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苍天之龙


  第四百五十三章苍天之龙

  今天还是四章更新,先自动更新一章!

  猪头睡觉去了,起床了再来更新其他的章节。

  继续求月票和推荐票的!大家有票就给力的砸啊!票子太少,码字都不给力了。

  jīn色的阳光照在被烧得焦干的山岭。鬼炎磷火太过歹毒,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就连地下的草根都被烧得干干净净。黑漆漆的山头到处都是粗粗细细的深坑,这是被烧成了青烟的树干留下来的痕迹。

  在这黑漆漆的山岭,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中年男子背着双手,宛如一株劲松般站在陡峭的悬崖边缘。山风呼啸着卷起了他黑色的长发,宽大的长袍在山风中‘猎猎’作响,但是他的身体很稳的,犹如被打进了山石中的钉子一样稳稳的站在那里。

  看去就似还没到三十岁的青年,身形不高不低,肩膀不宽不窄,体型不胖不瘦,皮肤不是很白却也不显得黧黑,淡黄色的皮肤下有一层健康的红晕。这个男子的一切都恰到好处,甚至就连他黑白分明的眸子,都是那样的泾渭分明,清清楚楚干干净净的,好似附和着天地间某种恒古就留存下来的韵味。

  这是一个浑身下都透着一股子‘和谐’气息的男子。

  这也是一个看去非常的干净,非常的纯粹,非常纯净的男子。

  他笑的时候,就笑;他怒的时候,就怒;他沉思的时候,他就澄净如水;他思索的时候,就娴静如冰。站在悬崖的他这时候眼角眉梢带着一股子恼怒,于是这份恼怒就很直接的暴露了出来,很分明的影响到了他身边的所有一切,于是他身边的那些物事也都恼怒了起来。

  就好比站在他身后的数十名青衣男子,他们静静的站在那里,但是他们身都翻滚着一股子因为怒气而引发的杀意。但是这股子杀意好似火山下的岩浆,被厚厚的岩层束缚着,虽然在奔涌不息,却始终没有喷发出来。

  急促的破风声传来,一名身穿青衣的劲装男子撕开空气,宛如箭矢一样从山下直奔而。高有近千米的山岭,他只是耗费了一盏茶的时间就狂奔到了青衣男子身边,恭谨的单膝跪倒在地。

  “总长,这是jīn舵家族这几日发生的事件总录!”劲装男子将一卷写满了蝇头小字的白纸递给了青衣男子。

  接过白纸快速的翻阅了一下,青衣男子已经将面数万字的口供一字不漏的记在了心底。他低低的笑道:“哦?云风华这女人,居然勾结了克劳森那个废物?还好这几年我没有碰她一根头发,否则的话岂不是脏了我的手?”

  手腕轻轻一抖,一卷白纸‘啪’的一下炸成了无数细小的粉屑飘散。

  眯着眼,青衣男子淡然道:“三日前派出快船秘密迎接贵客,随后克劳森赶去jīn舵岛,调动了jīn舵家族的私军截杀一老、一少、三男子,数千私军被打得支离破碎,还被那五个人劫了船只逃走?”

  轻轻的摇摇头,青年男子长叹道:“仅此一条,云风华和克劳森就是死罪。jīn舵家族是本家四大掩饰家族之一,jīn舵岛更是进出家族驻地的第一门户,如此紧要的地方,万私军驻守,还修建了这么多的战报、密道,布置了这么多强力军械,居然杀不死区区五个人?”

  “甚至云蓝都被击杀了!圣境长老被杀,这不是笑话么?”

  “圣境啊,不是那些满大街乱逛的地位和人位,▲就算是我想要击杀一名圣境的长老,都要有人从旁钳制才可能成功。可是对方只有区区五人,一名圣境长老配合数千私军包围了对方,居然在重兵围困之下被人击杀了本家九色长老之一!”

  “是这几年我没顾操心家□★族内部的事务,让他们都起了懈怠之心么?”

  “还是说我们云氏一族就是不入流的废物,随便来几个小猫小狗都能杀了我们家的长老?”

  冷笑了几声,青衣男子云苍龙,云氏一族当代的总长大人发出了○▲一连串让人不寒而栗的冷笑:“这群蠢货,招惹了这么厉害的敌人,不想着立刻向本家求援,不立刻收缩兵力严防死守家族的几个重要据点,反而将事情yā制了下来?”

  “除了云风华和克劳森,就没人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击杀那五个人么?就没人知道那五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么?嗯?你们就不会去抓几个jīn舵家族的长老严刑拷打么?”

