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二章 海捕令,侯府


  第六百八十二章海捕令,侯府

  一路无话,林齐回到了暖玉阁。-< >-/

  胡家、龙家、刑家还有龙城送信的另外几家势力该如何合作,该如何取得相互之间的信任,该如何相互拿把柄、抓小辫子,该如何统筹号令,当务之急应该做些什么,然后应该继续做什么,zhè些伤脑筋的事情林齐没什么兴趣。

  胡馨竹是条彻头彻尾的小狐狸,龙佥图hé刑冷墨也不是什么心地良善的人物,他们凑在一起,有得是热闹好看了。林齐返回暖玉阁,自然有他自己的目的。

  因为酒桶的体型太引人瞩目的关系,林齐zhè次去宫城登门拜访,并没有带酒桶过去。回到暖玉阁后,林齐就听到了酒桶的那间大套房内传来的宛如摔跤一样的轰鸣。林齐呆了呆,然后本能的将精神念力放出,窥视了一下酒桶房间内的情况。

  一看之下,林齐转身就走。

  起码二十个在矮人一族算得上绝色美人的矮人少女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正‘呼哧、呼哧’的打着呼噜,一丝不挂的她们有着粗壮的身躯hé强健的胳膊腿儿,一个个结实得都hé钢铁桩子一样。

  酒桶正搂着一个身高只有他一半的矮人少女,宛如公牛角斗一样进行着繁衍后代的伟大运动。他很亢奋的‘嘿咻嘿咻’的运动着,好像要将他在黑渊神狱zhè么多年积攒的火气全部发泄出去。他眼前可全都是正儿八经的矮人美女,可不是那些牛高马大的有着兽人血统的妇人能bǐ的。

  林齐刚刚拐过屋角,一脸诡xiào的赢芹就突兀的冒了出来,他一把抓住了林齐的袖子,xiào吟吟的问道:“林兄弟,你去宫城内拜访那几位大人,可有收获?嘻嘻,小王可是费了好大的心思,才给酒桶找了zhè么多绝色处子!嘻嘻,酒桶是林兄弟你的人,小王自然不会挖你的墙角,但是让酒桶为小王留下几个子嗣后代,zhè总没问题吧?”

  赢芹的前面一句话就是废话,他才不会在乎林齐去宫城做了什么、见了什么人,重要的就是后面那一段话——他在给酒桶配种,拜托你林齐不要耽搁他尧山王的正经事。矮人王的身份对赢芹有极大的作用,但是酒桶毕竟是林齐的人,赢芹偶尔借用是可以的,真要让赢芹将自己的计划完全寄托在酒桶身上,赢芹也是不乐意的。

  所以,赢芹在努力的争取让酒桶留下几个有着矮人王血脉的后裔,zhè才是一劳永逸的事情。

  林齐不置可否的xiào了xiào,然后将刑冷墨签署的那份公文拿出来向赢芹亮了亮。zhè份公文以铁黑色打底,黑漆漆的绸缎面上用血色的朱砂墨书写了一道血淋淋的海捕令——公文的大意就是,林齐得到了当朝太宰刑冷墨的授权,有权力对某些特定的嫌疑人进行逮捕hé审问。

  至于zhè‘某些特定’的嫌疑人的身份,公文上并没有提及,也就是说,凭着zhè份海捕令,林齐站在大街上,能够逮捕几乎所有的行人。公文的末尾盖上了当朝太宰的大印,血淋淋的大印底纹是一头凶残的九头猛虎,赢芹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那九头猛虎底纹上的几个暗记,zhè印玺不是伪造的!

  zhè是一份正儿八经的由刑冷墨签发的海捕令,一份不限时、不限目标的海捕令,一份几乎有着无限权力的逮捕令。赢芹的脸色变得无bǐ的精彩,他惊骇的看着林齐,不知道林齐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能让黑脸煞神刑冷墨签发zhè么一道不符法理的手令。

  林齐xiào了xiào,偷偷的凑到赢芹的耳朵边咕哝道:“刑老大人年纪大了,那地方自然也不行了。林齐献上了三条深渊淫龙藤,所以。。。王爷,大家都是男人,zhè种事情,就不要说得太明白了!”

  赢芹恍然大悟的xiào了,他挤了挤眼睛看了林齐一眼,低声咕哝道:“想不到刑老大人还喜欢zhè个调调?嘿,以前有人给他送金银珠宝,全部被他打出了府外,看来以后想要结交zhè位老大人,还得直接送美女、娈童才行!啧,人老心不老,zhè位老大人倒是老当益壮了!”

  林齐只是抿嘴一xiào,然后赢芹的脸色又是一变:“可是林兄弟,你拿zhè海捕令准备做什么?”

  到了zhè时候赢芹才突然醒悟,林齐根本不是血秦帝国的人,刑冷墨为什么会给他签发zhè么一道手令?一个不是血秦帝国的人拿着zhè份手令去逮捕一个血清帝国的子民,zhè怎么都是说不过去的。

  将海捕令向赢芹的怀lǐ一塞,林齐放声xiào了起来:“我的尧山王,zhè海捕令可不是给我的,而是给你zhè位当今最受宠的尧山王爷的!我给胡馨竹胡大人送上了一笔厚礼,足足六条深渊淫龙藤啊!胡大人异常欢喜,zhè才给我提供了那些死士的一些相关的情报!”

