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塔上论动静


  大唐帝guó民风虽然彪悍,但长安城做为首重之地,无数朝堂部衙军营散布其间,达官贵人居住其中……平日里的治安理所当然无比良好。

  除了割手掌生死决斗会产生几具尸体外,长安城内极少有非正常死亡案件的发生,当然像春风亭那夜经过宫中陛下默允的杀戮自然不包含其内。

  所以当南城湖畔命案发生之后,清晨中的长安府衙顿时变得紧张起来,新任的司法参军带着仵作蹲在验尸房里不敢出门,值日班头带着逾百名衙役浑身大汗奔走于市井之间,刚刚起床的现任长安府尹上官扬羽大人的脸色则是极为难看。

  “大人,那凶徒定是个老手,从命案案发地四周散开查探,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只是在朱雀大街侧巷里找到了一件衣服,估计是凶徒落下的。”

  负责大案要案侦辑工作的刑责官员,恭敬把手中那件破烂不堪的外衣和另一块布片递了过去,说道:“非是下属们办事不力,羽林军他们也追丢了。”

  上官扬羽接过那件破烂外衣,然后拿着那块布片对着堂外透进来的晨光看了liǎng眼,三角眼缩的快要变成liǎng颗黄豆,却看不出个所以然,哑声问道:“让司里老人查查这件衣裳,如果衣料查不出线索,就着重看看针线功夫。
■   “这件衣服是兰绣坊的成衣,先前已经有人去叩门问过,这种样式大小的成衣是几年前的出产,卖出去了不知多少件,这件míng显是旧的,所以……”下属抬头看了一眼大人脸上的神情,小心翼翼说道:“无论针线还□是衣料都查不下去。”

  “上官扬羽轻轻抚摸颌下稀稀落落的胡子,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淡然说道:“朝廷养着我们这些官员就是为了做事的,不好查难道就不查了吗?”

  下属犹豫片刻后凑上前去,低声说道:“大人,凶徒遗下的这件外衣被剑锋劈出了无数道口子,但偏生没有染上一丝血迹,根据属下的判断,只有liǎng种可能。”

  “说。”上官羽扬不耐烦他这慢腾腾的性子,恼火说道。

  “第一种可能就是那名凶徒贴身穿着件非常高级的软甲,但看这衣服上的裂口,尤其是某几处裂口的位置,就算是帝guó最好的软甲,也无法防到那处。”

  那名下属又看了他一眼,声音压的更低了些:“那么就只有第二种可能这名凶徒乃是位武道巅峰的强者,普通兵刃甚至是飞剑根本只能切开他的外衣,却根本无法穿透他的护身元气层,那么自然就不会流血。”

  听到武道巅峰强者这几个字,上官扬羽抚须的手指骤然一僵,看着下▲属的眼神瞬间变得寒冷起来……单凭护身元气便能硬抗剑师飞剑的武道强者,那得是怎样生猛的角色,这样的强者整个帝guó都找不出来几个。

  “胡言乱语!”上官扬羽冷冷盯着下属的眼睛,寒声说道:“我大唐■武道巅峰强者,就是那四位功勋卓著的大将军,且不说这四位大将军领受皇命长年驻守边疆,就算他们如今身在长安城,难道你想说堂堂大将军会犯命案?”

  那名下属连连躬身,示意自己并无此意。

  “如果是来自异guó的武道巅峰强者……更不可能。”

  上官扬羽脸色阴沉说道:“这等人一进长安城,朝廷便会严密监视,若他们敢稍有异动,难道就不怕guó师大人直接把他们镇压了!”

  这也不可能,那也不可能,那什么才可能?下属在心中叫苦连天,抬起头来用期盼目光看着大人,心想那您得指条路让我们走啊。

  “按常规程序,湖畔命案先行存档,然后尔等用心办差查案,争取早日破案。”

  上官扬羽缓声说道,这话里隐着的意思非常清楚,所谓争取早日破案,重点是在争取上,就算你不能早日破案,只要朝廷上峰无人发问,那就没有谁会在意。

  看着领命退下的下属,上官扬羽摇了摇头,从袖中取出手帕用力地擦拭掉脸上的汗水,微hóng的酒糟鼻顿时被擦的更hóng了几分。

  听到命案真凶极有可能是位武道巅峰的强者,这位新任的长安府尹大人便生出了退意,因为他知道这件事情肯定非常麻烦。

  身为大唐帝guó高级官员,上官扬羽虽说性情卑劣不堪,但还不至于连这点担当也没有,但他清楚如果这个命案牵涉甚广甚深,那便不是长安府能单独解决的问题,而如果别的部衙都不出手,那便说míng朝廷里有人不想把这事弄成麻烦。

  “陛下恩德浩荡。

  他一揖双手遥向北方恭谨行了一礼,丑陋的脸上满是感激涕零的神色:“把下官从司法参军提成长安府尹,陛下对下官大德厚爱,下官如何敢为陛下添乱?”

  南城有座黄砖砌成的旧塔,塔身破损不堪,又有青蔓缠绕其间,看上去似乎随时可能倒塌,然而这般多年过去,旧塔依然立寺庙之间,眼看他人起高楼他人起矮楼他人起青楼,沉默安宁无语。每年春时有无数大雁自南归★来,大雁往固山郡诗阳湖度暑之前,总会飞经长安城,然后在这座旧塔四周盘旋多日,其时雁影遮天,鸟鸣阵阵,场景蔚为壮观。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这些飞行高天,夜宿水畔的大雁会出现在热闹的长安城内,会对这◎座旧塔如此感兴趣,但时日久了自也看习惯了,近些年万雁飞舞的场景更是成为了长安百姓赏春的又另一胜景,而那座旧塔也有了一个名字:万雁塔。

  如今的万雁塔塔顶住着一位和尚,与龛内青灯佛像,桌上经书笔墨相伴,极少下塔,更少与那些后园里的好禅妇人相见。

  这和尚自号黄杨,止是大唐御弟。

  今日他迎来了一位身份同样尊贵的客人。

  大唐guó师李青山看着桌旁抄经的僧人,说道:“昨夜……朱雀醒了。”

  黄杨僧人头也未抬,平静回答道:“前代圣人留下来的神物,动静之间自有真义,哪里能让我们这些还困在hóng尘中的凡夫俗子知晓,青山道兄何必自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