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杜文溃,云君来


  第五百五十四章杜文溃,云君来

  污秽灵魂之刃,深渊世界的恶魔利用各种最污秽、最邪恶的材料锻造的邪门兵器。(《》.)其中包括恶魔临死的眼泪、恶鬼腐烂的胎盘、魔龙腐肉中魔蛆的粪便等等常人闻所未闻的,难以想象的邪异物事。

  这是恶魔们能够锻造出的最邪恶的物品,对于属性单yī、以纯正精纯为上的神力而言,这种污秽的融合了无数邪恶力量的兵器,有着超出想象的强大杀伤力。

  这也是恶魔们模仿传说中的太古魔器,曾经的太古世界第yī邪魔王手中的兵器‘灵魂悲泣之刀’制造的模仿品。虽然仅仅是模仿品,但是这杀伤力已经无比的惊人。

  林齐抖手打出了污秽灵魂之刃,四周光线骤然yī暗★,所有人都是眼前yī黑,五感六识全部被yī股邪恶至极的力量掩盖。阴森的邪力从每个人的毛孔内向他们身体侵入,修为最低的熊万金和哔哩哔哩打了个哆嗦,他们翻着白眼jiù晕倒在地。他们的皮肤迅速变黑,灵魂火焰☆迅速黯淡了下来。

  林齐也是yī阵阵的哆嗦着,他做梦都没想到,这柄积灰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污秽灵魂之刃拥有这么可怕的威力。他yī把抓起了熊万金和哔哩哔哩,鼓足力气想要冲出这团黑暗覆盖之地,但是他的身体yī阵阵的酸软,脚下好像被绑了yī块数万吨重的巨石,他根本jiù迈不开步子。

  驴子气急败坏的嚎叫了起来:“污秽灵魂之刃?混蛋,这玩意的锻造图纸是当年我弄出来糊弄第九恶魔域的那个尖啸女魔王的,这玩意根本jiù不可靠!”

  林齐翻起了白眼,为什么似乎什么事情都和这驴子有关?

  阿尔达更是哭天喊地的叫嚷了起来:“救命啊,我的灵魂,我的灵魂jiù要被吞没了!”

  驴子☆哭丧着脸张开了大嘴对着林齐等人狠狠yī吸,滚滚黑气从众人体内喷出,宛如万川归海yī样汇入了驴子的大嘴。圣堂.驴子大口大口的吞咽着众人体内被侵入的污秽之气,然后他的小尾巴突然甩了起来,yī道道臭气不断的■从他下身喷出,随后驴子的肚皮yī阵阵的蠕动着,端的是屎尿齐下,那股臭味硬生生将刚刚苏醒的熊万金和哔哩哔哩熏晕了过去。

  林齐怒吼道:“你给我憋着,你这个混蛋,你。。。你吃了什么?”

  驴子带着诡异的笑容狂喷臭气,低眉顺眼的咕哝道:“也没吃什么,只是吃了yī点人而已。”

  jiù在这里闹腾个不停的时候,那边和柯伦巴对峙的杜文突然身体yī晃,污秽灵魂之刃稳稳的插在了他的后心,没入他身体足足有yī尺深。杜文身上喷射的纯白无瑕的神光骤然变得漆黑yī片,杜文的眼珠里喷出两道漆黑的幽光,他突然大声的呼喝起来:“愚蠢的晨曦之神。。。我真想把你的女儿晨曦之女压在身下狠狠的干上三天三夜!嘿嘿,什么狗屁神灵?你算什么神灵?”

  林齐傻眼了,柯伦巴则是气急败坏的嚎叫起来:“多好的yī罐子鲜血啊,这让我怎么喝?”

  对血罪yī族的亲王殿下而言,杜文jiù是yī罐子浓香扑鼻营养充沛的大补汤,但是林齐的偷袭行为,jiù是在这罐子大补汤内撒了yī泡尿,顺便还丢进去了三斤耗子屎。好好的yī顿美食被毁了,柯伦巴连操起血罪之剑劈了林齐的心思都有了。

  但是柯伦巴刚刚起了这恶心,他的灵魂之火jiùyī阵的动摇。他不甘愿的瞪了林齐yī眼,低声咕哝道:“混蛋东西,原来你是那些个肌肉疙瘩的后裔!如果不是我发下了灵魂誓言永远不伤害他们的嫡系核心血裔,我jiù吸干你的血!”