  赢芹简直抓狂了,刑冷墨年老体衰,有那种毛病不奇怪;但是胡馨竹正当青春年少,他甚至还没娶亲呢,他怎么也会染上了zhè样的毛病?

  但是眨眼间赢芹就将zhè个问题丢去了九霄云外,管他胡馨竹是不是有难言之隐,总而言之有了zhè份海捕令,赢芹几乎可以在皇城之外的任何地方为所欲为了。想想一大早的那几个死士刺客,他们差点在暖玉阁的门前刺杀了赢芹最重要的贵宾,最重要的财神爷,赢芹想到zhè件事情就想要灭那些死士的满门。

  “是谁干的!”赢芹的眼珠都红了:“有了zhè份海捕令,本王可以堂而皇之的带领护卫去抓人,除了父皇hé那些个台阁重臣,谁也别想拦着本王!本王要灭他们九族,要杀他们一个人头滚滚!”

  林齐满意的看着赢芹那赤红一片的眸子,zhè正是胡馨竹预测的赢芹最有可能的反应。轻咳了一声,林齐刻意压低了声音:“王爷,要抓人,就得赶快,带领那些死士刺客进城的人,是宁侯的幼子崖兀远!”

  赢芹轻蔑的冷xiào了起来,他低沉的咕哝道:“一个败落侯爷不入流的贱种儿子,崖兀远么?嘿,他简直就是帝都贵人圈子lǐ的xiào话,宁侯带人去猎杀那些遗弃之民取乐,虏获了一对儿孪生的姐妹带回府lǐ享用,一不小心弄出了zhè个贱种而已。”

  林齐的脸色微微一僵,赢芹刚才说什么?宁侯,赢芹嘴lǐ的一个败落的侯爷,居然带人去猎杀遗弃之民取乐?将活人当做野兽一样狩猎取乐,zhè还是一个败落侯爷的娱乐活动?

  林齐想起了在西氐都护府hé西羌都护府见到的,那些在大漠中坚韧的前行,坚韧得犹如野草一样力求存活下去的遗弃之民。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中隐隐传来一声低沉的虎啸声,林齐xiào着向赢芹点了点头:“那实在是有趣到了极点,林齐真的很想见识见识zhè位侯爷的幼子了!”

  赢芹兴致勃勃的卷起了袖子,他低声xiào道:“那咱们就赶紧出发!宫lǐ的那群混账都是废物,折腾了一个白天,硬是没能查出半点儿蛛丝马迹。zhè按察令果然厉害,他们的秘谍、密探遍布天下,要查探zhè样的阴私事情,还得靠他们啊!”

  一条条谕令发了下去,赢芹点起了三百宦官内卫,带上了三千金甲禁卫,又把暖玉阁蓄养的打手护卫带上了一千多人,浩浩荡荡四五千人马涌出了暖玉阁,迅速朝着官城进发。

  赢芹极受赢晸宠爱,赢晸给他配发的亲兵护卫就有三万之众,带着区区四五千人招摇过市,一路上并无人敢阻拦赢芹,只是有不少耳目探子迅速将zhè消息传了过去。所有人都看出了赢芹的zhè支护卫脸上的神色不对劲,他们分明是要去找人麻烦的。

  林齐zhè次坐进了赢芹的车驾,终于得到了hé赢芹平起平坐的机会。

  刚进双阳赤龙城的时候,赢芹只是将林齐当做一个恶普通的西方大陆来的秘商,直到从林齐zhèlǐ得到了巨大的利润,赢芹zhè才终于将林齐放在了一个bǐ较重要的位置上。而当林齐带来了刑冷墨亲笔签发的海捕令,赢芹zhè才彻底的将林齐看做了一个可以hé他平等交流的人。

  大队人马涌入了官城,迅速向官城最不起眼的西南角冲去。

  在大队人马赶到之前,赢芹已经派出了几个贴身的老太监赶去了宁侯府,将整个宁侯府监视了起来。

  必须要说,宁侯的确是一个败落的贵族,作为血秦帝国开国时传承下来的功勋贵族,宁侯府已经被排斥出了宫城,被逼居住在官城,而且还是官城地势最差的西南角,hé那些五六品的朝廷中阶官员厮混在一起,由此可见宁侯府已经衰败到了何等程度。

  饶是如此,血秦帝国的国势就是zhè样,一个败落的宁侯府依旧占地数百亩,拥有带甲亲卫数百人,门前侍立着八名精神抖擞的精锐护卫,身上的甲胄鲜明,衬托着那扇血色的朱漆大门,依旧透着一股子侯府应有的富贵之气。

  瘦死的骆驼bǐ马大,林齐看到zhè座宁侯府的时候,只能如此感慨。

  赢芹脸上闪过一抹凶厉的煞气,他站在车架上,声嘶力竭的嚎叫起来。

  “给本王封了zhè府邸,砸了zhè大门,嘿,所有男女全部羁押,静候本王一一拷问。”

  顿了顿,赢芹很是淫亵的xiào了xiào。

  “所有十二岁以上十八岁以下的女眷,全部单独关押,本王要逐一审问口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