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找上门去


  提香的小楼,那个堆砌着无数珍贵物品,很多地方积满了灰尘的起居室。

  四仰八叉的躺在起居室的阳台上,林齐深深的吸着气,嗅着手上厚厚一叠面额巨大的金票。就在一大早林齐等人乘坐皇帝的那条皇家客轮回到帝都后,玛瑞斯主动的派人送来了这些金票,还把他输给拉图斯的那些矿山的契约也送了过来。

  嗅着金票特yǒu的油墨芳香,林齐沉醉了。他的嘴角yǒu口水不断的涌了出来,他深深的沉醉在了这一◎笔巨款带给他的快乐中。

  起居室内,提香正一杯接着一杯的向恩佐敬酒,两人都是喜笑颜开,心情好得无以形容。

  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拉图斯、提香以及他们这一派的青年贵族都从中获取了极大的利★益,尤其是拉图斯,他从玛瑞斯那里赢来的几条矿脉,每年给他增加的利润都数以千万计。矿山,这和普通店铺不同,在这个时不时就爆发各种大小冲突的世界,能够铸造兵器和铠甲的金属及其昂贵,尤其是那些珍稀金属矿脉,它们可都是天价。

  如果不是拉图斯奉皇帝的旨意赶去了胜利宫,现在就应该是他们三人在一起饮酒庆祝了。

  至于林齐,他拿到那些金票后就一直处于那种神游状态,一直在那里嗅着那些金票,人都yǒu点痴痴呆呆了。所以提香也没yǒu拉他一起喝酒,自顾自的和恩佐喝了起来。

  “知道这次玛瑞斯为什么这么痛快的将所yǒu的赌注赔了出来?”

  提香的笑容异常的诡谲,他拎着酒杯,轻佻的将酒杯在指尖摇晃了几下。

  “蝰蛇部队。这是大皇子直属的精锐。大皇子在三位皇子中年纪最大,年轻时曾经跟随陛下在百年陆岛战争的最后几年和兽人交过手。所以大皇子算得上皇室中除了陛下以外最yǒu军事才能的大将。”

  “所以在战争结束后,大皇子理所当然的得到了军方的支持,他的手下,也掌控了帝国不少的精锐力量。蝰蛇。这支在帝国最顶级的精锐,就是大皇子麾下最强的一柄战刀,同时也是大皇子的近卫。”

  古怪的抿嘴一笑,提香看着恩佐说道:“所yǒu蝰蛇的士兵起码都是地位中阶以上的实力,他们每一个都身家清白,每一个都对帝国忠心耿耿。所以,没yǒu外人能调动蝰蛇。”

  恩佐沉吟了许久,他摇了摇头:“大皇子肯定不承认这件事情。”

  提香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他的确不承认他派人刺杀你和铁拳团的学员。但是,证据确凿,不管他承认不承认。蝰蛇的人出现在了实战演练的战场上,而他们现在应该在□几千里外的地方执行某项秘密使mìng。军部的督察官已经证明,蝰蛇部队中yǒu六十名战士不知去向。”

  恩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么,大皇子麻烦了?”

  提香眯着眼看着酒杯:“也许吧?这□◆要看陛下的意思,所以拉图斯殿下也被召进了胜利宫。如果陛下要严惩的话,这件事情可以算成私自调动帝**队,图谋叛乱;如果陛下只是想要警告某些人,那么。这就是拉图斯殿下和你们的私怨,只是一场赌博而已!”
☆yàokànbìxiàdeyìsī,suǒyǐlātúsīdiànxiàyěbèizhàojìnleshènglìgōng。rúguǒbìxiàyàoyánchéngdehuà,zhèjiànshìqíngkěyǐsuànchéngsīzìdiàodòngdì**duì,túmóupànluàn;rúguǒbìxiàzhīshìxiǎngyàojǐnggàomǒuxiērén,nàme。zhèjiùshìlātúsīdiànxiàhénǐmendesīyuàn,zhīshìyīchǎngdǔbóéryǐ!”

  林齐终于从金票的魅力中苏醒,他手忙脚乱的将金票塞进了靴子里,然后蹦跳着冲进了起居室,一脚将一个挡路的青瓷痰盂踢飞了出去。

  “只是一场赌博?见鬼,皇帝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喂。喂,他们可是差点没干掉了恩佐!”

  提香看着林齐,轻轻的摇了摇头。

  “陛下已经给出了补偿。恩佐在军队中的前途肯定一片光明,而林齐,陛下也许诺了你皇室矿山总管的职位!你要知道。皇室矿山总管和帝国内政大臣下辖的各部主官级别相当,虽然只是为帝国皇室服务的内臣,但是职权极大,只要你在这个职位上多熬炼一些年,一旦让你转入帝国朝臣行列,你的起点会很高,高得吓人的那种高!”

  林齐瞪大了眼睛:“所以?”

  提香叹了一口气,再次摇了摇头:“所以,虽然陛下话说得很严重,但是实际上在他开口许诺你皇室矿山总管这个职位时,陛下已经yǒu了决定!”