  杜文‘嗤嗤’的笑着,他丢下了手上的权杖,指着高空中的晨光之翼阴邪的笑着:“晨曦之神,如果你是yī个女神,那么我也要狠狠的干你!嘿嘿,把你和晨曦之女yī起干掉!这是我心中最大的愿望,我的人生理想jiù是成为神灵,然后在你的面前干你的女儿!”

  晨光之翼冉冉散去,眨眼间jiù变成了无数的光点流散四方。(《》.)

  驴子继续喷放着臭气和各种难以形容的怪异物事,他嘻嘻哈哈的笑着:“现在的神棍,yī代不如yī代啊!我当年认识的yī些老神棍,他们都是yī根筋的死心塌地的为神灵效死,现在的这些小神棍怎么能这样呢?这家伙的人生理想,居然是这样?”

  污秽灵魂之刃放出大量黑气注入杜文◆的身体,他的身体迅速被各种邪恶污秽的力量侵染,jiù好像yī瓶墨汁倒进了yī瓶清水里,清水迅速变成了yī团漆黑。不仅仅是身体组织和力量,杜文的灵魂也正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他心头的恶念被无限制的放大,他◆□心中的那点对神灵的尊崇和敬畏正在黑暗狂潮的冲击中摇摇欲坠。

  嘴里大声咒骂各个神灵的杜文艰难的从空间戒指内掏出了yī枚印玺,这是他身为教会裁决所首席大圣堂的官方印玺——在教会,每yī位圣堂在履▲□心中的那点对神灵的尊崇和敬畏正在黑暗狂潮的冲击中摇摇欲坠。

  嘴里大声咒骂各个神灵的杜文艰难的从空间戒指内掏出了yī枚印玺,这xīnzhōngdenàdiǎnduìshénlíngdezūnchónghéjìngwèizhèngzàihēiànkuángcháodechōngjīzhōngyáoyáoyùzhuì。

  zuǐlǐdàshēngzhòumàgègèshénlíngdedùwénjiānnándecóngkōngjiānjièzhǐnèitāochūleyīméiyìnxǐ,zhèshìtāshēnwéijiāohuìcáijuésuǒshǒuxídàshèngtángdeguānfāngyìnxǐ——zàijiāohuì,měiyīwèishèngtángzàilǚ新之时,都会在对应的神灵面前祈祷,由神力凭空凝聚成这么yī方代表了身份和权力的印玺。

  这种印玺也被称之为‘圣印’!

  每yī枚圣印都有着极其强大的力量,因为在这圣印中凝聚了yī缕神灵的精神烙印,有着无穷无尽的奇妙玄奥。甚至只要舍得付出代价——比召唤晨光之翼更大的代价,jiù能通过这yī丝神灵的精神烙印,直接召唤神灵的分身降临!

  杜文哆哆嗦嗦的举起圣印向自己的眉心印下,拳头大小通体有白色晶光流动的圣印放出夺目的光芒,隐隐有yī颗拇指大小的璀璨光球在圣印中闪烁。这jiù是晨曦之神的精神烙印,杜文力图利用晨曦之神的精神力量帮助自己驱散灵魂中的邪恶!

  毕竟只是恶魔◎锻造出的污秽灵魂之刃,并不是太古魔王的灵魂悲泣之刀,以晨曦之神的yī丝精神烙印,还是有很大的把握把其中的污秽力量驱散的。杜文yī口口的吐出粘稠、漆黑、充满恶臭的不知名胶状物,竭尽全力的想要将圣印砸在自◎己眉心上。

  污秽灵魂之刃似乎感受到了某种可怕的威胁,它发出尖锐的啸声,浓郁的黑气笼罩了杜文的身体,无数若隐若现的眼眸在黑气中浮现。这些眼眸充满了令人堕落的邪恶力量,它们凝视着杜文的双眸,宛如地狱亡灵的爪子,想要将杜文的灵魂拽入永恒的黑暗。

  杜文的身体yī僵,圣印骤然凝滞在头顶无法下降。

  但是杜文毕竟是裁决所的大圣堂,哪怕他的灵魂正在被黑暗吞噬,他依旧保持着yī丝最终的清明。他重重的咬着牙,另外yī只手也握住了圣印,两手发出‘咔咔’的关节摩擦声,不断的将圣印向自己的眉心缓缓的压下,不断的压下。

  柯伦巴露出了yī丝狞笑,他轻声咕哝道:“黑暗欢迎你,那些异端的奴隶啊!黑暗欢迎你!”

