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一章 赶鸭子上架


  满场死寂,无人发声。

  只有辁国公主撕心裂肺的哭泣着,娇小柔弱宛如豆芽菜一样的小身板剧烈的颤抖着,看她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一个不好就能晕过去。

  自幼丧父,辁国公主是赢晸的父亲嫡亲的一母同胞的弟弟鼑国王唯一的骨肉,换言之,辁国公主就是赢晸最亲近的堂妹,从小自然是娇生惯养的花房中的一朵儿小花,一点儿风雨都没经受过的。少女情怀,十六岁的辁国公主自然幻想过自己未来的夫君是何等模样,自然是风流潇洒、英俊倜傥、博学多cái、彬彬有礼的那种人物。

  但是嬴政赐婚,居然将她指给了黑胡子!

  身高九尺开外,体重足足有三百斤往上,粗鲁狂暴,当街能够将血襄公岳屠打得浑身骨裂吐血昏迷,更兼满口荤话,根本就是穷山恶水当中冲出的一头野猪,和风流潇洒那是半点儿都搭不上边的!

  林齐虽然身材高大威猛,但是好歹他面皮干净,容貌俊朗,看上去还能说hěn有男人的阳gāng味道。而黑胡子呢?那满脸的黑毛,还有gāngcái他当街决斗的shí候脱下了上半身的衣服,暴露出的身体上那厚厚的体毛,这根本就是一头人形的野兽么。

  想到自己以后就要和这么一个粗野的汉子在一起过日○子,辁国公主只觉自己的人生崩塌,hěn多可怕的场景一骨碌的涌入了脑海,吓得她当场放声大哭。

  黑胡子尴尬的抬起头看着嬴政,开玩笑呢?

  这么都还没长开的,十六岁的小丫头片子赐婚给自己?★你这皇帝是脑壳被流星砸中了吧?黑胡子用力的抓了抓脑门,然后左看看,右看看,手指着鼻子狼狈的问道:“陛下,您gāngcái说的话,再说一遍?哈哈哈。你看,这小丫头被吓成了这样!”

  嬴政轻咳了一声,他淡淡的说道:“辁国公主赐婚林虎,封林虎为东安王。此事,就这么定了!”

  林齐的身体抽了抽,他看着痛哭流涕的辁国公主,差点没晕了过去。开什么玩笑呢?这小公主看上去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样子,而且看她眼角眉梢的神色,根本就是一个养在深闺中不谙世事的毛丫头,将这么一个小丫头赐婚给黑胡子?

  林齐本能的幻想了一下黑胡子庞大的身躯压在这娇小的少女身上的模样。他不由得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

  “老爹,我倒是不介意叫她一声继母,但是你忍心对这丫头下手么?”林齐凑到了目瞪口呆的黑胡子身边,低声咕哝了一句:“我看那黑玫瑰罗斯夫人倒是和您hěn搭对,但是这位辁国公主么,实在是。。。我觉得如果您娶了她,hěn造孽的!”

  林齐虽然压低了声音,但是大殿中不少人的修为精深。他们把林齐的话全都听得清清楚楚。不少人看看身躯高大魁梧犹如魔熊的黑胡子,再看看娇小柔弱生得清清秀秀的辁国公主,不由得纷纷点头。

  可不是么。人家老牛吃嫩草也就罢了,你魔熊嚼牡丹,这就太过分了!辁国公主那小身板,那腰肢也就只有黑胡子的胳膊粗细,身高cáigānggāng超过黑胡子的腰呢,两者年líng的差距且不说,反正黑胡子已经有了圣师级的修为,年líng倒不是问题。

  可是这体型上的差距,太有视觉冲击力了!在场的权贵大臣们下意识的幻想了一番赤身露体的黑胡子搂着辁国公主‘桀桀’狂笑的场面,他们不由得同shí打了个寒战。这是成亲呢。还是谋杀呢?

  辁国公主更是一骨碌的跪倒在地:“陛下,还请陛下。。。”

  嬴政冷酷无情的看了辁国公主一眼:“莫非,你对朕的旨意不满?”

  辁国公主突然僵硬在原地,嬴政的这一眼阴寒刺骨看,吓得辁国公主再也不敢吭声。她这cái醒悟,自己是血秦帝国的公主。而嬴政是血秦帝国的皇帝,她平日里锦衣玉食高高在上,但是她的命运,却是嬴政一言可决。

  嬴政让她活,她活!嬴政让她死,她死!嬴政让她嫁人,她就必须毫无条件的去嫁人,不管那个男人是什么模样,哪怕是黑胡子这样年líng一大把,生得和魔兽一样的男人,她也必须嫁!

  辁国公主生平第一◎次想起这么多的问题,嬴政的这一眼就宛如一道雷霆劈在她有点迷糊的小脑袋瓜上,让她突然‘开窍’了,以前只知道嬉戏玩闹,和一众公主姐妹、豪门千金游戏往来的辁国公主,在这一瞬间突然成长为一个‘成熟’的‘皇家女○人’。

  恭谨的向嬴政拜了一拜,辁国公主掏出手绢将脸上的泪痕抹去,然后低下头,低声说道:“辁国遵旨。东安王英武,的确堪为我血秦帝国栋梁,能婚配这等男儿汉,辁国煞是欢喜。”

  嬴政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温和的笑道:“赢宨,东安王的确是你的良配,朕不会随随便便给你指定一门婚事,嫁给东安王,不会辱没你。”

  黑胡子嘴唇一抽一抽,他突然大叫了起来:“陛下,林虎当年答应过林齐母亲,她死后○绝不续弦,为的就是不要难为了林齐。。。这,这,陛下若是赐婚,林虎岂不是自食其言?”

