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 葛朗姆的证词


  第二百九十七章 葛朗姆的证词

  “小朋友,你想要亵渎公正的fǎ律和神圣的fǎ理正义么?”

  恩佐从旁听席上冲出,一剑刺向葛朗姆的喉咙,这些动作已经快到了极点,快到一些贵族只是眼皮眨了眨,恩佐已经从旁听席上跳了出来,赤红着双眼的他剑尖已经顶zài了葛朗姆的喉咙上。《 .

  但是圣堂大主教阿尔fǎ只是轻轻的一笑,他慢条斯理的向恩佐伸出了一只手掌,然后轻飘飘的说了这一句▲话。他的话语气很慢,很悠闲,好像每一个字之间都隔了很长一段时间。而恩佐的剑已经到了葛朗姆的喉咙口,只要轻轻一刺就能将葛朗姆接下来的话全部封进他嘴里。

  可是就是这么微不足道的一点时间,阿尔fǎ☆■说完了长长的一句话,然后恩佐就再也无fǎ动弹。

  从阿尔fǎ伸出的手掌上,每一条掌纹都zài放出淡淡的白光,柔和却充满了神圣威严的白光,让人一见就恨不得想要跪倒zài他miàn前忏悔自己所有罪▲责的白光。恩佐的身体就zài白光的照耀下僵硬zài了半空,他的脚离地有三寸,身体犹如一支利箭激射向前,剑尖已经贴住了葛朗姆的喉咙,但是他就这么僵硬zài了那里,好像他身体所处那一方空间突然凝固,也好像他身体附近的时间突然凝滞。

  “尊贵的圣路易十三世陛下,我代表教会向贵国提出控诉!zài如此神圣庄严的fǎ庭上,zài皇权和神权联合审判的神圣日子里,为什么会有这么胆大妄为的人想要杀人灭口?”

  阿尔fǎ抬起头,神色从容的看着皇帝所zài的包厢:“这个年轻人穿着帝国的军服,他是帝国的军人!难道他的行动代表了帝国的态度?高卢帝国准备不惜代价的包庇一个。。。一个渎神者?”

  皇帝缓缓站起身,有男仆拉开了挡zài他miàn前的轻纱帷幕,于是所有人都看清了皇帝的miàn容。(《7*

  居高临下的看着阿尔fǎ,皇帝皱起了眉头,他轻轻的拍了拍手,低沉的下令道:“把恩佐和他的同伴都带陆军学院,关上一个月的禁闭!不像话,实zài是太不像话了!”

  大群重甲战士呼啸而来,他们死死的按住了恩佐和龙根等一批人,将他们强行带离了fǎ庭。林齐的这帮子兄弟当中,只有恩佐突破到了●地位的实力,其他人都不过是人位骑士的水准。但是这些重甲战士个个都是宫廷禁卫中的精锐之选,他们的实力不是恩佐等人能对抗的。

  皇帝向阿尔fǎ微微的鞠躬一礼,温和的笑道:“现zài,可以重新开始了◇。我期待着您的证据!”

  阿尔fǎ微微一笑,承受了皇帝的行礼。

  zài教会,最高权力机构就是教宗厅。其中圣冠教宗执掌神职,是距离神灵最近的人,权力最大。圣玺教宗执掌权职,负责教会的日常行政和人事安排。圣杖教宗执掌武职,掌控了教会所有的武装力量。

  zài三位教宗之下,名义上和教宗厅权力相当的是由三百六十位圣堂大主教组成的长老团。这些圣堂大主教也是各大神殿的实际执掌人,他们□zài教会地位高隆、权力极大,除开极少数从平民百姓爬到这个阶层的幸运儿,这些圣堂大主教基本上都是神裔家族出身。

  阿尔fǎ大主教,就是圣堂大主教之一,教会最顶尖的人物。

  zài圣堂大★主教之下,才是负责各国教区大权的枢机红衣神冠大主教,这些枢机红衣神冠大主教的地位和各国的皇帝相当,所以zài西方大陆,圣堂大主教的地位高过各国皇帝!zài复苏历初期,各国皇帝都需要得到圣堂大主教的赐福和册封,才能最终接掌皇位。(《 .)

  如今虽然各国皇室已经不再依赖教会册封,但是圣堂大主教的身份地位,依旧zài皇室之上。所以骄傲一如圣路易十三世,miàn对阿尔fǎ他也只能鞠躬致礼——哪怕他站zài高高zài上的包厢中,阿尔fǎ站zài地势最低的囚笼前,但是皇帝毕竟向他屈身了。

  一名圣堂大主教足以震慑全场,哪怕教会因为百年陆岛战争实力大不如前,一名圣堂大主教依旧可以震慑一国的●皇帝。圣堂大主教,那是智慧的象征,那是力量的代表,那是权力的凝聚体,是西方大陆乃至这个世界最可怕的那一类存zài的一份子。

  尤其阿尔fǎ大主教,他是当今惩戒神殿的五位主持圣堂之一,他的亲弟弟◆,就是惩戒骑士团的团长,传说早zài百年陆岛战争中期就突破了天位的可怖存zài。

  满堂静悄悄的,随着恩佐等人被禁卫强行带走,所有zài场的贵族纷纷起身向阿尔fǎ大主教鞠躬行礼。饶是这些贵族刚刚联手zài教会的身上砍下了一大块肉,但是miàn对阿尔fǎ这样的人,他们还是出自本能的表示了自己的敬畏之情。

  皇权和神权的斗争,一直是西方大陆政治风云的主题之一。现今虽然皇权鼎盛,似乎压制住了神权,但是谁知道神权zài未来某天会不会突然旺盛,一举将皇权打压下去?

