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 狼狈为奸


  /*728*15,创建于2012-8-16*/varcpro_id=u1025861;

  双阳赤龙城胡家以胡涂为家主,几个儿子中只有胡业在朝为官,其他三个儿子尽做一些在外人看来不怎么靠谱的勾当。-< >-/林齐wú比‘坦诚,的告诉龙jīn图,胡涂老大人对这种局miàn感到很不满。

  但是血秦帝国的官职有限,世家豪门却是wú数,以胡涂那三个儿子的能力能为如果入朝为官,一定会受到极大的阻力!所以,胡涂想要火中取栗谋取一笔暴利,想要借着龙城造反的事情,将满朝文武弄掉一批,然后让自家的亲眷补上空缺。

  这是林齐为胡馨竹出现在这里找的借口。

  胡馨竹也‘直率,的向龙jīn图说明了自己的‘心声,:“世人岂有不愿向上者?下官那三wèi叔父,精通谋略、熟谙军事、民政刑法wú一不通、世故人情尽是精熟,为何做不得官儿?满朝文武,又有几人堪比下官那三wèi叔父的?”

  ‘悲愤,的叹了一口气,胡馨竹直视龙jīn图的双眼冷笑道:“龙老大人,鹰扬大将军造反一事若是运用得好,我胡家当能牟取大利,而您的龙家,好处只会更多吧?”

  龙合图死死的盯着胡馨竹,过了许久许久,他手上的信纸、信封突然化为一缕火光被烧得干干净净。他坐回了座wèi上,淡淡的问道:“龙城那孽障起兵造反,老夫已经和他断绝了父子关系!”

  胡馨竹甩了一下袍袖,慢悠悠的在龙jīn图一侧落座,林齐也老大不客气的坐在了胡馨竹的对miàn。

  笑着向龙jīn图点了点头,胡馨竹慢条斯理的说道:“这话就说得没意恩了!鹰扬大将军在檄文里的确和龙老大人断绝了父子关系,这不是哄鬼么?若是鹰扬大将军没有给老大人来这封书信,怕是下官也会信了这件事情,但是既然书信都送了过来。。。嘿嘿!”

  龙jīn图沉默良久,他死死的望了胡馨竹一眼:“一句话,你如何让老夫信任你?”

  胡馨竹猛的站了起来:“自然有投名状送上!下官祖孙三人,都会按照龙老大人的口述,按照龙老大人的心意,写一份投名状送上!若是下官日后做了什么对不起老大人的事情,您尽管将那投名状丢出去公诸天下,我胡家自然是身败名裂、家破人亡!”

  顿了顿,胡馨竹死死的盯着胡馨竹冷笑道:“当然,我胡家也不是随意受人摆布之辈,龙老大人还需要和我胡家签署盟书,同样写一份投名状由我们掌握呢!”

  龙jīn图不快的看(-< >-屋最快更新)着胡馨竹,连连冷笑了好几声。

  林齐在一旁轻咳了一声,他很是直接的说道:“龙老伯,大家合作之初,相互之间缺乏信赖,一份盟书,一份投名状,那是自然需要的。但是双方也可以约定,双方合作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这些东西自然是要销毁的。”

  瞥了龙舍图和胡馨竹一眼,林齐沉声道:“总而言之,我不明白龙城造反的底气在哪里,但是我想龙城的计划不是儿戏。只要我等精诚协作,真个达成了龙城的目标,未来我们都有好处不是?”

  龙jīn图沉吟了一阵,正要说话,一个声音凭空传了过来。

  “老爷,刑冷墨刑大人登门拜访。”

  龙jīn图一愣,胡馨竹一呆,然后龙jīn图嘴角微微勾起,轻声喝道:“有请刑大人。”

  随手一挥,jīn色的神像冉冉升起没入了花厅的顶棚,林齐抬头看了一眼,这顶棚高有六米开外,是用青jīn色的琉璃铺成,上miàn雕刻了一朵巨大的有着八片j□īn色花瓣的奇形花朵,那尊神像就稳稳的坐在画中。谁也想不到,这么一副看似普普通通的雕刻出来的装饰画,居然有如此巨大的威能。

  花厅内的各色jīn光也消失得wú影wú踪,不多时花厅两扇大门被打开□□,一个身穿铁灰色长袍,上半身套着一件血色马甲,腰间挂着一柄一尺半长的短刀,身材高大健壮,容貌犹如狮虎一样凶猛,黑漆漆一张miàn孔宛如冰块一样阴寒的老人大步走了进来。

  林齐眯起了眼睛,这老人◎周身气血犹如海潮翻滚,双眸开阖中隐隐透着一股子猛兽的凶狞气息,当他盯着林齐看的时候,林齐都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脏都差点被他看透了。庞大的气息扑miàn而来,林齐本能的深吸了一口气,体内隐隐传来一声虎啸,一股凶猛狰狞的魔兽气息从林齐身上扩散开,和刑冷墨散发出的气势正miàn对冲了一记。

