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黑胡子的愤怒


  第三百章 黑胡子的愤怒

  一千二百名黑甲zhàn士将帝国最高法院的后门围得水泄不通,zhàn士们排成了整齐的方阵站在那里,时间过去了好jǐ个小时,tā们却丝毫没有动弹。圣堂最新章节.这是寻常帝国主zhàn军团都做不到的事情,这是一支可怕的军队。

  黑胡子大咧咧的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叼着雪茄看着不远处守着囚车的那些龙骑兵和惩戒骑士。tā的眸子里寒光闪烁,不时从tā体内传来骨节相互摩擦的‘咔咔’声,强大的斗气zhèng在黑胡子的经络中往来流转,只要tā心意一动,tā立刻能化为噬人的猛虎,将tā的目标撕成粉碎。

  “嘿,这群没卵子的软蛋!”黑胡子一边大口大口的吞云吐雾,一边低声的讥嘲着那些守卫在囚车边的惩戒骑士。如果林齐被无罪释放还好,如果林齐被判定有罪,那么就怪不得黑胡子下重手了。

  最少最少,这些护卫囚车的人一个都活不了!

  黑胡子怪笑了jǐ声,一千二百名‘虎爪堂’的铁血zhàn士,加上处于暗中的虎影,以及zhèng在四处打探风声的虎风,除开坐镇家族根基之地的虎牙堂和zhèng在布置善后渠道的虎尾堂两大分支,黑虎家族的精锐zhàn力已经大部聚集在这里。

  “曾祖的曾祖的曾祖曾经说过一句话,这是东方的谚语。”

  黑胡子吐了一口浓烟,低声的自言自语道:“老虎不发威,你当老子是病猫!老虎是要吃人的!”

  甲胄撞击声响起,一名身材高挑的中年男子缓步走到了黑胡子身边坐下。这人面容黧黑,显然常年受到强烈的阳光照射,在tā的手上、脸上都有凹陷下去的斑斑伤痕,那伤痕不像是刀剑伤,反而像是被毒虫的毒液腐蚀过,尤其是tā的嘴唇都被腐蚀掉了一块,看上去煞是狰狞。

  从这男子的黑发、黑眼来看,tā和黑胡子一样都有着极其纯zhèng的东方血统。(《 .)而且tā就这么大咧咧的坐在了黑胡子的身边,显然tā和黑胡子的身份相当。如果林齐在场,tā就会发现,tā从来没有在家族中见过这个中年男子。

  很熟络的从黑胡子的腰带里摸出了一根雪茄塞自己嘴里,中年男子抽出黑胡子叼着的雪茄,将烟头凑到自己的雪茄上猛吸了两口,点着雪茄后又将雪茄塞回了黑胡子嘴里。

  “十年前我来过一次,老虎你哭哭啼啼的还在想自家的老婆。十年后我再来,可好么,我唯一的侄儿居然被教会坑进了法庭!”中年男子慢悠悠的吐了十jǐ个烟圈,淡淡的说道:“下次我再来的时候,你还会招惹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

  黑胡子长叹了一声,tā眯着眼摇头道:“虎无伤人心,人有杀虎意,嘿!收养干儿子这种事情实在是做不得,我只是想要弄个好名声,结果把自己的亲儿◇子给坑进去了!等我找到了亚瑟那杂种,我一寸寸的碎剐了tā!夜盟的名声,啊呸,老子不在乎了!”

  一个驴头从两人的肩膀后面探了出来,驴子压低了声音无比**的说道:“就是,就是,干tā大爷的!不就★是一干儿子么?这年头干儿子哪里有干女儿来得好?喂,话说给我找jǐ个大胸脯的干女儿吧?种族什么的我倒是不怎么在乎,胸脯够大就成!”

  黑胡子和中年男子同时出手,重重的一拳砸在了驴子的左右眼眶上,驴子闷哼一声,踉跄着向后倒退了十jǐ步,垂头丧气的溜达去了一旁的树丛里伤心去了。

  “这贱人!”中年男子不敢领教的打了个寒zhàn:“你没在林齐身边安排护卫?”

  黑胡子苦笑了起来,t■ā看着中年男子点了点头:“我把老冰派给了林齐,但是前jǐ天我用观星盘定位老冰的位置,tā娘的tā居然在寒冰魔域的第七层!以老冰的实力,想要闯出来也起码要两三年不可!”

  中年男子的脸色一变:“☆惩戒神殿的惩戒放逐么?”

  黑胡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能使出这招的人可不多,老冰可是比我还高了一阶的实力,居然就被丢出去了。(《7*还好被丢去了寒冰魔域,那是老冰年轻时试炼的地方,tā修炼的冰斗气在那里能发挥出十成十的威力。如果tā被丢去了熔岩魔域,我们就等着给tā收尸吧!”

  中年男子低头看了看自己被腐蚀得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手掌,咧咧嘴苦笑起来:“可不是,熔岩魔域啊,那可真是一个◆鬼地方!唉,忙完林齐的事情,我可得赶快回去,那边的解毒药剂都快用光了,幸好你这十年来收集的各种药草足够,否则还真难扛下去。”

  黑胡子点了点头,用力拍了拍中年男子的肩膀。

  两人于是都◆不再吭声,过了许久,黑胡子才低声问道:“还没找个女人?你上次的那相好也走了二十年了,赶紧找一个吧!别看你现在还有好jǐ个儿子,搞不好哪天就填土坑了。”

  中年男子气得嘴角直哆嗦,tā恶狠狠的盯着黑胡子低声骂道:“给我闭嘴吧,讲点吉利的!我起码现在还有五个儿子顶着,你呢?就林齐一个!要是林齐出了什么事,你又一大把年纪了,万一到时候生不出孩子,你林家可就断子绝孙了!”

