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 逃脱


  第五百五十七章逃脱

  四周流光飞逝,无数道惨绿色宛如流星的光芒笼罩住le林齐一行人。圣堂最新章节.

  瘦竹竿一手抓住le林齐,一手抓着阿尔达在流光中向前飞射。他的双眸中pēn★chū阴寒如冰的绿色幽火,带着hǎi洋冰封一样的‘咔嚓’声向前急速蔓延,将前方重重叠叠的虚空一层层烧穿。

  驴子张大嘴,叼着熊万金和哔哩哔哩的腰带,一路滴答着口水紧跟着瘦竹竿向前飞行。驴子的蹄子下面pēnchū大片黑烟红火,驱动着他的身体宛如流光一样向前飞逝。如果不是瘦竹竿开辟le这条虚空中的传送通道,必须让瘦竹竿走在前面,驴子的飞行速度早就把瘦竹竿甩下le一大段。

  瘦竹竿向驴子看le一眼,着重看le看驴子嘴里滴chū的,滴在熊万金身上的口水。

  驴子无可奈何的看le瘦竹竿一眼,一个无奈的声音从他肚皮里传lechū来:“这小胖子太肥胖香嫩le,干他大爷的,要不是他是林齐的熟人,我真想吞le他。看他这一身细皮嫩肉,很好吃的样子!”

  驴子的话音未落,云君丢chū的玉块就突兀的chū现在两人头顶。

  不等二人做chū反应,玉块突然炸开,一团强光pēn薄◇而chū。林齐、阿尔达齐声惨嚎,他们的眼珠冒chūle淡淡的青烟,差点就被玉块中射chū的强光将他们的眼珠给烧熟le。两人急忙闭上眼睛,用尽全部的力量护住le自己周身。

  林齐的身上pēnch▲☆ūle一团金红色的火焰,翻滚的火焰中充盈着一股凛然不容侵犯的威严。这是神灵特有的威压,是林齐吸收融合le两道神性后得到的属yú神灵的气息。厚有尺许的火焰牢牢的覆盖住林齐的身体,充满神性的火光照耀四方,■勉强抵挡住le玉块中强光的继续侵袭。

  阿尔达则是pēnchūle浓密的魔焰黑气包裹全身。(圣堂.)但是他的恶魔力量显然被玉块中的强光克制,强光照耀在他身上,轻松的穿透le他的魔焰黑气,在他的皮肤上烧chūle拇指大小密密麻麻的水泡。

  阿尔达痛得嘶声惨嚎,林齐悚然大惊,他急忙pēnchū一团火光笼罩住le阿尔达。林齐pēnchū的烈火同样充满le神灵气息,但是火焰的色泽呈黑红色,这是林齐pēnchū的龙之吐息——混合le神灵气息的龙之吐息。在林齐的精准控制下,吐息包裹le阿尔达全身,却没有伤到他一根头发。

  驴子和瘦竹竿同时做chūle应对,驴子大嘴张开,一大团口水p◆ēnchū,迅速变成le一团蒙蒙水雾裹住le众人。瘦竹竿则是冷哼一声,他眼里pēnchū的绿火化为无数拇指大小的骷髅头,带着‘桀桀’惨笑声在众人身边急速飞舞,将玉块中放chū的强光牢牢挡在le外面。 ★
  但是紧随着强光而来的,是一次让人绝望的大爆炸。

  一点黑白二色的精光从玉块消泯处pēnchū,轰然一声巨响,驴子、林齐等人耳朵里同时pēnchūle两条血箭——巨响将他们的耳膜震碎,除开瘦竹竿似乎完全不受影响,其他人全都闷哼le一声。

  林齐只觉双耳内剧痛,眼前一片黑茫茫,又有无数金光在内闪烁。他被巨响震得昏天黑地,五脏六腑都在剧烈的翻滚。无铸巨力从迅速扩张的黑白二色精光中pēnchū,瘦竹竿pēnchū的绿火骷髅头和驴子pēnchū的口水所化的水幕同时瓦解,林齐身上的火焰‘呼’的一声熄灭,可怕的巨力重重的砸在le他身上,林齐浑身骨骼一阵乱响,皮肤上骤然裂开le无数裂痕。

  鲜血四溅,血液中还有着大片火光pēnchū,林齐痛得连哼le好几声,他深深的呼吸着,勉强撑住le身体,没有让体内的骨骼断裂。命轮辉煌灿烂,放chū浓郁的血光照耀林齐周身。他的血气迅速被调动、控制,他身上的伤口迅速愈合,再也没有一丝血液流chū。(《》.)

  强大的生命气息在命轮的调动指挥下均匀的分布全身,配合白虎斗气护住le五脏六腑不至yú被巨力重创。

  瘦竹竿发chū一声惊呼:“惨le。。。我控制不住le!”

  可怕的爆炸力一**的蔓延开,瘦竹竿开辟的空间传送通道迅速崩解。身上皮肉被爆炸力掀开le一层的阿尔达哀嚎起来:“死定le!空间乱流,我们死定le!”

  驴子冷哼le一声,他咬牙道:“黑鬼,拼命吧!不过,干你大爷的,拼命的只有大爷我,你根本就是死鬼一个,你哪里还有拼命的资格?”

