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一百二十三章 少年爱财,取


  第一卷清晨de帝国 第一百二十三章 少年爱财,取之无道

  真正kàn破红尘、而不是假装kàn破红尘却想着要走终南捷径de人,基本上都在那些人迹罕至de深山老林里藏着,或者在偏僻香火稀◎de破庙里等死,根本不可能为了银钱zhè种东西便跑到长安城最热闹de赌坊,然后像盯着杀父仇人般盯着骰盅。 ~

  宁缺想那句话de时候,很明显没有进行太深入de思考。事实上,赌桌上de局面也没有◇给他留下时间思考或者反省,随着摇骰声不停响起,沉重de黑色大骰盅不停落下拿起,他面前赌桌上de筹码yuè来yuè多,途中女荷官替他换了几个大筹码,却依然止不住筹码yuè堆yuè高,渐渐要变成一座小山。

  玩骰盅比大小,连续赢了七把,每把投注都是全力施为,到第七把时赌注已经过了一千两银子,即便是在银勾赌场zhè等见惯赌海血雨腥风de地方,如此以极端幸运为根基de气慨壮阔画面依然极少能kàn到□。

  褐色赌桌旁围de人yuè来yuè多,宁缺和桑桑身旁de人却是yuè来yuè少,赌客们难以压抑眼眸里de狂热神色,却不愿意离zhè个少年太近,以免让赌场方面不悦。

  女荷官依旧清丽○温婉,但脸上de笑容已经变得极为勉强,向诸位赌客告了声歉,便称累退了下去,赌场方面来了位中年荷官替换登场。赌桌旁de客人们知道zhè是赌场方面觉得少年de运气或者是赌术有些难以应付,所以换了高人出场,有熟客更是认出zhè名中年荷官是银勾赌场de镇场高手,惊讶地轻呼出声。

  早已经没有赌客还敢和宁缺对赌大小,从第四把开始,便有很多赌客抱着各式各样de心态跟着宁缺押注,倒也是跟着赢了不少,但kàn到那位中年荷官出马,又听着身周赌客们de议论,大部分人都决定暂时不跟观望一局再说。

  宁缺zhè些年在边塞上积累出了不少经验手段,堪称渭城赌坛第一高手,但要和长安城里zhè些真正厉害de荷官较量赌术,依然没有胜de可能。但他现在赢赌局靠de不是赌术,而是靠修行者de本领凭天地元气作弊,那么只要赌场方面不作弊,再如何高明de赌术高手,又怎么可能是他de对手?

  赌场方面能作弊吗?当然能,但银勾赌场是在长安府登记册上排前三de著名场所,毕竟不是开在那些花柳陋巷里de黑暗小赌档,不到万不得已境地,断然不会动用那些手段,所以他们……还是只能眼睁睁kàn着宁缺赢下去。

  中年荷官上场后,宁缺又连续赢了三局。隔着段距离围在他身后黑压压de赌客人群再也忍不住了,纷纷取出筹码,重新开始跟风。如此一来,赌场方面de银子输de更快更多了,中年荷官微黑de脸颊却还是一片平静,kàn不◆出来是不是更黑了些。

  骰子清脆撞击骰盅壁de声音渐渐消失,他缓缓挪开盖在骰盅上de手,kàn了一眼刚被翻转过来de沙漏,没有去kàn赌桌旁别de客人,直接望着宁缺微笑说道:

  “客人○chūláishìbúshìgènghēilexiē。

  tóuzǐqīngcuìzhuàngjītóuzhōngbìdeshēngyīnjiànjiànxiāoshī,tāhuǎnhuǎnnuókāigàizàitóuzhōngshàngdeshǒu,kànleyīyǎngāngbèifānzhuǎnguòláideshālòu,méiyǒuqùkàndǔzhuōpángbiédekèrén,zhíjiēwàngzheníngquēwēixiàoshuōdào:

  “kèrén,麻烦您下注离手。”

  宁缺拿着手中那根细细de竹尺,缓缓蹙起眉头,沉默很长时间后,从椅中站起身来,将手中de竹尺放到离中年荷官最近、也是最小de那个区域里。

  他身前de筹码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每局要推到大小区域里会非常困难,所以先前赌场方面和他商议一番之后,同意他如果要押上全部筹码时,可以用手中de竹尺代替,他此时把竹尺押上去,也就是说他把自己de全副身家押了上去。

  赌桌周围黑压压de人群骤然出一声惊呼,zhè些长安城里极注重风度气度de赌客们再也无法压抑住心头de震惊,变得和渭城大呼小叫de军汉赌鬼们没什么两样。

  “豹子!”

  “豹子!他为什么要押豹子!”

  “声音小些……是不是刚才赢多了,担心出问题,所以故意输些回去?”

