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七十五章 莲生三十二(下)


  徒然出现在魔宗正殿里的叶红鱼,左肩上尽是凝结的血珠。红裙褴褛无法遮tǐ,kàn上去极为狼狈,但那双眸子却依然明亮的惊人。

  宁缺bú知道她在山门外靠着xiōng中那股气,硬生生劈开了拦在身前的所有石头,才艰难来到此地,但kàn她模样也能猜到她经历过怎样的艰辛,bú免觉得有些佩服。

  和隐隐佩服相比,他kàn到道痴出现在这里,更多的是紧张,右手快速伸到身后握住刀柄,准备趁着道痴虚弱之时,解决掉这个很令人畏惧的敌人。

  然而他发现叶红鱼根本没有理会自己,靠在墙壁上的莫山山没有理会她,道痴和书痴kàn着骨山里那名枯瘦如鬼的僧人,沉醉无言早已如痴。

  西陵神国之东,临海处有一大片圆形石柱,用以抵御海上险恶的浪涛,石柱之后便是宋国,或许是因为惯jiàn海雨天风的缘故,这个bú起眼的小国为世间奉献了无数了bú起的人物,神殿里有多位神官来自宋国,那位被囚多年的光明大神官也来自宋国,而在很多年前的一个深夜里,宋国都城某世家府邸后园里的睡莲一夜盛开,与莲huā一道绽放的还有那夜降生世间的一名男婴,于是那名男婴命为莲生。

  世家公子莲生的青春岁月并没有太多惊人处,他像周遭的公子一般求学考学,然后得中授官封荫娶妻,只是还未生子,感情深厚的妻子便因病亡故。妻子逝去后,莲生于郊外坟茔处结草庐,愁苦悲伤形渐枯槁,三月未lù欢颜。

  某夜草庐外风雨交加,莲生走入风雨之中,静思半夜,披湿衣而回,提笔写就一篇祭妻恸文,然后将墨笔扔入坟前新草中,大笑三声飘然而去。

  其后年余,莲生访山探幽,犴偈诸多修行宗派,其时那篇祭妻文传入世间,惹了无数捧热泪,他名声已显,各宗派以礼相待,却bú肯对他言及修行之事。

  第二年秋天,莲生游至瓦山,遇雨避于烂柯寺。

  当夜于后殿静卧之时,他偶然听着一老僧言及佛宗故事,沉思昼夜后,步回烂柯寺正门敲响鸣钟,推门登堂入室,对知客僧说道要与烂柯寺主持对坐辩难。

  这场辩难持续了整整三十二日,莲生口吐妙言如莲huā绽放于瓦山流云之间,对谈之时,崖畔青树间隐有神鸟轻鸣,引来世间无数名流文士相kàn。

  烂柯寺辩难自此成为继盂兰羊后又一盛事,莲生公子的名字也开始在世间流传。

  鼻后那天,前代西陵神殿昊天掌教自桃山而来来,当着千万人面,亲自邀请莲生入神殿为客卿。bú料莲生却是微笑婉拒,然后在瓦山烂柯寺隐居长老面前,以手轻抚头顶,片片黑发如黑莲渐落,佛心渐趋坚定。

  秋天落叶时,莲生离开瓦山烂柯寺,逾大河至墨池,穿野林入月轮,然后消失在月轮国西北方的莽莽荒原上,谁也bú知◇道他去了哪里。

  数年后,一名僧人从荒原归来,行走王庭民舍青山绿水之间,与王公贵族街市庶民讲因果说机缘,佛法精湛,德行无碍,备受世间尊崇。

  世间再没有莲生公子,却多了位莲生大师。

  其时魔宗势盛,对中原诸国的渗透像黑夜一般难以阻止,其中尤以两名魔宗长老最为神秘,暗中挑拔各国各宗派之间的关系,bú知弄出多少场惨烈血腥的祸事,然而却没有人知道这两名魔宗长老究竟隐藏在何处。

  那年春天,莲生大师受西陵昊天掌教之邀至神殿讲课授学。席间天谕院副院长言语间多有轻蔑怠慢bú满,莲生大师当着掌教大人及神殿诸多强者之面,踱到这位副院长席前,然后暴起杀之这名天谕院副院长便是那两名魔宗长老之一。

  昊天道门掌教再邀莲生大师入神殿,这一次bú再是客卿,而是请他就任空悬数年之久的裁决大神官一职,莲生大师说了句时辰未到,再次婉拒。

  莲生大师飘然下了桃山,去了瓦山、

  当年他在瓦山悟道,如今自世外归来,便在烂柯寺留驻清修,两年间终日bújiàn外客,渐被世人遗忘。

  某日烂柯寺一辈份极高的扫地僧忽然暴毙,举寺震惊,莲生大师自厢房踱步而出,承认是自己☆杀了名扫地僧一这扫地僧原来便是另一名隐藏在中原的魔宗长老,莲生大师在瓦山隐居两年,便是为了查证此事。

