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八章 禁制


  可怜赢覠,以他百来岁de年龄,在天庙明陀峰一脉不惜代价不惜成本de全力扶植下,实力已经达到了一个普通意义上de天才需要耗费数千年时间才能达到de圣师下阶de水准。

  但是他做梦都没想到来救援他de林齐会对他出手!

  他做梦都没想到在血秦帝国还有人敢这样对他大打出手!

  他更是没想到,林齐de斗气修为虽然比他低了一阶只是圣士巅峰de水平,但是林齐de力量就好像一座大山,简直是碾压性de全盘压制住了他。

  被困龙锁捆住了身体,赢覠de斗气只能在每天特定de时间偶尔调dòng一小部分,现在de他只能用力量和林齐对抗。但是林齐一手牢牢de掐住了他de脖子,任凭他双手怎么抓着林齐de手腕乱摇,就好像蜉蝣撼铁树一样,林齐de那只手dòng都不dòng一下。

  大手好似一座大山扼制住了赢覠de脖子,林齐de另外一只手宛如暴风骤雨一样抽了下去。

  赢覠de面皮发红、发青、发紫,到了最后已经变成了紫黑色。随后他de脸皮被打得破裂,大片鲜血飞洒而出。赢覠已经气得三尸神暴跳,他de血气犹如潮水一样在体内翻滚,体内血液de温度已经变得和沸水没什么两样。★

  翻滚de热血喷射出了数米远,洒在dì上发出‘嗤嗤’de声响。

  林齐好不手软de继续疯狂抽打着赢覠,一直打得他两颊de脸肉都快变成肉酱了,这才重重de吐了一口气,不甘愿de收回了手★

  fāngǔnderèxuèpēnshèchūleshùmǐyuǎn,sǎzàidìshàngfāchū‘chīchī’deshēngxiǎng。

  línqíhǎobúshǒuruǎndejìxùfēngkuángchōudǎzheyíngjun1,yīzhídǎdétāliǎngjiádeliǎnròudōukuàibiànchéngròujiàngle,zhècáizhòngzhòngdetǔleyīkǒuqì,búgānyuàndeshōuhuíleshǒu。松开掐住赢覠脖子de大手,林齐慢慢de站起身,重重de朝赢覠啐了一口。

  赢覠面色阴沉de看着林齐,这一通大耳光子打得他面前金星乱闪,面孔一点知觉都没有了。鲜血滴滴答答de从脸上落下,赢覠艰◆难de摇晃着脑袋站起身来,他慢慢de指了指林齐。龇牙咧嘴de笑道:“你和本王有私仇?嘿,本王,宣判你死罪!你de家人,你de族人,男人全部阉割后送入宫廷为奴,女人么。。。”

  林齐飞起一脚踹在◆了赢覠de小腹上,就听得一声巨响,赢覠小腹上de衣衫炸开。一个硕大de脚印出现在赢覠白花花de皮肉上。赢覠被踹得向后倒飞了出去。刚刚飞出了不到二十米远,他腰间系着de困龙锁就已经到了尽头,‘咔咔’一声☆响。困龙锁喷出一道刺目de金光,强行将赢覠拉回了原dì。

  林齐这一次看清楚了,那困龙锁很诡异de直接渗入了赢覠de身体。直接生长在了他de脊椎骨上。赢覠被困龙锁强行拉了回来,他de脊椎都发出◇了不堪重负de‘咔嚓’声。

  赢覠痛得闷哼了一声,张口吐了一道鲜血。他死死de盯着林齐,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好爽,痛得本王好舒爽!哈哈哈,你小子有种,很有种!本王欣赏你,说吧,你要什么赏赐!”

  林齐挥了挥手。向身后de众人招呼了一下:“打他,我手痛!你们上,只管往死里打!只要不打死,其他de随便你们。总而言之一句话,让他记住今天de教训,以后这张嘴不要这么臭!做事,不要这么嚣张跋◆扈就成了!”

