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医师也是很可怕的


  第三百五十三章医师也是很可怕的

  “呵呵呵,有趣的小朋友们,真是华丽的阵仗啊!”

  对于林齐所说的无法庇护自己和云的事情,青老人似乎并不担心,而是站在一根石柱的阴影中,笑呵呵的点评起扎里联军的阵容阵势。圣堂最新章节.

  两千出头一点的兵力,这在黑渊神狱中算得上非常强大足以震慑任何一方的强横军势。要知道,黑渊市集的常备军,由龙人固圡统辖的那一支专门用lái对付混乱者●的常备军也就只有一千人!

  而扎里、幽妖和虎蝶,或者还可能有其他的势力组织的联军居然就有两千兵力,这着实让人震惊。两千人列队站在那里,狩猎队小城前的洞穴几乎被站满了,基本上达到了水泄不通的地步◎

  而且这两千名战士的素质也都很高,没有那些充数的低等战力,清一色都是兽人当中的狮人、虎人、牛头人、熊人、豹人、狼人等主战种族;除此以外,还有一队近百名面孔上纹着各色图案的野蛮人维京战士;大队的妖精、灰精灵、血地精等凶残邪恶的种qún也不是少数;羊头恶魔、血腥恶魔、影魔等恶魔也列成了整齐的方队。

  更引人注意的是,这里面有一队脏兮兮手持清一色大铁锤的矮人。这些矮人皮肤发黑,胡须和头发却是诡异的黑红色,他们就是地面矮人的近亲,背叛了信仰投奔深渊的地狱黑矮人。这些家伙除了有一手精妙、邪恶的锻造技术外,他们的凶残和暴戾也是有名的。

  当然了,最吸引人眼球的,是站在队伍最后面的五个身高在五米左右的岩石泰坦。

  这些岩石泰坦皮肤呈青黑色,通体都是健壮无比的肌肉。虽然和他们的祖先,那些身高百米的巨人比起lái,这些泰坦的体积小了很多,但是在其他种qún面前,岩石泰坦依旧是一等一的强大战士。(《》7*

  一个泰坦足以对付二十名斗气修为和自己相当的外族战士,因为他们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甚至一个成年的泰坦,哪怕是他一点儿斗气都没有,他都能轻松的和天位骑士相抗衡。除非手持上好的魔法兵器,就算是天位骑士都难以有效的破开岩石泰坦强悍惊人的身体。

  青老人低沉的笑着:“不错,不错的军阵,虽然是一qún乌合之众,但是依旧让我想起了。。。”

  林齐●好奇的看向了青老人:“您想起了什么?难道您还领军作战过?”

  青老人扁了扁嘴,他瞪了林齐一眼,低声咕哝道:“我可不是那些只会挥刀砍人的野蛮人。我是一个医师,我是一个博士,我是一个用智慧指引他人◎前进方向的智者,除非必要,我是不会和人发生冲突的!”

  林齐指了指正在叫骂的扎里几个,压低了声音无奈的说道:“如果狩猎队被打下lái了,我肯定要被他们追杀。扎丽记得云的模样,你们也不会有太平日子。所以,青老人,您的智慧能指引我们的前进方向么?”

  远处传lái了扎丽声嘶力竭的尖叫声,她跳着脚在十几个护卫的簇拥下,疯狂的咒骂着肥熊。后面五个岩石泰坦在虎蝶的喝令下,慢吞吞的向前走了过lái,慢慢的靠近城墙。他们每前进一步,地下都有一些石屑被吸附在他们身上,很快在他们身上就蒙上了一层半尺厚的岩石甲胄。

  和黑渊神狱流行的用石片打磨串联成的甲胄不同,岩石泰坦身上的甲胄混合了大地精华和他们自身的魔力,坚固程度足以和百炼精钢锻造成的铠甲相比。在黑渊神狱这个缺少好兵器的地方,这些岩石泰坦用天赋本能制造的铠甲就是最好的防御甲胄。

  肥熊的脸色biàn得无比严肃,他站起身,看★着城下的扎里一行人大声叫嚷起lái:“你们是一心一意要吞并我的狩猎队是吧?林齐,只是你们找的一个借口,是不是?坦白的告诉我!”

  虎蝶轻柔的笑了起lái,她扭动着修长的腰肢娇滴滴的说道:“可不☆◎就是这样么?狩猎队啊,这可是整个黑渊神狱对魔兽习性最了解的队伍ne。(《》7*而且狩猎队只要好好组织一下,也能拉出几百个敢杀敢拼的战士,我们谁不眼馋啊?”

  肥熊拔出了长剑,向着虎蝶残酷的笑了■起lái:“那么,你们最好这次能攻破城墙,能够把我和我麾下的孩子们都干掉。要不然的话,虎蝶,我不介意我和你生一个混血的孩子出lái!”

  嘿嘿怪笑了几声,肥熊用力拍了拍自己硕大的肥肚皮:“我在盘算,我压在你身上,能不能把你直接压断了骨头?哈哈,不过我会很温柔的,我们食人魔虽然吃相难看,但是对自己的女人还是很温柔的。食人魔和虎妖精的混血,不知道能不能有我这么强壮的身体!”

  虎蝶娇媚的向肥熊勾了勾手指:“我就在这里,想要压我,你就出lái嘛!嘻嘻,我就躺在这里等你,你lái嘛!”

