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大戈壁


  第五百八十九章 大戈壁

  铁崖战bǎo内只有两条商业街道,这是往来的商贩唯一可以使用的区域,其他的dì方全部都是军营和各种bǎo垒。因为战bǎo内的商业区太小的缘故,这里真的到le寸土寸金的dì步。像阿布这样的远道而来的贩卖牲口的游牧民,他们就只能在士兵的监视下在城外驻扎。

  战bǎo内独一无二的酒楼内,林齐端坐在最高层的雅座中,慢条斯理的品尝着游牧民的最爱——奶茶!这是用砖茶捣碎后和鲜奶一起混着煮,有时候还要加入芝麻、盐巴、糖、生姜汁乃至桂皮、八角这样的昂贵香料,像是浓汤更胜过茶水的一种特殊饮料。

  游牧民缺少新鲜的蔬菜和谷物,这种奶茶就是他们化解油腻、养活○性命的无上良药。游牧民可以三五天不吃肉,但是让他们三五天不hē奶茶,他们的身体就会出现各种问题。

  不得不说这种浑浊粘稠的饮料味道很古怪,林齐捏着鼻子才将一大碗奶茶hē得干干净净。倒是一旁的阿★尔达和哔哩哔哩满不在乎的将一大壶奶茶很快的消灭掉,毕竟他们在深渊的时候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没hē过,奶茶这种东西放在黑渊神狱,那已经是美味佳肴le。

  身躯粗壮的酒桶稳稳当当的坐在雅座的角落里,他面前放着一张巨大的台子,上面摆放le半头烤牛,三头烤羊和一个清炖的大猪头。酒桶举起一缸烈酒心满意足的hēle一大口,然后抓起那个煮得红扑扑的猪头,欢天喜dì的一口将猪耳朵咬le下来方口大嚼。

  “跟着主人,幸福!”酒桶不时含糊的哼哼几声。这个粗货只要有肉吃,有酒hē,这就是天堂,确切的说,他是林齐身边所有人当中除le玄蓝之外最容易满足的人。当然喽,酒桶也不蠢,吃香的hē辣的同时,他还不会忘记顺便拍拍林齐的马屁。

  林齐笑着向酒桶点le点头,然后抓le一块洒le很多辣椒粉的烤羊排细细的咀嚼起来。

  他们坐在酒楼高处居高临下,正好能俯瞰整条街道。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大多数都用厚厚的斗篷裹住le身体、遮住le面孔。铁崖战bǎo的东方就是一片南北数千里、东西数百里的大戈壁,时常会有大风裹挟着巨量的沙尘吹进城里,在这个dì方不将浑身裹严实le,那实在是自己找罪受。

  虽然都裹着斗篷,但是也很好分辨这些人的身份。

  用丝绸制成的斗篷里,肯定是来自高卢、凯撒、维亚斯商业联邦这样的大国的豪商,他们身边总少不le一大群的保镖护卫。身披细布斗篷的,一般而言就是东方平■原的这些小国家的商人,他们借助dì利来铁崖战bǎo做生意,运气好的话总能赚到不菲的利益。

  至于那些身披粗布斗篷,或者干脆裹着一条兽皮,浑身上下油滋滋、脏兮兮,行走时横冲直撞透着一股子野蛮彪悍◆气息的,自然是那些游牧民。这些人在铁崖战bǎo的势力极大,加上他们的秉性如此,故而他们行事很是张狂无羁,铁崖战bǎo每天爆发的数十次武力冲突中起码有一大半和他们有关。

  熊万金歪着身体靠在一根柱子上,正抱着一条烤羊腿吃得不亦乐乎。

  前几天熊万金的屁股被人砍掉le一大块膘肉,但是这才几天的功夫,他的膘肉似乎就长le回来。虽然屁股还是剧痛无比无法坐卧,但是他行走时已经彻底无碍。林齐等人都惊叹于熊万金的恢复能力,这家伙在生长膘肉这一方面,简直比魔兽还要魔兽。

  大口大口的吞咽着烤羊腿,林齐总觉得熊万金的身体正随着烤羊腿的消失而不断的膨胀。

  好容易吞下le最后一口肉,熊万金将羊腿骨重重的丢在le身边的箩筐里——箩筐中已经填满le羊腿骨,这些都是熊万金一顿饭的成果。满意的打le个饱嗝,熊万金大叫le起来:“兄台,那个阿布老家伙什么时候过来?这都三天le,我们可没这么多时间等他们。”

  熊万金不知道云海天几个人想要做什么,但是他深深的知道一旦云海天他们追上来,自己一行人就有天大的麻烦。所以熊万金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铁崖战bǎo,只要能靠近东方一步,他心里就会觉得安全许多。

  毕竟熊万金有个皇子姐夫,只要进le东方那个老大帝国的疆土,熊万金可就彻底抖起来le。仗着他皇子姐夫的威风,熊万金可真不把云海天这些人放在眼里。

  林齐将一块羊排慢条斯理的吞进肚子里,他淡淡的说道:“不着急,没关系的。阿布他们有一万多头牲口要出手,想必不会这么快卖出去。倒是这几天你们的饮水和食物储存得怎么样le?”

  阿尔达用力的拍le拍肩膀,他大咧咧的说道:“伟大的主人,您放心,我们这些天打劫来的所有空间戒指里面都装满le食物和饮水,足够几十万人一年的消耗le!”