  ‘嗡,的一声,亢形的气息狠狠的对撞了一记,花厅内的几张硬木座椅wú声wú息化为粉碎,林齐的身体一晃,体内一声虎啸传来,他蛮横的向前重重踏了一步。‘咔嚓,声中,林齐露出了一丝猛戾的冷笑,他miàn前好似有一重wú形的琉璃屏障被撞碎,空气中都荡起了细密的波纹。

  刑冷墨闷哼一声,灰白色的长发丝丝飞舞,他高大的身躯一阵摇晃,连续向后退了两步。miàn红耳赤的刑冷墨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他双目圆睁,额头的皱纹形成了一个‘王,字,周身筋骨发出沉闷的雷鸣声,同样蛮横的向前迈出了两步。

  龙jīn图不由得摸了一下额头,刑冷墨的脾气老而弥辣,年轻时就蛮横得很,到了老来更是刚愎自用可以用嚣张跋扈来形容。更加让人wú奈的是,刑冷墨的自身实力极强,又是和龙jīn图一样背后有同一个地方的人撑腰,而且刑家数代以来都是那个可怕的地方的代言人,根底比起龙家更加的厚重。

  林齐给了刑冷墨一个好看,刑冷墨怎可能忍得下这口气?他当即运起了那个地方秘传的功法,将浑身变得犹如钢铁一样,好似一座小、山一般向林齐撞了过来。

  林齐‘嘿然,一笑,他挺起了胸膛,同样深吸了一口气,浑身肌肉宛如爆炸一样膨胀起来,他身上的衣衫都发出了不堪重负的爆裂声。‘嘿嘿,怪笑声中,林齐迈开大步向刑冷墨当miàn撞了过去。

  ‘咚,的一声巨响,林齐和刑冷墨的胸膛重重的撞击了一下。他们脚下的青jīn魔岩制成的地砖一块块粉碎,刑冷墨的踉跄着向后倒退了十几步,狼狈的一头摔出了花厅的大门,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直发愣。他的胸口所有的肋骨都在发出呻吟声,这一次撞击,差点撞断了刑冷墨所有的肋骨。

  林齐只是冷笑着,他的胸膛略微有点酸麻,刑冷墨虽然强势强横,但是硬拼肉身的话,林齐这头人形魔兽还真不会畏惧什么人,他的强大**几■乎能横扫圣境以下所有的战士。

  “好小子!有种!”刑冷墨欣赏的看着林齐“桀桀,怪笑道:“你知道我的谁么?你不怕我灭你九族?”

  一旁的胡馨竹翻了个白眼,这话你刑冷墨也就在这里说说吧,如○果被林齐身后的那群老不死听到你刑冷墨今天的话,你刑冷墨第二天就会被灭了九族那群疯疯癫癫的老肌肉疙瘩如果杀得兴起,槁不好会顺便把刑冷墨府邸附近的那些倒霉蛋都给血洗了!

  这种事情,虎族的那些老怪物又不是没做过!胡馨竹清楚的知道,当年敦尔刻黑虎一族几乎全军覆没的时候,要不是虎族的这群老不死正好都在忙活着抽不出空来,他们早就组队攻打奥丁圣殿去了!

  胡馨竹回想了一下自己年幼时曾经拜见过的某wèi虎族的前辈,回想了这wèi可怕的前辈完全凭借着强横异常的**将一条大江一口气吹得倒卷而回的可怕威势,他就觉得刑冷墨只定是在说笑话!

  林齐对刑冷墨的威胁只是不以为然的冷笑了几声:“灭我九族?刑老大人,要不是我出手相助,你刑家就断子绝孙了,你还好意思说灭我九族?”

  刑冷墨呆了呆,然后放声大笑了起来,他大咧咧的站起身子,随手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然后伸开双臂用力的和林齐拥抱了一▲下:“要不是这件事情,老子会来找你这小屁孩子?嘿,天曜,老子的心肝宝。。。操,龙jīn图,你什么意思?”

  刑冷墨生了张狗脸,一张脸说变就变,他猛不丁的看到了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刑天曜,当即就大◎叫了起来。龙舍图急忙关上了花厅的门,又开启了花厅内的防护法阵隔绝了虚空,这才将林齐和胡馨竹的来意一一说明了。

  林齐掏出了龙城给剩冷墨的书信递了过去。

  刑冷墨撕开信封草草读了一遍,然后他随手一晃,和龙舍图一样将信件毁尸灭迹。

  “是这样么?龙城那小子是想这么玩?”刑冷墨眯着眼沉默了一阵,然后突然驸掌大笑:“罢了,还有几份信件?老子给你捎过去就是,省得你小子在这里瞎窜。结盟的事情,算老夫一个,这笔买卖合算啊,起码不会亏本,咱们放手大干就是!”

  几个人凑在了一起,叽叽咕咕的商讨起了某些相对于赢最而言绝对属于大逆不道的事情。

  过了许久,刑冷墨突然大叫了起来:“真他娘的,数年前那一场重病,怎么没病死这昏君?”

  龙jīn图低沉的咳嗽了一声,刑冷墨的声音骤然压低了下去。

  四个人带着阴沉诡秘的笑咕哝了许久,足足一个时辰后,林齐带着一份刑冷墨签发的手令,得意yángyáng的离开了飞叶胡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