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零四章 药酒传人土豆灰


  废弃的离亭内,二师兄静视着远处那座消失的山,tā的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情绪,只是平静沉默,古冠直立如峰,双手负后如云。

  此后不久,那座消失山些原本所在的空间里,忽然无数晦云汇聚而至,★雪花狂舞而动,紧接着远处隐约间多出了一些透明无形的事物,那道无形屏障上光流彩溢,幻化美丽到了极点,然后隐约间能看到无数颗繁星在其间闪烁。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那些闪烁的繁星骤然消失,云集雪汇■的空间变成漆黑一片,那处的秩序和规则似乎都变成了静止的死物或者说到了终结的那个时间点。

  苍穹之上一道闪电劈了xià来,这道闪电撕裂的空间距离极长,粗若dà河,却偏生没有发生任何雷声,也没有任何颜色,只是洁净乳白到无以复加。

  dà地微微颤动,漆黑一片的空间骤然崩解,莫名消失的山些重现人间,两股磅礴强dà的气息并行其间,山峰外的云层被这两道气息撕成粉碎后絮沫儿,因循着不可知的规迹缓慢加速,渐渐变成一个极dà的云漩。

  二师兄沉默看着那处,很久之后诚挚赞叹道:“这才是真正的得道吧。”

  站在tā身后的陈皮皮,看着山峰腰间的云漩,觉着身体每一寸肌肤都有些发麻,仔细体悟感知着那两道正在缓慢散去的强dà气息,震惊喃喃说道:“居然都破了五境?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tā们是怎么做到的?”

  “能迈出一步便能迈无数步……先涛那刻,谁知道tā们在五境之上究竟走了几步。”

  二师只,微微皱眉,然后抬步向那座山峰走去。

  山峰既然重现世间,便能攀登,原先那些泥泞难ān的山道,此时仿佛被时光这个伟dà雕塑家做了某和手脚,变得坚硬而不可触动,那些溅起的泥点和碾压形成的泥窝,如同石雕一样静卧在地面……便是最细微处也清晰可见,从而显现出与平时完全不一样的感觉踩在山道上,仿佛踩着美好的河山和人类的历史涛行。

  山峰既然还在,那么山顶与山崖自然都还在,只是仿佛被某和力量进行了重组,变成了全新的存在,崖石碎成了白色的粉末……细细铺着如同南海畔的沙滩。

  唯独有一株杨树完好无损,孤伶伶地站在那里,它本应生长在寒原冷峰,此时却出现在了海畔的沙滩★上,所以荒谬。

  桑桑跪在崖畔正不停把地上残着的灰往身旁两只瓮里装……”上手捧的很仔细……细细的指间轻轻抠着地上的缝,掌缘轻轻刮弄然后并拢捧起,动作很小心。

  她抿着嘴唇,没有哭泣,眼●睛睁的极dà……机械麻木地重复着拢灰捧灰的动作,便是明亮眼眸里的情绪也不悲伤,而是平静至极的麻木。

  二师兄和陈皮皮走上山顶,第一眼看到便是这样的画面,这幕画面将长久地存在于tā们的心里,让tā们以后在某些方面全无理由地选择支持这幅画的主角。

  走到崖畔,二师兄看着身前流云,伸出手轻轻感知那两道已经快要完全散尽的气息,看了一眼裙摆垂地的小侍女,说道:“就让tā们留在这里吧。”

  “这是我老师。”桑桑摇了摇头,指着新瓮说道。

  她指着旧瓮说道:“这是少爷老师。”

  然后她低头说道:“少爷肯定想知道我老师长什么样子,肯定想再看一眼tā的老师,所以我要把tā们带回去给少爷看,不能让tā们就这样被风吹走了。”

  南门顾shēn处道殿内。

  dà唐国师李青山盯着shēn色桐木地板上的倒影发呆,tā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脸是那样的苍白憔悴,因为此时tā眼中只有那张猥琐可笑的脸。

  tā知道自己以后再也看不到那张脸了,虽然过去这些年里,tā有时候也会对那张脸感到无奈甚至有些厌烦,但这时候tā依然陷入了极dà的悲楚之韦

  这些年的厌烦是因为师兄的浪荡行事还是因为自己在tā面前总像是小孩子?

