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北山道外,一箭南来


  “就算是找人接应,地点de选择也很重要,如果让我决定,宁肯把接应地点放在某条大道上,也不会放在松果岭。”

  宁缺看着手绘地图上刚刚标注de醒目墨点,说道:“他们选择从北山道走,却不想想那里虽然是条单路,但有七里长de路途两旁全部都是密林,极易设伏。”

  说完这句话,他沉默了片刻,把手绘地图放入衣内,摇头自嘲说道:“看来所谓向导,除了把他们带jìn北山道之外,更多de只不过是想迷惑敌人。那位白痴公主根本就没有相信过马将军,自然也不会相信我。”

  “一个白痴带着一群白痴。”想到可能在北山道里遇见de伏袭,想着那些或者有或者没有de接应部队,他de心情变得愈发沉重失落,压低声音狠狠说道:“在草原上呆了将近一年,居然也没能变得聪明些,zhēn不知道她de贤名由何而来。”

  锃de一声,宁缺抽出鞘内依然残有锈痕de三把刀,拧开水囊浇湿磨石,开始沉默de磨砺刀锋,jìn入北山道后或许会有连场血战,临阵磨刀可能晚了些,但至少能平静心情。

  “如果jìn北山道就和他们分开,你想向那位老先生请教de事情怎么办?”桑桑有些惘然问道。

  “活着最重要。”宁缺低头磨着刀,动作缓慢有力坚定,“只要能活着抵达长安,总有机会去学那些东西,如果我们两个把小命放在这群白痴手里,就没有任何可能了。”

  ……

  ……

  愈往南气候愈温暖,按道理来说车窗外de景色也应该越鲜活青葱,但因为队伍jìn入茫茫岷山地势渐高de缘故,车队四周de青草渐隐,变成了夹道相迎de高树,树叶尚未完全青绿招展,仍留着去年秋冬蕴积下来de肃杀之意。

  随着天地间de气温微降,一股紧张压抑de气氛也随之笼罩住了整个车队,所有人都清楚,长安城内那位胆敢谋害公主殿下de大人物,如果想要阻止公主殿下平安返回都城,那么在边塞与州郡之间de岷山,是他最后de机会。

  在紧张de警惕与搜寻中,车队行走数日,终于抵达了北山道口外围,看着那遮天蔽日de密林,队伍里de大多数人并没有像宁缺那样露出担忧de神色,反而显得放松了很多。

  那位清秀婢女这些天找桑桑聊天de时间变得少了很多,大部分时间都留在第二辆马车上,这天傍晚下车de时候,她de脸上竟带上了淡淡de笑意。

  在决定离开草原de时候,她就已经事先派出使者jìn入帝国境内,虽然无法在短时间内抵达长安让朝廷出动大批军队接应,但那位使者却拥有足够多de时间去联络忠于她de部属。

  十天前接到固山郡方面传回de紧急回执后,她毫不犹豫决定直入北山道,是因为她相信固山郡那位年轻de都尉华山岳,应该已经率领他de亲兵营快要抵达北山道de南麓出口。

  离开大唐不过一年,她坚信那些忠于自己de部属依然忠于自己,就算有些人被皇宫里那个女人收买,但华山岳绝对不会被人收买,因为……他望向自己de目光总是那样温柔。

  距离约定接应地点还有三十余里地时,车队开始在暮色中扎营歇息,深夜穿密林而行,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都是非常冒险de行为,甚至有侍卫建议她,队伍干脆就在北山道口外等候,等到华山岳de部队前来接应。

  对于这个提议,她还在思考,然而无论怎么看,她和小蛮现在已经非常安全,所以微笑重新浮上她清秀de脸颊,压抑了数日de欢歌笑语重新回到了营地中。

  暮色中,一个简陋de帐蓬孤单单地设立在圆形车阵外围,公主de侍卫首领提出过疑问,但帐蓬de主人坚持如此,就是不肯搬jìn由五辆马车和箱柜构成de车阵。

  “不离他们de车阵远些,万一出事怎么来得及跑。”

  宁缺微嘲解释道。他用草绳捆好那把大黑伞,让桑桑背好,然后在草绳de结打成一朵极漂亮de小花。

  桑桑抬起头,看着他刚刚冒出胡茬儿de淡青下颌,问道:“我们逃了,他们怎么办?”

  宁缺正在检查弓筋有没有受潮,听到这句问话后转过头来,静静看着小侍女黑黑de小脸,沉默很久后认zhēn说道:“你可能忘了小时候de事情,但我没有忘。”

  “你是我从死人堆里刨出来de,而我小时候能活下来,也经历过一般人根本无法想像de悲惨事。”

  “桑桑,你永远要记住这一点,我们是很辛苦很辛苦……甚至是拼了这条命才能够继续在这个世界上活着。既然我们这么辛苦才活下来,那我们就不能轻易去死。”

  说完这句话,宁缺没有再做过多de解释,把磨好de朴刀插回鞘内,然后用草绳绑了几道,试了一下鞘间de距离刚好合适,便负到了身后。

  桑桑也没有再多问什么,开始默默收拾行李,用小手测试每根羽箭de平直度,她知道当夜色降临de那瞬间,就是和宁缺一起投奔茫茫岷山de时刻。她并不害怕,因为小时候她在宁缺de背上,曾经无数次穿行于这样de黑夜山林之中。

  就在这时,宁缺握着刀鞘de手微微一僵。

  简陋帐蓬de门帘被一只手掀开,那名婢女走了jìn来,清秀面容上de笑意顿时化作了一片冰寒。

  她本是准备来找桑桑聊天,没想到却看到主仆二人收拾行李de这幕画面,很轻易便猜到他们想要离去。

  “你们想做什么。”她冷漠盯着宁缺de脸,说道:“在这种时刻,你de这种举动很难不令人怀疑。”

  宁缺沉默片刻后笑了起来,准备解释几句,忽然间他de耳廓微颤,脸颊上de酒窝消失不见,变成一路未见de凝重,迅速把三把刀负在身后,极为无礼地扒开婢女走出了帐蓬。

  营地在北山道口外,没有密林遮蔽,沐浴在最后de暮光之中,暖洋洋地极为■舒服,但此刻却像是染上了一层血红。

  有风穿行于刚刚在春天苏醒de林间,呼啸低鸣,像是有幽魂在哭泣,宁缺蹙着眉头望着密林深处,仔细倾听着那些呜鸣声里de细节,忽然大声吼道:“敌袭!”

 ◎ 林风低鸣里de那丝杂音终于显现出了zhēn相,一枝羽箭闪电般自林间袭来,呜呜凄啸,射向车阵中那辆华贵de马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