  举起血罪之剑,柯伦巴yī剑向杜文手中的圣印挑了过去。

  jiù在这时候,阿尔达从刚才的眩晕中回过神来,他看着jiù要彻底沦陷的杜文,突然诡异的笑了起来。他的眉◆心有yī道若有若无的精神波动释放出,他缓缓的绕着杜文转起了圈子。他的声音变得无比的甜美,无比的亲和,充满了母亲yī样慈爱的亲情。

  “亲爱的杜文啊,服从你灵魂的选择吧!你是黑暗的孩子,你是黑暗□◆心有yī道若有若无的精神波动释放出,他缓缓的绕着杜文转起了圈子。他的声音变得无比的甜美,无比的亲和,充满了母亲yī样慈爱的亲情。
xīnyǒuyīdàoruòyǒuruòwúdejīngshénbōdòngshìfàngchū,tāhuǎnhuǎnderàozhedùwénzhuǎnqǐlequānzǐ。tādeshēngyīnbiàndéwúbǐdetiánměi,wúbǐdeqīnhé,chōngmǎnlemǔqīnyīyàngcíàideqīnqíng。

  “qīnàidedùwénā,fúcóngnǐlínghúndexuǎnzéba!nǐshìhēiàndeháizǐ,nǐshìhēiàn的宠儿,你是黑暗的主宰,投身黑暗吧,你将得到你所想要的yī切!”阿尔达双手缓缓的挥动着,双手结印在杜文的面前huá出了yī道道朦胧的光影,看上去jiù好像几个赤身露体的少女的**。

  “看啊,这是什么?这是晨曦之女呀!她脱光了所有的衣衫,她在等待你的宠爱!黑暗的主宰啊,去征服她,蹂躏她,践踏她,让她跪在你的面前侍奉你!你是杜文啊,你是黑暗的主宰呀,你为什么要成为她的奴隶呢?让她成为你的奴仆▲,难道不好么?”

  阿尔达在杜文陷入绝境的时候落井下石,用灵魂秘法攻击了杜文。

  已经被污秽灵魂之刃重创,眼看jiù要彻底沦陷的杜文发出了yī声绝望的悲鸣,他的灵魂和**彻底的被黑暗吞◇没。污秽灵魂之刃化为yī道粘稠的黑色液体侵入杜文的身体,和他的身体以及灵魂彻底融为yī体。

  浓郁的白色神光从杜文的体内骤然涌出,杜文带着诡秘的微笑,轻柔的说道:“那么,我现在是。。。我是杜文,我是黑暗的主宰者,我也势必成为诸神的主人!真是奇妙的感觉啊!”

  冷眼扫了林齐等人yī眼,杜文慢慢的举起了手:“那么,让你们成为我的第yī个祭品吧!”

  林齐大惊,他对着阿尔达怒吼道:“你做了什么?这家伙怎么huī复了?”

  ‘噗嗤’yī声,血罪之剑洞穿了杜文的心口。柯伦巴阴沉着脸说道:“他的灵魂已经变成了最邪恶最污秽的存在,但是他的力量依旧是晨曦神力!这种怪胎,在太古时代也曾经出现过。。。嘿嘿,‘弃神者’杜文,你好啊!”

  杜文的身体yī晃,他惨嚎了yī声,yī**乳白色神光骤然轰出,随后他身体化为yī道白色精芒冲天飞起,眨眼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林齐等人措手不及被白色神光冲击了yī下,踉跄着向后退了老远。

  yī声龙吟从极远处传来,骤然间yī个青色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了驴子的背上。

  柯伦巴yī惊,他挥动血罪之剑向前急刺,但是yī柄青色的长枪悄无声息的洞穿了他的小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