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 强攻


  第七百一十五章强攻

  天色刚刚要亮不亮的时候,是人最松懈的一刻,就算双阳赤龙城的卫兵也是如此。

  刚刚交接了岗哨,城门刚刚开启,入城的人还要受点盘问,但是出城的人么,就真没什◎么人注意了。原本应该有按察令xià属的密探、秘谍在城门附近登记那些形容怪异、行迹可疑的人,但是因为胡馨竹一条密令,双阳赤龙城宫城、官城、内城、外城四道城墙东门附近的秘谍、密探全部被调动离开了。

  一刻钟后,新轮换的秘谍、密探cái返回了东门,但是林齐一行人已经乔装打扮离开了双阳赤龙城。

  在出城的路上,林齐暗自盘算着接xià来的一系列动作。

  不死婆娑guì花树滴出的十八滴绿色汁液,和传说中的生命树的汁液功效相当,都有着极其强大的生命气息,足够修复赢晸体内的所有暗伤,让他迅速的恢复到巅峰状态,而且他一kǒu吞掉了十八颗汁液,更是足以推动他的实力向上飙升一大截。

 ◇ 但是guì花树在汁液中融入了一部分帮助人入定、沉睡的药力,赢晸吞xià了十八颗汁液后,他起码有一个月动弹不得。

  也就是说,他就算要xià旨册封林齐为东顺王,那也是一个月后的事情,因为在这段■时间内,赢晸根本不可能惦记上这件事情。在这一个月中,胡馨竹可以合情合理的将林齐‘保护’起来!

  借kǒu很多,很容易找。林齐相信胡馨竹胡说八道梦骗人的本事,所以他带着自己的一众属xià离开,直奔双阳赤龙城东边三百里外的‘黑龙山’。

  黑龙山,也就是前几天胡馨竹通过传送法阵所到的那一座漫山遍野尽是黑松林的山区,极少有人知道,这一座绵延数百里的黑龙山深处,居然隐藏着一座血秦帝国皇家用来幽禁重要人物的静心庵。

  和普愚一席长谈,林齐从他那里得到了很多事情的答案,也得到了通往静心庵的地图,以及静心庵内部各种防御法阵的阵图还有破解的方法——为血秦帝国皇室建造静心庵的那位阵法大宗师■,就是天庙明陀峰一脉的一位‘隐脉传香人’,普愚手上有这些东西是很正常的事情。

  天庙是一个极其庞大的宗教势力,天庙内分为上中xià三院,每一院又xià辖三寺九殿十八楼阁,这是天庙最核心最传统的◆一部势力。

  而在天庙这根本核心势力之外,还有无数年来衍化而成的两庵、五峰、七院、上九xià九十八洞府等宗脉势力。尤其两庵、五峰、七院这十四个势力的领袖,无论是在身份还是权力上,都足以和天庙上核心的三院九寺zhǔ持平起平坐。

  普愚自称天庙xià院的诵经人,他的直系出身却是五峰之一的明陀峰,是明陀峰上一任山zhǔ的首徒,因为他修为极深、神通广大,故而在三百年前就成了天庙xià院三寺的首席诵经人。

  天庙的诵经人地位极高,权力极大,他负责日常擦拭神灵的神像,负责平日的祭祀大典,保管供奉神灵的一应祭器,掌管一应经文典籍的收录和编制,同时更是所有天庙门徒的传法者,是天庙核心教义的阐述者,掌控着天庙云游天xià的无数神使、圣师、使徒、传香人和传法者等等。

  天庙三院,只有三位首席诵经人,他们和三院的zhǔ持平起平坐。

  龙城,就是普愚这个天庙排名绝对能够进入前十的实权大人物的师侄。而龙城效忠的二皇子赢覠,则是天庙明陀峰一脉挑选出来的代言人。换言之,赢覠如果顺利的接掌了皇位,他就代表着明陀峰一脉掌控了血秦帝国的世俗权力,血秦帝国未来的所有收益,自然会向明陀峰倾斜。

  如此庞大的血秦帝国,无数的金银珠宝,无数的子民,无数珍稀的药草,无数珍贵的矿产资源。(-< >-网)

  看似高高在上、不染红尘的天庙,实则是一个需要无数的金银珠宝、无数的子民、无数药草、无数矿产资源的贪婪怪兽。无数的金银珠宝可以用来熔铸神像,在东方大陆建立更多的寺庙;子民的信仰可以增强信奉神灵的力量,同时也是天庙高层肆意取乐乃至随意奴役的对象;珍稀的药草可以用来增强修为★,或者有更多别的妙用。

  而那些矿产资源的价值更不用说,各种各样的法器,各种各样的法阵,哪里少得了这些东西?

  如果明陀峰一脉扶植的人登上了皇位,按照天庙的潜规则,只要赢覠在位,血秦帝□★,或者有更多别的妙用。

  而那些矿产资源的价值更不用说,各种各样的法器,各种各样的法阵,哪里,huòzhěyǒugèngduōbiédemiàoyòng。

  érnàxiēkuàngchǎnzīyuándejiàzhígèngbúyòngshuō,gèzhǒnggèyàngdefǎqì,gèzhǒnggèyàngdefǎzhèn,nǎlǐshǎodélezhèxiēdōngxī?

  rúguǒmíngtuófēngyīmòfúzhíderéndēngshànglehuángwèi,ànzhàotiānmiàodeqiánguīzé,zhīyàoyíngjun1zàiwèi,xuèqíndì国每年献给天庙的物资中,将有两成属于明陀峰一脉!

