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我以为你知道我的异禀……


  “都说长安城内武者多如狗,剑师遍地走,毫无疑问这种说法过于夸张了,不过毕竟是帝国都城,天下第一雄地,自然藏龙卧虎,修行者众多,你若去了长安,若zài书院自然无事,可zài书院外当谨行慎言,少◎招是非。”

  “是。”宁缺应了声,然后试探着问道:“lǚ先生,不知道长安城里有没有什么需要警惕……或者说难招惹的强者?”

  lǚ清臣看了少年一眼,淡淡嘲讽说道:“那夜是谁说不想知道这些来着?”

  宁缺笑着挠了挠头。

  “说这些没有意义。”lǚ清臣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只需要记住,天下的修行流派众多,但归根溯源无外乎佛道魔三宗再加一个书院,佛宗多居于僻地,道家多zà□i各地设坛开观,魔宗不用去提它,道宗便是我所属的昊天道门,历代强者辈出,于俗世备受各国皇室尊敬供奉,若你听过西陵神国,便应该知道那里便是我昊天道总坛之所zài。”

  “各国皇室尊敬供奉?帝国对○○昊天道也是这种态度吗?”宁缺蹙眉问道。

  lǚ清臣苦笑了一声,做为天下第一强国的大唐帝国,应该算是世上唯一敢不给昊天道颜面的世俗皇室,昊天道确实也拿帝国没有任何办法,只是他身为大唐rén却zà□i昊天道,处境未免有些尴尬。

  “魔宗呢?魔宗有什么特别了不起的强者?”宁缺察觉到老rén神色有些异样,于是迅速转了话题,微笑说道:“说起来那天zài北山道口您说那名大剑师用的是魔宗手段,我真是不是很明白什么样的手段算是魔宗手段?”

  听到魔宗二字,lǚ清臣的神情变得凝重严肃起来,说道:“这一段你不要记,以后zài外面也不要与rén去说。”

  “是,先生。”

  “无论道佛还是书院,这些正派修行都是以rén感知天地之息,然后和谐共存,所谓控制元气,更准确来说倒应该是向天地借力而用。”

  lǚ清臣眯着眼睛,似乎是zài回忆些什么事情,幽幽说道:“而魔宗走的路子与各宗都不相同,他们竟是强行吸纳天地元气进入自己体内。”

  “这……有什么不对吗?”宁缺想来想去,也没觉着这种修行方法有什么不妥之处,单从字面上理解,似乎还要更加直接一些。

  “以后不要说这种胡话了。若zài书院或是昊天道门中,你要敢对魔宗手段发出如上评论,轻则被逐出师门,重则要受更严厉的惩罚。”

  lǚ清臣神情严肃警告道:“与天地相较,rén之身躯如蝼蚁,体内雪山气海容●纳自身念力已是勉强,强行吸纳天地元气入体内,rén身如何承受?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像北山道口那位大剑师暴体而亡。”

  “可魔宗既然称为一宗……”宁缺注意了一下自己的语气,恭谨问道:“想来zài□世间还是有不少修行弟子,如果吸纳天地元气便会暴体而亡,他们如何传承?”

  “魔宗自有一套邪法帮助他们改zào身躯,从而可以容纳些微天地元气,只是这个过程极其血腥残酷,据前辈所言,魔宗修行选材百名,最终却只有二三者能够顶过最初的暴体之苦。”

  “确实残忍。”

  宁缺蹙眉说道,心中却默然想着世间有修行潜质的rén极少,魔宗这种搞法只会大量消耗修行基数,只怕那些佛道正派不容其宗派存zài,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lǚ清臣老rén大抵猜到少年心中所想,语气更加严肃,寒声说道:“魔宗强行改zào身体,那改zào后的他们又怎么能算是一个正常rén?”

  “rén乃天地间一rén,天地乃rén外一天地!”

  “要纳元气入体内,魔宗等若是想把己身化做一天地。”

  “而身为天地者,唯昊天而已!”

  “所以魔宗所思所想所修,实为逆天大恶之行!”

  ……

  ……

  快要靠近长安的某个夜晚,宁缺再次来到老先生所zài的马车旁,只不过这一次他是不请自来,夜空里的繁星把营地照的一片银亮,显得他的身形格外鬼崇。

  车厢里的油灯还亮着,lǚ清臣老rén正zài看这些天宁缺写的笔记,看着白纸上那些蝇头小楷,看着那些清纤秀丽的字迹,有些想不明白zài颠波的马车上,那少年悬腕而书怎样能够写出如此漂亮的一手字来,脸上忍不住满是赞叹神情。

  忽然他眉头微皱,缓缓放下手中纸张,望着门帘处说道:“进来吧。”

  宁缺走了车厢,以手扶膝跪坐zài白天的位置,沉默片刻后开口说道:“lǚ先生我一直有件事情想不明白,既然我没有修行的潜质,为什么您还会对我教诲有加?”

  少年抬起头来,眼睛显得异常明亮,声音微颤问道:“您是不是看出来我天赋异禀,所以才会对我另眼看待?”

  lǚ清臣老rén愕然望着他,嘴唇微张▲,片刻后犹疑问道:“你的异禀……zài何处?”

  于是轮到宁缺表现吃惊,他张着嘴看着老先生,尴尬问道:“如果我知道自己有什么天赋异禀……何必还来问先生。”

  老rén伸出枯瘦的手指着他■的鼻子微微颤抖,实zài是不知道此时该说些什么。

  “lǚ先生,其实我是一个有很多秘密的rén。”宁缺看模样依然没有放弃说服一位洞玄高rén相信自己是天赋异禀nán主角,紧张地揉了揉脸,说道:“来到这……渭城之后,别rén眼里面我特别懒,好像随时随地都zài犯困,包括坐zài马车上都随时随地可能睡着的样子,但实情并不是这样,我犯困的时候其实都是zài进行冥想。”

  “您不用露出这种表情,这是真的……您也知道边城的生活没有什么娱乐,我每天就爱写个字儿,因为我擅长这个而且我写起来就觉得开心,除此之外所有时间,我都zài看太上感应篇。您应该还知道太上感应篇实zài是有些枯燥乏味,所以●我经常看着看着就睡着了,但我现zài想来,那应该不是真正的睡觉。”

  宁缺看着老rén极为认真诚恳说道:“因为zài刚刚入睡的时候,我经常能感觉到身边的建筑rén与别的什么东西都离我远去,整个◆●世界变成了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天地,我甚至隐隐约约能感受到某种以神秘节奏进行的呼吸……”

  lǚ清臣的神情渐渐认真起来,zài睡梦中进行冥想,虽然极为罕见,但zài昊天道的典籍里面倒也不是完●全没有记载。

  ……

  ……

  (周点第一,周推第三,感谢感谢,大家手里还有推荐票的,请大力支持大力支持,再说声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