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纨绔的圣境后代


  第三百六十二章纨绔的圣境后代

  今天早点更新,就能全心全意的码字了!

  好饿啊!中午吃了点馄饨,这种东西果然是好减肥的!

  林齐完全吸收了神性中蕴藏的精气,将斗气突破到天位中阶,以天位斗气凝化玄虎真形的时候,黑渊神狱上方,那个位于火山口附近的石窟内,十八个端坐bú动的圣徒同时睁开了眼睛。(《》.)

  居中的老人手一指,一块金光灿灿的圆形铜镜就出现在众人眼前。

  铜镜直径超过十米,厚有一米,背面雕刻了惩戒之神的烈焰圣剑天平神纹,四周缠绕着烈火荆棘花纹。铜镜正面是金色中混杂着淡紫色的一片水晶般平面,正中隐隐有一只硕大的金色眸子若隐若现。

  十八个圣徒同时呵斥了一声咒语,铜镜上的眸子骤然放出一片朦胧的光芒,其中显示出了黑渊市集的微型地图,在黑渊市集附近的一个洞穴中,隐隐有一条淡紫色的人影在若隐若现。

  “bú过是一个天位中阶,修炼的还是斗气,bú值得注意。”一名圣徒淡淡的说了一声。

  正中的老人缓缓点头,然后他又说道:“总归要记载入案卷才是。黑渊神狱内物资匮乏,修炼斗气的战士难以得到充足的食物补充精气消耗,能够在这里突破天位,显然资质也是bú错。”

  冷笑一声,另外一位圣徒淡然道:“只是bú知,是这些年被投入的囚犯,还是以前那些异端的子嗣。”

  正中的老人抿了抿嘴,他从袖子里掏出一份厚厚的案卷,用一支鹅毛笔在上面仔细的记载了一条信息——fù苏历某年某月某日,黑渊神狱最底层,斗气突破天位中阶者一人,气息特征如xià:凝炼、狂暴、却又阴柔略带腐蚀性。圣堂.

  将这信息记载完毕后,老人随手一指,黑渊神狱的整个地图都在铜镜内一览无遗。

  可以看到,黑渊市集suǒ在的空间,并bú是真正意义上的黑渊最低一层。在黑渊市集的左右,还有十几处面积比黑渊市集suǒ处的地xià洞穴更大了许多的空间☆,这些空间都和黑渊市集用狭窄扭曲的单条通道相连,每一处空间上都有金色光芒闪烁,显然这些空间内都有神阵镇压。

  尤其是在这些空间内都有光芒强烈的白金色光点闪烁,这些光点总共有三百六十处,每一处光■点在铜镜上看上去只是芝麻粒大小,但是光焰夺目宛如小太阳一般,哪怕是透过铜镜窥视,都能感受到这些光点蕴藏了多么强横可怕的力量。

  除开黑渊市集suǒ处的洞穴,四周还有十二处大小洞穴,每一处洞穴中◇都有三十个光点在闪烁。这些光点都延伸出一条细细的游丝牵扯到洞穴上空镇压的神阵上,而这些神阵都分别延伸出一条粗大的光线联通了黑渊市集旁边那个火海上空的神阵当中。

  由此由一个主神阵和十二个附属神●dōuyǒusānshígèguāngdiǎnzàishǎnshuò。zhèxiēguāngdiǎndōuyánshēnchūyītiáoxìxìdeyóusīqiānchědàodòngxuéshàngkōngzhènyādeshénzhènshàng,érzhèxiēshénzhèndōufènbiéyánshēnchūyītiáocūdàdeguāngxiànliántōnglehēiyuānshìjípángbiānnàgèhuǒhǎishàngkōngdeshénzhèndāngzhōng。

  yóucǐyóuyīgèzhǔshénzhènhéshíèrgèfùshǔshén■阵,十三个镇压神阵组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立体神阵群,将方圆万里的地xià空间彻底封禁。整个神阵体系浑然一体,就算是通过铜镜窥视这座匪夷suǒ思的大阵,都能感受到其中透出的那股非人的味道。

  人类◇bú可能在地xià完成这么大的工程,只有传说中的神灵才能做到。

  十八名圣徒同时点了点头,神阵没有出任何问题,这样他们就放心了。正中的那老人将铜镜收起,他们又闭上了眼睛,继续沉浸在那微妙bú可测的精神领域中去。他们苦苦的思索着神灵传授的诸般天地的玄妙,林齐突破天位中阶这种微bú足道的事情,迅速被他们彻底的遗忘。圣堂.

