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六章 大典


  昂头挺胸的林齐拉着青黎公主的手,在无数权贵大臣惊愕的目光中,就这么大步穿过前院巨大的广场,大步穿过广场后的前厅,走过同样巨大的中院,来到了这栋院落的主大厅中。

  嬴政、太后、huán◇g后以下,众多huáng室宗亲或坐或立在大厅中,当他们远远看到林齐和青黎公主走了过来,一众rén脸上还没来得及堆砌起笑容,骤然间就感觉身边的空气突然变得无比的清爽清新,好似突然走进了刚刚下过雨的原始森◇▲林中,那样清爽的气息沁rén心脾,真个让rén浑身都舒爽了起来。

  不仅如此,那些有着佩戴香包、香囊习惯的宗亲愕然的发现,他们香包香囊散发出的或者清雅或者浓郁的香气消失得无影无踪。一行rén骇◎然相顾,这等奇异的景象,只有‘无垢玉’这种罕见的天地奇珍才néng造成。

  但是偌大的血秦帝国,拥有无数奇珍异宝的血秦huáng城,库房里的无垢玉制成的珍品也只有两三件。其他的那些宗室权贵倒是从历任huáng帝手上得到了一些无垢玉饰wù的赏赐,可是这些东西加起来,整个血秦帝国也拿不出三十件无垢玉制成的器wù来。

  因为在血秦帝国上面,还有天庙这个贪得无厌的庞然大wù,那些天庙的高层可都是以身怀一件无垢玉制成的法器为荣的。天庙的那些高级神职rén员,他们讲究的就是飘逸出尘、不染尘埃,所以无垢玉得到了他们的赏识,所以天庙据说néng有一百件左右的无垢玉制成的器具。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但是林齐和青黎公主这么大步走来,这感觉,这空气中清新清爽的气息,的确是无垢玉造成的!

  也不知道青黎公主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在走进正厅的时候,双手轻轻一抖,将宽大的红袖抖了上来。露出了雪一样白的一对儿皓腕,露出了那雪白的手腕上那对儿翠**滴的无垢飞凤玉镯。

  嬴政的眉头挑了一下,太后、huáng后等贵rén脸上的神色越发的纠结了。

  再看看青黎公主堂而huáng之佩戴在胸前,就这么大咧咧挂在红色吉服外的青春女神的眷顾,这些贵rén不由得一阵心酸——难道天地灵秀都集中在了这一个丫头身上?她手上什么时候得来了这么一对儿堪称国宝的镯子?

  而且这对儿镯子的水色如此清润澄透,分明是无垢玉中的极品货色,里面的那一对儿盘旋飞舞的飞凤更是翠色浓郁,散发出淡淡的让rén心悸的威压。凝聚这一对儿飞凤的rén。那实力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而且看镯子内的那一丝丝的烟云,这镯子怕是不仅仅是一件儿赏玩的珍贵器具,分明被rén用逆天之力制成了一对珍贵的魔导器。

  所有rén都死死的盯着青黎公主有意无意炫耀出来的这对儿手镯。一时间大厅内静悄悄的一点儿声音都没有。过了大概一盏茶时间,等得林齐和青黎公主在嬴政面前站定了,紧随着他们进来的赢昭这才醒悟过来。急忙催促着黑胡子在正中的双方高堂的坐席上坐定。

  血秦帝国的huáng家婚庆,更多的采用的●是民间民俗的礼仪,所以如果huáng帝有兴趣参加公主或者huáng子的婚礼,对方的一家之主是有资格和huáng帝平起平坐的。

  平日里血秦帝国的huáng帝不会有这么好的兴致,往往是由某位hu★áng室宗亲做代表,但是今天嬴政眼巴巴的亲自来了这儿,黑胡子就得到了和嬴政并排儿落座的权力。黑胡子咧kāi嘴,得意的叼着一根大雪茄,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得意的吐着烟圈。

  黑胡子那个得瑟啊,在高卢帝国,他千辛万苦才弄了一个敦尔刻市长的职位,还没正式上任,就被他亲手把敦尔刻给崩飞了。可是在东方帝国,这可就不同了,他老rén家居然封王了。还néng和血秦帝国的huáng帝平起平坐!

  啧,就今天的体面和荣耀,高卢huáng帝抱着他的大腿求他娶自己的女儿,黑胡子都是不乐意的了。就林齐名下的三大行省的封地,那就和高卢帝国相当了呀。青黎国的封地。更是比高卢帝国大了一圈。黑胡子还看得上高卢帝国?去他-娘-的吧!

  嬴政kāi口了,他笑着向黑胡子问道:“东安王。青黎手上的那镯子,可是伱林家之wù?”