  李青山看着地板上的倒影苦涩一笑,世人只知昊天南门鸡里有自己这个国师,却极少有人知道师兄,一应风光都让自己领了去,然而当年柳白那剑是师兄帮tā挡的,如今光明dà神官来到长ān,最终站在自己身涛的还是师兄。

  “师父,喝药。”

  何明池把药盘高举过顶,tā知道师父这时候的心情非常低落难过,但身为弟子,tā必须保证师父的身体,尤其是在这等心伤时刻。

  “放xià吧。”李青山强敛痛意,声音微哑说道:“稍后便喝。”

  何明池放xià药盘,沉默退出道殿,在门槛外拾起那把黄纸伞夹入腋xià,没走几步便在落在微雪的园间被观里的道士道姑们围住了。

  颜瑟dà师的故去或许在民间无法激起一朵浪花,因为本来就没有多少人知道tā的dà名,但这些南门观道人则不同,tā们的脸上满是悲伤和愤怒的神情。

  有道姑颤着声音问道:“那人为什么能在长ān城里藏这么久?”

  军部院外还飘着细雪,天空阴晦仿佛昊天在发怒,屋内的气氛压抑低沉地犹如阴晦的天,将军们的脸上毫不遮掩写着愤怒和羞愧的情绪。

  “那人为什么能在长ān城里藏这么久?”

  沉声发问的人是dà唐镇国dà将军许世,在收到陛xià密令后,tā以世人难以想像的速度回到了长ān城,然而午时进城门后紧接着便听到了那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有资格有资历曾经与颜瑟dà师合作的军方将领,现在整今天xià便只剩xiàtā这个帝方第一人,所以这个消息令tā愤怒之余愈发沉痛。

  许世dà将军的脸阴沉的仿佛要滴xià水来,看着众人家声说道:“就在今天清晨,我dà唐帝国的柱石倒xià了一根,我不管敌人是什么光明dà神官,我只知道轴xià给了你们几十天的时间,你们却没能把tā找出来然后杀死。

  屋内的将军们低着头,有些人想要反驳这应该是天枢处的失职,然而面对着镇国dà将军沉怒的脸……加上内心shēn处身为帝人强烈的荣誉感……让tā们没有开口。

  “不要试图推卸责任,除非你们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你们是军人!你们脚xià的土地是帝国的都城长ān……所隙德们有义务保证这甲的ān全!而不是让一今年纪足以做你狮嘲爷的人去冒险上阵!”

  tā望向怀化dà将军,厉声说道:“当时为什么不主动出击?”

  怀化dà将军站起身来,低头羞愧说道:“陛xià严令要保证长ān居民ān全,如果动用重甲玄骑太过惊人,而且对方实力太强战阵冲锋不见得留得xià来tā。”

  许世微微眯眼,忽然暴怒斥道:“西陵dà神官很了不起吗?你们的胆子被吓破了,所以只能像老鼠一样躲着,像看客一样冷眼看着!我dà唐军人何时如此怯懦过!当年疆场之上倒在兵矢之xià的知命境修行者少了吗!”

  说完这句话,tā剧烈地咳嗽起来,咳的异常痛苦,直至佝身难起。花白的头发被震的轻轻飘舞眉角皱纹显得极shēn,堂xià诸将知道这是dà将军的肺病开始发作,不由又是羞愧又是着急,急声唤医官进来诊治。

  许世艰难地直起身躯,神情凛然看着诸将说道:“今晨之事我不怪你们毕竟是南门和书院先接的手,但我很想知道,卫光明tā凭什么能在长ān城里隐藏这么多天为什么帝国没有任何人能找到tā,这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仔细查xià去若是军方懈怠畏怯的问题,尽数斩之,若是天枢处或南门观的问题,报于我,我请旨斩之,替颜瑟dà师陪葬!”

  将军痛苦的咳嗽声和情怒的厉喝声交织在一起,久久难歇。

  桃山最接近天穹的最上层有四座壮观的道殿,在没有祭天dà礼的时候,此间严禁闲杂人等靠近,便是神官也极少见,显得空旷寂清而漠然。

  靠近崖畔通体黑肃的殿宇里,响起一阵痛苦的咳嗽声,裁决dà神官樊笼被光明dà神官破除,受□伤至今,此时听着那人离世的消息,心神激荡之xià便咳了出来。

  天谕神殿里没有任何声音,只有沉默。

  相对最简朴的那座白色殿宇内更是完全的寂静,因为本应在殿内的光明dà神官,已经有近十○□伤至今,此时听着那人离世的消息,心神激荡之xià便咳了出来。

  天谕神殿里没有任何声音,只有沉默。

  相对最简朴的那座shāngzhìjīn,cǐshítīngzhenàrénlíshìdexiāoxī,xīnshénjīdàngzhīxiàbiànkélechūlái。

  tiānyùshéndiànlǐméiyǒurènhéshēngyīn,zhīyǒuchénmò。

  xiàngduìzuìjiǎnpǔdenàzuòbáisèdiànyǔnèigèngshìwánquándejìjìng,yīnwéiběnyīngzàidiànnèideguāngmíngdàshénguān,yǐjīngyǒujìnshí五年不曾坐在神座之上,而且tā将永远不会再次回来。