  酒桶第一个冲了上去。能够尽情de暴打一个毫无反抗之力de人——酒桶太兴奋了,太欢乐了,他在黑渊神狱de事情,每次吃饱喝zú了,就喜欢殴打人找乐子!毫无反抗之力de赢覠。让酒桶回◇忆起了黑渊神狱de‘温馨生活’,所以酒桶一定要好好de招呼招呼他!

  赢覠看着身高zúzú两米de酒桶。突然笑了起来:“身高两米de矮人?你吓唬人吧?”

  酒桶zúzú有小酒坛子大小de拳头重重de砸在了赢覠de胸口,伴随着一声可怕de轰鸣,赢覠猛de瞪大了眼睛。他感觉有一根粗大de烧红de铁柱子从他de胸口穿了过去,他de整个身体都被扎穿了,他张开嘴想要惨叫,但是嘴里喷出de都是粘稠de血浆,他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作为矮人王,吸收了神源之力,jī活了太古巨人de血脉,酒桶如今拥有de,是曾经在太古时代显赫一时,zú以和巨龙以及神灵相抗de巨人之力!当然,酒桶de巨人之力要打一个折扣,但是在如今这个世界,他拥有de力量已经zú够恐怖。

  赢覠虽然有着圣师下阶de斗气修为,但是他de,依旧是凡人de!

  巨人de力量殴打一个凡人,结果就是赢覠这样,他四仰八叉de躺在了dì上,双眼暴突宛如被扒皮de癞蛤蟆,嘴巴一张就是一口血喷了出来。

  “我说过,不要打死他!”林齐无奈de看了兴致勃勃de酒桶一眼,狠狠de给了他一脚将他赶得远远de:“看看你,打死了他我怎么给那个光头普愚交待?虽然我们de二皇子只是一颗棋子,但是他也是一颗重要de棋子不是?”

  赢覠de眼睛骤然瞪大了一圈,他愤怒de看着林齐,棋子?谁敢说他是一颗棋子?他赢覠,自赢晸以下如今血秦帝国皇室成员中修为最高de天潢贵胄,他只是一颗棋子?

  但是鲜血又从赢覠de嘴里冒了出来,酒桶de一拳重创了他胸口附近de所有内脏,他根本说不出一个字来。还是林齐走了上来,无比肉痛de掏了一瓶疗伤de秘药,慢慢de给赢覠灌了半瓶下去。

  看到赢覠de脸色恢复了正常,林齐想了想,用秘药de瓶口将赢覠嘴角溢出de一滴秘药刮回了药瓶,这才将瓶口塞住,向后退了几步。

  “继续,给我们尊贵de二皇子留点永世难忘de记号!”林齐眯起了眼睛,他想起了胡馨竹脸上那紫黑色de,随后几天变成了赤红色de巴掌印。这是胡馨竹奉命探访赢覠,被这个嚣张疯狂de二皇子留下de记号。

  胡馨竹一家子,是狐族派驻在血秦帝国,承担着联络东方各处据点,综合东方各处情报de重任。胡馨竹在赢晸这个血秦帝国de皇帝面前装孙子、委曲求全,那也就算了,毕竟那是君臣de本份。

  但○是赢覠作为一个被幽禁de皇子,居然如此虐打胡馨竹!

  不管从哪里来说,林齐都要为胡馨竹讨回这个公道。

  只要赢覠不死,他就能和普愚交待过去!

  换言之,就算今天把赢覠弄死了又怎◆○是赢覠作为一个被幽禁de皇子,居然如此虐打胡馨竹!

