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九章 夜间觐见


  一路行来,外围de宫廷还好,大概每隔一刻钟才能走过一队巡查de太监。但是随着一步步深入,等得距离那座高耸入云de千米血台还有里许远时,四周de禁卫已经到了一个让人震惊de程度。

  一队队提着血色灯笼de太监宛如鬼魅一样往来穿梭,所有太监都身披重甲,腰间挂着清一色de四方黄铜锏。宫廷内不见锐器,以免不祥,但是这种沉甸甸重达两三百斤de四方黄铜锏在这些天位、地位de太监手中,哪怕有阵法压制住了他们de斗气,依旧能发挥出让人惊怖de杀伤力。

  往来穿梭de太监循着一个复杂而庞大de轨迹,他们游走于一座座宫殿楼阁之间,视线中几乎不见死角。设计独特de宫殿楼阁,让这些太监de视线不会受到任何de障碍。偶尔有些古木和飞檐碍眼,附近一定有常驻de岗哨驻守。

  而这里,只是皇城de外围。

  在通往真正de皇城核心,也就是赢晸日常起居de内城de路上,还有一座高耸de城墙,这座城墙比起皇城de外城墙更高了数丈,城墙上驻守de,清一色都是精锐de太监近卫。

  尤其是那三百六十名站在内墙门前de金甲禁卫,他们都是半只脚踏进圣境de高手。三百六十位半步圣境,三百六十个宦官!林齐看着这些面无表情de禁卫,只觉头皮一阵阵de发麻。

  龙城啊龙城,你要造反de,是这么一个可怕de帝国啊!守门de禁卫都是半步圣境,而且清一色de都是宦官!在xī方大陆,哪个势力舍得将半步圣境de高手阉割掉?哪个帝国不是千方百计de招揽这样de高手,让他们努力de繁衍子sì后代。以求从他们de子sì中得到更多de天位和圣境?

  但是在血秦帝国,这样de。在xī方大陆起码能得到世袭伯爵封号de人。只是镇守城门de宦官!

  海老公公带着林齐和胡馨竹走进了城门,穿过了城门后悠长de甬道,前方一座血色高塔赫然在目,这座高塔就是整个皇城de中心。也是整个皇城防御阵法de中枢。

  站在这座高有千米de血色石塔下,海老公公昂着头。慢悠悠de从袖子里抽出了一份黑色圣旨:“胡大人,原本de蕥贵妃急病,暴卒。陛下已经提拔了一位贵人继承了蕥贵妃de封号。喜王爷么。陛下de意思是。对外报一个急病暴卒de说法,下宗狱吧。”

  “好好拷问,问问他知道些什么。问清楚了,就清楚了!”

  海老公公de声音慢悠悠de,透着一股子说不出delěng气:“只是对外,蕥贵妃依旧是蕥贵妃。蕥贵妃安然无恙!喜王爷只是急病。。。蕥贵妃de母族暂且搁置,过两个月了。就让他们染上时疫吧。”

  林齐de脸抽了抽,海老公公de话很明白,原本de蕥贵妃已经死了,怎么死de不重要,反正她是生了急病死掉de。既然蕥贵妃都生了急病,那么你喜王爷总不能康健如昔吧?你也得生生病不是?所以,请你生病之余,去宗狱坐一坐。所谓宗狱,就是专门为皇室成员设置de监狱,一个比诏狱更加□恐怖de地方。

  进了诏狱,还能出来,但是进了宗狱,从来没有活着出来de先例。

  除开喜王爷,甚至原本那个蕥贵妃de娘家人,也全部要染上时疫。这就是斩草除根,这就是夷灭九族。很显然,这☆□恐怖de地方。

  进了诏狱,还能出来,但是进了宗狱,从来没有活着出来de先例。

  除开喜王爷,甚至原本那个蕥贵妃de娘家人,也全部要染上kǒngbùdedìfāng。

  jìnlezhàoyù,háinéngchūlái,dànshìjìnlezōngyù,cóngláiméiyǒuhuózhechūláidexiānlì。

  chúkāixǐwángyé,shènzhìyuánběnnàgèyǎguìfēideniángjiārén,yěquánbùyàorǎnshàngshíyì。zhèjiùshìzhǎncǎochúgēn,zhèjiùshìyímièjiǔzú。hěnxiǎnrán,zhè是赢晸对某些事情做出来de应对,血腥、lěng漠、无情de应对。

  但是,没人能说赢晸太残忍、太血腥、太无情,因为喜王爷只是暴病而已,蕥贵妃de母族也只是染上了时疫。至于蕥贵妃自己么,一如海老公公所说,她安然无恙de蹲在宫廷里不是?只不过,没什么人能见到这位蕥贵妃就是了。

  胡馨竹愣了愣,躬身接过了圣旨,将它慢慢de塞进了袖子里。

  林齐看了那圣旨一眼,轻轻de呼了一口气,○刚才他还和胡馨竹在讨论,赢晸似乎对这些日子发生de事情并不是很在乎,但是没想到这么快他就给出了如此激烈de回应。这也就是一天多点de功夫,蕥贵妃已经死了,而且死之前肯定受过严刑拷打,然后是喜王爷,然后◇是蕥贵妃de娘家人。

  一个都不放过,全部诛杀夷灭,这就是帝皇de手段么?

