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 疯狂的呼粟


  对荒漠神殿的事情,尹青yuè只是略微提到了一点,就终止了zhè个敏感的话题。

  林齐也没有追问太多,有了尹青yuè的提点,他对荒漠神殿内发生的事情多少也有了自己的猜测。他只是很好奇,zhè个沙心yuè到底是什么来历,短短七年能成为荒漠神殿的副殿主,短短七年能够在荒漠神殿内一手遮天破坏万年的传统,zhè样的人实在是太惊艳了一些。

  因为尹青yuè的身份关系,她在沙驼bù落并没有久留。协助林齐平定了沙驼bù落的内乱,派人强行将呼罂送走之后,她略微用了一点酒水,为阿布摸顶祝福之后,就带着一群随从告辞离开。

  得到尹青yuè的摸顶祝福,感ji涕零的阿布几乎将自己bù落的全bù家底子都给献了出来。

  人头大小的天然狗头金,拇指大小的各色宝石,还有上百匹丝绸和细布等物,zhè些东西都作为献给神líng的祭品献给了尹青yuè。林齐看着zhè些家什嘴角都不由得一阵阵的抽搐,阿布zhè老家伙可是真的将自己压箱底的财物都给献出来了。

  尹青yuè轻描淡写的赞叹了几句阿布的虔诚,用林齐觉得很不靠谱的轻松语调祝福阿布一定会得到神líng的庇护。随后尹青yuè的随从们就将zhè些财富一一收起,一点儿都没客气的将沙驼bù落辛辛苦亏积攒了zhè么多年的浮财全bù搜告一空。

  林齐和熊万金相互望了一眼,zhè就是宗教的力量啊!

  尹青yuè只是摸了摸阿布的脑袋,说了几句不知道有没有效用的祝词,就能得到zhè么多的献祭?林齐和熊万金的眼珠都发绿了,两个家伙同时想到了某些不良的地方去。熊万金琢磨着他似乎也应该去某个神殿混个高级的身份而林齐想到的则是直接去打劫呼罂zhè个神殿的备选圣女。

  驼铃叮当,尹青yuè骑上了一头通体雪白的双峰骆驼。她的随从也fēnfēn骑上了坐骑他们骑乘的是大陆之桥特产的一种魔兽,一种形如骏马,但是额头上有四支尖角,通体赤红的火属性魔兽‘风沙炎兽”

  雪白的骆驼慢慢的站起,尹青yuè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块巴掌大小的令牌,伸手在上面留下了一缕精神烙印后递给了林齐:“zhè是我的令牌在大陆之桥上,只要出示zh○è块令牌没人敢对你们下手。如果有事,你可以用zhè块令牌随时向附近的各大bù落或者神殿求助。”

  林齐看了尹青yuè一眼,无奈的接过了令牌。

  zhè个女人办事还是打了折扣的,原本林齐□盘算着,她能许诺保证自己在大陆之桥的安全,她怎么都应该派几个得力的高手一路随行护卫呢。结果就给了zhè么一块令牌!

  不过zhè样也好,不是说zhè块令牌能够向附近的bù落和神殿求助么?zhè倒是一件好道具只要利用得好,也足够林齐背后的那些追兵消受了。

  笑着向尹青yuè道了声谢,林齐突然上前了一步,压低了声音问道:“或许是不该问,但是我还是有点疑惑。那位沙心yuè大巫祭为何会有zhè么跋扈的心腹?”

  zhè个问题的确是不应该问,zhè毕竟关系着荒漠神殿的内bù争斗。但是林齐不问清楚zhè个问题他实在是有点心痒痒。想想看沙心yuè那么厉害的人,手段zhè么高明、心机z□hè么深,如果她要在神殿内安插钉子,怎么也不可能重用zhè么两个肤浅的蠢女人吧?

  尹青yuè抿了抿嘴,修长的眉毛轻轻一蹙,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深深的望了林齐一眼,尹青yuè低声道□:“熊长老,如果你在大陆之桥没什么事务的话,还是尽早离开吧。zhè块令牌在您离开的时候,会自动飞回我身边。。。”

  迟疑了一阵尹青yuè终究是摇了摇头,向着林齐zhè边欠了欠身体:“您觉得,还有比故意骄纵呼罂、呼粟更好的办法来牵扯我的精力么?作为神殿的三大圣女中的两位,她们不管惹出什么祸事,最终都要我去为她们收尾。zhè几年我东奔西走为她们解决各种麻烦,甚至我在神殿内的声誉都受到了影响!”

  林齐愕然,感情是zhè么个缘故?

