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 惊退


  ..哈兰?嘎尔迪冷哼了一声,虽然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但是他依旧保持着相当的镇定。.kas.他随手一指,面前的沙地上就有一株参天大树急速生出。葱葱郁郁的大树迅速膨胀到百米高下,然后从树干中蹦出了□数十名通体碧绿的矮小男子。

  这些男子手持短弓,刚刚从树干裂开的孔洞中跳出,就向手握手悬浮在半空中的兄弟俩射出了无数绿色的光影。林齐眼睛尖,他看到那些光影都是一些奇形的叶片,尖锐如刀、长有两尺◆的叶片坚韧异常,比寻常箭矢更快了数倍的撕开虚空向前激射,带起的尖啸声就犹如万鬼夜啼,瘆rén恐怖到了极点。

  兄弟俩张开了嘴,这些绿色的光影纷纷没入嘴中,被他们一口吞得干干净净。

  大树也好,矮rén也罢,包括这些草叶形的箭矢,全部都是哈兰?嘎尔迪的神力所化。而哈兰?嘎尔迪的神力传承自草原之神一脉,兄弟俩可以尽情的吞噬他的神力,就好像无数条小溪汇入已经干涸的大海,大海逐渐恢复了浩瀚浩淼的景象。

  不等哈兰?嘎尔迪变招,兄弟俩嘴里已经喷出了大片烈焰,形成了一个两个相互嵌套的巨大漩涡。尖锐的撕裂声响起,那些通体碧绿的矮rén发出尖锐的叫声,纷纷被兄弟俩吸进了嘴里。随后是那株参天大树轰然坍塌,裂开成了无数草绿色的碎片被两rén吞噬。

  哈兰?嘎尔迪阴沉着脸迅速向后退却。只是一弹指的功夫他就退到了小平原的边缘,随后他举起了右手,低声的念诵起了咒语。从双神山的四面八方涌来了无数草绿色的光点,这些光点都是双神山内那些花草植物的生命精气,是哈兰?嘎尔迪动用强大的神力,强行从这些植物体内抽调了它们的精气汇入自己手中。

  双神山绵延数千里,内有植物无数,短短一个呼吸的时间,哈兰?嘎尔迪身边就汇聚了一团直径近千米的朦胧绿光。随着他一声尖锐的呼喊,这一团巨量的植物生命精气迅速压缩。眨眼的功夫就在他双掌之间凝成了一颗rén头大小散发出刺目绿光的光团。

  “我◎神的意志,由我而行!我神之光,笼罩万物,也能摧毁万物!”

  右手食指划了一道玄异的神纹点在了绿色的光团上,这颗由植物生命精气凝聚而成的光团骤然一闪,一点红光从它内部喷出,眨眼间这颗绿色光球变成□shéndeyìzhì,yóuwǒérháng!wǒshénzhīguāng,lóngzhàowànwù,yěnéngcuīhuǐwànwù!”

  yòushǒushízhǐhuáleyīdàoxuányìdeshénwéndiǎnzàilelǜsèdeguāngtuánshàng,zhèkēyóuzhíwùshēngmìngjīngqìníngjùérchéngdeguāngtuánzhòurányīshǎn,yīdiǎnhóngguāngcóngtānèibùpēnchū,zhǎyǎnjiānzhèkēlǜsèguāngqiúbiànchéng了一团炽热的火焰。可怕的能量波动从赤红色的火光中喷出,一圈圈红色火劲向着四周扩散开。所到之处地面都沸腾起来。大片大片的沙浪冲天而起,飞起来的时候这些沙子还是固体状,等它们落下的时候。这些沙子全部变成了炽热的液体。

  短短一瞬间,这一片小平原以及周边十几里方圆的山地都变成了一片沸腾的岩浆。

  除了那三十六个金属平台附近的岩层保持着完好,其他地方都变成了翻滚的熔岩。四周温度直线上升,火焰统治了一切。所有自然元素能量都被驱逐开,只有火属性元素安然保留了下来。

  空气翻滚着形成了巨大的旋风,随着尖锐的风啸声,十几条巨大的火龙卷从岩浆中喷了出来。但是在这些火龙卷的核心处,一株株奇异的绿色植物冉冉生出,这些植物晶莹剔透宛如绿色宝石雕刻而成,通体散发出让rén沉醉的生命气息,浓烈的生命精气简直能够让死rén从坟墓中攀爬出来。

  “生命与死亡。荒漠和草原,世间万物,皆为双面而一体!”

  “我神意志可生万物,可灭万物,我神双位一体,此为我神之真容。”

  哈兰?嘎尔迪双手一搓,手中炽热的火球轰然崩解。无数团火光向着四面激射而出。岩浆海沸腾起来,无数岩浆腾空而◎起,化为拳头大小的粘稠熔岩液滴注入了飞射的火光中。那些奇异的绿色植物也迅速崩解,化为了绿色的光点向着四周飘散。

  红色和绿色的光点在空中融为一体,毁灭和生命气息交织在一起。随着哈兰?嘎尔迪的咒★语声,在这些融合的光点中冒出了一道崭新的力量。这是生命和毁灭交织的寂灭气息。生死一线,同生同死,不生不死,介于生命和死亡之间,是为寂灭。

  天空和大地都变成了怪异的灰褐色,那些灰蒙蒙的光点渐渐的融合在一体,逐渐凝成了一团慢吞吞旋转的只有米许见方的涡流。哈兰?嘎尔迪轻轻的向前虚推,这团灰色的涡流就慢悠悠的向兄弟俩飞了过去。

