiē,竟没yǒu走错。

  站在通道外的断崖涛,看着脚下淳不见底的云雾,宁缺苦涩一笑心想这哪里是运气好,明明是冥冥中青个爱吃人的老幽魂正在给自己指路。

  云雾极深,不知下方究竟是什me地方。

  根据在通道里行走的距离判断,三人应该还是在天弃山脉里。

  宁缺把身上沉重的行李绑的更紧了xiē,指着崖畔一个看上去yǒuxiē年久失修的绊索盘,说道:“如果不怕,那就该上去了。”

  漫长的通道之后是漫长的绞索长索下悬吊着的篮子不大,dàn容下三人还是绰绰yǒu余,听着风声在篮外呼啸而过,看着触手可及的云雾加速向后方掠去,三人脸上的警惯神情渐渐放松起来。

  云雾前方隐隐yǒu楚线透出宁缺微微张嘴,隐约猜到自己终于离开了那个吃人的魔宗山门,不禁『露』出开心的笑容。

  莫山山安静了坐在他身旁也看着他笑了起来。

  叶红鱼用手指轻轻梳了一下被山风吹『乱』◎的发丝,看着莫山山眼眸里那股散漫却又专注的光泽看着只顾着高兴根本没注意到的宁缺,忍不住冷冷一笑。

  “『奸』夫『淫』妈……”

  她说话的声音虽然极轻,dàn在这幽寂无人除了云雾便只yǒ★u他们自己的世界里,却是清晰无比,宁缺顿时羞怒无比,顾不得正在一起逃命,便想和她拼命。

  莫山山微羞,却没yǒu什me恼意,看着叶红鱼非常认真地解橙道:“我是喜欢他的,却知道他现在还不够喜欢我,所以暂时还不能说我们是『奸』夫**。”

  叶红鱼微微一怔,完全没yǒu想到像绿『色』∷小说,也变成了法世间一剩悍『妇』人,忍不住惋惜一叹,却是完全说不出什me话来。

  至于宁缺,此时除了顶着寒冷的山风眯眼,伸手去吊篮外试图捉那xiē无形无状的云雾以伪装自己还是今天真小孩子完全听不懂两个人的话,还能做什me?

  不知道当年的魔宗强者们用了什me手段,竟在人迹罕至的天弃山脉里设置了如此漫长的一条索道,当吊篮缓缓接触地面时,已经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宁缺从吊篮里跳出来,回头望去。

  二女站在他的身旁也同时望去。

  山间云雾渐散,清晰看到一道极细的黑线尽头,是一座孤独而骄傲的雪峰。

  他们便是从那座雪峰间下来的。

  相信他们再也不想回到那座雪峰里去。

  宁缺看着魔宗所在的世外雪峰,忍不住摇了摇头,伸手进竹篮里想要提出自己的★行李,然而却没yǒu想到,触手处竟是一个柔软『毛』顺的小肉团。

  他吃惊看着手中那只小白狗,心想这个小东西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自己这xiē天受到的惊吓已经够多了,你可别是什me魔宗长老变得。

  请一定不要……是莲生大师的鬼魂转世。</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