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非典型唐人的前路探讨


  大唐之所以被称为大唐,就是基于这些简单而很有力量的东西。

  宁缺不是yī个典型唐人。他zài战场上经常显得不够勇敢,更没有置诸死地而后生、把自家房子烧了图yī乐的剽悍劲ér,相信他再■zài渭城生活二十年,也没有可能写就yī场从乞ér成长为将军的人生大戏。

  但他zài军队里呆的时日足够长久,长到他可以精准地把握住这个时代唐人那些可贵或可怖的气质,于是当他发现公主车队上的箭眼时,马上便推论出yī些很令人头痛的事情——草原上那位继任的单于,居然胆敢追杀大唐公主,如果他不是真的疯了,那就是帝国内部有真正的大人物与之勾结,向其发出了不受帝国追究报复的承诺。

  “四公主现zài已经入了国境,进了渭城,结果她依然没有完全表明身份?为什么?因为她现zài脑海里已经没有信任这个词。她或者会信任陛下,但肯定不会信任陛下的臣子,比如将军你,比如我们这些边军,甚至是整个朝廷。”

  “因为她很清楚,如果没有长安城里某些大人物点头,草原上根本没有蛮人敢对她行凶。能够给蛮人这种承诺,并且让单于相信的人……最多不超过四个,而那四位甚至是连她dōu惹不起的角色。”

  “这种帝国上层之间的战争,就连将军您dōu只能躲的远远的,更何况是我们这种小人物……”宁缺用脚跟碾了碾微湿的泥地,低声shuō道:“路上肯定要出事ér,我这种人顶天也就能对付三五个人,参合进去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护送公主队伍里多我yī个,也就是山路里多具尸首;少我yī个,渭城还能多留yī个军纪不错的善良小兵。”

  “将军大人,您就把我当成是那天地间的元气,没什么太大用处,干☆脆看dōu看不到好了。”

  马士襄看着貌似谦卑的少年,揉着脑袋闷声shuō道:“把自己比作天地间的元气?这算是谦虚还是自夸?如果你真想shuō服我收回这道军令,shuō自己是yī道屁或许更合适◇yī些。”

  宁缺嘿嘿笑了两声,回答道:“马上就是要上书院的学生,shuō话用辞总得雅致yī些。”

  马士襄没有继续取笑这个孩子,沉默片刻后皱眉解释道:“让你去给公主的车队当向导,其实……也和你上书院有关。你的战功确实够了,初试也通过了,我请上峰为你写了推荐函,军部的回执已到,但莫非你以为这样就能进书院?”

  “你这些年yī直呆zài渭城边塞,就算听过yī些书院的传shuō,但你并不清楚那里究竟个什么地方。”

  将军的表情凝重而严肃:“zài我大唐军民心中,书院是最神圣崇高的不可触犯之所zài,拿了军部回执,只代表你能参加书院入院试,但想要真的踏进书院那扇红门,你至少要跑三个部堂去盖章……”

  “像我们这种级别将领写的推荐函,那些部堂哪里会瞧zài眼中,就算是军部回执也没有什么力量。只要他们愿意,随时可以把你参加入院试的时间拖上好几年。近些年来这已经成了常景,除了书院先生们zài民间收的学生,任何走朝堂推荐路子的考生,dōu要花大价钱去疏通门路,不知多少殷福之家,就为了那场考试落了个倾家荡产。”

  “我知道这两年你zài渭城存了些钱,可难道你以为靠那几百两银子就能把那些家伙喂饱?”

  宁缺挠挠头,感慨shuō道:“以前可没有人告诉我这件事情。”

  “因为现zài有解决这件事情的办法,所以自然没必要告诉你。”

  马士襄看着他不悦shuō道:“只要路上立下功劳,入了贵人法眼,甚至只需要贵人记得你的名字,到时候公主府里随便yī位管事shuō句话,还有哪个衙门敢不长眼去敲诈勒索你?”

  “这就等于shuō,◆我必须要拿命去赌yī个书院入院试的资格,听上去怎么总感觉有些不划算?”宁缺继续挠头。

  马士襄狠狠瞪了他yī眼,训斥道:“胡涂!混帐!为了能进书院,不知多少人恨不得卖了自己亲娘,杀了自己亲爹!◎现zài不过是要你小子冒点小风险,你居然还不肯干!”

  片刻后将军平伏粗重喘息,劝道:“据我分析殿下应该也明白她的行踪不可能保密。你能猜到她的身份,全渭城人dōu能猜到,难道她zài帝国里的敌人会猜不到?既然如此她还坚持照常上路,shuō明zài道路前方肯定有援兵接应,你的任务只是带着她走山中捷径,尽快与那些人碰头,哪里谈得上赌命?”

  宁缺低着头,默默不语,不停盘算着其中的得失利益。

  马襄生看着他的神情,想起这少年平日里最令人恼火的那些怪脾气,知道不拿出yī些看得见的利益,很难shuō服对方去冒险,不由叹息yī声,压低声音shuō道:“殿下的队伍里有yī位老人,他姓吕,听shuō修的是昊天道南门。”

  听到这句话,宁缺霍然抬头,惯常平静而又惫懒的眼眸竟是陡然变得极为明亮。

  马襄生看着他感慨道:“你还是个小屁孩ér的时候就来了渭城,自己靠着甜言蜜★语和本事讨好了全城的老少爷们ér,营卒换了yī批又yī批,就算是东城的肉饼店dōu换了两个老板,你却始终还是渭城这个土匪窝里最受宠的小屁孩ér。”

  他揉了揉宁缺的脑袋,就像看着yī个被宠坏了☆的孩子,shuō道:“那年前任将军病逝之前,通门路给你弄了军籍,紧接着秋天大家伙去草原上打柴,差点ér被那些蛮子围死,全靠你我们才逃了出来,那时候全渭城人yī致决定要好好赏你,我们甚至想好了,就算你提出的条件是要用dōu城最红的清倌人开苞,我们大家也要凑钱把这事ér漂漂亮亮地给办了。”

  头发已然花白的将军话锋yī转,苦涩shuō道:“但谁也没想到你居然想学那些世外法,很无奈啊,全渭城人甚▲至是整个七城寨,dōu没办法给你找yī个老师,我们只能看着你把那本太上感应篇翻的又破又烂,却没什么主意。”

  “但现zài是机会!”

  马襄生目光骤然变得凌厉起来,“无论是书院,还是那○位姓吕的老人家,你dōu必须抓住,也yī定要抓住。”

  宁缺沉默很长时间,低着头轻轻叹息shuō道:“其实……还是有些舍不得吧。”

  窗外星光清漫幽淡,马襄生看着少年shuō道:“渭城……终究太小,你应该去dōu城长安,去那些真正的大世界看看,或许那些地方有很多凶龙恶虎,但你这头初生的牛犊ér又真怕过谁?”

  “至少……那些地方不会只有yī本破烂的太上感应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