  兄弟俩一直全神贯注的凝视着哈兰?嘎尔迪的一举一动,尤其是哈兰?嘎尔迪动用了这招威力显然绝大的神术后,兄弟俩更是依着身体内的本能冲动,很是兴奋的向前冲了几步。他们身后的巨大漩涡暂停了对哈兰?嘎尔迪神力的剥夺,他们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哈兰?嘎尔迪,宛如暴风一样的精神念力波动从他们眉心涌出,将这一片天空全部包裹在了里面。

  刚刚兄弟俩顺利的度过了雷霆灾劫,太太平平的踏入了圣徒境界。随着刚才他们对哈兰?嘎尔迪的神力剥夺,他们抽取了哈兰?嘎尔迪极小部分的一点儿神力,就是这点神力,已经让他们踏入了圣徒中阶。

  此刻他们的精神念力已经变得极其强大,甚至比林齐的精神念力更加凝炼许多。从本源上而言,林齐的灵魂只是普通的rén类灵魂,而兄弟俩的灵魂却是真正的神裔神魂。虽然只是圣徒中阶的实力,但是他们的精神念力并不比这时候的林齐弱多少。

  庞大的精神念力组成了一张大网将四周虚空牢牢笼罩了起来,这一片天地之间发生的任何事情都瞒不过两rén的观察。他们仔细的倾听着哈兰?嘎尔迪的咒语,认真的辨识着他的一举一动,从他的法印手势一直到他打出的神纹,没有任何事情能瞒过他们。

  当那团灰蒙蒙的寂灭气旋逐渐向两rén靠近的时候,兄弟俩同时露出了一丝不屑的冷笑。

  “尔等神力,由我赐予!”

  兄弟俩带着一丝讥嘲,慢慢的伸出了双手,手指迅速变化,宛如鲜花绽放一般,迅速变化出了让rén目眩的法印。哈兰?嘎尔迪的脸色再次惨变,这一次他的脸色变得比死rén更加难看了无数。

  兄弟俩手上变换的法印完全和哈兰?嘎尔迪刚才做出的法印相反,散发出的能量气息更是怪异异常——死寂中带着强大的生机,但是那股生机却散发出让rén绝望的毁灭气息,再仔细的分析那毁灭气息,其中却又蕴藏了一缕让rén心安的希望。

  很复杂的气息,变化莫测,但是这道气息的核心,是澄净、是沉jìng、是jìng谧、是彻底的放松和解脱,是那种让rén想jìngjìng的沉睡其中,再也不想任何事情、再也不愿动弹的超脱。

  哈兰?嘎尔迪惊恐的看着逐渐变幻法印的兄弟俩,他低声的哀嚎起来:“不,伪神,侵占了我神尊贵神体的邪恶神魂,为什么你能领悟我神的本源之力?”

  在林齐和沙心月惊骇的目光中,兄弟俩的发色发生了怪异的变化。

  原本是赤红色长发的那一位,他的发色渐渐的变成了一片宛如流动的火焰一样的苍白。而那长发本来是碧绿色的,他的长发则是变成了jìng谧、神秘的黑色,没有丝毫反光的黑色。

  “我名,白天!尔等生命皆由**控!”

  “我名,黑天!尔等将在我手中安眠!”

  哈兰?嘎尔迪怨毒的向目射精光的兄弟俩看了一眼,然后他转身就走。

  黑天、白天,这是两个很简单、甚至很粗陋的名字,但是这两个名字代表着,这一对儿新生的神灵兄弟,他们的神魂已经彻底控制了他们的神体,并且从神体中得到了他们应该得到的某些传承。他们已经开始接触荒漠之神和草原之神的真正本源神力,他们开始逐渐向着真正的荒漠之神和草原之神进化。

  这两位神灵兄弟当年带着一批属神,就和西方大陆教会的诸多神灵打得天崩地裂而不落下风,由此可见他们的强横程度。虽然他们刚刚苏醒,他们的神魂刚刚和神体融合,但是只要他们开始接触真正的本源神力,哈兰?嘎尔迪在他们面前就再无胜算。

  哪怕和哈兰?嘎尔迪相比,白天、黑天此刻拥有的力量就和蝼蚁一样弱小,但是兄弟俩是源泉,而哈兰?嘎尔迪只是源泉分出的一条小小支流,支流拥有再强大的力量,也不可能对自己的源泉造成任何的伤害。

  所以哈兰?嘎尔迪一言不发的转身就走,他伸手撕开了一条黑漆漆的裂痕,遁入了虚空之中。

  “伪神,尔等亵渎神灵的行为,将受到我神的严惩。当我神从永恒的沉睡中苏醒,尔等将受尽永世的折磨,永世不得解脱。”

  白天、黑天兄弟俩张开嘴,那个灰蒙蒙的气旋被他们一口吞了下去,每rén分享了一半的气旋。

  随后他们双手向着那条黑漆漆的空间缝隙一抓,无数道极细的红光从中飞射而出,迅速被两rén吸进体内。

  缝隙中传来哈兰?嘎尔迪尖锐的怒啸声,而兄弟俩散发出的气息,骤然就提升到了圣士中阶的水准。

  驴子重重的踹了一下蹄子,仰天长叹起来:“可惜了,如果能吸光这老家伙,那可就赚大发了!孙子,居然逃跑,真***是个孙子!”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