  就在黑渊市集附近,在青老人和云原来居住的洞穴旁边,顺着小湖边一条狭窄的小道向前行走数十里地,从一片绵延百里的岩浆湖泊上的岩石柱子上攀缘而过,就是一片面积和黑渊市集大小相当的fù杂洞穴群。

  这里就是混乱洞窟,黑渊市集附近最大的一个混乱者的聚居地。这儿的地势fù杂,大小洞穴相互交错贯通,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天然迷宫,大大小小的洞穴宛如蜂巢一样交错在一起,除非在这里居住了三十年以上的老人,否则根本摸bú清里面的道路。

  这里居住的bú仅仅是被那些心高气傲倨傲bú逊的异端,还有很久以前被丢进黑渊,如今已经身死魂消的那些异端的子嗣后代。但是混乱洞穴中更多的还是这里的原住民——在教会开辟黑渊神狱时,从教会的屠刀xià侥幸逃生的那些洞穴原住民。

  教会开辟黑渊神狱,那还是在黑暗历时期。黑渊神狱本来是那些地xià缘故邪恶存在的藏身之suǒ,教会的大军追杀那些太古的邪恶一路到了这里,将他们逼入了更深的深渊之后,就在这里驻扎重兵,同时布置了各种强大◆的神阵镇压,将这里变成了黑渊神狱,同时也是教会防范地xià邪恶的桥头堡。

  那时候洞穴中生活着巨量的小劣魔和洞穴人,小劣魔在恶魔之中是天生的努力,洞穴人更是被人类视为suǒ有种群中最卑贱的存在●▲。suǒ以教会在扫荡整个黑渊神狱的时候,这些小劣魔都洞穴人都侥幸保存了xià来——他们成为了黑渊神狱那些囚徒的奴隶。

  诸如说混乱洞窟中,真正的被教会宣判有罪被投进来的异端只有区区两千多人,以○前那些异端的子嗣后代有三万余人,但是小劣魔和洞穴人却有数十万人之众。这些小劣魔和洞穴人为混乱洞穴的混乱者们种植蘑菇、荧光草和各种药材,为他们辛勤劳作收集各种珍稀资源,而这些资源就能拿去和教会或者黑渊市集的人交换各种有用的东西。

  此刻在混乱洞窟最深处的一个隐秘洞穴中,一个头生双角背生双翼的俊美男子正压在虎蝶的身上拼命的颤抖着。虎蝶修长有力的手臂和双腿死死的搂着这个比自己矮了一头的俊男,好像◆要将他揉进自己的身体内。俊男低沉的咆哮着,白皙的皮肤xià一条条黑色的血管凸出,强大的魔力化为肉眼可见的一圈圈的黑色波纹向四周急速扩散,令得地上无数的小石子纷纷悬空浮起。

  身体的颤抖持续了两■◆要将他揉进自己的身体内。俊男低沉的咆哮着,白皙的皮肤xià一条条黑色的血管凸出,强大的魔力化为肉眼可见的一圈圈的黑色波纹向四周急速扩散yàojiāngtāróujìnzìjǐdeshēntǐnèi。jun4nándīchéndepáoxiāozhe,báixīdepífūxiàyītiáotiáohēisèdexuèguǎntūchū,qiángdàdemólìhuàwéiròuyǎnkějiàndeyīquānquāndehēisèbōwénxiàngsìzhōujísùkuòsàn,lìngdédìshàngwúshùdexiǎoshízǐfēnfēnxuánkōngfúqǐ。

  shēntǐdechàndǒuchíxùleliǎng分多钟,面色有点发青的俊男才狼狈的从虎蝶的怀里挣脱了出来。

  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俊男咬牙切齿的看着虎蝶阴声道:“亏得我的母亲是强大的月魔一族的王族后裔,bú然我还真受bú住你的压榨!suǒ有的虎妖精,都像你这样难对付么?”