  不管从哪里来说,林齐都要为胡馨竹讨回这个公道。

  只要赢覠不死,shìyíngjun1zuòwéiyīgèbèiyōujìndehuángzǐ,jūránrúcǐnuèdǎhúxīnzhú!

  búguǎncóngnǎlǐláishuō,línqídōuyàowéihúxīnzhútǎohuízhègègōngdào。

  zhīyàoyíngjun1búsǐ,tājiùnénghépǔyújiāodàiguòqù!

  huànyánzhī,jiùsuànjīntiānbǎyíngjun1nòngsǐleyòuzěn么样?赢覠死了,龙城也就不用造反了,天下也太平了!林齐反正已经得到了三个行省de封dì,普愚能给林齐三个行省么?

  所以,林齐收拾起赢覠来,那是一点儿心理压力都没有。退后了几步,林齐挥了挥手:“继续把!看你们de手段了,哔哩哔哩,还有阿尔达,你们不试试么?”

  阿尔达带着一丝古怪de笑容,慢悠悠de走到了面色惨白de赢覠面前,慢慢de抓住了他de肩膀,将他de身体翻了过来。在赢覠惊恐de尖叫声中,哔哩哔哩蹦蹦跳跳de走到了赢覠身边,一手将他de裤子扒了下来。

  “伟大而恐怖de主人说了,要给你一点永世难忘de教训!所以,忠诚而伟大de哔哩哔哩大爷,要给你一个教训!”哔哩哔哩掏出了一柄锋利de匕首,对着恶魔特有de邪恶笑容,在赢覠de屁股上用厨师切土豆丝de速度,一左一右de雕刻了两个歪歪扭扭de恶魔头像!

  掏出一瓶恶魔才会配制de腐蚀药剂,哔哩哔哩带着狞恶de笑容,将这瓶漆黑de,不断冒出各色泡泡de药剂涂抹在了赢覠白净de***肌肉上。

  伴随着‘嗤嗤’de响声,那两个狰狞扭曲de恶魔头像陷入了赢覠de***zúzú一寸深,腐蚀药剂将赢覠de肌肉腐蚀,剧痛让赢覠剧烈de颤抖起来,他惊恐de发出了绝望de哭泣声。

  哭泣,拥有血秦皇室疯狗之称de赢覠居然哭了出来!

  林齐眯着眼俯瞰着赢覠,轻轻de摇了摇头。

  他现在终于可以肯定,龙城之所以会效忠赢覠,完全就是因为他们是一对儿狐朋狗友!龙城de狂傲,那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de,而赢覠de狂傲和跋扈,那是从皮肉里散发出de!

  扒开外表这一层名之为血秦帝国二皇子de皮,赢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de纨绔废物!

  “甚至还不如赢胜!”林齐想起了那个蛮横、霸道de定国王。

  看着趴在dì上痛哭流涕de赢覠,林齐眯了眯眼睛,缓步走到了大殿de角落里。

  一缕精神念力投向了藏在气海中de桂花树,林齐才懒得搭理他de叮嘱,毫不犹豫de唤醒了他de本体灵识。桂花树冷冷清清de声音在林齐de脑海中响起:“我说过,三天内不要触dòng我!”

  “我需要一点儿帮助!”林齐才懒得搭理一棵树de怨言:“你既然能够让皇帝在一个月内无法dòng弹,那么,能否给我一个可以永远控制一个人de法子?”

  将赢覠de事情一五一十de告诉了桂花树,林▲齐静静de等待着桂花树de回答。

  沉默了大概半刻钟de时间,桂花树终于有了回应:“根据你de记忆,所有de神灵都已经陷入了永恒沉睡。”

  林齐给了他确定de回复:“所有de神灵,都已☆经陷入了永恒de睡眠!”

  桂花树de声音中顿时带上了一丝兴奋以及不屑:“那么,给我所需要de材料,我可以配制一剂‘僵神散’,这是除了少数几个特定de神灵外,就连神灵都无法驱除de强力药剂。每个月固定de时间服下解药,否则和灵魂都将彻底僵化,随后死亡!”

  一刻钟后,林齐不理睬赢覠de咆哮和咒骂,将一瓶粘稠de灰白色药剂灌进了赢覠de嘴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