  黑胡子得意洋洋的挺起了胸膛,tā挤眉弄眼的向中年男子怪笑了起来:“嘿,我一大把年纪了?我记得我比你还小了七岁!我现在每天早上都是一柱擎天,你也知道我的那小情人罗斯,我每次都杀得她丢盔卸甲嗷嗷惨嚎,嘿嘿。。。”

  怪笑了jǐ声,黑胡子将烟头丢在了地上,狠狠的踏上了一脚,语气变得有点消沉的叹了一口气:“答应林齐tā老娘了,绝对不会给林齐找一个后娘让tā受委屈,也不会给tā弄一个亲兄弟争夺家产,所以呢,嘿。。。等林齐年纪再大点,等tā将玄虎劲修炼到了大乘境界,我就传授tā进阶的白虎斗气,到时候tā就能破身生娃啦!”

  竖起一根手指,黑胡子得意洋洋的说道:“我要给林齐找一百个大姑娘,让tā给我生三五百个孙子孙女!老子家大业大,养得起!哈哈哈哈!”

  中年男子歪了歪嘴,狠狠的用肘子杵了一下得意洋洋的黑胡子。

  两人zhèng在这里叽叽咕咕的说话,一名衣衫华贵的俊美男子慢吞吞的向这边走了过来,tā看似无意的从黑胡子两人的面前走过,轻飘飘的丢下了一句话:“家主,已经锁定了一处宅院可能是亚瑟藏身的地方,虎风zhèng在监视那里。”

  一张小纸片轻飘飘的从那男子袖子里飞出,宛如一只灵巧的小鸟飞进了黑胡子的掌心。

  黑胡子抓着纸片看了一阵,脸上骤然露出了一丝狰狞的杀意:“嘿,居然还有一个女人,还有一个婴孩?说不得只能灭门了。这小杂种,居然在外面养了女人和孩子!”

  有点犹豫的皱起了眉头,黑胡子低声咕哝道:“奇怪,难道tā生养这孩子的时候,就已经和教会勾搭上了?否则在我的眼皮底下,谁能帮tā瞒过我派出的探子?”

  中年男子望了那纸片一眼,轻轻的摇了摇▲头:“管tā们是怎么认识的,把tā们全部做了就是。夜盟的肥鸟柯克不是和tā有勾结么?顺便将肥鸟柯克也干掉,黑虎家族全面接收tā的产业吧,最近那边的消耗很大,不管是兵器、粮食还是药物,消耗都非常大!” ■tóu:“guǎntāmenshìzěnmerènshíde,bǎtāmenquánbùzuòlejiùshì。yèméngdeféiniǎokēkèbúshìhétāyǒugōujiéme?shùnbiànjiāngféiniǎokēkèyěgàndiào,hēihǔjiāzúquánmiànjiēshōutādechǎnyèba,zuìjìnnàbiāndexiāohàohěndà,búguǎnshìbīngqì、liángshíháishìyàowù,xiāohàodōufēichángdà!”
  黑胡子点了点头:“明白了,那就把肥鸟柯克一起干掉吧。这头胖猪居然还敢插手我家的家务事,tā是自己找死,怪不得我下手太狠。”

  两人三言两语就决定了肥鸟柯克的命运,就在这时候,一名黑衣执法官三蹦两跳的从后门窜了出来,飞快的狂奔到了黑胡子身边。tā凑到黑胡子耳朵边上,用最快的语速将法庭内发生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嗡’的一声,黑胡子屁股下的大石头变成了一滩细碎的粉末飘散,那粉末是那样的细,简直比最好的面粉还要细腻jǐ倍。清风吹过,这些粉末飞起,变成了一团粉尘向四周扩散开。

  守护囚车的那些龙骑兵和惩戒骑士看到了这边的动静,tā们同时骇然看向了黑胡子。

  要说打碎这块大石头,那些惩戒骑士都能做到,但是要一击将这块数米方圆的大石震成灰尘,这是tā们望尘莫及的实力。就算是天位上阶的骑士都不见得能做到这一步,但是黑胡子却做到了!

  “嘿,嘿,嘿!居然给★我儿子胡乱扣罪名!而且,还用定位传送阵将tā送去了不知道哪里,就连劫囚车的机会都不给我!嘿,嘿,嘿,你们真的是找死么?”黑胡子的眼珠已经变得赤红一片,tā突然朝着数十米外的那一群龙骑兵和惩戒骑士狂啸了☆一声。

  一声虎啸,一头体长数米的黑虎从黑胡子体内虎啸而出,平地里一道气浪卷出,那些龙骑兵踉跄着向后倒退了十jǐ步,但是和tā们站在一起的惩戒骑士全部头颅炸裂而亡!

  所有的龙骑兵都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是什么样的实力才能在相隔数十米的地方用一声咆哮杀人?而且tā还控制得这么精准,自己和惩戒骑士混乱的站在一起,但是啸声只杀惩戒骑士,却没有动tā们一根毫毛!

  黑胡子不理睬■那些被吓得瘫软的龙骑兵,只是举起右手,轻轻的挥了挥。

  “兄弟们,开始干活,操刀子砍人去!”

  四章gèng新完成,猪头晚饭去了。

  晚饭后还要继续码字!

  嗷嗷!大家继续给猪头投推荐票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