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七章 雇来的学生


  第三百五十七章雇来的学生

  跟着青老人学那些狗屁倒灶的学问?

  林齐很诧异,要me是青老人疯le,要me就是他幻听le。《》.林齐从来bú是一个热爱学习的人,他之所以能够在第五大学苦熬三年,那也是被黑胡子硬逼过去的!

  想想看,一个需要用各种手段贿赂校方领导才能考试过关的学生,你能指望他有多me的好学上进?除le寇恩教授的专业课,林齐在第五大学的全部精力都投入le★铁拳兄弟会。

  他真没兴趣和青老人学什me异族语言,学什me历史文学,学什me天文地理,以及各种稀奇古怪的林齐闻所未闻的东西。当青老人口水四溅的向林齐吹嘘他精通的各种学问的时候,林齐的反应是—☆—很憨厚的向青老人笑le笑,然后抱拳行le一礼,然后。。。他走回le自己的洞穴倒头就睡。

  “朽木bú可雕也!”青老人气得在自己的洞穴内破口大骂,却怎me拿林齐都没办法。

  “先生怕是弄错le一件事!”云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看着青老人:“黑虎家族可是黑暗世界中的魁首,它的嫡系继承人,哪里有兴趣学先生的那些东西呢?先生说过,与其迫之,bú若诱之。”

  青老人呆le呆,然后陷入le沉思。

  过le许久,他才轻轻的拍le拍自己的脑袋:“是我糊涂le!”

  然后,青老人绕着洞穴转le几圈,突然诡异的冷笑le起来:“是我错le,黑虎家族那一家子人,要他们提起大刀砍人,那都是行家里手。除此以外,他们就是一群野人!这林齐很有他父亲的风范,也是一根竹笋,皮厚,内空,‘空、空、空’!”

  用力搓le搓手,青老人从手镯中取出le数十份用秘语书写的古卷。圣堂最新章节.

  “就当训猩猩玩吧,这小子。。。老夫难道还对付búle这个青头小子?”

  云浅浅的一笑,然后他的脸色突然一阵发白,猛bú丁的一头向地上栽倒。青老人身形一闪,急忙冲到云身边,小心的掏出一颗药丸塞进le他嘴里,五指顶在云的后心,将一道道犹如雾气的青色气息bú断注入云的体内。

  云的脸上一阵阵红白bú定,一丝丝黑色的气息从他头顶飘出,凝成le一朵小小的黑云。

  林齐被噩梦惊醒的时候,yǐ经过去le起码二十个小时。他接连恶斗le几场,虽然有体内窍穴中的精气顶着,他的伤势迅速的恢复le,而且斗气也yǐ经恢复lebú少,但是他的精神还是损耗极大。

  睡得昏天黑地的林齐如果bú是在梦中被一头面容生得和扎里差bú多的女性羊头恶魔强暴的话,他起码还要再睡十个小时才能补全精神。狼狈的从简陋的床榻上跳起来,林齐擦le擦额头上吓出来的冷汗,回忆le一下梦里那张老山羊一样的狰狞丑恶的羊脸,林齐bú由得浑身都打le个哆嗦。

  “见鬼,一定是这两天被他们骚扰得太厉害le。”

  林齐叽里咕噜的抱怨着:“下次一定要把他们兄妹俩都给剁碎le,bú然这噩梦实在是让人受búle。”

  重重的吐le一口气,林齐的肚皮yǐ经发出le‘咕噜咕噜’的咆哮,他饿le,而且饿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他急忙从床头的石桌上取下le一块昨天烤好的兽肉,大口大口的塞进le嘴里。足足三十斤兽肉啃得干干净净,强大的肠胃将兽肉迅速分解成le能量,林齐顿时变得精力充沛无比。

  站起身来用力的扭动le一下身体,狠狠的挥动le一下拳头发出沉闷的破空声,林齐得意的笑le。

  “bú知道今天有没有新的兽群,两千多苦役,嘿,带着他们去狩猎也bú错!”林齐咬着牙盘算着。(《》.)他准备大量的服用从科查大师那里得来的各种神奇药剂,迅速的增强自己的力量。但是那些药剂的副作用就是林齐胃口变得极大,他必须要有充足的食物才能支撑自己的消耗。

  虽然脚链和戒指中有充足的食物储备,但是林齐暂时bú想动用自己的储备。这些东西是留着准备救命的,既然能有新鲜的猎物补充消耗,为什me一定要消耗这些珍贵的储存食物呢?

  就在林齐准备去找肥熊的时候,青老人神色诡秘的掀起洞口的布帘子,犹如幽灵一样走le进来。

  警惕的看着青老人,林齐一张口就堵死le青老人的一切言辞:“青老人,你要吃的喝的,去找肥熊;你要什me药物,去找肥熊;你要别的东西,都去找肥熊。我这里没你要的东西,我也绝对bú会跟着你学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我。。。”

  青老人将一袋金币丢在le林齐的石■榻上,林齐顿时闭上le嘴。

  他死死的盯着那一袋金币,麻利的将钱袋拎le起来用力掂le掂。然后他掏出le一枚金币,仔细的审查le一下金币的成色——全部是维亚斯商业联邦铸造的金币,成色比高卢帝国☆的喔喔叫还要好一点,每一枚的价值堪比一枚半高卢帝国的金币,更是凯撒帝国铸造的金币价值的两倍。

  “您这是什me意思?”林齐眉开眼笑的看着青老人。

  青老人笑着从手镯里掏出le一张石凳坐◆下,然后翘起le腿看着林齐:“黑虎家族的信誉很bú错,我的家族也和黑虎家族有过几次生意上的联系,黑虎家族的成员都是重诚信守信诺的汉子!”

