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 差点摔死的圣境法师


  第三百三shí四章差点摔死的圣境法师

  一把将哔哩哔哩拎在了手中,林齐迈开大步就朝黑渊神狱的入口跑去。圣堂.

  有新人来了,但是所谓的迎新队的头目羊头恶魔扎丽还在和肥熊他们商量事情,林齐大可以赶在他们之前去看看新人的模样。林齐一边狂奔,一边暗自盘算着,也许他能从那个新人手上弄点好处?

  虽然只是早来了两天的时间,但是林齐自认为他已经算是黑渊神狱的老人了。新人么,总是要被老人剥削的。与其被扎lǐ那群人剥削,林齐觉得还不如让自己多弄点好处。

  健壮高大的身躯犹如猛虎跃涧穿林,哔哩哔哩惊恐的抱住了林齐的脖子。林齐冲锋的速度太快了,甚至比哔哩哔哩熟悉的半人马狂★奔的速度还要快了许多。林齐奔跑的时候,哔哩哔哩能够清楚的感知到林齐身上强大的肌肉在颤抖,感受到他的血管中犹如水银一样‘哗啦啦’流动的血液撞击声。

  “真是恐怖的主人啊,足以和深渊地龙的身体相比■★奔的速度还要快了许多。林齐奔跑的时候,哔哩哔哩能够清楚的感知到林齐身上强大的肌肉在颤抖,感受到他的血管中犹如水银一样‘哗啦啦’流动的血bēndesùdùháiyàokuàilexǔduō。línqíbēnpǎodeshíhòu,bìlǐbìlǐnénggòuqīngchǔdegǎnzhīdàolínqíshēnshàngqiángdàdejīròuzàichàndǒu,gǎnshòudàotādexuèguǎnzhōngyóurúshuǐyínyīyàng‘huálālā’liúdòngdexuèyèzhuàngjīshēng。

  “zhēnshìkǒngbùdezhǔrénā,zúyǐhéshēnyuāndìlóngdeshēntǐxiàngbǐ的强大身体,噢,真可惜这样恐怖的主人没有修炼斗气!”哔哩哔哩吐着舌头,长舌头因为林齐狂奔带起的狂风在他脸上乱扫乱跳。哔哩哔哩狂叫道:“主人啊,恐怖的主人,如果你能离开这lǐ去深渊魔域的话,您一定是一个了不起的大恶魔!”

  林齐哼哼了一声,恶魔?他对成为恶魔可没什么兴趣。

  来的时候悠悠达达的走了小半个小时,但是在林齐全力狂奔下,他只用了三分zhōng就来到了玄蓝坐镇的水池边。林齐大○声喘息着赶到的时候,正好看到玄蓝正笑呵呵的双手抱在胸前,向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老人说着话:“需要帮忙么?如果需要wǒ帮助你捞行李,就答应wǒ一件事情,等你死了,wǒ能吃了你么?”

  灰袍老人身上■散发出腾腾水蒸气,显然刚刚被玄蓝从水池lǐ捞起来。《》.

  但是水池lǐ还有东西,那是几个很大的包裹,lǐ面装了一些书籍、油灯以及一些奇怪的器皿之类乱七八糟的玩意。老人手lǐ拎着一根长长的木棍,正站在水池边努力的去捞取那几个被胡乱丢下来的包裹。

  听到玄蓝的话,这个有着长长的眉毛,胡须和眉毛都绕成了一团的老人气急败坏的抬头咆哮起来:“愚蠢的东西,请对一个尊贵的圣境法师表示应有的尊敬!”

  “哇哦!”林齐和哔哩哔哩同时惊呼了起来,这个老家伙是个圣境的法师?

  林齐立刻向后退了几步,见鬼,怎么可能是一个圣境的法师?教会居然将一个圣境的法师丢进了黑渊神狱?想要生擒活捉◇一个圣境法师,教会要付出多么惨重的代价才行?

  当然,如果一次性出动shí名以上的圣境存在,生擒一个圣境法师也是有可能的。这个老头子到底在外面犯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教会要将他丢进这不见天日的地方▲

  玄蓝却不在乎这个老人的咆哮,他慢吞吞的说道:“圣徒二阶的法师嘛,有什么了不起的?wǒ两年前吃掉的那个,他shí力鼎盛的时候可是圣士二阶呢,足足比你高了三阶!不过你们这些法师都皮包骨头,shí在是没什么吃口。如果不是玄蓝饿得慌,吃谁也不会吃你们啊!”

  那个圣境法师气鼓鼓的哼哼了一声,他举起了手上的那根小木棍轻轻一点,一道清风席卷而起冲进了水池,将那几个一米见方的包裹给卷了起来。犹如甩干机一样将包裹悬在空中急速旋转了一阵,将包裹上黏住的水珠甩得干干净净了,老法师这才一挥木棍,清风卷着包裹回到了他的身边。

  气鼓鼓的打开一个包裹,将lǐ面的那些牛皮封面的书籍翻检了一阵,老法师这才回过头,上上下下、认真的打量起玄蓝:“唷,一个冰霜巨人?那些神棍的神狱lǐ还有一点好东西嘛!小家伙,你的年纪不会超过两百岁吧?你是shíshí在在的一个小家伙!给wǒ一点血和肉,让wǒ研究一下怎么样?”

  玄蓝意味不明的嘿嘿冷笑了几声,然后他扭头看向了林齐。圣堂最新章节.

  很显然,玄蓝记得林齐这个在自己身边躺了一晚上的小家伙,他热情的向林齐挥了挥手:“喂,是林齐吧?你们生得太小了一点,想要分辨你们的面孔shí在是有点困难!这个老家伙不好对付啊,你没办法从他身上弄到好处了。等几天再来!”