  林齐的脸色不是很好看,恩佐和龙根他们都是他的兄弟,他的伙伴,但是那些蝰蛇的人差点没把恩佐他们变成了一滩臭哄哄的脓血,这口气他可吞不下去。

  如果皇帝严厉的惩罚一下大皇子和玛瑞斯,那么林齐心里还会好受一点,但是皇帝既然都已经做出了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的决定,那么林齐心头的火气就不是这么容易消除的。

  正说话的时候,门外传来了轻盈的脚步声,满脑袋都是汗水的于莲大步冲了进来,然后他差点撞飞了一个两米高的大花瓶,他不由得抱怨了起来:“提香,我尊贵的阁下,我亲爱的表兄,您的这间起居室应该好好的收拾一下了,这是我见过的帝国最拥挤的一间起居室。”

  提香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无赖的摊开了双手躺在了沙发上:“缺少一个女人呀,于莲,我身边缺少一个能够帮我打理内务的女人。yǒu什么消息么?”

  于莲艰难的绕过那些拥挤的陈列品,走到了提香和恩佐身边,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痛快的将满满一杯酒一饮而尽。舒服的叹了一口气,于莲很是惋惜的摇了摇头:“陛下把拉图斯殿下和玛瑞斯殿下都痛骂了一顿,然后夸奖了‘从来不惹是生非’的比丘斯殿下。最后,陛下警告两位殿下,不许再用自己长辈的私产做赌注,然后罚他们闭门思过三个月不许出门!”

  无奈的摊开双手:“伯德伯爵被禁卫逮捕,他的所yǒu族人都被投入了监狱。就是这样,事情,就是这样。”

  林齐看向了提香,他很好奇这个伯德伯爵是什么人。

  提香叹了一口气,他从身边的一个文件柜内翻了好一阵子,从里面抽出了一张泛黄的纸片递给了林齐。上面是伯德伯爵的详细资料,他是帝**方的强力人士,军方激进派的代表,他在军部专门负责蝰蛇部队和其他几支常备军团的军令传递和日常协调之类的事情。

  换言之,在帝国内部,伯德伯爵是少yǒu的几个可能调动蝰蛇部队的人。

  “那么,他就是替死鬼?”林齐不满的哼了一声。将这张泛黄的纸片丢回给了提香,林齐恼怒的说道:“好吧,好吧,如果我们尊贵的皇帝陛下舍不得处理自己的儿子和孙子,那么。。。让我们去找点乐子吧,找点赏心悦目顺便还能让我们的荷包膨胀起来的乐子!”

  提香好奇的看着林齐,不知道他想要去做什么。

  林齐咬牙切齿的给提香低声咕哝了几句,然后提香兴奋的连连鼓掌,他立刻冲进了自己的卧室,换了一套华丽的礼服后,大叫大嚷的召集起了自己的护卫。

  过了没多久,一支上百人的队伍从首相府的侧门呼啸而出,半个小时后,膨胀到三百人开外的队伍来到了地狱铁锤的门店前,林齐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指着地狱铁锤的大门大声下令:“喂,英勇、忠诚的矮人祖灵的子孙们,我雇佣了你们,所以,给我砸了这扇大门!”

  被◇林齐带来这里的,是整整一百名矮人战士,正是林齐前几天被忽yōu着雇用下来的矮人们。

  这些矮人只yǒu常人的腰这么高,但是他们的身体宽度和身高相等,身体的厚度也和他们的身高一般无二。他们身上全◆línqídàiláizhèlǐde,shìzhěngzhěngyībǎimíngǎirénzhànshì,zhèngshìlínqíqiánjǐtiānbèihūyōuzhegùyòngxiàláideǎirénmen。

  zhèxiēǎirénzhīyǒuchángréndeyāozhèmegāo,dànshìtāmendeshēntǐkuāndùhéshēngāoxiàngděng,shēntǐdehòudùyěhétāmendeshēngāoyībānwúèr。tāmenshēnshàngquán是结实的肌肉疙瘩,从远处看过去,他们就是一块四四方方的肉疙瘩。

  他们脸上生满了浓密的呼吸,身上披着沉甸甸的矮人链子甲,手里拎着沉甸甸的四四方方的矮人战锤,每个人的腰里都挂着一个硕大的酒囊。听到林齐的mìng令,这些面孔发红、鼻子基本上清一色都是酒糟鼻,浑身酒气冲天的矮人战士们全愣住了。

  一个矮人大步走了出来,他不解的下,请给我们一个理由,为什么我们要攻击地狱铁锤?这是我们的同胞的店铺,难道他们冒犯了您?”

  林齐怒气冲冲的看着矮人,他大声吼道:“见鬼,你们为什么要问我为什么?难道你们不是应该完全服从我的mìng令么?我现在就mìng令你们,把这个店铺给砸了,把所yǒu的值钱的东西都搬出来,然后,把里面所yǒu矮人的腿都给我打断!”

  矮人们茫然不知所措的大眼瞪着小眼,作为矮人雇佣兵,他们的确应该完全服从林齐的mìng令。但是作为矮人的一份子,他们怎么可能袭击矮人自己的产yè?尤其是地狱铁锤可是他们矮人王的产yè,是矮人帝国的经济mìng脉所在,他们更加不可能下手。

  但是,雇主的mìng令是这样呀!

  矮人们苦恼的抓着脑袋,被酒精泡得混沌的脑子一时间搞不清应该怎么办了。

  林齐的脸色一沉,正要对着这群矮人大声咆哮一通,一个喝得晕乎乎的老矮人已经从店子里迎了出来。老矮人笑得很开心,就像是那种黄鼠狼见到了粉嫩嫩的小母鸡一样的笑着。(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