  尹青yuè就是一碗馨香美味的浓汤,而沙心yuè干净利落的丢了两条臭虫进汤碗,两条臭虫拼命的折腾,zhè碗汤自然也就被糟蹋一空了。

  林齐不知道荒漠神殿的圣女有多大的权力但是看尹青yuè的威势,她的权力定然不小。用两个蠢女人牵扯尹青yuè的精力和注意力,zhè无疑让沙心yuè在神殿有了更多腾挪活动的余地。

  用力的点了点头,林齐很是同情的看着尹青yuè。

  尹青yuè看着林齐,她看到了林齐目光中的善意和同情。她微微一笑向着林齐点了点头,然后轻轻的拍了拍坐下的双峰骆驼的驼峰通体莹白的骆驼发出一声清鸣,四蹄下慢慢的腾起了淡淡的黄沙烟霭,簇拥着它高大的身体飞起来有米许高,然后一路腾云驾雾般向前飞去。

  尹青yuè身边的数十名随从同时喝了一声,他们座下的风沙炎兽四蹄下同样喷出了大片的火光,快若疾风一样随着尹青yuè狂奔而去。一行人飞驰的速度极快,眨眼间他们就变成了远处的一行小黑点。

  林齐向尹青yuè远去的方向望了一阵子,然后他转身一把抓住了阿布的肩膀。

  “阿布老爹,zhè次可是我们救了你和你的bù落,而且是我们带来了青yuè圣女,让她亲自为你摸顶祝福,你可欠了我们天大的人情!”林齐露出两排雪白的大牙无比灿烂的笑着:“所以,您一定要亲自带队送我们去黄沙汗国的王帐呀!嘿,我们去那边,可是有●一笔大买卖要做的!”

  林齐笑得两排大牙都快跳了出来,阿布的脸一阵阵的哆嗦,他本能的感觉到林齐去王帐不会有什么好事。但是林齐的实力太强,而且zhè次阿布的确是欠了林齐天大的人情,他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林齐笑得无比灿烂,无比开心。原本他准备用黑山公国收购来的那些金属锭买通黄沙汗国的高层,让他们出手对付金合欢家族的追兵。但是现在有了尹青yuè的zhè块可以随时求助的令牌,林齐可就连一个铜子儿都不想出了。

  直接用令牌调动黄沙汗国的高手围攻就是,千嘛还要自己出钱呢?

  云君没有亲自出手追杀林齐,那么就把他的那几个孝子贤孙给干掉,林齐一定要让那老家伙明白一件事情一~千万不要窥觑林齐的财富,为了一个铜子儿,林齐都会和他拼命的!

  从沙驼bù落到黄沙汗国的王帐,zhè一路也有上千里地,当中还要经过一小片方圆百里的戈壁滩。所以阿布必须做好远行的准备,尤其是沙驼bù落内bù刚刚爆发了内乱,族人的心绪不定,阿布还要布置人手防范族内可能新生的骚乱才行。

  留下铁杆心腹照看族人,同时阿布准备将平日里野心最大的几个儿子随身带着。阿普一个儿子就勾结了荒漠神殿的人差点将阿布害死,如果放任zhè几个儿子留在bù落里面,怕是等阿布回来的时候,整个bù落都变成了阿布的敌人,那才叫做一个凄惨。

  就是因为有zhè么多的事情要处理,林齐等人直到两天后才正式出◆发前往黄沙汗国的王帐。

  在zhè两天里,阿布迅速稳定了bù落的人心一一他的方法很简单,当着所有族人将阿普活活的煮成了一锅肉汤喂狗,zhè惨厉的一幕震慑了所有的族人,包括阿布的那些儿子都恭谨的◆表示了自己对阿布权力的尊敬。

  将五个实力最强、野心最大的儿子随身带着,又携带了两千战士押送着大量的货物,阿布组成了一支浩浩荡荡的商队带着林齐向王帐行去。对于阿布的zhè种行为,林齐一直有一种阿布是专门去王帐做生意,自己变成了他免费保镖的感觉,zhè让林齐非常的不爽!

  只不过林齐也没什么好多说的,现在他的心恩完全没放在zhè一块。

  身后有强敌窥觑也就罢了,zhè一次虽然结识了尹青yuèzhè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圣女,但是更得罪了呼罂以及她背后的那个神秘莫测的沙心yuè。林齐总感觉在大陆之桥会发生点什么事情,所以他有一种迫不及待的冲动赶快干掉身后的追兵,然后用最快的速度离开大陆之桥,赶赴东方大陆,想办法驱逐体内的跗骨之蛆。

  从沙驼bù落出发后的第三天,一行人已经行出了数百里地,前方经过一个小戈壁滩,就正式踏入了黄沙汗国王帐的直属领地。作为大陆之桥排名前十的大势力之一,林齐对它的王帐有着极大的好奇。

  就在长长的队伍向前行进的时候,所有人同时感到了地面在轻轻的颤抖。

  低沉的轰鸣声远远传来,远处黄沙漫天,应该有一支规模极大的马队在朝zhè边急速进发。

  阿尔达飞身到了半空向远处眺望了一眼,然后他惊愕的大叫了起来:“伟大的主人,前面起码有数万骑兵在朝zhè边赶来,看样子。。。他们似乎正在准备发动冲锋!”

  发动冲锋?林齐骇然,他本能的看向了阿布:“是你们bù落的敌人?”

  阿布茫然的看着林齐,连连摇头,zhè怎么可能?沙驼bù落在zhè附近并没有敌人!

  zhè时候,远处已经传来了悠长的呼喊声:“奉呼粟圣女之名,斩下沙驼bù落族长头颅的战士,可以得到三万口牲畜和三百女人的赏赐!”

  林齐的瞳孔骤然缩小,呼罂的妹妹呼粟,她居然带着大队人马堂而皇之来攻击自己!(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