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纸,一帖,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一百五十三章一纸,一帖,云后的两记雷

  千年之前大唐立国,在昊天dào的沉默关注之下,天下十七国伐唐结果惨败,经此一役大唐帝国在世间奠定了千秋雄主的地位,代表神辉照耀世间的昊天dào也不得拿块脏布蒙了自己眼睛,毫不情愿地承认了这个事实。

  时至今日,昊天dào在大唐帝国境内传播仍然极广,但并不代表西陵神殿能拥有与在其它国度同样的神圣至高地位,在大唐子民心中有资格传达上天意志的宗教机构叫昊天dào南门,也正是wú数年前那场战争最终催生的畸形产物。

  名义上,总坛在长安城的昊天dào南门是昊天dào的下属教门,由西陵神殿直接管理,从南门掌教神官至高阶dào人,修行的都是昊天dào法,师承也延续了西南一脉。

  然而事实上,昊天dào南门更应该算做大唐帝国的一部分,wú数年的实践证明,wú论是感情倾向还是立场选择上,但凡帝国与神殿之间发生争执,南门所有dào人的立场都非常坚定——他们永远坚定地站在帝国一边。

  正是基于这种原因,西陵神殿里很多保守派老dào人,始终坚持认为南门众人乃是比魔宗更可恶的叛逆,基于同样的原因,大唐帝国始终对昊天dào南门信任有加。

  如今的南门神官李青山,被皇帝陛下正式册封为大唐国师,还兼署着天枢处,要知dào天枢处乃是朝廷管辖大唐境内所有修行者的机构,由此可以想见帝国与南门之间真正的关系。

  昊天dào南门的总部dào观就在南门,不是长安城朱雀南门,而是城北大明宫的南门外,那座黑白两色为主的dào观被wú数青树掩映,与皇城遥遥相望,别有一番美丽,显得平静温和并且相对矮小,没有★太多神圣肃穆之感。

  dào观深处一处偏殿内,哑光的深色木地板尽头坐着两位dào人,其中一人穿着深色dào袍,腰间系着御赐的明黄系带,俨然一副得dào高人模样,正是大唐国师李青山。

  ★对面坐的是位瘦高老人,老人穿着一身肮脏dào袍,染着wú数油垢的dào袍与闪烁着下流目光的三角相映不成趣,面对着地位崇高的大唐国师,老dào的眼睛依旧盯着别的地方,脚跷的老高,浑然没有一点尊重敬畏感觉。

  李青山看着案上茶杯,若有所思说dào:“今天书院开二层楼。”

  dào士随口应了声。

  听着有些不对劲,李青山抬起头来,正好瞧见老dào士正色迷迷盯着廊外行guò的一名秀丽中年女dào官在看,而那位女dào官而是含羞而笑,不胜娇怯。

  瞧着这一幕,李青山苦笑连连,看着老dào说dào:“师兄你入符之时立誓纯阳入dào,一生不近女色,既然如此还何苦夜夜在青楼里流连,又总要摆出个色中恶鬼模样给人看?”

  猥琐老dào便是昊天dào南门硕果仅存的神符师颜瑟,听着李青山言语,他极不赞同的摇了摇头,捋着颌下三两根胡须认真反驳dào:“师弟此言差矣,当年心急入妙符之dào立了那个毒誓,我便悔了半生。如今不敢破誓,当然不敢真个亲近女子,那眼神作派何不尽量放荡些,也好求个dào心wú碍?”

  李青山wú奈一笑,实在拿这位dào法高妙却偏爱在红尘里打滚的师兄没有丝毫办法,转而神情凝重说dào:“隆庆皇子进了二层楼后,自有书院后山看着他,你我的责任便小了。”

  听到此事,神符师颜瑟也难得变得认真起来,沉吟片刻后说dào:“那个家伙年纪轻轻就已经是裁决司的二号人物,在神殿里肯定有大靠山,我们能不沾手便是极好。”

  昊天dào南门的地位始终有些尴尬,他们首先要考虑大唐帝国的利益,但师门一脉却始终还是在西陵,处于这等夹缝之间,又有那些历史▲情仇恩怨,面对着隆庆皇子这位西陵神殿重点培养的神子,便是李青山本人,若没有大唐国师这件神圣外衣,也会觉得份外棘手。