  “zhè是什么蠢话,就算是他故意想输,也没道理把桌上所有筹码都押上去。”

  惊呼声起,赌客们开始震惊地议论起来,而桌后那位中年荷官却是没有受zhè些议论声de影响,平静kàn着微低着头de宁缺,和声说道:“客人,您确定?”

  宁缺kàn着身前小山般de筹码有些忘神,被桑桑提醒之后才反●应过来,点了点头。

  押豹子赢得当然多,但概率实在太小,zhè一局哪怕是最大胆de赌客也没有人敢跟着宁缺下注。众人注视间,中年荷官手掌放在骰盅上却迟迟没有揭开,仿佛骰盅像座山一般沉重,忽然他抬◎起头来kàn着宁缺微涩一笑说道:“jiao个朋友?”

  宁缺没有催他揭开骰盅de意思,听着zhè话便明白了赌坊方面de意思,微笑点头致意,转身对桑桑低声说了两句,便离开了赌桌。

  那位▲清丽de女荷官不知何时重新出现,恭谨地伸出右手,在前方替他带路。

  赌坊柜台后方有一间装饰豪华de房间,宁缺和桑桑被引至此处,房门一关,外间那些嘈杂de议论声,啧啧赞叹声顿时消失不见。

  帘后转出一位身材微胖de中年富翁,他向宁缺揖手一礼,极诚恳说道:“本人便是银勾赌坊de大掌柜,客人愿意赏脸与我们做朋友,实在是非常感激。”

  离开赌桌,没有让那位中年荷官揭开骰盅,是因为宁缺清楚自己已经赢de足够多了,而且总要给对方留些面子,进赌坊之前,他就在思考赢后怎么离开de问题,现如今既然赌坊方面主动递出缓和之意,他当然毫不犹豫地接了过来。

  “前面贵客赢了四千四百两,最后一局确实是个豹子,按规矩东家全赔……”

  宁缺笑着说道:“明白规矩,进二。”

  zhè一句话便等于送了银勾赌场几万两银子,银勾赌坊大掌柜脸上de表情顿时变得更加温柔,感慨说道:“朋友做事实在大气,那本人自作主张给您添个整数,算是代表赌坊和东家,向您聊表谢意。”

  大掌柜满脸和气说道,如果让往年那些见识过他阴鹜狠辣嘴脸de敌人kàn到,此人对一个赢了自己一万多两银子de赌客如此客气,绝对会吓一跳。

  片刻后赌坊方面把宁缺今日赢de筹码全部换成银票送了过来,在第一时间里,他用严厉de眼神阻止住了桑桑双眼光想要数银票de动作,但余光里瞥见那厚厚一叠银票上de一千两de数字,自己也忍不住觉得唇舌有些干。

  大掌柜微笑说道:“以后欢迎您随时来玩。”

  “您客气了。”

  宁缺知道对方没有明言,却是在委婉劝告自己:既然做朋友那就不是赌桌上de关系,欢迎随时来玩,就是不欢迎de意思,以后zhè银勾赌坊您还是别来玩了。

  就在他带着桑桑准备离开银勾赌坊de时候,大掌柜却像是刚刚想到一件事情,笑着建议说道:“您如果觉得还未尽xìng,我倒有个好建议,西城那处最近新开了家赌坊,是俊介老爷以前典当行改de,那还真是个好去处。”

  zhè话里隐着de意思很隐晦,大掌柜猜测zhè少年一定有背景,应该能猜到自己话里de意思,但他没想到宁缺虽然没有什么背景,可听着俊介zhè名字,想起net风亭那夜朝小树de介绍,便瞬间明白了他de意思。

  现如今长安城de黑夜世界是鱼龙帮de天下,俊介老爷已经完了,他名下de典当行改成赌坊重新开业,就像现如今de银勾赌坊一般,身后没有了靠山,你宁缺既然敢在我银勾赌坊赢zhè么多银子,再去西城赢上一场又有何不可?

  站在窗畔,kàn着那对年轻de主仆向着西城方向走去,渐渐消失在夜色里,▲大掌柜忍不住蹙起眉尖摇了摇头,心中满是不甘与恼怒。

  房门开启,中年荷官抱着那个沉重de大骰盅走了进来,kàn着大掌柜de背影,沉默片刻后叹息着说道:“那少年确实是个修行者。”

  中年▲荷官是蒙老爷当年从大河国请过来de赌术高手,平日里只负责镇场极少出手,今日他被迫亲自出马,却还是输了个痛痛快快——摇骰子zhè种事情庄家极占优势,他相信世间没有任何赌术高手能在自己做庄de前提下还能赢○自己,而且任何老千都不可能瞒过自己de眼睛,那么那个少年究竟是怎么回事便很清楚。

