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做皮靴的老人


  第三百四十八章做皮靴的老人

  周六,三更。圣堂.。。

  晚上八点,老时间老地点,y频道2935,猪头等大家!

  林齐抱着那个少年向前狂奔,哔哩哔哩鬼鬼祟祟连蹦带跳的跟zài他身后,一脸沉醉的舔舐着短刀上殷红的血迹。一边猥琐的舔着血,哔哩哔哩一边感动得眼泪吧嗒的。

  “一名高阶女恶魔屁股上的血,哦,太感动了,太激动了!想想看,一个高阶的女恶魔,她的屁股,她的屁股被我捅出血了!多鲜美的味道啊,如果我能吃掉她的心脏,我一定能进化一阶!”

  哔哩哔哩小心翼翼的将刀上的血迹舔得干干净净,这才无比幽怨的叹了一口气。

  林齐正狂奔的时候,怀中的少年突然颤抖了一下。他眼珠lǐ的紫红色光芒消散,身体好像被钓上岸的鱼一样剧烈的颤抖qǐ来。大颗大颗的汗水不断从他体内涌出,他的身上更是散发出了让人惊怖的高温。

  有点粗枝大叶的林齐没注意到少年的异变,反而是极其敏感谨慎的哔哩哔哩第一时间发现了少年的不对劲。对这个瘦瘦的、干瘪的身上没什么肉的人类少年,哔哩哔哩是没什么兴趣的,但是看到这少年和林齐一样的黑发黑眼,哔哩哔哩也不敢太过于怠慢。

  一边努力的迈动小短腿向前狂奔,哔哩哔哩一边大声叫嚷qǐ来:“主人,伟大而恐怖的主人,强大而恐怖的主人,您搂着的那小子快死掉了。您看,他出汗的样子,就好像烤炉lǐ的黑蜥蜴一样,真是太有趣了。”

  林齐急忙低头一看,用力zài少年的脸上抹了一把。见鬼,果然额头滚烫,而且脸上汗滋滋,身体也zài不断的哆嗦。《》.林齐急忙大叫了qǐ来:“喂,小子,你怎么了?被吓坏了?你还是男人么?不就是杀了几个人,怎么被吓唬成了这个样子?”

  少年翻着白眼勉强的抬qǐ了头,他哆哆嗦嗦的指向了前面一条岔道,低声哼哼道:“带我回去找我爷爷。。。我发病了。。。只有爷爷能救,快点,带我去找我爷爷!”

  “你爷爷?”林齐愣了愣:“会造靴子的那个?”

  少年点了点头,然后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混着血腥味的热气,也不知道他身体内烧成了什么样子,这口热气喷zài林齐手上,让林齐都有一种手掌被滚水浸泡的感觉。林齐吓了一条,一把扯下了少年怀lǐ的包裹丢给了哔哩哔哩,然后将他横抱zài了胸前,迈开大步向少年指点的那条岔道狂奔了过去。

  哔哩哔哩狼狈的接过了大包裹,努力的将它顶zài了头上。然后他艰□难的迈开两条小短腿,哭天喊地的跟zài了林齐身后。幸好恶魔的体能一般都是不错的,哔哩哔哩虽然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但是他好歹还跟zài了林齐身后。

  这是黑渊市集和狩猎队驻地之间的一条岔道,顺着一☆条足以容纳数十人并肩行走的宽大洞穴向前狂奔了十几lǐ地,前方突然传来了水声。zài一大片巨大的蘑菇和蕨类植物的后面,这lǐ居然有一口方圆数lǐ的小湖。这些蘑菇和蕨类植物都散发出淡淡的蓝色光芒,更有一些■会飞的带荧光的虫子zài附近飞翔,宛如流星一样zài空气中带qǐ了一道道流光。

  这是一座美得好像梦境的小湖,湖水lǐ可以看到巴掌长短全身透明的鱼和一些小磷虾zài游动。这些鱼和虾也都能放出荧◆光,它们zài清可见底的湖水中游动,就好像鸟儿zài晴朗的天空中滑翔,带着一股子难以形容的逍遥自zài的味道。

  “哇哦!”林齐不由得惊叹了一声,这lǐ生满了两三米到十几米高的巨型蘑菇,长满了十几米高的巨型蕨类植物,荧光将这lǐ照亮,光亮度比qǐ别的洞穴可是强了不少。圣堂.加上这么一座可以提供水源的小湖,这lǐ应该是一个很好的聚居地才是。

  少年似乎看出了林齐心lǐ的想法,他剧烈的喘息了几声后,有气无力的说道:“这lǐ是黑渊市集和混乱洞窟的交界线,两边都不会有人来这lǐ,只有一些不愿意归属两方的人居住zài这lǐ。”

  伸手向一株数百米外最为高大的蘑菇指了指,少年哼哼了一声:“zài那边的石壁后面。”

  林齐搂着少年大步冲进了蘑菇林,飞快的顺着地上一条若有若无的小道向那边奔去。zài那株高有十五米上下,通体散发出美丽幽蓝色光芒的蘑菇后面,是几根杵zài一qǐ的大石柱,上面生满了厚厚的长草。林齐绕过了石柱,迎面是一块凸qǐ的宛如肩胛骨形状的石壁,zài石壁的后面,隐隐有一个洞口透出了一丝淡淡的光芒。

  林齐奔走发出的脚步声极其沉闷,一个身穿灰白色长■袍,佝偻着腰的老人已经举着一支很亮的火把站zài了门口,正眯着眼看着这边。猛不丁的看到林齐怀lǐ的少年,老人干瘪的脸上骤然露出了一丝让林齐心脏狠狠一抽搐的狠戾神色。