  随着驴子的骂咧声,他的驴皮突然‘咔嚓’一声从他的血肉上撕裂开。黑漆漆的一张驴皮带着一股森严肃杀的邪气迅速扩张开,化为一道方圆数里的黑色光幕将众人笼罩在内。

  瘦竹竿怒啸le一声,他双手伸开,无数条细小的黑色布条从他的身上脱落,迅速飞向le驴皮化成的黑色光幕。这些细小的黑色布条宛如活物一样在光幕中相互交错纠缠,在光幕中编织成le另外一重又厚又坚韧的防护层。

  连续十七声巨响从光幕外传来,林齐无法想象的巨大爆炸力将光幕撕得稀烂。

  但是光幕起码短暂的阻止le爆炸冲击波一弹指的时间。有le这一弹指的缓冲,瘦竹竿发chū凄厉的叫声,他的身上渗chūle大量黄豆大小粘稠漆黑的液体,宛如流星雨一眼向四周正在崩解的空间通道射le过去。

  神奇的事情发生le,这些漆黑粘稠的液体碰到le正在崩解的空间通道,立刻就化为蒙蒙黑气将粉碎的空间一片片的粘结le起来。虽然碎裂的地方继续缓慢的崩解,但是崩解的速度比刚才起码慢le一百倍。

  瘦竹竿连续pēnle三口带着馥郁清香的黑气,瘦削的身形再次干瘪le不少。但是他pēnchū的黑气被林齐吸到le一丝,林齐骤然觉得精神一振,身上的伤口都轻松le不少。显然瘦竹竿pēnchū的黑气是他的生命精华,这也代表瘦竹竿为le修复空间通道付chūle惨重的代价。

  黑色的光幕轰然崩解,强光混杂着无数条毒蟒一样的空间乱流向一行人绞杀le过来。

  瘦竹竿发chū一声惊呼,他厉声喝道:“扛不住le,随便找个地方chū去吧!”

  不管三七二十一,瘦竹竿的脖子突然伸长到le三米长短,他的脑袋就好像一颗流星锤,重重的向着前方的虚空砸le过去。轰然一声巨响,空间通道崩○解,一行人被一个旋涡状的黑色空间涡流吸le进去。

  可怕的高温、强光混杂着大量的空间乱流和刺目的电光从众人身后劈le下来。

  瘦竹竿发chū一声尖锐的啸声,一直悬浮在脚下的石棺内伸ch◎ūle一支纤细嫩白没有丝毫瑕疵的小手。带着一声妩媚的轻叹,小手向着后方袭来的强光高温拍le下去。只听得一声脆响,白皙的手臂突然古怪的扭曲le起来,看那扭曲的程度,臂骨起码被震碎成le七八段。

  高温、火光被勉强阻止le一个呼吸的时间,另外一条手臂从石棺内拍chū,带着尖锐的呵斥声重重的和扑面而来的雷光硬碰le一记。又是一声脆响,手臂再次断成le好几段。

  瘦竹竿心痛万分的嚎叫起来:“哪里要你动手?还不藏回去?”

  身上的黑布条全部射光,瘦竹竿的真身暴露lechū来。这是一具面容英俊异常,容貌精致犹如艺术品的青年男子。他的身形高挑瘦削,仅仅剩下le一层白皙的皮肤包裹住le他瘦削的骨架子。

  最让林齐震惊的是,这条瘦竹竿身上散发chū的介乎yú生死之间,非生非死、既生既死的气息。

  天地法则,任何生灵非生既死,但是在瘦竹竿身上,这道法则被毫无道理的摧毁l◇e。他就在这里,他存在,他就在林齐眼前,他不是生人,也不是死人,他就这么存在着!

  符合这种感觉的,只有一种存在——亡灵!让所有生灵都为之恐惧畏惧的亡灵!

  强光和高温当头压下,雷霆和◆空间乱流纠缠成le让人绝望的浑浊洪流扑le下来。瘦竹竿扭头看le一眼浑身血肉模糊,驴皮彻底消失不见的驴子,龇牙咧嘴的怒声咆哮起来:“驴子,我干你大爷的大爷!”

  随着咆哮声,瘦竹竿团身向呼啸而◎下的洪流冲le过去。

  一声巨响,黑烟四射,瘦竹竿被炸得血肉横飞,数十根骨头也乱杂杂的从他身上飞lechū来。

  瘦竹竿哭天喊地的遁回le石棺:“我没法管这事情le!这并不违背我的诺言□!我没法管le!我。。。我要养伤。。。我的伤势没痊愈。。。该死的驴子,祝你一辈子找不到大胸脯的女人,祝你一辈子只有雄性生物喜欢你!”

  恐怖的洪流呼啸而下,但是威力已经减弱le许多。瘦竹竿连续吐le九口带着馥郁清香的黑气,然后一头栽进le石棺。驴子长叹le一声‘干你大爷的亲娘’,然后张开嘴将石棺吞le进去!

  面对着头顶呼啸而下的毁灭性洪流,驴子眼里流chūle大颗大颗的眼泪:“我。。。真命苦!我本来是一条无忧无虑毫无拘束的小毛驴。。。为什么我要做这种拼命的事情?”

  哭泣声中,驴子的肌肉突然呼啸着炸开,无数肌肉纤维腾空而起,在林齐等人的头顶编织成le一张大网。

  ‘咔嚓’巨响,大网被劈得稀烂,驴子pēnle一口鲜血,浑身pēnchū浓郁的黑气,带着林齐等人一头栽进le一座生长le茂密黑松林的小山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