  做为昊天dào南门领袖及供奉,他们深知西陵神殿dào门总坛深不可测的实力,■所以从来没有想guò隆庆皇子不能进二层楼。

  “与拥有wú数年积累的西陵dào门相比,我南门始终还是guò于单薄弱小,神殿实力太guò深不可测,随意来一个晚辈,都会令你我感到麻烦……”

  李青山神情凝重看着颜瑟,说dào:“公孙师弟苦研符阵合一之法,心血精神消耗guò剧,如今必须留在山中清修,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复神通,现如今我南门就只剩下师兄你一个神符师,又后继wú人,真不知dào如何应对日后局势。”

  能迈入知命境界的修行强者,经常被人们称做大修行者,而一旦能进入知命上境的符师,则会被称为神符师,用来形容此符师能够拥有某种近神的力量。

  在普通战斗中,神符师并不见得会比别的大修行者拥有更强大的神妙手段,然而符术可以助修行,可以强兵甲,可以布阵法,可以益军事,甚至可以行云布雨。

  偏偏符之一dào却是所有修行法门里最艰深的学问,极为讲究修者的悟性与资★质,这种悟性资质极难用言语阐释,只能归类于某种天然对符文的敏感,纯粹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完全wú法通guò后天感知修练而成。

  传闻南晋剑圣柳白曾经尝试洞明符dào,然而即便是这样公认天资盖◆世的人物,也始终wú法在符dào上前进一步。

  所以对于宗派和国家而言,神符师这种存在毫wú疑问是最宝贵却也是最稀缺的关键性人物,于是有种说法,没有神符师的国家都是小国,没有神符师的流派根本没资格入流。

  大唐帝国雄霸天下,神符师却不超guò十人,其中大多数神符师醉心于纸墨符文的世界,不问世事隐居深山别院不出,真正在世间行走的不guò廖廖三数人。西陵神殿号称拥有世间最多的修行强者,但相信出世的神符师数量也极少。

  昊天dào南门供奉颜瑟,便是这样一位神符师,他幽幽想着自己死去之后,南门便再wú神符师,不禁悲从中来,拾起案上茶杯聊作烈酒一倾而尽。

  放下酒杯,他望着dào观南向的天空,感慨说dào:“书院不问世事,却隐隐制衡世间万事,不得不承认自有其底气,仅我这个老dào知dào的,便有三个老伙计藏在书院里。”

  这句话里的老伙计,自然指的就是地位尊崇的神符师。

  李青山蹙眉说dào:“听说今日负责主持书院二层楼开启的……便是一位神符师,只是没有查清楚究竟是谁。”

  “应该是黄鹤。”颜瑟面wú表情说dào:“那些老伙计在书院里藏了这么多年,大概也就是他没能褪尽尘心。”

  “听说隆庆前些天在得胜居里吃了些亏。”

  李青山忽然转了话题,淡然说dào:“虽然份属一脉,那年轻人又是dào门重点培养的对象,我身为南门神官实在不应该幸灾乐祸,但不知dào为什么,听到这消息,我始终没有办法压抑住喜悦的心情,每每讲起此事时,只好刻意不笑。”

  “神殿属意由隆庆接guò燕国皇位,那日公主送燕太子归国,这种机会wú论是莫☆离还是隆庆皇子自己都不会错guò。”

  “同行的还有曾静。”他向颜瑟说dào:“只可惜他没有想到却在他最擅长的言辞功夫上被人摆了一dào。”

  颜瑟比较留意曾静这个名字,叹息说dào:◆líháishìlóngqìnghuángzǐzìjǐdōubúhuìcuòguò。”

  “tónghángdeháiyǒucéngjìng。”tāxiàngyánsèshuōdào:“zhīkěxītāméiyǒuxiǎngdàoquèzàitāzuìshànzhǎngdeyáncígōngfūshàngbèirénbǎileyīdào。”

  yánsèbǐjiàoliúyìcéngjìngzhègèmíngzì,tànxīshuōdào:“皇后娘娘和公主殿下如今真的势成水火了?话说陛下春秋正盛,这便开始抢夺那把椅子,会不会嫌太早了些?”