  所以zài一个圣堂大主教miàn前表示出自己的谦卑和虔诚,是绝对没错的事情。

  阿尔fǎ矜持的点了点头,他欣然于自己的身份带给所有贵族的压力。他轻轻的笑了笑,然后厌恶的看向了林齐:“这个看似淳朴,看似憨厚,看似纯良,看似清白的年轻人,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恶棍、无赖、fǎ律的破坏者和渎神者!”

  脸色惨白的林齐没有辩驳阿尔fǎ的话,他只是死死的盯着葛朗姆,死死的盯着他。

  葛朗姆不敢看林齐一眼,他低着头,畏畏缩缩的低着头,将身体藏zài了阿尔fǎ高大的身躯后miàn。阿尔fǎ淡淡的笑着,手掌轻轻的拍zài了葛朗姆的肩膀上:“葛朗姆,迷途知返的孩子,向zài场的贵族,这些大陆上最高贵的人说明林齐的罪恶!让一个真正的罪人受到惩罚,你身上的罪就能洗清!”

  用力按了按葛朗姆的肩膀,阿尔fǎ沉声道:“你家族的罪,就能得到清洗!”

  葛朗姆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他身上的肥肉就随着这一下颤抖荡起了绵绵的肉浪。

  林齐听出了阿尔fǎ言语中的某些蕴意,他盯着葛朗姆厉声喝道:“葛朗姆,你家里出了什么事情?你开学这么久还没有回学校,是不是因为你家族的原因?嗯?葛朗姆,不要让我记恨你,就算我要死,你也要让我死得明白!”

  林齐一拳头砸zài了坚固异常的囚笼上,他嘶声咆哮道:“我们是朋友,是兄弟!就算你要出卖我,给我一个让我原谅你的理由!”

  阿尔fǎ眯着眼笑着,他轻轻的摇了摇头,含糊的咕哝了一声:“天真的年轻人,真是。。。蠢极了!”

  站zài高台上的律居高临下的俯瞰着放声怒吼的林齐,他的眼睛闭了起来,低声的说道:“出卖自己朋友的人,出卖自己兄弟的人,这是罪啊!堕落的罪人,你们身上的罪愆又多了一份。只有神圣的火焰,才能彻底消泯你们身上的罪,zài神的fǎ理和正义之前,你们要认罪!”

  葛朗姆畏畏缩缩的看了林齐一眼,他没吭声,只是转过头,从宽大的袍子下miàn抽出了一个账本。

  阿尔fǎ的手一挥,葛朗姆手上的账本就飞到了罗门**官的miàn前,葛朗姆向fǎ官们所zài的高台鞠了一躬,恭敬的说道:“诸位尊贵的fǎ官阁下,诸位尊贵的红衣主教阁下,这,这是林齐这三年来所有违fǎ乱纪的记录。他贩卖兵器,走私丝绸,非fǎ酿造烈酒,强占民宅,强夺帝国公民产业,强暴无辜民女,勾引神圣的神职人员,与女教士私通,甚至zài神圣的教堂内媾和!”

  林齐漠然的看着葛朗姆,这个正zài将一些莫须有的罪名扣zài他头上的胖子,真的是他认识的葛朗姆么?

  “最最不可饶恕的就是,林齐亵渎了神灵的威严,他私自印刷赎罪符,假冒神灵的名义贩卖赎罪符,让原本可以洗清自身罪愆的帝国公民受到了最无耻的蒙骗!他贿赂教会神职人员,逼迫神职人员为他提供赎罪符的模板,强迫神职人员为他勾引教会的女教士。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败类渎神者!”

  “更加不可原谅的罪责就是,他是众神之启的嫡传学徒,他配制邪恶的药剂,妄图复生邪恶的魔神。这是罪无可赦的重罪,就算神恩令中也规定,任何与古老魔神有关的罪责都不可宽恕。”

  葛朗姆气喘吁吁的一屁股坐zài了地上,他的衣衫已经被冷汗渗透。

  阿尔fǎ看向了巴林神父,他淡淡的说道:“这位巴林神父,十二年资历的正统教士,就是被林齐诱惑堕落的罪人。诸位,证据确凿,林齐的罪是无可辩驳的。”

  林齐深吸了一口气,他高声叫道:“我抗议,这些都是你们的一miàn之词。这些罪,都能用神恩令洗清。我唯一不可赦的重罪是我企图复活魔神,但是我没有!我并不是众神之启的人!”

  葛朗姆狼狈的抬头看了林齐一眼,然后他重重的垂下了头。

  阿尔fǎ从袖子里掏出了一瓶淡青色的药剂,他看着林齐幽幽叹道:“那么,最确凿的证据就zài这里。”

  阿尔fǎ冷冷的看着林齐,语气中透着一股子阴沉的煞气。

  “我会让你心服口服的认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