  虎蝶娇媚的笑着,她扭动着纤长有力的腰肢,在地上摆出了一个无比诱人的姿势。

  “别的虎妖精我bú知道呢,反正我知道,阿尔达大人比我见过的suǒ有男子都要强壮十倍。嘻嘻,只差一点点,只差一点点就能满足我了。阿尔达大人想要再试试么?”虎蝶向俊男阿尔达抛了个媚眼,双手轻轻的揉动着自己丰盈的双峰。

  阿尔达死死的盯着虎蝶找bú出丝毫瑕疵的健美身躯,咬牙切齿的发着狠。他奋起余勇,想要扑上去再狠狠的和虎蝶大战三百回合,但是猛bú丁的他打了个寒战,摇摇头低声骂了起来:“虎蝶,你这个骚娘们,我可bú想死在你肚皮上!等我遗传自我母亲的血脉再苏醒一重,我就能拥有真正的高阶恶魔的体能,到时候我要让你qiú生bú得qiú死bú能!”

  虎蝶舔了舔嘴唇,身体犹如灵蛇一样在地上扭动起来,她似哭似笑的呻吟道:“可是我现在就是bú上búxiàqiú生bú得qiú死bú能呢,阿尔达大人,您还是干脆的杀死我罢?”

  阿尔达的身体突然膨胀了起来,他气喘吁吁的看着虎蝶,脸上泛起了一阵bú正常的红晕。

  然后他果断的抡起拳头,对着自己膨胀的身体狠狠的来了一拳,他的身体迅速恢fù了正常,但是他的脸色也变得一阵阵的发青。bú由自主的弓起身体,阿尔达咬牙道:“好吧,你在这里陪了我两个月,按照我的条件,只要是我看得上眼的女人心甘情愿的被我玩上两个月,什么事情都好商量。你这骚娘们平时想要碰你一根手指都bú容易,这次为什么qiú我?”

  虎蝶站起身,就这么赤身露体的走到了因为剧痛而弯着腰的阿尔达面前。

  伸手抓住了阿尔达头顶上两支巨大的弯角,虎蝶柔声道:“我的suǒ有精锐属xià全军覆没了,阿尔达大人要帮我出气呢。嗯,帮我对付黑渊市集的狩猎队,我要整个黑渊市集都落在我手里。然后呢,还请阿尔达大人为我主持公道,bú要让别的地盘的人把我◆的黑渊市集给侵占了。”

  阿尔达呆头呆脑的看着虎蝶:“黑渊市集,那个自称黑渊之王的暗炎法师的地盘?那个家伙可bú好对付!除非我父亲能从神牢中脱身,否则。。。一万个我也bú够他杀的!”

 □ “万恶的诸神在上!”虎蝶重重的拍了一xià额头,她恼怒道:“黑渊之王已经死了好几个月了,您这几个月都在干什么啊?”

  阿尔达惊讶的瞪大了双眼:“他死了么?他真的死了么?他bú是两百年前才突破圣境么?我这几个月,我这几个月都在忙着和梵朵姐妹亲热呢,我哪里有空去管他的死活?”

  兴奋的直起了身体,阿尔达眯着眼笑了起来:“那个胆大妄为擅自称王的家伙死了?嘿嘿,黑渊市集是我们的了!那可是连同黑渊十二处秘窟的核心区域,油水厚得狠啊!”

  用力抓了一把虎蝶的胸脯,阿尔达赤身露体的就往外跑。

  “你等着,我去找我父亲说这件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