  黑胡子大咧咧的点了点头:“传媳不传子的传家之wù,我们黑虎家族的家●主夫rén,代代相传。”

  吧嗒了一下嘴,黑胡子笑道:“无垢玉嘛,它本来的功效néng避尘、避毒、驱逐毒虫。后来,不知道是咱家祖上第几代老祖宗找到一个极其厉害的异rén,嘿嘿,传说咱家老祖把那●异rén毒打了一顿,逼他耗尽心血制成了这么一对儿镯子。”

  眸子里棱光以上,黑胡子得意的说道:“这镯子,néng护主。néng抵抗一切灵魂秘法的攻击。嗯,当然,太强的挡不住,但是除非是顶级的半神或者更强的rén,否则是攻不破它的防护的。若是斗气攻击么,两头飞凤也néng主动飞出护体,具体néng有多强的防护,那就真不知道了。”

  大咧咧的抓过一个茶盏,将雪茄烟头往茶盏内一丢,黑胡子昂着头说道:“咱家的女rén,从来不需要上战场,所以也没试过这玩意néng防御多强的斗气攻击。只不过那被打得头破血流的异rén曾经将它吹得神乎其神,也不知道真假。”

  站在rén群中的胡涂、胡业、胡馨竹祖孙三个脸色阴沉的看着黑胡子,打rén不打脸,黑胡子伱太过分了!那个被打得头破血流,哭天喊地的耗费了三年苦功,终于制成了这对要命的玉镯子的‘异rén’,就是胡涂的第十二代老祖!这是沙狐一家子的血泪债中,最惨厉的一笔啊!

  几乎半神巅峰的老祖宗,被虎族的一群彪形大汉用暴力胁迫,呕心沥血三年制成这件珍贵的、却从来没派上用场,只是在黑虎家族内部代代相传专门传给儿媳妇的镯子,伱黑虎一族也◆太欺负rén了!

  而嬴政则是若有所思的看着黑胡子。

  刚刚黑胡子的一段话,里面透露出来的信息很庞大。那个异rén制造的镯子,néng够抵挡半神巅峰的灵魂秘法攻击,也就是说,这个异ré▲n起码也是相当的存在。而林齐的不知道第几代的祖先néng够威逼那个异rén为自己制造镯子,那么林齐的祖先中起码也有一个半神境的存在。

  而一个néng够出产半神境的家族,只要有一个半神的老祖庇护,不出意外的话,子孙当中就算三五代出一个天才,总归néng够继续出产半神。而半神的寿命极其悠长,庇护家族数万年总是轻松的。

  这是一个潜力多么强大的家族!

  更美妙的是,这个家族的根基在西方大陆!

  嬴政笑得越发的灿烂了,他轻轻的拍了拍手赞叹道:“青黎,如此至宝,伱可得好生保存,这可是东顺王对伱的一片心意,切不可辜负了他。嫁rén之后,就要学着为东顺王分忧,很多事情,伱可不néng像是未出嫁的公主那样行事了。以后,伱可就是东顺王妃了!”

  青黎公主轻柔的向嬴政行了一个礼,轻轻的说道:“女儿省得。”

  嬴政向赢昭看了一眼,于是赢昭发出一声长啸,林齐的成亲典礼正式kāi始。

  在无数年轻权贵或者嫉妒、或者忿恨、或者充满杀意的复杂目光中,林齐一步步的和青黎公主宛如木头rén一样随rén摆布着,将这一套复杂的礼节逐一完成。这让林齐感到特别的新鲜,在西方大陆的时候,婚庆可真没这么多讲究,双方去教堂让神父祝福一番就完事,哪里有这么多花头呢?

  隆重的大礼持续了整整一个时辰,等林齐如此强悍的身体都比折腾得汗流浃背面无rén色的时候,大典的主要部分终于完成。林齐在一群宫女和女官的簇拥下将青黎公主送入了婚房,然后向青黎公主请辞之后,大步走到前院,一场盛大的婚宴还等着他呢。

  向huáng帝敬酒,向太后敬酒,向huáng后和诸位贵妃敬酒,向宗室长辈敬酒,向来此祝贺的诸多达官贵rén敬酒。这一次林齐可一点都不含糊的堂而huáng之的作弊,强大的身体迅速分解酒水,将它们化为自己体内微不足道的一点儿养料。

  有资格出席的宾客有数万rén之众,这些都是血秦帝国有头有脸的权贵。

  至于帝都中那些攀附上来的中下层的官员,就真不知道有多少了。林齐在府邸外的大街上摆kāi了流水席,用哔哩哔哩的说法,就好像喂养猪猡兽一样,数万张圆桌顺着大街一路儿排kāi,任凭rén吃喝。

  就在酒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一些出乎rén意料,却又让rén觉得理所应当出现的rén终于到来。

  “天庙上院主持妙闻大师驾到。”

  ◇“天庙中院主持法善大师驾到。”

  “天庙下院主持普荷大师驾到。”

  “弥。。。弥罗神教东方大陆行走珈凡罗大师驾到。”

  “东。。。东海万国盟特使敖宛公主驾到。”

  “雪●原联邦特使熊砺大rén驾到。”

  正蹲在圆凳上,和胡馨竹大碗大碗倒着酒的龙城一愣神,然后一群rén同时嘀咕了起来。

  “干,砸场子的rén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