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六章 搜魂之术


  第六百九十六章搜魂之术

  满院皆惊,宫墙上的那些禁卫更是大声喧哗起来。

  就在太佐日常办公的府邸里,就在皇城的外围瓮城里,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血秦帝国的皇城,除了那些执勤的禁卫和宫内的宦官近卫,其他人等不能携带寸铁。

  但是那黑面宦官居然拔出了这么一柄短刀,这就是抄家灭族的重罪。

  拔出短刀也就罢了,他居然一刀就将太佐治下六令之一,宗人令下的奉宝丞安顺公公给宰了。

  安顺,这个年轻俊美得yǒu点邪异的太监,在太佐府里也是yǒu名yǒu号的人物。血秦帝国内宫的宦官分为九品二十七阶,一二三品是太监总管,四五六品就是俗称的‘太监’,七**品就是所谓的‘宦官’,也就是正经的内臣,而那些没yǒu品级的阉人,就是普通的奴婢,打死了都没人理睬的奴仆。

  安顺就是正经的正四品上的大太监,距离总管级大太监也就是一步之遥。他年纪轻轻能坐dào这样的位置,甚至能被安插进太佐府宗人令下行走,担任的还是专门掌管皇亲国戚个人印玺铸造、令牌管理和监察这样重任,可想而知他在内宫也是yǒu靠山、yǒu后台的。

  甚至赢昭这个太佐yǒu时候在安顺面前都得赔着点小心——安顺在内宫得dào了某位贵妃的宠信,他的话就代表着那位贵妃的态度。赢昭虽然是当今皇帝赢晸的堂叔,但是天家无情,他这个堂叔在赢晸心中的地位,肯定比不上晚上能给赢晸暖被窝的贵妃!

  所以,安顺公公在太佐府也是排名在前十的实权人物!

  这样的内宫宠臣,这样的太佐府的实权人物,而且还是这么俊俏的一个年轻太监,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在皇城里被人一刀断头。-< >-网

  那黑面宦官不过是太佐府的一个杂役,就连端茶送水的资格都没yǒu,平日里专门打扫茅厕、马桶,每个月掏一次粪坑的腌臜人物。这样一个卑贱dào了极点的‘净事太监’,他从哪里得来的短刀?他怎么就敢一刀杀了安顺?他怎么就能这么狠下心,面不改色的一刀将自己杀死?

  太佐赢昭哆哆嗦嗦的叫嚷了起来:“快来人,护送本王去见陛下。唉,唉,怎么会这样?那黑面贼一定是失心疯了,他怎么就把安顺公公给杀了?这让本王怎么向陛下交代?”

  lín齐大步冲dào了两人的尸体旁,他一把抓起安顺的头颅,手指轻轻的在他天灵盖上抹过。然后他丢下这颗已经没yǒu任何价值的头颅,蹲在那黑面宦官的身边,仔细的检查起他的尸体,同时手指顺手抹过了他的脑袋,将他体内还没来得及消散的魂魄强行禁锢了下来。

  这个黑面宦官身体粗壮,筋骨结实,尤其是虎口手指上尽是老茧,显然平日里他没yǒu少打熬力气,经常做重体力活,更yǒu着一手极好的刀法。他刚刚毙命,体内的斗气还没完全消散,lín齐按了按他的小腹,这黑面宦官体内的斗气阴寒刺骨,分明是一种极其邪门、极其邪异的秘功。

  胡馨竹缓步走dào了lín齐身边,低沉的笑了起来:“太佐大人说,这黑面宦官只是一个净事太监,平日里专门和那些马桶、茅坑打交道的下贱之人。”

  lín齐淡然道:“这么一个下贱之人,居然在看dào我们的第一时间一刀将安顺公公斩杀,可见那个所谓的‘主子’,早就准备了随时灭口的手段。这黑面宦官是一个死士,他唯一的任wù就是在安顺可能暴露的时候将他斩杀灭口。”

  胡馨竹幽幽叹息了起来:“是啊,狠辣、果断、不留任何纰漏,这样的人在皇室中比较少见,但是数量也不少。毕竟,像太佐大人这样的皇室宗亲,还是凤毛麟角的!”

  回头看了一眼在秘谍的团团保护下依旧吓得瑟瑟发抖的赢昭,lín齐不由得摇了摇头。

  两条孱弱的灵魂在lín齐的灵海中哀嚎挣扎,无边无际的紫色灵海中,lín齐的灵魂高yǒu百米,宛如神灵一样悬浮在那两条黯淡、虚弱的灵魂面前,散发出让这两条灵魂痛苦无比的紫色强光。

  在这一片灵海中,lín齐就是真正的神灵,除非比lín齐的灵魂更加强大数倍,否则所yǒu进入这里的人都会受lín齐的完全压制。更不要提lín齐的灵海外还yǒu灵轮以及智慧之轮两个奇妙的光轮辅助。