  劲装男子跪在地不敢吭声,直到云苍龙不耐烦的呵斥了一声,他才小心翼翼的禀告道:“jīn舵家族的长老、高层全部不知去向,谁也不知道他们如今身处何方。”

  云苍龙背起手,皱着眉思忖起来。

  过了许久,他才轻轻的摆了摆手:“我倒是对那个放火焚烧维亚斯平原的人有点兴趣了。好狠辣的手段,好果断的决心。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克劳森和云风华有意掩盖这件事情,想要封锁消息,但是毫无疑问,jīn舵家族私军死伤这么多人,这个消息是不可能瞒过本家的耳目的。”

  “但是放火焚烧维亚斯平原,还劫掠了jīn舵家族的所有储粮,他是有意要将事情闹大!这是为什么呢?有意引起我们的注意?不可能,本家已经隐藏了千多年,就算是当年的那些大敌,也不会知xiǎo本家的存在。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还有,那一老人,一少年。。。云风华以贵宾之礼迎接。。。jīn舵家族就没人知道他们的身份?”

  劲装男子低下头沉声道:“现场随着云风华迎接对方的长老,已经全部被击杀。我们也是通过各方面的渠道,才好不容易收集到了有关这件事情的详细情报。但是我们所知的只是事情的经过,具体一切的起因,我们正在调查中。”

  云苍龙撇了撇嘴,他踮起脚尖向远处眺望了一阵,冷淡的问道:“那个贱女人在干什么?”

  话音未落,空气中一道风影闪烁了一下,一个身穿淡青色法师袍的风系法师破空来到了云苍龙身边。这名显然有着圣境修为,已经能够短距离瞬移的风系法师向云苍龙行了一礼,低声说道:“刚刚得来的消息,克劳森次长和云风华家主将jīn舵家族所有的流动资jīn全部抽调一空,还用jīn舵家族在维亚斯港城的大量店铺做抵押,请出了杀手工会的几位长老亲自出手行刺。”

  云苍龙眯起了眼睛:“目标不会是一老、一少、三个年轻人?”

  那个风系法师淡然道:“目标是一老、一少、一个年轻人。从体格来说,他们和数日前大闹jīn舵岛的那几个人很是相似,但是他们的容貌却发生了变化。那老人和少年本来都是东方人的相貌,但是现在他们都变成了jīn发碧眼的模样。”

  “另外根据调查,昨夜火烧维亚斯平原后,他们带着五百护卫突然出现在距离维亚斯港城不到三十里的一个小港口,没有任何线索查证他们是如何到来的。”

  “但是他们携带了大量的珍贵魔法材料,数量和品质都极其惊人的魔法材料,他们用这些魔法材料和法师团交易,要求法师团给予他们大量的粮食、兵器、铠甲和魔法道具。”

  “在法师团的yā力下,最高执政会已经向jīn舵家族下了最后通牒,要求jīn舵家族不惜一切代价筹措足够的粮食。但是刚刚传来的消息,在执政会的最后通牒下达后,jīn舵家族云风华家主就开始抽调所有的流动资jīn,抵押大量的产业,向杀手工会悬赏了巨额jīn币要求刺杀那三人。”

  云苍龙的身体微微一颤,他的眼珠里突然透出了一抹让人不寒而栗的紫青色神光。

  他淡淡的说道:“一老一少,东方血统,被云风华用贵宾之礼迎接到jīn舵岛。然后克劳森突然出现,jīn舵岛被闹得天翻地覆,被人用火系魔法轰了个稀烂。”

  “随后就是维亚斯平原的大火,jīn舵家族的储粮被掠夺一空。紧接着是jīn○发碧眼的一老一少带人突然出现,用巨量的魔法材料买通法师团,向jīn舵家族施加巨大yā力。”

  “这是阳谋,这是以势yā人的阳谋。他们根本不惧怕jīn舵家族这条地头蛇的报复,他们必然有依仗。” ◆
  “但是,他们的依仗是什么呢?他们凭什么笃定的认为,如此高调的行事,最后的赢家会是他们?”

  “一老,一少,东方血统。。。”

  “云蓝突然出现,他显然投靠了克劳森。”

  “克劳森。。。克劳森。。。这个狗才。。。”

  “云蓝这个圣境长老,居然被人当场格杀。云蓝修炼的‘xuán骨经’没有大乘,有极大的弱点。只有抓住这个弱点才能以雷霆之力破开他的护身罡气。”

  “xuán骨经是家族圣级秘法之一,知xiǎo这弱点的人,寥寥无几。”

  轻哼了一声,云苍龙紧握起双拳,冷然道:“那少年大概多少岁?”

  风系法师沉声道:“看体格也就十二三岁,但是看言辞谈吐和气质,却是十七八岁的模样。”

  ‘嘭’的一声,云苍龙突然化为一道茫茫紫青色锐气撕裂了虚空,迅速向百里外的维亚斯港城掠去。

  一声宛如来自地狱的鬼啸声震得山头都裂了开来。

  “克劳森。。。你敢谋算我唯一的血脉。。。你作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