  最高处那座洁白无垢的神殿内,响起一声幽然的叹息,然而如此轻幽一叹,声音却响彻桃山,仿佛像雷鸣一般声势惊人,然后骤然静默。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那道威严如神的声音再次响起。

  ‘是明的传人岂能流落尘世’当接回道门。”

  遥远南方一座无名岛上,一名青衣道人站在高高的礁石上,沉默看着眼前沸腾的海,tā在此间看海已多日,却不知看出了怎样的玄义。

  某日tā心有所感,转身望向dà陆,微微皱眉轻声说道:“你究竟看到了什么?而你寻到的传人究竟能继承你几分光明?究竟有多dà机缘?”

  “这叫酒吗?这也配叫酒吗?”

  固山郡某偏僻小县,临街一处不起眼的酒铺里,响起一道极情怒的声音。声嘶力竭、控诉不良酒家的是一位满脸通红的高dà老人,tā身上穿着一件紫色的羔羊皮袍,外面套着件黑色罩衣,材质看上去应该极为名贵,但不知是久经风霜尘土还是别的缘故,穿在老人身上总让觉着有些陈旧。

  酒铺老板是一个身材极壮实的中年男人,tā盯着面涛这个老人,往地上狠狠吐了品唾沫,不屑说道:“这便是咱固山郡最出名的九江双蒸,咋嘀?有意见?”

  老人恼火地把手中的酒袋提起来,唾沫星子乱飞喷道:“你当老夫没有喝过好酒?九江双蒸能像你家酒水这般淡出个鸟来?”

  酒铺老板把眼睛一瞪,一巴掌便推了过去,骂道:“看着你有些年纪才给你脸!你可别不要啊!我家的双蒸就这么淡!你能咋嘀!”

  老人气的浑身颤求,卷起袖子便准备上前动手,dà声喝道:“鸡汤懒成白醋味道本夫子也就忍了!但酒这和事情怎么能怠慢!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片刻后。

  老人被人从酒铺里打将出来,本来梳的一丝不芶的头发变得乱糟糟的,身上那件黑色罩衣被撕开了几道dà口子,模样显得极为狼胤

  老人站在街上,冲着酒铺里破口dà骂道:“乡人饮者,本夫子都要等着老人出来我才敢出来,你们这些腔攒货色居然连敬老尊贤的道理都不懂!”

  卖假酒的铺子哪里会懂这么shēn奥的道理,立马又冲出来几个扛着棍棒的伙计。

  老人dà叫一声,抱头便蹿,跑的竟似比年轻人还要快,即便跑的惶急,但tā手中还是死死攥着酒袋,似乎觉得再糟贱的酒水总比没有好。

  这一跑便跑出了县城,来到一座破落的道观里。

  ★一头老黄牛正在百无聊赖吃着草,dà概是觉得草没有鱼或羊肉好吃的缘故,它的精神极为委顿,时不时恼火地踢动涛蹄。

  看着老人狼狈跑回道观,老黄牛抬起头来哼了一声,似乎是在嘲笑tā。

  老人★气喘吁吁打开酒袋灌了两口,待喘息渐停后,忍不住摇头叹息人心不古,然后tā走到破欢石阶xià,拾起一根木柴伸进渐熄的火堆灰中刨了两xià。

  两块土豆从灰里被扒了出来,骨碌骨碌滚着。

  老黄牛踱了过来,专注而shēn情地看着老人。

  老人dà怒,用木柴指着那两个已经被烧焦的的土豆,喝道:“让你看着火让你看着火,这都烧成灰了还能吃吗?这还能叫土豆吗!”

  遥远北方,荒原shēn处的天弃山脉里。

  被遗忘多年的魔宗山门内。

  宁缺醒了过来,却有些想不起来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tā茫然望向幽暗的房间四周,发现那座由白骨干尸组成的小山已经垮塌成满地碎砾,原本老僧所在的位置现在只剩xià了两条铁链,铁链前端是一堆灰。

  然后tā想起了所有的事情,身体骤然放松。

  然而看着那堆灰,不知为何tā心中生出一股莫名悲戚。

  (谢谢,我会继续努力认真码字写故事,请dà家继续支持,谢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