  嬴政笑着看了黑胡子一眼,然后他指着林齐笑道:“东安王,莫非你以为,我赢家女儿,是容不得前妇幼子的妒妇么?东☆顺王已然成人,而且还闯下了如此家业,又有谁能够苛刻虐待他不成?相反是东安王只有林齐一个孩子,这可是对不起列祖列宗的!”

  轻轻的一摆手,嬴政淡然道:“我血秦帝国有句古话,多子多福啊,不说这满朝文武,就说那民间百姓,只要家里稍有资财者,莫不蓄养三五小妾,生下七男八女以继承家业。东顺王也说过,你林家子嗣稀少,东安王就应该多多娶妻,多多生子。”

  眯了眯眼睛,嬴政又指着林齐笑道:“东顺王孤身一人,再无嫡亲的兄弟,若是未来有事,也没有什么臂助,古人说得好,打虎亲兄弟,东顺王却是没有兄弟姐妹的,这亲兄弟之言如何说得?”

  林齐没吭声,他带着三分的幸灾乐祸和三分的幸灾乐祸还有三分的幸灾乐祸以及最后一分捧腹大笑的冲动,得意洋洋的站在一旁看着面色纠结的黑胡子。辁国公主是否嫁给黑胡子,林齐没有半点儿心理压力,他自己都被逼娶了青黎公主,让黑胡子也纠结一把,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再说了,黑胡子堂堂一昂扬大汉,圣师巅峰的修为,他的寿命还hěn漫长,若是为了自家老娘临终前的一句话,就这么耍一辈子的光棍,林齐也觉得这样不是个事情。

  与其让黑胡子在外面找黑玫瑰罗斯夫人这样的情妇厮混,还不如让他找些固定的伴儿呢。辁国公主毕竟是天潢贵胄,身份高贵,嫁给黑胡子倒是正好。虽然说以后在称呼上会有点麻烦,但是这是辁国公主和青黎公主自己去考校的问题,和林齐又有什么关系?

  想到这里,林齐干脆利落的跪倒在地,笑着向嬴政行了一礼。

  “陛下所言极是,臣也以为,辁国公主和臣的父亲的确是一对儿良配。辁国公主这等娇弱的天家贵女,也只有臣的父亲这等威猛之人照护,cái能更好的保护、呵护,陛下圣明无比,臣这里是半点儿意见都没有的!”

  黑胡子一脸不可思议的扭头看向了林齐,这混蛋,他就这么把自己亲爹给卖了?

  gāngcái他还在那里嘀咕什么‘造孽’的话题,现在他就不这么认为了?

  看着站在大殿上,娇小柔弱宛如春天荒野里一朵小雏菊的辁国公主,黑胡子有一种hěn深沉的罪恶感。他黑胡子杀人放火什么事情都干过,甚至自己的老婆都是从海上劫道弄到手的。但是他做梦都没想到,他这个西方大陆北海冰洋最大的海盗头子,西方大陆北方区域最大的黑-道魁首,号令无数山贼土匪的黑虎家族的家主,居然会有被逼婚的一天!

  这让黑胡子有一种自己被强-暴的屈辱感!当然,黑胡子并不排斥和辁国公主发生点什么,反正他九尺大汉一条,他绝对不会吃亏不是?只是这么就被赐婚了?黑胡子一shí间hěn不习惯!

  站在大臣班列中的胡业不阴不阳的开口了:“东安王怕是欢喜得傻了□?还不跪下谢恩啊?”

  胡涂眯着眼,一张老脸都笑成了一朵儿老菊花:“哎哟,这可是双喜临门!东安王下聘礼的大日子,可也得老夫为你出面cái是!毕竟嘛,哈哈哈,馨竹、馨月和东顺王,可都是至交好友啊○!老夫当人不让!”

  黑胡子有一种拔出兵器将这两条老狐狸剁成肉酱的冲动,他突然深深的明澈了一件事情——族里的长辈说得好,狐族的这些贱人,是真正的三天不打上屋揭瓦的混账!

  幸好黑胡子还不知道这件事情的起因是沙心月,是沙心月有意无意的爆了林齐的一点家底子,这cái引起了嬴政的重视,这cái让嬴政临shí起意赐婚给他。若是他知道了,他估计真的能当场暴起将胡业、胡涂父子两打得生活不能自理。

  嬴政笑看着黑胡子:“东安王,林卿,你莫非看不上辁国公主?嘿,我血秦皇室,倒还有不少没出嫁的公主呢。”嬴政笑得无比阴森,目光迅速扫过了站在贵妇群中的那些未出阁的公主。

  黑胡子仰天长叹了一声,带着一脸的狼狈,‘咕咚’一声跪在了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