  “势成水火倒不至于,自钦天监那事之后,据我看来皇后娘娘倒一直沉默自持,公主殿下毕竟年轻,却有些掌握不了分寸。”李青山摇头说dào:“不guò这与我们dào门并不相干。”

  “都得天子宠爱,但皇后娘娘身后有亲王,有夏侯,正如你说李渔毕竟年轻,即便她长袖善舞,在年轻一辈心中极有份量,但身周之人也不免年轻,缺了几分力量。”

  李青山微微点头,说dào:“正是如此,话说那日在得胜居里压了隆庆皇子一头的书院学生,听闻与公主也极亲厚,不guò听说这个叫宁缺的小家伙不能修行。”

  听到宁缺这个名字,颜瑟微微挑眉,端着空酒杯沉默了很长时间后轻声说dào:“我听说guò这个人,我甚至查guò他,他确实没有修行潜质,不然我会挑他做我的传人。”

  李青山表情骤然凝重。身为昊天dào南门领袖,他深知神符师想要寻找传人何其困难,师兄的眼光又是何等样的挑剔。

  迎着对方审慎的目光,颜瑟知dào这位师弟心中在想些什么,轻声一叹从袖中取出一团被卷好的纸张在案上铺开,那张来自青楼招的帐薄纸已经满是皱折,然而guò了数月时间竟是依然没有破损,可以想见对老dào而言的重要性。

  “这是他酒后写的一张便笺,全wú森严法度笔章规矩,树枝乱倒拖把乱扫笔意充沛,看似散乱却能凝意入迹甚至发散气息,字有其形而wú其意,我从未见guò这样的写法。”

  神符师颜瑟沉默片刻后,说dào:“可惜,没有一丝元气波动。”

  ……

  ……

  “处于夹缝之间愈发需要力量,而如今能在神殿上有位置的南门中人,就只剩下我和师兄你。如果师兄你说的是真的,如果这个叫宁缺的书院学生真有资格成为你的传人,你应该很清楚,这对我们南门而言,是何等样重要的事情。”

  国师李青山神情凝重望着颜瑟,沉声说dào:“必须再确认一下那个叫宁缺的书院学生究竟能不能修行。”

  颜瑟看着殿外碧天流云,缓缓摇头说dào:“不用再看了,那个小家伙虽然根骨自通符意,但确实wú法修行,可惜可叹。”

  李青山皱眉说dào:“事关重大,再查一次。”

  “军部查guò,门内小吕看guò,书院那些教书先生也看guò,你徒儿也去看guò,都确认他不行。”

  颜瑟淡然看着他,沉默片刻后说dào:“其实我也不甘心事后自己悄悄去看guò,但结果还是一样。”

  淡淡一句话,不知含着老dào多少身后wú传人的遗憾唏嘘。

  李青山沉默了很长时间,轻拂dào袖说dào:“再查最后一次。”

  ……

  ……

  一名腋下夹着黄纸伞的年轻dào人走到二人面前,恭恭敬敬双膝跪下,将黄纸伞放到身旁,取出一叠天枢处的宗卷,然后低下头声音微颤说dào:“去年夏天有一份报告,说南城某赌坊里出现了一位修行者,经调查那人应该就是宁缺。”

  房间里一片死寂般的安静,颜瑟颌下疏须wú风暴起,他如年老癫狂的猛虎般重重一拍桌案,暴怒骂dào:“那夜我让你查!你是怎么告诉我的!”

  “师伯……”年轻dào人莫名其妙回答dào:“那夜查出来的结果,宁缺他诸窍不通,确实wú法修行啊。”

  “既然你师伯问guò你这事,为何后来天枢处有报告,你却没有告知你师伯?”李青山冷冷看着自己的徒弟。

  年轻dào人低声解释dào:“那年轻人的身份有些特殊,所以……即便是天枢处查到后并没有告知我。”

  “有什么特殊之处?”

  “那个叫宁缺的人好像和齐四爷认识。”

  “然后?”

  “齐四是朝小树的人。”

  “然后?”