  说着让人热血澎湃的话,虎蝶果然躺在了地上,摆出了一个无比诱人的姿势。她伸出灵巧的舌头舔了舔嘴唇,娇滴滴的笑道:“肥熊,你要是愿意把狩猎队完整的交给我,让你压我也心甘情愿啊!”

  肥熊的叔叔哈咕噜从人qún中挤了出lái,他站在了虎蝶身边,哈哈大笑的向肥熊招了招手:“肥熊,乖侄儿,虎蝶这娘们很够劲的,你要是把狩猎队交出lái,我可以让你压她几天!”

  肥熊的脸抽搐了一下,他举起了长剑。城墙上逐渐站起了大量的狩猎队战士,而五个岩石泰坦距离城墙也只有不到一百米的距离。

  林齐看向了青老人:“您的智慧啊,赶快指引我们的方向吧!要是狩猎队被灭了,我们可就真的没指望了!他们有两千人,您指望我能在两千人的追杀下保住云么?”

  青老人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看着林齐,缓缓的点了点头:“我是一个医师!”

  林齐诧异的看着青老人:“什么意思?医师和药师,有什么区别么?”

  青老人认真的点了点头:“当然有区别,药师总是会尝试着配制各种新的药剂,甚至他们不惜用各种最邪恶最危险的方法配制药剂。但是医师么,我们只是使用最安全、最妥当、最成熟的药剂配方lái救治病人。”

  小心翼翼的从手镯中掏出了一个人头大小的药瓶,青老人淡淡的说道:“所以,医师虽然会配制药剂,但是我们不会胡乱的去配制药剂。但是只要是我们会配制的药剂,就一定是性质最稳定、效力最强大的那种,在这一点上,那些药师也是比不上我们的,他们的药剂或者会很神奇,但是总是会不稳定,可能让人得到极大的好处,也可能让人瞬间死亡。”

  林齐想起了科查大师的龙力药剂,他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指着青老人手上的药剂瓶问道:“那么,您配制的这种稳定的、强力的药剂,是做什么用的?”

  青老人耸了耸肩膀:“你听说过阉奴么?”

  说这话的时候,青老人的脸色很诡秘。

  林齐压低了声音:“您说的是太监?我曾经见过!但是这玩意,似乎只有东方的那些帝国才会使用!”

  青老人抿了◎抿嘴,低声的笑了起lái:“这个,阉奴其实还是很好用的。我们家里面,就有一些阉奴。你也知道,阉奴嘛,就是要挨上那么一刀。但是那地方稍微磕碰一下都很痛,何况是挨一刀ne?”

  林齐面色诡异的看着★◎抿嘴,低声的笑了起lái:“这个,阉奴其实还是很好用的。我们家里面,就有一些阉奴。你也知道,阉奴嘛,就是要挨上那么一刀。但是那地方稍微mǐnzuǐ,dīshēngdexiàoleqǐlái:“zhègè,yānnúqíshíháishìhěnhǎoyòngde。wǒmenjiālǐmiàn,jiùyǒuyīxiēyānnú。nǐyězhīdào,yānnúma,jiùshìyàoāishàngnàmeyīdāo。dànshìnàdìfāngshāowēikēpèngyīxiàdōuhěntòng,hékuàngshìāiyīdāone?”

  línqímiànsèguǐyìdekànzhe药剂瓶:“所以,这里面的药剂是?”

  青老人得意洋洋的挺直了胸膛:“由我经手的阉奴,没有一万也有八千,我可是阉人的好手。这药剂么,就是我心疼那些小家伙,给他们配制的‘麻神散’。只要一小滴化成的●雾气,就能让人昏睡半个月!”

  青老人干瘪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奇异的红色光泽,好似一时间恢复了青春一般。

  “昏迷半个月,他们最痛的那段时间已经熬过去了,伤口也长得差不多了,嘿,自从老夫配●wùqì,jiùnéngràngrénhūnshuìbàngèyuè!”

  qīnglǎoréngànbiědeliǎnshànglùchūleyīsīqíyìdehóngsèguāngzé,hǎosìyīshíjiānhuīfùleqīngchūnyībān。

  “hūnmíbàngèyuè,tāmenzuìtòngdenàduànshíjiānyǐjīngáoguòqùle,shāngkǒuyězhǎngdéchàbúduōle,hēi,zìcónglǎofūpèi制出了麻神散,那些小家伙可是有福气了,挨刀后没一个死掉的。哪里像以前,阉掉一百个,总会死掉三十多四十个,老夫这麻神散,可是功德无量啊!”

  林齐和哔哩哔哩的嘴角抽啊抽的,无比震惊的看着青老人。

  这家伙,居然还有这么一门手艺?哔哩哔哩死死的加紧了大腿,他用自己的灵魂发誓,以后一定不能得罪这个自称是医师的可怕老头!医师,这不是治病救人的么?怎么还有这么可怕的副业ne?

  “那么,您的这药剂怎么使用ne?”林齐小心翼翼的接过了药剂瓶。

  青老人从手镯里掏出了四片黑漆漆的草叶,他自己含了一片,然后给林齐三人一人一片。

  “丢出去,丢在人最多的地方,距离城墙远一点。这里没有风,药剂气化后不会飘散。。。运气好的话,他们全部会倒下lái吧?”青老人不敢确定的比划着:“这药还是十年前配出lái的,虽然隔了这么久,但是我使用酿酒的法子将它蒸馏出lái的,药性只会越lái越强!”

  林齐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用力将药瓶向联军士兵最密集的核心区域丢了过去。

  林齐的力量极大,这一下,他将重有十几斤的药瓶足足丢出去了两百多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