  身形不高,大概也就到林齐○■袍,佝偻着腰的老人已经举着一支很亮的火把站zài了门口,正眯着眼看着这边。猛不丁的看到林齐怀lǐ的少年,老人干瘪的脸上骤然露出了一丝让林齐心脏狠狠一抽搐páo,gōulǚzheyāodelǎorényǐjīngjǔzheyīzhīhěnliàngdehuǒbǎzhànzàileménkǒu,zhèngmīzheyǎnkànzhezhèbiān。měngbúdīngdekàndàolínqíhuáilǐdeshǎonián,lǎoréngànbiědeliǎnshàngzhòuránlùchūleyīsīrànglínqíxīnzānghěnhěnyīchōuchùdehěnlìshénsè。

  shēnxíngbúgāo,dàgàiyějiùdàolínqí胸口,更是生得干瘪枯瘦的老人宛如幽灵一样无声无息的飘到了林齐身边,双手轻轻的zài林齐的手肘上一弹,林齐就觉得双臂好像被雷电击中一样,瞬间失去了所有知觉。那股子强烈的酸麻滋味急速涌rù林齐的内腑,让他●的心肝肺子都剧烈的颤抖qǐ来。

  老人手一翻,少年已经被他抱zài了怀中。他指尖上似乎有一丝丝微光不断涌rù少年的身体,刚刚还zài颤抖不已的少年迅速的恢复了平静,很是怪异的开始了漫长的深呼吸◆——他的每一次呼吸都比常人长了十倍以上,气息绵绵不绝悠长到了极点。

  “见鬼,你这老头干什么?”林齐被那怪异感觉弄得头发都一根根竖了qǐ来,他踉跄着向后倒退了两步,不敢置信的看向了这老人。这老人看上去轻飘飘的好像风吹就能倒,但是林齐这么强壮的身体,居然被他轻轻一拍就几乎瓦解了所有的战斗力。

  直到林齐站稳了身体,他的半截身体都还是酸麻难忍,手臂更是沉甸甸的抬不qǐ来。幸好有神性精气不断的涌rù他的身体,一道道热气zài他体内滚来滚去,让他迅速的恢复着力气。

  “小子,是你做的好事?”老人狠狠的瞪了林齐一眼。

  林齐气恼的看着老人,但是他还没开口,气喘吁吁跑得口水zài胸前淌了一大块的哔哩哔哩已经顶着那个大包裹跑了过来。看到林齐似乎吃了亏,哔哩哔哩顿时一跳三尺高的大叫了qǐ来:“该死的老东西,如果不是我哔哩哔哩伟大而恐怖的主人救了那个臭小子,那小子已经被扎丽当做嫩草给吃了,你们的衣服和鞋子也都被人抢走了!啊,人类果然是忘恩负义的混蛋种族,如果不是强大而恐怖的主人和那些混蛋浴血奋战,这小子已经被剁成肉片了!”

  老人的目光闪烁,飞快的瞥了林齐一眼。黑发、黑眼、黄皮肤,还有身边跟着的恶魔仆从,老人缓缓的点了点头,低头问那少年:“这个小东西说的是事实么?”

  少年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他悠悠的吐出了一口长气,缓缓道:“是的,羊头恶魔扎丽说黑渊市集要收税,想要抢走我的货物,是这位先生打伤了扎丽救了我。然后我们离开市集没多远,这位先生说要买下我全部的货物,又被扎丽带人包围,这位先生杀死了很多人,我们才跑了出来。”

  老人眯了眯眼睛,冷眼斜睨了林齐一眼:“就他?嗯?云!”

  少年的脸色耷拉了下来,他低声咕哝道:“对方一个天位中阶的象人突然发狂,所以我们冲了出来!”

  老人咬了咬牙齿,冷冷的笑了:“嗯,天位中阶的象人!如果是天位上阶的话,云,你就回不来了!”

  少年扁了扁嘴:“差点就回不来。对方有十几个天位和三十几个地位。”

  老人愕然的看了少年一眼,确定少年没有胡说八道后,他看向林齐的目光顿时柔和了一■丁点。就好像一座高有万米的冰山上突然有拳头大小的一块冰融化掉了,就柔和了这么一丁点儿!

  冷哼了一声,老人沉吟了片刻,向林齐点了点头:“这么说qǐ来,是你救了云。进来喝点东西吧,这lǐ虽然不是■什么好地方,但是好东西还是不少的!”

  林齐看了看哔哩哔哩,再看看那老人,眨巴了一下眼睛,跟着老人走进了石壁后面的洞穴。

  洞穴内光线很足,几盏油灯放出明亮的光芒,照得这lǐ很是亮堂。这lǐ的空气也很新鲜,完全没有狩猎队那lǐ难闻的酸腐味道。也许是林齐的错觉,他总觉得这lǐ似乎有一点点凉风zài循环,带来了让他很是惬意的清凉气息。

  洞穴不大,长宽也就七八米的样子,但是lǐ面还有三条通道通往不同的洞穴,想必lǐ面就是老人和少年休息的地方。洞穴当中的石桌上放着几块很大的皮革,旁边还有几双还没完工的靴子。

  让林齐诧异的就是,这个洞穴的四壁、穹顶和地面都打磨得很光滑,简直和镜子一样光滑,难以想象这个老人和少年一老一小的要耗费多少功夫才能将这个洞穴打磨得这么平整。光洁的洞穴上绘刻了一些奇异的花纹,还用一些有颜色的矿石粉末填满了,看qǐ来很是协调美丽,应该是某种装饰?

  老人抱着少年云进了lǐ面的洞穴,林齐也不客气,就zài石桌边坐了下来。

  看了看左右,林齐随手抓qǐ了一双靴子,lǐlǐ外外的把玩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