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六章 诛杀当场


  犹如毒蛇一样绯红色的长枪,枪杆甚至带着一丝弹性,荡起了几丝红色的光影,狠辣无bǐ的刺向了酒桶的眉心。zhè长枪显然是一柄极其难得的神兵利器,枪尖距离酒桶的眉心还有数尺远,一缕锐气已经撕开了酒桶眉心的皮肤,点点鲜血飞溅了出来。

  枪速太快,太疾,酒桶本来就是以蛮力逞强,根本无法应付zhè么迅疾zhè么狠辣的一枪。

  骤然间一声低沉的咆哮传来,酒桶的身体骤然膨胀开,‘嚯啦啦’一声巨响,他的体型拔高到了五十米开外。他身上的衣衫炸成粉碎,赤身露体的酒桶袒露着一身黑黝黝的体毛,随手抓起青黎公主驾车的一头青niǎo,将zhè硕大的飞禽宛如大锤子一样抡了下去。

  ‘噗嗤’一□声,长枪刺进了酒桶的脚踝上方一点的位置,洞穿酒桶的小腿从他腿后探了出来。可是酒桶的体型变得如此巨大,那策骑而来的青年做梦都没想到能有zhè么诡异的事情发生,长枪只是刺穿了酒桶的一大块肌肉,甚至没碰到他□的骨头和重要的经络。

  对于身躯膨胀到数十米的酒桶而言,zhè点小伤就好像一个普通人被一根牙签刺了一下,根本无足轻重。

  反而是酒桶抡起那头青niǎo重重的砸下,吓得那青年狼狈的丢开手☆上长枪,身体一翻从马背上窜了下来。‘轰’的一下,青niǎo发出悠长尖锐的长啼声,漫天都是青色羽毛乱飞,那头神骏异常狂奔而来的骏马被青niǎo砸成了肉饼,血肉内脏喷出了数十米远,青黎公主青色的銮驾也被血■浆涂上了厚厚一重。

  酒桶发出阴沉的狞笑声,他抓起手上青niǎo随手一扯,将那青niǎo活活扯成了两片重重丢下。

  驾车的其他那些青niǎo发出尖锐、惊恐的啼叫声,它们仓皇的扑腾着翅膀想要远离酒桶,结果它们带得青黎公主的车驾乱晃,差点没把车驾弄翻在地。一个老太监气急败坏的嚎叫起来:“全部杀了!”

  数十个禁卫一拥而上。雪亮的长刀带起道道光影劈下,那些青niǎo全部被一一枭首,淡青色的鲜血洒了一地都是。目睹zhè一幕的人无不心里抽了一下,十几头超级魔兽啊,成年后就能成长为圣境大能的青niǎo,就zhè么被斩杀当场。

  酒桶狞笑了一声,他抬起小腿,随意的将那绯红长枪扯了下来。谄笑着递给了林齐。

  “尊贵的主人。zhè是酒桶献给您的战利品!”

  林齐接过长枪,看也不看的塞进了世界指环。zhè也就是一个障眼法,长枪进入指环的那一瞬间。桂花树已经将一条根茎探了出去,将长枪瞬间分解吸收。心满意足的桂花树轻轻的摇晃了一下枝桠,低声咕哝道:“如果zhè样的长枪能一次吸收数十万的话。我应该能恢复大部分的功能。”

  林齐就当没听到桂花树的话,刚才长枪一入手,从那独特的手感和分量上,他就知道zhè是一柄超阶圣器。也就是说,zhè柄圣器已经融入了一丝对天地之间元素能量的掌控,也就是所谓的法则气息。只要给它一个契机,就能晋升为半神器。

  数十万柄近乎半神器的兵器让桂花树吸收?林齐的心肝都在颤悠,别说他没有zhè么丰厚的身家,就是有。他也舍不得啊!zhè桂花树,实在是要命!

  刚刚被酒桶逼得从马背上滚落的青年一跃而起,英俊的面孔变成了铁青色,形容扭曲的看着林齐厉声喝道:“斗胆,速速将本侯兵器还来,否则本侯定然将你九族诛灭!”

  林齐咳嗽了一声,然后指了指自己身上的那身红色的王袍。血秦帝国的zhè些贵族都怎么回事?动辄就以诛灭九族来威胁人?难道他们经常zhè么干?想想也是。如此庞大的帝国,高高在上的贵族们想要诛灭一些普通人的九族,还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但是zhè个青年人自称‘本侯’,他就是一个侯jué的身份,林齐可是王爷!而且不是普通的郡王。而是等同皇室亲王的王爷!亲王,郡王。公jué,然后才是侯jué!一个侯jué威胁一个亲王要诛灭他九族,你开玩笑呢?

  那青年呆住了,他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林齐●身上的红色王袍,身体剧烈的哆嗦着,气得他牙齿紧咬,发出‘咔咔’脆响。‘呼哧、呼哧’的喘着气,zhè青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林齐冷笑了一声,他斜睨了zhè青年一眼,冷声喝道:“什么玩意儿?□□zhè里是你一个‘小小的侯jué’能放肆的地方么?还不给本王滚!当街刺杀本王贴身护卫,你莫非是要造反?”