  林齐挺起le胸膛:“这是自然!”

  无比自豪○的林齐指le指自己的胸膛:“这是我家的祖训,黑虎家族从来bú做那些背信弃义的事情!”

  青老人赞许的拍le拍手,他颔首道:“你是黑虎家族的嫡系血脉,我知道黑虎家虽然经常做些。。。和世俗法律起冲突的买卖。但是偶尔的,如果有人能出高价,黑虎家也会接一些正大光明的生意,比如说,保镖?或者其他的?”

  林齐诧异的看向le青老人:“您想要说什me?”

  青老人指le指林齐手上的金币:“从今天起,每天一千枚金币,我雇佣你做云的近身护卫,你要寸步bú离的守护他的安全。同时,我还用上古流传下来的圣境密卷《三海七轮经》雇佣你做我的学生!”

  林齐彻底呆住le,每天一千金币做云的护卫,林齐当然是毫bú犹豫的会接受这个委托。

  虽然在黑渊神狱金币就是狗屎bú如的废物,但是对林齐而言,他从bú认为自己会一辈子被困在这里。哪怕挖开头顶的岩层,他也是一定要逃出这里的,所以金币对他的诱惑力一如既往的巨大。

  但是用什me什me三海七轮经雇佣自己做青老人的学生?这,这是什me玩意?

  “什me是三海七轮经?”林齐骇然看向le青老人。

  眉头微微皱起,青老人从手镯里取出le一份用bú知名皮革制成的古卷丢在le林齐手上。古卷看上去经历le漫长的岁月,但是因为一直被精心收藏的关心,古卷上丝毫bú见任何的污渍和残破。上面使用le某种极其复杂的密文密密麻麻的抄●录le很多的东西,但是这密文me,林齐一个字都bú认识。

  “这是我的家族祖传古卷的抄录本,是我四百年前为le研究三海七轮经亲手抄录的。”

  青老人的话让林齐的眉头狠狠的挑le一下,他●○在心里嘀咕,这老头可活得真够长的!真奇怪,他都大好几百岁的老bú死le,怎me还有云这me年幼的孙子?难bú成这老家伙老树开花me?

  “三海七轮经,圣境密卷,和普通的斗气心法迥然bú同,它在◆■修炼之初,就兼修肉身、内气和灵力,精、气、神融会贯通化为一体,是从毁灭历时期流传下来的顶级武学。”

  林齐好奇的看着青老人:“你修炼的也是这个?”

  青老人的嘴角抽le抽,轻轻的摇le□xiūliànzhīchū,jiùjiānxiūròushēn、nèiqìhélínglì,jīng、qì、shénrónghuìguàntōnghuàwéiyītǐ,shìcónghuǐmièlìshíqīliúchuánxiàláidedǐngjíwǔxué。”

  línqíhǎoqídekànzheqīnglǎorén:“nǐxiūliàndeyěshìzhègè?”

  qīnglǎoréndezuǐjiǎochōulechōu,qīngqīngdeyáole●摇头:“bú是!”

  林齐摊开le双手,他狐疑的看着那一卷皮革古卷,突然冷笑le起来:“你为什mebú修炼这个东西呢?”

  青老人无奈的叹le一口气:“我的兴趣bú在这里。三海七轮经虽◆然强大,但是对修炼者的要求极其苛刻,修炼者必须有极其强大的**、无穷无尽的气血精气、以及超强的忍受痛苦的能力。我尝试过,但是第一关我就突破búle,反而痛得死去活来。”

  林齐怔怔的看着三海七轮经,目光闪烁的思忖le许久,才咬牙问道:“这些条件,我似乎都能满足。但是我还是bú懂,你为什me要花这me大的代价雇用我做你的学生?”

  青老人沉默le一阵,过le许久才幽幽叹le一口气:“我活búle几年le,也许云会孤零零一个生活在这里。我给他找一个伴儿,但是这个伴儿必须和他有可以交流的东西。bú是我吹嘘,云的学识极其渊博,大陆上所谓的贤者智者都远bú如他,如果我bú在le,你让他整日里和你讨论怎me杀人me?”

  林齐艰难的挣扎le许久,他看着三海七轮经的古卷,突然问道:“那me我黑虎家的玄虎劲算什me级别的心法?”

  死死的盯着林齐看le许久,青老人的嘴角抽le抽:“我bú想撒谎。。。所以玄虎劲,只是垃圾。倒是你父亲修炼的进阶心法在我眼里还有点味道。”

  面对青老人直言bú讳的评语,林齐愤怒的举起右拳,然后左拳狠狠的拍打le一下自己的手肘。

  “成交!bú就是跟着你学东西me?嘿嘿,先学这三海七轮经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