  “彻查吧,查一下安顺▲和这黑面宦官平日里的人际关系!”lín齐无奈的摇了摇头。

  胡馨竹点点头,他向身后的那些秘谍吩咐了几声,很快就yǒu人将这里的尸体收拾干净,抬去了按察令专属风闻丞的衙门去进行进一步的检验。大量★的秘谍已经迅速出动,开始调动双阳赤龙城内的各处明暗桩子,启用各处情报暗线,追查安顺和黑面宦官的来路。

  lín齐惦记着那两条被自己禁锢的灵魂,他一言不发的离开了太佐府。

  胡馨竹跟在lín齐身边,低声咕哝道:“这么看来,喜王爷麻烦了。安顺是喜王母妃蕥贵妃的宠臣,进入太佐府也是蕥贵妃专门安排的。现在安顺和崖兀远yǒu牵连,事关弥罗神教和那些西方大陆来的神职人员,蕥贵妃。。。能得个全尸就不错了。”

  lín齐只觉得脑子一阵阵的剧痛,血秦帝国的宫廷事wù怎么这么麻烦?怎么就不能学学西方大陆的那些皇帝?他们也就一个皇后,就算yǒu情人,那也是干干净净绝对不会闹dào眼下这种程度。血秦帝国的皇帝们,他们找了这么多女人,不是给自己找事做么?

  “这是你的事情!”lín齐歪了歪嘴,他冷笑道:“反正我只要知道是谁在背后想要杀死我就是了。不管他是冲着谁去的,只要他招惹了我,他就不会yǒu好果子吃!”

  狠狠的一拳甩在了皇城的城墙上,伴随着一声闷响,lín齐只觉拳头剧痛,但是城墙上却是一丝痕迹都没留下。lín齐抬头看了看站在墙头的那些禁卫,缓缓的点了点头。

  胡馨竹带着几个秘谍头目进皇城向皇帝奏明事wù,而lín齐则是带着一批人向城外行去。lín破跑来双阳赤龙城,摆明了就是冲着lín齐来的,lín齐很想知道,这个老祖宗dào底yǒu什么事情找他。

☆  就在路上,lín齐开始了对安顺和那黑面宦官灵魂的搜索。

  环绕着灵海的灵轮上浮现了无数细密的符文,lín齐的灵魂之力化为无数紫色的游丝,在灵轮的精确掌控下,宛如小刀一样向那黑面宦官的灵魂切●  jiùzàilùshàng,línqíkāishǐleduìānshùnhénàhēimiànhuànguānlínghúndesōusuǒ。

  huánràozhelínghǎidelínglúnshàngfúxiànlewúshùxìmìdefúwén,línqídelínghúnzhīlìhuàwéiwúshùzǐsèdeyóusī,zàilínglúndejīngquèzhǎngkòngxià,wǎnrúxiǎodāoyīyàngxiàngnàhēimiànhuànguāndelínghúnqiē割了过去,逐渐的将他的灵魂切开,逐一的搜刮着他灵魂中的记忆。

  这个黑面宦官没什么值得说道的地方,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孤儿,年纪很小的时候就被人收养,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大园子里修炼了十年,修成了一手◆阴毒狠辣的功夫后,就被阉割后送入了宫中。

  因为他的容貌丑陋,他被打发来了太佐府做了地位最卑贱的‘净事太监’,他在这里一作就是十几年。在太佐府,他只yǒu一个任wù,就是根据上面的指令,清理掉◇某些人。这十几年来,他已经先后弄死了好几个进入太佐府任职的低级宦官。

  也许是宦官的性命太卑贱的关系,宦官们死了也就胡乱埋了,根本没人追查这些事情,所以一直没人发现他的蛛丝马迹。直dào这次,他得dào了新的指令——跟着安顺,在某些意料之外的人出现的时候,干掉安顺。

  毫无疑问,胡馨竹带领的秘谍们,就是那意料之外的人,所以黑面宦官毫不犹豫的将安顺一刀砍死,然后更不犹豫的将自己刺杀。

  lín齐皱着眉头一层层的解剖着这个黑面宦官的灵魂。他的一辈子就是这样了,被人歧视,被人欺凌,然后就是少年时的残酷训练,让他记忆深刻的,就是被阉割时那非人的痛苦,除此以外,这个黑面宦官的灵魂就透着一股子让人窒息的麻木。

  唯独dào了最后,lín齐将他的灵魂解剖dào最深处时,lín齐好容易才劈开这个黑面宦官灵魂最深处的一层硬壳时,一股暖洋洋的温馨和甜蜜慢慢的荡漾了出来。在这黑面宦官的记忆最深处,甚至他自己都可能早就遗忘的角落里,一对儿中年男女的身影正在一团温暖的光辉中淡淡的笑着。

  lín齐的身体僵硬了一下。

  他高高举起的灵魂之刀突然收起,他放弃了将这黑面宦官的灵魂彻底粉碎的做法。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lín齐分出了自己的一丝灵魂本源之力将这黑面宦官的灵魂滋养恢复,然后将他从灵海中释放了出去。lín齐仰望天空,低声咕哝道:“下辈子,希望你能幸运一点!我能做的,只yǒu这样!”

  低声的祝祷了几句,lín齐冷笑着将灵魂之刀对准了安顺的灵魂。

  这是一条看上去就让人不喜欢的灵魂,和安顺那俊美俊朗的模样不同,他的灵魂阴森、邪恶、通体透着浓郁的黑气。lín齐逐渐解开他的灵魂,看dào的各种凄惨的场景简直让人发指!

  lín齐甚至看dào了这个该死的家伙,借助某些怪异的器具,一夜之间活活将七名新入宫的宫女凌虐致死!

  阴沉着脸将安顺的灵魂一分分的撕开,lín齐逐渐的向他的灵魂最深处搜寻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