  “朝小树……是陛下的人。”

  年轻dào人抬起头来,看着师父与师伯,低声说dào:“如果宁缺是陛下的暗笔,天枢处必须要保持沉默。”

  颜瑟却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他说的话,只是怔怔地盯着案上那些宗卷,苍老的嘴唇微微翕动,喃喃dào:“那小子真的能修行了?这怎么可能?他明明诸窍不通……”

  李青山余光注意到师兄按在木地板上的右手青筋毕露,微微颤抖,知dào他此时心中定然情绪激荡,难以自持。

  “师兄。”

  “嗯。”

 ◆ 两名昊天dào南门最顶层的大人物对视一眼,看中彼此眼中的坚毅态度和必得之心,微微点头。

  李青山沉声说dào:“只要确认宁缺真有资格成为你的传人,那不管他是陛下的暗棋还是公主的隐着,我昊天d□ào南门就一定要把他抢guò来给你当传人!”

  ……

  ……

  临四十七巷老笔斋的大门被人硬生生砸开,那些本想打抱不平的街坊邻居,看着老笔斋门口围着的衙役,还有那些浑身带着危险味dào的官差,下意识里保持了沉默。

  国师李青山带着颜瑟闯进老笔斋,他们没有看到宁缺,但他们看到了墙上挂着的两幅字,字的落款是宁缺。

  “好字。”

  颜瑟简洁明了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然后望向李青山,说dào:“先前如果说有六分把握,现在的把握已经升到八分,如果能看到他对笔墨的贪婪饥渴之意,那我的把握就有十分!”

  李青山皱眉问dào:“什么样的把握?”

  “○如果能再让我到他笔墨里的饥渴意。”

  颜瑟盯着他的眼睛,郑重说dào:“你一定要把他交给我,我有把握十年之后,昊天dào南门便会再多出一位神符师。”

  出门之前,这位地位尊崇的神符师看着四周那些不堪入目的香坊行货,感慨说dào:“谁能想到在这样的偏街陋巷小书店里,竟藏着一位符dào天才书法大家?

  听到这句话,李青山隐约想起一件事情,霍然转身望向老笔斋墙上挂着的那两幅宁缺真迹,眉头猛地挑了起来。

  ……

  ……

  皇宫御书房外,小太监禄吉恭谨行礼,说dào:“禀报国师,陛下正在朝会与大臣们讨论燕国征和大事,陛下用茶粥前说了,国师既然难得想赏字,便请自入,只是莫乱了书架。”

  听着这话,李青山毫不犹豫推开了御书房的门。

  ……

  ……

  颜瑟盯着被铺开的纸卷,看着上面那淋漓尽致的“花开彼岸天”五字,苍老面容上渐渐浮现出不尽欢愉赞叹之色。

  李青山看着他神情凝重问dào:“师兄,可看到饥渴?”

  “笔意虽和那幅鸡汤帖完全不同,但我可以确认是同一人所书。”颜瑟声音微颤说dào:“至于饥渴……我能看☆到那小子写这幅字时就像八百年没有吃guò鸡肉的狐狸一般贪婪。”

  年轻dào人从旁看了一眼,不解问dào:“我在祭酒大人府上看guò这幅字的双钩摹本,祭酒大人评价这五字气饱神足,wú一丝乏力空■wú痕迹,世间难觅,既然如此为何又说饥渴?”

  “你懂个屁!”颜瑟披头盖脸骂dào:“非饥渴至不可忍时方能捉笔蘸墨尽情狂书,哪能写的如此气饱神足?”

  年轻dào人讷讷退后。

  李青山盯着颜瑟的眼睛,忽然问dào:“十成?”

  颜瑟回视着他的眼睛,用力说dào:“十成!”

  李青山一挥dào袖,长声而笑,御花园内青叶乱飞。

  颜瑟轻捋疏须,心醉而笑,★御书房内纸笔微晃。

  “找到他。”

  “他不在家。”

  “他是书院学生,今天二层楼开启,当然在书院。”

  “他不会修行,二层楼开启关他什么事?”

  “问题是他现◎在会修行,我们才会急着找他。”

  “有dào理。”

  “你去我去?”

  “我去动静太大,万一让书院发现宁缺的本事,反而不美。”

  “那我去。”

  国师与供奉越说越开心,年轻dào人在旁看着两位长辈兴奋模样,欲言又止。wú论在南门观内还是在天枢处里,他的职责便是替师辈们拾遗补缺,所以虽然今天被连番痛骂,明知dào这句话会很影响二位长辈的心情,却依然不得不说。

  “师父,师伯,既然宁缺能修行,那他肯定会试着进二层楼……如果他进了二层楼,我们怎么办?”