  或许都是出身黑渊神狱的关系,林齐和阿尔达以及哔哩哔哩都染上le同样的毛病——他们无比看重食物和饮水的储备。尤其是林齐,他凭什么在黑渊神狱完成le对身体的初步改造?不就是因为他储备le大量的食物和美酒,这才在服食科查大师留下的药剂后,有le足够的能量供应么?

  所以现在不管林齐他们去做什么,大量的储备食物和饮水已经成le他们的本能。

  在珀兰公国和黑山公国的时候,林齐他们已经储存le巨量的食物和饮水。但是当他们听说再往东就是一片戈壁滩的时候,林齐又下令阿尔达和哔哩哔哩去商业区收购le更多的食物。就因为这三天他们偷偷摸摸的大量收购,铁崖战bǎo的粮食价格骤然翻le一倍,这直接引起le铁崖战bǎo后勤军官的暴怒,引发le一场不小的乱子。

  不过这乱子和林齐他们无关,身家豪富的他们才不会在意这点点价格的波动。

  就在熊万金干掉今天的第五十七条烤羊腿的时候,浑身灰尘扑扑的阿布大步走进le雅座。他‘哈哈’大笑着,丝毫不见外的一把抓起le桌子上的奶茶壶,凑着壶嘴大口大口的吞咽起奶茶。

  抓起一根烤羊腿啃le几口,阿布得意洋洋的向林齐深深的鞠le一躬:“熊长老,我们准备好le。一万两千头牲口,我们全卖出去le。哈哈,我们卖le一个好价钱★!”

  吧嗒le一下嘴,阿布有点悻悻然的冷哼le一声:“只是不知道哪个混蛋这两天故意的抬高粮食的价钱,市面上的粮食又贵又少,我们只买到le足够部落使用一个冬天的粮食!真该死,本来我准备收购整个◇!”

  badāleyīxiàzuǐ,ābùyǒudiǎnxìngxìngrándelěnghēngleyīshēng:“zhīshìbúzhīdàonǎgèhúndànzhèliǎngtiāngùyìdetáigāoliángshídejiàqián,shìmiànshàngdeliángshíyòuguìyòushǎo,wǒmenzhīmǎidàolezúgòubùluòshǐyòngyīgèdōngtiāndeliángshí!zhēngāisǐ,běnláiwǒzhǔnbèishōugòuzhěnggè部落两年所需的粮食和盐巴的,但是现在!”

  狠狠的挥动le一下拳头,阿布咬牙切齿的说道:“不要让我知道他们是谁,否则我一定会砍下他们的脑袋!”

  林齐和阿尔达相互看le一眼,两人都一言不发。似乎让铁崖战bǎo粮食价钱飞涨的罪魁祸首就是他们,这话可是不好对阿布说的。林齐咳嗽一声站起身来,他向阿布点le点头:“真是不幸,但是货物的价格波动么,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不是?我们可以出发le吧?”□

  阿布兴奋的点le点头,他用力的一巴掌拍在le酒桶的肩膀上:“当然,哈哈,我们可以出发le!”

  林齐事先已经对酒桶有过交代,所以阿布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上,酒桶身体一歪,踉跄着拖泥带◎水的向后退le两步。阿布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夺目的精光,他越发兴奋的大笑le起来。得意洋洋的昂着头,阿布一马当先走出le雅座。

  驴子撇le撇嘴,讥嘲的咕哝le起来:“孙子,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孙子!你说,他们部落里会有大胸脯的妹子么?”

  熊万金拍le拍驴子的脑袋,然后一把拎起le驴子,将他放在le自己的肩膀上。熊万金身躯高大粗壮,驴子的身材娇小玲珑,驴子骑在熊万金的肩膀上一点都不显得突兀,无非是显得有点古怪le一点。

  一行人走下le酒楼,阿布带来的几个族人正蹲在酒楼门前,目光阴狠的看着街道对面的几个游牧民。

  阿布轻轻的呵斥le一声,他狠狠的瞪le一眼街道对面的◇那几个游牧民,不屑的冷笑le一声,然后殷勤的拉着林齐的袖子,带着一行人顺着大街快步走出le铁崖战bǎo。

  这一次阿布前来铁崖战bǎo交易,他带来le一千名族中的好手。

  此刻这一千名▲★部族的战士正簇拥着千多头负重极大的双峰骆驼等候在铁崖战bǎo外。这些战士个个骑着骏马,所有人都佩刀挂弓,看上去凛然有一股子彪悍气息扑面而来。

  也没有浪费时间,也没有多说废话,林齐等人爬上le◎专门为他们准备的骆驼,随后阿布一声令下,一千名战士同时呐喊le一声,他们驱赶着连成lele一列的背负着巨大负荷的骆驼,慢吞吞的向铁崖战bǎo的东方行去。

  离开铁崖战bǎo三十里,dì面就变成le枯黄色,林齐一行人正式离开le西方大陆,进入le大陆桥的大戈壁区域。骆驼脖子下的驼铃发出单调的轻鸣声,漫长的队伍慢吞吞的向东方不断行进,风沙迅速抹去le他们留下的痕迹。

  清风起处,云海天带着六名黑暗妖精和一群身披重甲的战士从一座小山后转le出来。

  眺望着远去的林齐一行人,云海天露出le得意的笑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