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章 嚎啕大哭的公主


  皇城前,赢昭作为血秦帝国宗室的代表,满脸红光的拦住了林齐送聘礼的队伍。

  当即就yǒu胡涂走上前去,循着血秦帝国的礼节和赢昭一问一答。古朴而文雅的言辞让一旁的林齐听得耳朵直痒痒,而黑胡子则是笑呵呵的站在林齐身边,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笑问道:“见过你未来的媳妇没?生得漂亮不?”

  林齐很用力的点了点头:“绝色佳人,就是脾气。。。yǒu点古怪。”

  当着这么多人,林齐真的不hǎo给黑胡子说实话。青黎公主何止脾气古怪,她还是创始神宫的创造天女,而且在刚刚出生的时候就融入了一颗刚刚凝结的神种。根据极乐天的情报,青黎公主得到那颗神种中蕴藏的庞大神力相助,青黎公主看似娇娇弱弱▲的,实则她是一个圣师巅峰级的‘灵师’。

  灵师,是魔法师中极其罕见的分支,yǒu着沟通天地万灵,借助天地灵力行各种强**术的能力。灵师的大型法术发动的速度比魔法师要慢上许多,但是灵师的大型法术◆●的威力和控制范围却远胜魔法师。

  同为圣师巅峰,普通冰霜系的魔法师施展的暴风雪魔法能够覆盖百里之地,而一个圣师巅峰的灵师借助相应的魔导器,经过长时间的祈祷和聚灵,能够掀起一场席卷万里足以覆灭一◆个帝国的暴风雪!

  暴雪、洪水、飓风、雷暴等等,这些都是灵师应敌的手段。任何一个灵师,在任何一个大的势力中,都会享受至高无上的待遇。

  但是这些话私下里和黑胡子讨论是很hǎo的,大庭广众之下,林齐不能这么说。他只hǎo将青黎公主在血秦帝国的‘美míng’向黑胡子炫耀了一遍,最聪颖的公主、最美丽的公主、最受宠的公主、封地最大的公主、最yǒu权yǒu势的公主等等。

  黑胡子听得直咧嘴,然后无比〖兴〗奋的给了林齐一拳:“不愧是我的儿子,这样的娇滴滴的美人儿亏你能找到。嘿。嘿,还yǒu几天就成亲是不是?成亲了就得努力,争取一个月就让她怀上娃娃,然后一nián生一个。趁着她nián轻,一nián一个,生满一百nián!”

  一旁的赵鹿猛不丁的听到黑胡子的这话,他憋得脸都青了,您是yǒu多想抱孙子啊?一nián生一个?连续生上一百nián?就算是一头母猪也没yǒu这样生的吧?堂堂血秦帝国的公主啊,是专门给你生孩子的?

  林齐点了点头,然后轻轻的咳嗽了一声:“yǒu一样不hǎo!屁股小了点。怕是不太能生!”

  黑胡子的眉头皱了起来,满脸的黑毛都在颤抖:“屁股小啊?这倒是一个麻烦。不过也是,这些公主什么的,一个个娇滴滴的,身板都是那种风吹能倒的类型。。。不过没关系,大鱼大肉的养着,养得丰腴了,自然屁股就大了。而且生孩子这种事情。更多也要你多努力才是。”

  父子两一本正经的在这里讨论着这些东西,一旁的龙城早就笑得扑进了胡馨竹的怀里。胡馨竹咧开嘴,和胡业一样呆呆傻傻的看着黑胡子。彪悍,太彪悍了,这里是皇城的大门口,你们在这里讨论一个公主的屁股大小,讨论她是否hǎo生养的话题,虎族的人就是彪悍啊!

  赵鹿的嘴角抽搐了一阵,然后一言不发的远离了林齐父子两。

  赵鹿生怕自己再听下去会跳起来毒打林齐父子两一顿,这话太伤人了,太气人了,作为血秦帝国的第一任太监总管。赵鹿对血秦皇室忠心耿耿,他哪里能听得这些混账话?

  前面胡涂和赢昭的仪式已经完结,当即一礼盒一礼盒的聘礼被送进了皇城。数十míng牛高马大中气充足的禁卫站在门◇边,按照一旁的太佐府专门负责皇家礼仪的官员的指点,大声的报出礼盒内那些聘礼的míng称。

  这是血秦帝国特yǒu的一项礼节‘夸礼”女方家属大声报出聘礼的内容。这就是向左邻右舍、亲朋hǎo友们炫□耀自家女儿的身价。这一项礼节充满了暴发户的气息,是当nián还没做皇帝的嬴政,还在伐木贩薪时见到乡间的土财主这般行事,对此深感羡慕的嬴政在登基后,就将这项充满地方风味的民俗列为血秦帝国皇室婚嫁的大礼中○,进而就成了全东方大陆奉行的婚庆大典必备之礼。

  这些太佐府的礼仪官也不知道伺候过多少次皇室成员的婚嫁大典,但是今天东顺王林齐的下聘大典,势必成为他们人生中最辉煌的一页!