  老法师急速转过身来,他虎视眈眈的盯着数shí米外的林齐尖声叫道:“想要从wǒ身上弄好处?你知道wǒ是谁么?wǒ是伟大的圣境法师梅阿,wǒ是凯撒帝国的首席宫廷**师,臭小子,你想怎么样从wǒ身上弄好处啊?”

  林齐摊开了双手,很是明智的向后又退了几步:“您千万不要误会,wǒ可没有冒犯您的意思。wǒ只是听玄蓝说有新人来了,特意过来看看而已,wǒ也是新人,wǒ刚刚被丢进这lǐ两天不到。”

  梅阿皱起了眉头,他死死的盯了林齐一眼,冷笑道:“小小年纪,你是因为做了什么被教会盯上的?”

  挺起了胸膛,梅阿摆出了一副很了不起的模样:“wǒ,圣境法师梅阿,因为研究太古禁忌召唤阵,想要将死去的太古邪灵召唤到人间,结果被自己的徒弟出卖,在召唤法阵运转的最重要关头被教会的神棍偷袭,这才被关进了这lǐ。臭小子,你凭什么,有什么资格也被关进黑渊神狱?”

  林齐呆了呆,这老家伙脑子有毛病么?看他的样子,似乎对被关进黑渊神狱觉得很荣耀一样?

  眨◇巴了一下眼睛,林齐摊开了双手:“wǒ是清白的,尊贵的梅阿**师!wǒ是清白的!”

  玄蓝突然乐不可支的狂笑起来,他用力的拍打着地面,放声大笑道:“噢啦,是啊,wǒ们都是清白的!林齐这小家伙是清■白的,至于wǒ嘛,wǒ更是无辜的!”

  皱起一张大脸,玄蓝摊开双手长叹起来:“wǒ刚出生就在这个鬼地方了,wǒ才是最无辜的!虽然wǒ父亲和母亲吃掉了许多教会的神棍,但是这和wǒ有什么关系?可是wǒ刚出生就被关在了这lǐ,wǒ才是真正最无辜的呢!”

  梅阿咬着嘴唇边的胡须,突然对林齐呼喝起来:“不要理睬这个愚蠢的巨人,臭小子,你叫林齐么?恭喜你,你被伟大的圣经法师梅阿征用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wǒ的仆役,你要为wǒ服务,你知道么?”

  目光闪烁的梅阿突然跳着脚怒骂起来:“那群该死的神棍,他们抢走了wǒ的空间戒指!他们只给wǒ留下了这么一丁点微不足道的个人财产!他们到底是神棍还是土匪?”

  林齐又向后倒退了好几步。

  成为梅阿的仆役?林齐经过科查大师那档子事情后,对成为这些神神叨叨的法师的服务生已经有了很深的心理阴影。他坚定的摇了摇头,无比认真的说道:“不可能的,梅阿**师,wǒ不可能成为您的仆役。抱歉,wǒ没有这个荣幸!”

  梅阿愤怒的咆哮起来:“你敢拒绝一个伟大的圣境法师?”

  话音未落,一道冰冷的水柱喷泻而下,将梅阿冲出了shí几米远。这道水柱中混着恶劣的臭味,梅阿哆哆嗦嗦的挣扎着站了起来,他抬起头,正好看到玄蓝将自己那个足足有两个人长短的大家伙塞回草编的短裙lǐ。梅阿的脸瞬间变成了黑紫色,他举起小木棍指着玄蓝,眼珠子都发红了。

  玄蓝用一泡尿冲倒了一个圣境法师,丝毫不以为然的大笑起来:“你这老家伙真讨厌,wǒ在这lǐ迎接新人已经有一百年了,你是最让wǒ讨厌的一个!”

  用力向林齐招了招手,玄蓝笑道:“这老家伙被丢下来已经有一会儿了,好了,现在不用害怕他了。一个法师,哪怕是圣境的法师,只要被黑渊神狱的气息感染了,他就完蛋了!就和那些老家伙一样,他完蛋了!”

  林齐诧异的看着玄蓝,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但是梅阿却是一愣神,他举起小木棍狠狠的一挥手,一道清风平地lǐ卷起,卷着他就向高空飞了起来。

  玄蓝兴奋的拍起了手:“shí米,二shí米,三shí米,哇,快飞得有wǒ高了!”

  然后,四周突然有一道微妙的波纹突然荡漾开,梅阿身边环绕的清风突然溃散,飞起来足足有一百米高的梅阿身体一晃,大头朝下的就从高空摔了下来。

  玄蓝眉开眼笑的拍着手,没心没肺的叫道:“摔死你,wǒ就有得吃了!”

  还是林齐看到事情不对,他飞快的冲了过去,双手伸开接住了梅阿。

  倒霉的梅阿从百米高空降下,重重的摔在了林齐的手臂上。他浑身的老骨头可和林齐没得比,虽然林齐已经竭尽全力化解他身上的冲击力,但是林齐坚固的骨头依旧让梅阿的骨头断了好几根。

  ‘咔嚓’声中,梅阿撕心裂肺的痛呼起来。

  玄蓝也捂住了脸,痛苦的叫嚷了起来:“噢啦,林齐,你为什么要救这个老家伙?他摔死了,wǒ就能吃掉他了!你为什么要救他?你知道不知道,要等一个圣境法师老死,wǒ要等多久么?”

  林齐无语的看着玄蓝,然后轻手轻脚的将梅阿放在了地上。

  黑暗中突然有一个老人缓步走出,他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梅阿,wǒ最心爱的小弟子,想不到可以在这lǐ和你团聚,wǒ真是太感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