  天庙内部派系林立,众多势力虎视眈眈,明陀峰独得两成,其他数十个和明陀峰相当的势力只能分享剩xià的八成,这足以让所有人眼红!

  更要命的是,赢覠是一个修炼的奇cái,在明陀峰派出的大能扶植xià,他已经顺利的突破了铁血帝皇诀好几个要命的关kǒu——他的修为居然比赢晸更强了几分,他借助明陀峰三颗‘大光明明陀丹’的辅助,居然突破到了圣师的境界!

  这就代表着,赢覠在碰到铁血帝皇诀的xià一个关kǒu前,他起码还能在皇位上呆上好几百年!按照赢覠现在的修为,以及他现在实力增长的幅度来计算,只要他不在朝政国事上犯错,不被皇室的长老们弹劾,他起码能够在皇位上稳稳当当的坐上七百年!

  明陀峰将能独享血秦帝国的供奉七百年!

  这简直就是破坏规则,根本无视天庙这么多年来的潜规则!

  看看赢覠之前的那些血秦皇帝,他们一个个死得多快啊?赢覠的父亲赢晸,也只是做了一百多年皇帝,就突然‘嘎嘣’一xià差点没死掉。而赢晸之前的血秦皇帝,死得最快的是刚刚登基不到十五年就在宝座上kǒu吐鲜血暴毙。

  死得越早越好,死得越快越好,一个能活上七百年的血秦皇帝,你让天庙其他势力怎么活?

  要知道,血秦帝国的开国皇帝,就是因为他修炼的是铁血帝皇诀这种随时可能让人死掉的功法,这cái被天庙当时的zhǔ持人一眼相中,由天庙帮助他一统东方大陆,建立了庞大的血秦帝国。

  所以当赢晸突然病愈复出,赢覠和龙城以及支持赢覠的一批朝臣,立刻受到了全方面的打压。赢覠被指证图谋不轨谋朝篡位,直接被丢进了静心庵,而龙城更是凄惨,好好的一个花花公子,被丢去了西氐都护府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错非这些年普愚都在闭关修炼,很多事情不会发生。

  作为xià院的首席诵经人,普愚的威慑力还是很强大的。但是他闭关这么多年,很多人也就蠢蠢欲动了。从普善,以及明陀峰另外几个重要人物突然出了意外算起,这几年明陀峰的力量受到了极大的削弱。

  而支持赢晸的那一脉天庙势力,这几年也受到了全方位的打击——毕竟赢晸活得也太久了,百多年的皇帝,这让其他的势力也不好受,赢晸身后的天庙上院‘普光寺’,已经有超过十个长老宣布闭死关清修了。

  “真复杂,真扯蛋!”

  对于普愚述说的这些事情,林齐只有这一个评价。

  从普愚的讲述中,林齐大致知道了血秦帝国内部的一些利益划分和权力结构,更知道了如今血秦帝国的一些游戏规则。难怪龙城那家伙敢在西氐都护府造反,难怪赢晸对他的造反不是很上心的样子,难怪龙城在那里大张旗鼓的招兵买马,整个血秦帝国的朝堂还是这么太太平平的。

  感情大家都在扯蛋,感情。。。真没什么太多值得紧张的。

  就在林齐回想普愚的那些话时,一行人已经深入了黑龙山,毕竟林齐□这一行人最弱的都有圣徒巅峰的修为,他们的脚xià极快,短短几百里,根本花费不了多少时间。

  伸手掏出了一块古旧的羊皮纸,林齐循着羊皮纸上的那条蜿蜒小道向前行走了十几里,前方出现了一个凹陷的山洼●。在这里,林齐的精神念力感受到了奇异的能量波动,这里布置着一些和普愚所说的防御法阵不同的阵法。

  毫无疑问,血秦帝国皇室在静心庵的外围,自己布置了一圈新的防御法阵。

  林齐轻轻的拍了一xià驴子:“让柯伦巴出来吧!他比较适合这里!”

  驴子翻了个白眼,很不快的咕哝了一句,然后吐出了一kǒu巨大的石棺。

  伴随着一声低沉的轻叹声,柯伦巴慢悠悠的从棺材内爬了出来。他看了一眼林齐,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找我有什么事情么?必须要承认,我需要感谢你,毕竟在这家伙的肚皮里呆着,对我的身份是一种侮辱!”

  驴子一听就怒了,他一家伙跳起来三尺高就要破kǒu大骂。但是林齐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将他的嘴牢牢的捂住了。

  “杀死里面所有的身体残缺之人!我想,这对您而言,不难吧?”林齐看了一眼柯伦巴腰间的那柄血罪之剑。这柄只有纯洁无瑕的力量cái能抵挡的神兵,林齐难以想象世间真有纯洁无瑕的存在。

  柯伦巴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化为一道黑烟遁入了地xià。

  林齐掏出了一个人头大小的水晶球,将它丢上了高空。

  然后他低沉的喝了一声:“准备进攻,我们直接攻进去!”

  随手一指前方,酒桶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抡起巨大的战锤狠狠的向正前方砸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