  至此魔宗隐藏在中原里最神秘的风云二位长老,全部死亡,继而魔宗很多yīn诡血腥的秘密筹划也◆被揭穿,莲生大师之名响彻天下。

  月轮国白塔寺与瓦山烂柯寺感念其德,尊奉其为佛宗山门护法。

  西陵神殿赏其功业,奉谕邀其观六卷天书,继而封其为裁决大神官。

  莲生大师便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个担任西陵神殿大神官的佛宗弟子。

  数年后烂柯寺血案发,神殿裁决司大司座牵涉其间,莲生大师伤敌旧之亡,愿承其责,bú顾桃山上下挽留坚辞大神官之位。飘然而去,就此归隐bú知所踪。

  从此以后的修猝世界里,再也没有莲生大师这个人,然而莲生大师的名字,却依然在这个世界里流传,一直流传到了现在。

  在如今世界的回忆中,莲生大师的身上总méng着一层慈悲却又神秘的色彩,慈悲是因为他的所行所为,神秘则是因为他这光彩夺目的一生太过传奇。

  莲生大师擅文章,精于书墨,苦行览世间,静思读旧书,修行无碍,在烂柯寺中悟道,数年便入知命,佛法精湛,道门功法却同样通透,他是一代大文章家,大书家,又是佛宗山门护法,还是神殿裁决大神官。

  这样一个愿意亲近世间所有美,有能力明悟世间所有法,勇于承担世间所有事,并且做的的如此完美的人,以前未曾出现过,也bú知道以后可还会出现。

  在很多人kàn来如此完美的人物bú可能后天修行而得只能是天生其才,所以后人才会对飘然逝去无踪的他留下这样的一句评价:“西方有莲翩然坠落世间,自生三十二瓣,瓣瓣bú同,各为世界。”

  他的法号是莲生三十二。

  他就像一朵飘落红尘的白莲,每绽放一片如玉的莲瓣,便展现一种大能力,带给这个丑陋污秽肮脏的世间一丝慰藉。

  宁缺在魔宗山门外的块垒大阵里,对着石上的青苔剑痕直接双膝跪地叩首,那是因为他拜的是长辈是自己血液里的亲近,是精神里的景仰和向往。

  对道痴和莫山山而言,莲生大师同样是一座自修道开始便停驻在意识里的大山,她们的血液里天然流淌着那份亲近和景仰。

  解以她们根本bú会理会宁缺此时心里做何想法,也没有什么战斗的意愿,直接双膝脆倒以额触地,极为恭敬地向那名枯瘦如鬼的老僧叩首行礼。

  和书痴相比,道痴的神情明显更为〖兴〗奋,她是神殿裁决司大司座而莲生大师当年曾经担任过神殿裁决大神官,也就等若于莲生大师是她的师祖一类存在,更关键的是,裁决司虽是西陵神殿权柄最重之地,但却因为刑囚之事名声bú怎么好,在世人眼中往往yīn森压过神圣,数百年来唯有莲生神座在位之时神殿裁决司既能镇魔宗妖邪又能得世人尊崇,如今的裁决司老人们提起当年那段美好时光犹自念念bú忘,所以在裁决司众人眼中,莲生神座的地位分外bú同。

  她难以压抑住心中的震惊与鸡动,kàn着老僧腹间的莲huā手印声音微颤说道:“弟子神殿裁决司司座叶红鱼,拜jiàn莲生神座,桃山上下都以为神座大人您已经修道大成羽化shì奉昊天去了,真没想到弟子此生居然有此福泽能够面jiàn莲生神座。”

  莲生大师没有想到能在这里kàn到裁决司的新人,微微一怔后温和感慨说道:“先前说过山中bú知岁月,现在kàn来果然如此你这么干净可人的小姑娘,居然也被拖进那潭子泥水之中,真是可惜可叹啊。”

  如果换成任何人用一潭泥水来形容裁决司叶红鱼绝对会让对方生bú如死,但此时她却没有任何反应因为说出这话的是裁决司的老祖宗,她哪里敢有丝毫违逆,更重要的是莲生神座的声音是那般的温柔慈祥,仿佛就像一个爷爷在爱护小孙女一般,令她心中生出极为罕jiàn的温暖微羞情绪。

  天下三痴声动世间,如今道痴和书痴都像乖巧的小孩子那般跪倒在骨山之前,唯有宁缺依然直tǐngtǐng站着,莫山山悄悄拉了他几把,他却假装没有kànjiàn。

  宁缺bú像书痴和道痴那般,自幼便在宗派中学习,知道那么多修行世界里的传说,他两年前才无比艰难进入修行者的世界,书院后山的师兄师姐们也没有讲故事的兴趣,所以他相关知识太过贫乏,甚至从来没有听说过莲生三十二这个名字。

  那么他自然bú可能像莫山山和叶红鱼那般敬畏拜倒。

  听到莲生神座四字,他kàn着白骨堆里坐着的那名老僧笑了起来,说道:“原来您曾经是神殿的裁决大神官,难怪您想灭掉魔宗。

  笑意渐敛,他盯着老僧的脸说道:“但我还是想bú明白,你为什么要耗尽半生心血构织这样一个yīn谋去害我家小师叔,如果是我,就算吃多了也bú会这样做。”世间居然有人敢用这般毫bú恭顺的语气质疑莲生神座!

  跪在骨山前的叶红鱼回头冷冷kàn了宁缺一眼,双眉微挑,锋利如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