  想着最后自己摇出了个豹子,为了维护赌坊颜面竟是被bīde不敢开盅,他de脸色变得更加难kàn起来,摇头说道:▲zìjǐ,érqiěrènhélǎoqiāndōubúkěnéngmánguòzìjǐdeyǎnjīng,nàmenàgèshǎoniánjiūjìngshìzěnmehuíshìbiànhěnqīngchǔ。

  xiǎngzhezuìhòuzìjǐyáochūlegèbàozǐ,wéilewéihùdǔfāngyánmiànjìngshìbèibīdebúgǎnkāizhōng,tādeliǎnsèbiàndégèngjiānánkànqǐlái,yáotóushuōdào:“就算是修行者,我们也太客气了些。”

  “蒙老爷已经死了,咱们赌坊能重新开起来,全靠宫里那位陈六爷怜悯蒙老爷留下de孤儿寡母,还有帮里那些兄弟没处吃饭。现如今我们要夹着尾巴做人,哪里还敢闹事,更何况你也知道那少年是个修行者,难道你我还能把他怎么嘀?”

  大掌柜声音低沉,把他训斥了一通,然后毫无预兆抓起桌上de黑色骰盅蓬de一声直接摔碎,只见破碎骰盅里有一道金黄色de夹层,夹层上面隐隐刻着些花纹。

  “骰盅里有软金夹层,上面刻着符文。”大掌柜阴沉着脸说道:“那个少年能把骰盅kàn破,那至少是入了实境de修行者,你我除了乖乖送上银子,还能有什么招?”

  中年荷官怔住了,常年坐镇赌场,jiao游广阔耳听八方,他虽是个普通人却也知道修行者de境界分际,想着那少年如此年轻,难道已经进入了不惑之境?

  “zhè样de人物来赌场做甚?”他愤愤说道:“我倒要kànkàn他去西城还敢不敢zhè么放肆,俊介老爷虽然死了,但那新场子身后靠山却不是普通修行者敢惹de。”

  大掌柜没有接他de话,只是盯着桌上骰盅残片在kàn,kàn着骰盅残片里夹着de软金,kàn着那些符纹,yuè想心里yuè不痛快,喃喃说道:“大唐开国zhè么多年,就没听说过几次修行者靠欺负赌场挣钱,因为对那些人来说zhè么干实在是太跌份儿。”

  “一个踏入实境de修行者,他不去山门冥想苦修,不去与同道jiao流,不去名山大川游历,不去感悟天地之息,却跑到赌场来赌钱,zhè算什么?”

  大掌柜抬起头来,kàn着窗外de夜色,幽幽说道:“zhè是欺负人啊。”

  ……

  ……

  桑桑旧腰带里那颗二百两银票叠成de星星,现在已经变成了厚厚一叠银票,塞在腰间鼓囊囊de有些难kàn,但她却是毫不在意,时不时傻乎乎地笑两声。

  “少爷,咱们真de还去西城那间赌坊吗?”

  “当然要去,zhè种挣钱de法子只能用一次,那就让我们一次挣个够。”

  照道理说,像宁缺zhè样经历过无数次生死险境de人,应该很明白见好就收,适可而止de道理,然而可怜见de他终究还是穷了太久太久,如今忽然现了zhè么个挣钱de好法子,就像月轮国西边放了一辈子羊却连羊rou都吃不起de穷困山民,忽然现了一个能不停跳出黑羊de宝盆,哪里能够忍得住不用。
◇   就算是在繁华长安城中,一万多两银子也毫无疑问是笔巨资。而zhè笔钱如果放在草原上,足以让梳碧湖旁de马贼们不等宁缺举刀便纷纷跳马自杀,如果放在渭城里,足以让那些想把桑桑娶进门de大婶们无视宁缺脸○色抬着花轿就来抢亲。

  那叠厚厚de银票,直接冲昏了宁缺de头脑,就连桑桑此时瘦而平de小小胸怀里也满是壮阔之气,恨不得把长安城所有赌坊都赢上一遍。

  西城果然有间新开de赌坊,门面招◎牌装饰一kàn便比银勾赌坊更新更大,知道zhè间赌坊是西城俊介de曲当行改de,宁缺也没什么惧意,带着桑桑便闯了进去。

  接下来de展毫无意外,又是连番赢钱,而现在他有了经验又有了更丰厚de赌○资,赢起来更是又快又狠,转瞬间zhè家新赌坊de荷官们便被赢得面色剧变,赌坊方面商议一番后,礼貌又带着威胁之意把他请进内室,新开了一桌赌局。

  anytime,anyhere,只要赌坊方面不作弊,宁缺总会赢,一直赢。

  当他把zhè家新赌坊赢得快要变成小作坊之后,赌坊背后de人终于站了出来。

  一名穿着青衫青靴戴着青帽de剽悍汉子冷冷kàn着桌旁de宁缺,沉声说道:“朋友,齐四爷很欣赏你,想请你去喝一杯茶。”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