  第一件聘礼◆,就是珍贵无比的神器青春女神的眷顾!这可是神器,传说中的神灵亲自制造的神器,就这一件神器,就足以让这一场下聘大礼记入血秦帝国的史册了。

  随后送上来的那些聘礼,更是珍贵异常。

  林齐从第五深渊弄来的魔法金属,各种珍稀的魔法宝石,各种罕见珍贵的深渊药物,以及大量无法以世俗价值来衡量的珍贵物品,很多东西甚至是这些礼仪官都不认识的,只能是林齐站在他们身边进行提点,他们才能让那些禁卫爆出这些珍贵之物的míng称。

  而后是黑胡子带来的那一批聘礼,产自东方次大陆的各种珍贵之物,很多都是拿着钱都无法采办,完全被弥罗神教控制起来的特产。这些宝物这些礼仪官倒是认得,因为就算弥罗神教控制得再严格,总会yǒu一小部分流入血秦帝国。

  唯独让人惊骇的是,黑胡子是怎么弄到这么多的,因为龙血菩提树心精华这样的材料,对于弥罗神教的那些高阶神职人员可是yǒu着极大辅助功效的,很多弥罗神教的秘传神术都必须依靠这些珍稀材料的辅助才能修炼。黑胡子送上来的龙血菩提树心精华足足yǒu三百斤,甚至都yǒu人怀疑黑胡子是不是打劫了弥罗神教,才yǒu这样的收获。

  但是这些心中存着怀疑的人做梦都没想到——虎族还真是为了这一场聘礼,出动他们在东方次大陆上的人手,干净利落的洗劫了弥罗神教九处圣坛和两大神殿,弥罗神教这次的损失之惨重,简直堪比五百nián前天庙发动的一场规模浩大的宗教战争。

  虎族的这些人下手太狠,搜刮得太厉害,他们连那九处圣坛和两大神殿镶金嵌玉的柱子都给搬走了,连地上镶嵌的板砖都给撬走了啊!劫财还不算,这群穷凶极恶的虎族暴徒,他们还劫走了弥罗神教大欢喜神殿的十几个○
  hǔzúdezhèxiērénxiàshǒutàihěn,sōuguādétàilìhài,tāmenliánnàjiǔchùshèngtánhéliǎngdàshéndiànxiāngjīnqiànyùdezhùzǐdōugěibānzǒule,liándìshàngxiāngqiàndebǎnzhuāndōugěiqiàozǒuleā!jiécáiháibúsuàn,zhèqúnqióngxiōngjíèdehǔzúbàotú,tāmenháijiézǒulemíluóshénjiāodàhuānxǐshéndiàndeshíjǐgènián轻俏丽的女神官!

  禁卫们叫得喉咙嘶哑,足足耗费了两个多时辰,林齐送上的聘礼终于‘夸礼’完成。

  那些观礼的权贵大臣全都沉默无语,他们大致估算了一下林齐送上的聘礼的价值,那是一个让他们崩溃的天文数字,很多yǒu着公爵、侯爵身份的权贵,他们家族辛辛苦苦千多nián的积蓄,大概也就只是这份聘礼的零头罢了。

  真不知道林齐的家族是怎么弄到这么多的珍贵之物的,难不成和深渊世界做交易,真的这么hǎo赚?

  如果说林齐的聘礼来自深渊世界还yǒu道理可讲,黑胡子送来的那些聘礼明显属于东方次大陆特产的珍贵之物,来路就实在是让人诧异了。

  直到半个月后,天庙潜伏在弥罗神教的高层,偷偷摸摸的传回了弥罗神教九处圣坛、两大神殿遇袭的绝密情报,血秦帝国和天庙的高层才恍然大悟——东顺王爷的家族,果然是做山贼出身!

  这件事情,让东顺王一脉成了天庙和血秦帝国的香馍馍,从中黑胡子很是得了不少hǎo处。但是这都是后话暂且不提,林齐等人等得夸礼结束后,在赢昭的带领下,来到了嬴政等候的大殿中。

  大殿内,嬴政高高在上,身边坐着皇后苏菲儿以及青黎公主的生母颐贵妃。

  除此之外,还yǒu数百míngyǒu足够的身份进入这里的贵人、贵妇,这些人都静悄悄的看着林齐,看着这个新鲜出炉的东顺王,最当红的驸马爷。

  嬴政狠狠的瞪了林齐一眼,然后笑着点了点头:“林卿,青黎公主,朕可是交给了你。青黎嫁给你后,就是你的妻子,做丈夫的,该打就打,该教训就教训,切不可骄纵了她!”

  青黎公主和颐贵妃都愣了一下,嬴政这话的味道不对啊?哪里yǒu皇帝叮嘱驸马殴打公主的?

  但是不等青黎公主回过味来呢,嬴政已经亲热的看向了黑胡子:“林虎卿家,你可否婚配?”

  嬴政的问题让所yǒu人都头皮一麻,黑胡子能没婚配么?儿子都这么大了,林齐这么高大魁伟的一条汉子就杵在大殿中,黑胡子还可能是没yǒu婚配的青头小生么?

  黑胡子呆了呆,然后yǒu点扭扭捏捏的咳嗽了一声:“化外野人林虎见过陛下。。。咳咳。。。这个,林虎不幸,早nián丧妻,就留下了林齐这一个孩子!”

  嬴政‘哈哈’一声大笑,他用力的一拍手,大声笑道:“这就成了,林虎卿家,你英勇神武,堪为国朝重臣,身边怎能没yǒu一个管家的女人?今日朕就来个亲上加亲,给林虎卿家一桩hǎo婚事。辁国公主,赐婚林虎,此乃天作之合!”

  站在大殿角落里的苏明子举起袖子捂住了脸,他都没脸见人了!

  黑胡子大嘴一张,嘴里叼着的大雪茄‘啪嗒’一下落在地上。

  站在人群中,身量不高,生得柔柔弱弱很是清秀,脸上还带着几分稚气,看上去只yǒu黑胡子一条胳膊粗细的辁国公主呆了一下,仔细的看了看黑胡子宛如魔熊的巨大身材,以及满脸狰狞的大胡子,突然‘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