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唐人的朴素是非观


  帝国民风开放,又是深夜军帐私话,但听到白痴公主殿下这几个字,马士襄的脸色还是忍不住变得紧张难看起来。

  那wèi身份尊贵的女子进入渭城后,他是何等样的小意谨慎紧张,哪里想到宁缺居然这般大喇喇做出了如此刻薄的评价,而且他认为宁缺的评价并不公道,所以脸色更加难看。

  世人皆知大唐四公主并不是白痴,而是wèi极贤良的殿下。

  以大唐国力之强,兵锋之盛,无论是面对草原蛮zú,还是面对中原其余诸国,从来不会考虑和亲这种带有屈辱性质的政治手段,除了早年太祖皇帝几wèi最忠诚的蛮zú部将迎娶过几wèi宗室女,便再也没有类似的情况发生。

  然而当三年前草原初现不稳,蛮zú最大的金帐部落在大唐敌对国家秘密挑唆支援下隐现反心时,当时正处shí三四岁豆蔻年华、深受陛下宠爱的四公主,竟是跪于大明宫前叩阶泣血,不顾举国反对,宁愿舍弃长安繁华,坚持要远嫁草原,给那wèi金帐单于做续弦。

  此事一朝传出,天下震惊,坊间议论纷纷,白发文臣痛心疾首连上奏章,皇帝陛下震怒摔碎了无数盏玉杯,皇后情绪复杂不置一言,然而这一切都无法阻止那wèi少女公主的决心,而草原金帐单于在知晓此事后大感荣耀,更喜公主性情,遣使者驱五千牛羊马入朝言辞谦卑恳切求亲,最终大唐皇帝只好无奈定下让女儿在天启shí一年出嫁草原。

  公主嫁入草原不到半年,与单于夫妻相敬和谐,曾经雄心勃勃的蛮zú英勇领袖,变成了一只平静的草原雄狮,静守国土,远眺异乡,却不再轻启战衅。

  只可惜谁也没有想到数月前,正值壮年的单于便突然暴毙,单于之弟强行继wèi,边境的局势重新变得复杂紧张起来。

  但从当年那个身材单薄的少女跪在大明宫前自行决定婚约开始,整整四五年的时间,唐帝国西北边境一直处于珍贵的和平之中,必须要说大部分都是那wèi公主殿下的功劳。

  传闻中公主坚持远嫁草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避开皇后娘娘,然而即便这是真的,在军方重臣和朝中官员men眼中看来,四公主不恃陛下宠爱、面对皇后主动退避、避免帝国上层矛盾激化的行为,也是一种识大体、极贤良的行为。

  对于马士□襄这种身经百战的大唐边将来说,他men不畏惧战争,更不会惧怕那些蛮人,公主远嫁敌人甚至让他men觉得极为屈辱——但没有谁会拒绝和平这种上天赐予的礼物。

  所以他men对那wèi公主殿下的感觉很□复杂,既有些无来由的愤怒,却也难免有些感激,种种情绪到最后,渐渐变成了内心深处不便与人言的一丝尊敬。

  宁缺是个普通军卒,不知道能不能理解将军的复杂情绪,就算理解想来也不会在意,因为他现在争取的事情牵涉到他个人安危,而他一向以为没有太多事情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所以他假装没有看到将军阴沉的脸色,继续说道:“我粗略算过马车上的箭眼,那wèi新任单于下手很黑很绝,我估计公主的护卫队至少损了一半人○命在草原上。”

  “据说是遇到了马贼。”马士襄说话的神情有些不自然,大概连他都不相信这个说法。

  “就算是金帐单于,也不敢明目张胆袭击我大唐公主,所以当然是……也只能是马贼,只不过谁都▲mìngzàicǎoyuánshàng。”

  “jùshuōshìyùdàolemǎzéi。”mǎshìxiāngshuōhuàdeshénqíngyǒuxiēbúzìrán,dàgàiliántādōubúxiàngxìnzhègèshuōfǎ。

  “jiùsuànshìjīnzhàngdānyú,yěbúgǎnmíngmùzhāngdǎnxíjīwǒdàtánggōngzhǔ,suǒyǐdāngránshì……yězhīnéngshìmǎzéi,zhībúguòshuídōu知道那批马贼是由谁扮的。”宁缺继续说道:“但这事儿仔细一想又不对了,大家都知道马贼是新单于骑兵扮的,那个蛮子哪里来的这么大胆子?难道就不怕事后朝廷大怒发兵把他金帐给平了?”

  大唐以武立国,民风朴素而争勇好狠,堪称天下最强之国,最是在意尊严,然而如果要彻底平掉草原蛮zú金帐,只怕也要让国力损耗大半。

  为了一wèi嫁了人的公主遇袭而让帝国陷入动荡艰难,这看上去似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事实上,在大唐的历史中经常出现这种可以说意气用事,也可以说豪气干云的故事。

  最著名的一个例子发生在太祖晚年。

  其时草原某部屠了白羊道某处村镇,村民一百四shí人被斩尽杀绝,帝国★使者前去问罪,又被那部落骄奢单于割了耳朵赶回。太祖勃然大怒,当即决定亲征草原,帝国全体动员,支撑一支由八万骑兵构成的浩荡铁骑征北,该部落大感震栗恐惧,闻风而逃,顶风雪直入北部荒原,而大唐铁骑则是紧追不舍,竟是连战数月,最终将对方部zú全数屠灭。

  连战数月,尽屠敌骑,看似简单的描述,看似潇洒风光的结局,却隐藏了大唐帝国为此付出的可怕代价。

  为了支撑这场耗资巨大的战争,朝廷发百万民夫,征河北道三郡牲畜,岷山四周田地荒废,shí室九空,南方赋税连翻四倍,民怨沸腾,朝中官员根本无力兼顾政事,天下陷入了动荡甚至垮塌的危险边缘。

  大唐帝国最奇妙的气质,便在这种最危险的时刻以及随后的无数岁月对此事评价中呈现了出来。

  当帝国铁骑远征荒原之时,南方的反贼义军竟是没有趁此良机加大攻势,甚至反而纷纷潜回山林湖泊之中,看上去就像是他men不想在这时候拖帝国的后腿。造反的草莽men,或许并不见得每个人都会想着所谓民zú大义,或许他men当中也有人想抓住这个天赐的良机,然而他men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往常默默支持他men的穷苦民众,义军中很多底层头领和士兵,在他men决定要抓住这个机会时,纷纷用脚步和沉默表示出了最激烈的反对。

  打胜了这场仗的唐太祖的历史地wèi并不高,就算在帝国内部也是如此。无论是在史书上,还是在酒楼说书先生的故事里,对这wèi雄主的评价往往不离好大喜功,喜用小人佞臣,好酷法,求长生而无道,诸如此类。

  但不管是最迂腐的文人、最漠视君权的书院教授,还是最恨加赋的农夫商人,他men会找各式各样的理由去痛骂那wèi开国皇帝,但却从来没有人认为那场只因君王一怒而耗尽国力让黎民受苦的战争不该打。

  因为从开国到现在,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men始终坚持信奉并守卫一个朴素的道理:我不欺负你,但你也别想欺负我,就算是我欺负了你,但你……依然别想欺负我!

  谁欺负我,我就打谁。

  这就是大唐帝国的立国之本。

  这就是大唐帝国的强国之路。

  这也正是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度叫做唐。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