  一旁的阿尔达无bǐ阴狠的说道:“伟大而尊贵的主人,区区一个侯jué居然敢刺杀您尊贵的○护卫,铁定是要造反了!zhè两天不是有很多起兵造反的蠢货么?zhè家伙肯定是一个漏网的蠢货!”

  不知名的青年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一片,他双膝一软,骤然跪倒在地,一脑门磕在了地上。他甚至连话都不敢说了,只是不断的向林齐磕头不迭。他是真的害怕,而且也真的后悔到了极点——同时他心里也憋着火气,是青黎公主派人请他来zhè里的,而且他也是看到有人冒犯青黎公主的车驾,zhè才发怒杀人。

 □ 他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青黎公主啊,怎么现在青黎公主反而一言不发呢?

  ‘咚咚’声中,那青年的脑门很快就崩裂出血,林齐看着zhè磕头如蒜的青年,百无聊奈的挥了挥手:“罢了,看你年轻不懂事,今日的★事情就当做一个教训吧。zhè双阳赤龙城里,你得罪不起的人多了,以后不要zhè么冒失就是。但是你的兵器,本王就没收了,不可能交还了!”

  实在是没办法还给人家了,已经进了桂花树的肚皮,你还能指望他吐出来不成?

  车驾里传来了一个清脆悦耳,宛如玉铃铛的声音:“东顺王好大的威风。武阳侯,可是本宫邀约的客人。就算冒犯了东顺王的仆役,区区一仆役罢了,能和武阳侯相提并论么?”

  林齐皱了皱眉头,青黎公主一开口,他就对zhè个没见过面的公主反感到了极点。他冷眼看着那华美的青色车驾,冷冰冰的说道:“本王身边的护卫,自然不能和武阳侯相提并论,因为他区区一个侯jué是什么东西?也配和本王的护卫相bǐ?”

  “你!”青黎公主可没想到林齐能说出zhè么不客气的话来,她恼怒的轻喝道:“东顺王的护卫,尽是一些西方蛮夷之辈,武阳侯纵然jué位稍低了一些,那也是我血秦帝国门阀出身,他莫非还bǐ不过zhè些红毛绿眼的蛮子?”

  ‘呵呵’笑了几声,林齐上前了两步,重重的拍了一下酒桶巨大的脚踝骨。他冷笑道:“公主zhè话说得不中听!本王的护卫,都是对本王忠心耿耿可以为本王效死的心腹。而zhè所谓的武阳侯是什么东西?当街行刺本王护卫,形同造反,本王现在就能灭他九族,一个乱贼焉能和本王的心腹相bǐ?”

  青黎公主愣了一会儿,然后突然轻柔的笑了起来:“武阳侯只是和王爷开个玩笑,王爷不会当真吧?”

  林齐眸子里寒光一闪,冷声喝道:“区区一个侯jué,也有资格和本王开玩笑?就算本王是所谓来自西方大陆的蛮夷之辈,但是我林齐依旧是当今陛下钦封的东顺王,掌三大行省封地的东顺王!他,也有资格和本王开玩笑?就算本王出身西方大陆,但是也知道‘上下尊卑’的道理,莫非公主反而不明白?”

  青黎公主没吭声,林齐冷眼向那面如土色的武阳侯看了一眼,轻轻的弹了一下手指:“杀了他!”

  武阳侯骇然抬起头来,不等他开口说话,阿尔达已经宛如鬼魅一样射了出去,闪电般绕着武阳侯转了一圈。‘咔嚓’一声,阿尔达抓着武阳侯的脑袋转了一圈,将他颈骨扭得粉碎,武阳侯嘴里一道黑血喷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

  贪婪的凑到武阳侯的面前,阿尔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就看到一条惨绿色的人影哭嚎着从武阳侯七窍中喷出,被阿尔达一口吞了进去。阿尔达满足的丢开了武阳侯的尸体,大声的笑了起来:“伟大而恐◆怖的主人,zhè家伙的灵魂当中充满了邪恶,实在是太美味了!”

  皇城门前骤然充满了森森阴气,光天化日之下,阿尔达强行吞噬灵魂,zhè种事情,只有恶魔才能做得出来啊!站在青黎公主銮驾边的几个老太监脸色一变,下意识的横移了一步,小心的拦在了车驾前。

  林齐背起手朗声喝道:“武阳侯。。。嗯,不管他叫什么名字了。武阳侯参与定国王谋反一案,当街行刺东顺王林齐,被东顺王护卫当场斩杀,此事乃万人亲眼所见,还有谁不服的么?”

  挑衅的看着青黎公主的车驾,林齐已经肯定zhè倒霉的武阳侯就是青黎公主丢出来的棋子,就是用来试探自己的倒霉蛋。不明白青黎公主为什么要zhè么做,但是既然她做了,林齐也不介意将黑渊神狱的手段稍微的施展一下。

  黑渊神狱,力强者活,力弱者死!弱肉强食,就是zhè么简单!

  你武阳侯不自量力敢挑衅林齐,那么你被杀,也是活该被杀!

  “很好,东顺王。。。果然没让本宫失望!”

  青色的车驾突然敞开了一扇小门,一个美得让人窒息的少女缓缓行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