  李青山和颜瑟身体骤僵,片刻后想到一椿事情,同时长出一口气。李青山瞪着年轻dào人骂dào:“胡涂东西,他就算能修行,难dào还能胜guò隆庆皇子不成?二层楼他自然是进不去!”

  颜瑟摇头感慨dào:“先前还在头痛那位西陵神子,现在想来,却要感谢他直接断了宁缺那小子进二层楼的希望。”

  李青山自黄色腰带里取出一块令牌递给颜瑟,郑重说dào:“莫让书院那些老家伙发现,除了书院,谁要敢阻拦师兄,你直接开整,甚至不惜动用我南门名义!”

  颜瑟接guò令牌,神情有趣望着他问dào:“怎么整?”

  “随便整。”

  “包括莫离和隆庆?”

  “当然。”

  年轻dào人苦笑着极不合时宜地再次插话:“师父师伯,那二位可是西陵神殿派来长安的人,我们南门不主动配合倒也罢了,若要与他们敌对,只怕有些说不guò去。”

  “有什么说不guò去?”

  颜瑟狠狠瞪了他一眼,挥舞着破旧发臭的dào袍厉声喝dào:“我活了八十年才找着这么一个传人!谁敢拦我!”

  李青山声音微寒说dào:“师兄此去一定要把他带回来,我昊天dào南门后续希望便在于此,若有人敢拦,皆杀!”

  御书房外,小太监禄吉一直张着耳朵偷听里面dào士们慷慨激昂的谈话,说偷听其实并不准确,对那些身负神妙之术的dào人们来说,他的任何举动都瞒不guò对方,只是对方并不在意。

  禄吉看了一眼御书房紧闭的门,又看了一眼议政殿方向,在心中默默想dào,那个家伙的身份终于要被人揭穿了,wú论对徐大统领还是自己来说,这都是最后的机会。

  主意既定,他再也不顾不得那么多,迈着小细腿快速向议政殿方向跑去,心想一定要抢在国师之前告诉陛下,只是见着陛下的面,应该怎样说才能脱了自己的罪guò……

  “陛下大喜!”

  “写花开彼岸天的那位大家终于找到了!”

  “他……叫宁缺。”

  ……

  ……

  宁缺并不知dào大唐国师和一位神符师把他视作改变昊天dào南门后继wú人尴尬致命局面的唯一希望,意欲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抢夺人才,哭着喊着也要收他当徒弟。

  他也不知dào自己去年在御书房里写的那幅字,那幅以各种摹本姿态在大臣们家中已经招摇数月的字,即将跃出那片海。稍后高高在上的大唐天子可能会眼含热泪握着他双手,泣声说dào爱qīng朕寻你寻的好苦,然后赏他万顷良田美婢wú数。

  他不知dào这▲些事情,他依然艰难行走在书院后山的山dào上,他只知dào这见鬼的山dào越来越难走,他只知dào山dào前方有座木桥,桥的那头站着几名登山者。

  那几名登山者或扶树或倚桥头,神情疲惫脸色黯淡◎▲些事情,他依然艰难行走在书院后山的山dào上,他只知dào这见鬼的山dào越来越难走,他只知dào山dào前方有座木桥,桥的那头站着几名登山者。

xiēshìqíng,tāyīránjiānnánhángzǒuzàishūyuànhòushāndeshāndàoshàng,tāzhīzhīdàozhèjiànguǐdeshāndàoyuèláiyuènánzǒu,tāzhīzhīdàoshāndàoqiánfāngyǒuzuòmùqiáo,qiáodenàtóuzhànzhejǐmíngdēngshānzhě。

  nàjǐmíngdēngshānzhěhuòfúshùhuòyǐqiáotóu,shénqíngpíbèiliǎnsèàndàn,其中一人望着似乎永wú尽头的山dào,颓然缓缓坐到地上,脸色苍白绝望到了极底。

  正是谢承运。

  ……

  ……

  (明天周六休息,另外这章是六千字,祝大家周末愉快)ro!~!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