  抬起头,看着这座血色de高塔,林齐只觉浑身de血气都有点不受控制de起伏着。这座高塔不断向四周释放出森严de铁血气息,想要牵扯林齐de血气随着它恒定de频率鼓荡。林齐三海七轮全力运动,死死de控制着自己de气血和心跳,不让这座邪异de高塔影响到自己。

  海老公公静静de在这里站了一盏茶时间,然后他回过头,诧异de看了林齐一眼,三角眼轻轻de挑了挑,满意de点了点头,然后一言不发de继续向前走去。

  顺着黑玉铺成de大道,林齐经过一排大殿,来到了一片规模宏大de园林中。

  夜色浓郁,四周又有薄雾遮盖,这些雾气看上去淡淡de,但是就是以林齐de视线也看不透雾气后面有什么。海老公公带着林齐和胡馨竹缓步向前行走,不多时就来到了一片大湖边。

  方圆数万亩de湖面上有一层薄薄de水雾升腾,可以看到在湖水de正中有一座小岛,岛上最高处有一座高有十三重de白色高塔。林齐站在湖边,能感受到这一片湖水下面隐藏de浓郁杀机。借着天上de星光,林齐可以隐约看到湖水下一条条急速游过de黑影。

  看不清那些黑影是什么东xī,但是它们散发出de气息让林齐都感到了一丝威胁。

  在湖边站了一盏茶时间,一条小小de铁壳chuán慢慢de驶了过来。海老公公向林齐和胡馨竹招了招手,■慢吞吞de跳到了chuán上。林齐和胡馨竹对视了一眼,也快步上了chuán,驾chuánde两个小太监挥动木浆,小心de划着chuán向小岛行去。

  这一切都带着一丝诡秘,赢晸突如其来de考校☆,三更半夜不合理de召见,以及那份秘密de圣旨。林齐和胡馨竹心里都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de滋味,今夜de事情,实在是太古怪了一点。

  深深de吸了一口气,林齐将一丝精神念力投入了世界指环中。

  他这些天已经将损毁de空间魔法阵盘补全,只要开启这些魔法阵盘,就能将第五深渊de那些属下招来。血秦帝国de皇城内四处都有着强大de防御法阵,但是除了那座压制人修为de法阵常年开启,其他de很多法阵只是蓄势待发。

  林齐自信,有需要de时候,他应该有机会将自己de属下招出来。甚至,他能够将第五深渊de那一批老怪物弄出来几个。有他们出手,赢晸不管想要做什么,自己都有应变之力。

  而且赢晸如此诡秘de召见自己和胡馨竹,应该不会有什么恶意,最多是有点见不得人罢了。

  小chuán慢悠悠de来到了小岛de一个小码头上,海老公公带着林齐和胡馨竹上了岸,然后一言不发de来到了小岛最高处,走进了那座十三层高塔,爬上了高塔第九层。

  这里布置了一座小巧de传送法阵,林齐向这法阵扫了一眼,在黑渊神狱他得到了青老人和云de传授,对于法阵一道也有极深de造诣,眼前这座传送法◆阵很简单,传送de距离不会超过一百里,也就是说基本上不会离开双阳赤龙城。

  这么简单de传送法阵,林齐一眼将它铭记在心。只要林齐能复制它de空间波动频率,他就能找到这座传送阵对应de空间坐标,■自己制作一座传送阵从那个空间坐标逃出来,或者从外面再次进入那个地方。

  海老公公招呼老人踏上了传送法阵,在法阵开启后,林齐de精神念力迅速de释放了出去,将四周de空间波动牢牢de记了下来。 ◎
  这应该是赢晸或者说海老公公最大de失误——他们只看到林齐能够在蛮力上面胜过赢胜,却没想到林齐还是一个非常不错de魔法师,甚至是一个有资格自己制作空间传送魔法阵de魔法师。这里de空间波动瞒不★过林齐de扫描,最细微de空间波动都被林齐记了下来。

  等得传送法阵de光芒消失时,林齐三人已经来到了一座宽敞de宫殿中。

  长方形de宫殿宽有三十米,长有百米左右,十二根黑色de蟠龙柱牢牢de撑起了上空巨大de拱形穹顶。

  陈设古朴大方de宫殿正中,一株高有十米左右de淡青色桂花树静静de悬浮在半空,枝条和根茎在空气中慢慢de舞动,透着一股子说不出道不明de生机和灵动。

  赢晸背着手站在这株淡青色桂花树下,正抬头看着这株桂花树出神。

  树上释放出一道道淡青色de雾气慢慢de渗入赢晸de身体,这正是林齐刚才在琼花林中感受到de,深藏于赢晸体内de那一道玄★妙de生机,正是这生机让身体几乎崩溃、生机已经断绝de赢晸活了下来,而且还在不断de激发他de新de生命力,让他慢慢de恢复健康。

  林齐和胡馨竹慢慢de上前,站在赢晸身后一言不发。

 ◇● 过了足足小半个时辰,赢晸才轻声说道:“林齐,若是你能辨识出这件物事de来源和来由,若是你能将它de全部功效激发,朕给你重赏,哪怕是裂土封王也未尝不可!”

  林齐一惊,胡馨竹则是眼珠都瞪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