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无比震惊


  第二百三十九章 无比震惊

  胜利宫的后花园中有一小片黑色郁金香,这是hā兰帝国的特产。黑色郁金香是郁金香极其罕见的变种,异常珍贵,花香能助人安眠,根茎更是某些秘药的必须材料。

  高卢帝国的皇帝陛下穿着一裘便衣,正趁着黄昏那一抹斜阳的云光,小心的用一柄银剪刀将一株黑色郁金香叶子上的瘢痕剪掉。他皱着眉头小心翼翼的伺弄着这朵花,就好像他年轻的时候,给他的那位老情人,如今的hā兰帝国的女王陛下画眉一样细心、认真。

  每次看到这一片黑色郁金香,皇帝就会想起他的那位老情人。这一小片珍贵的花田,也是hā兰帝国赠送给高卢帝国的国礼。当然喽,其中蕴藏的情意,也只有皇帝陛下一人心知肚明。

  轻叹了一口气,缓缓直起腰,将银剪刀丢给了伺候在一旁的宫廷大总管,皇帝慢吞吞的走进了书房。

  “早上这一仗打得不错,给斯坦恩说,那个叫做恩佐的小子,列入重点培养的名单。虽然占了兵器和铠甲的优势,但是用这么点人能够干掉这么多兽人,这小子的能力不错!”

  “只不过,记得派人调查清楚,他们购买兵器和铠甲的资金来源。如果这些钱和我的那些混蛋儿孙有关系,就不能让他爬得太高。如果这笔钱是他自己筹集的,比如说是他召来的外援,那个叫做林齐的小家伙的钱,那就按照军队的晋升规则来办!”

  “林齐,林齐!”皇帝皱起了眉头,他低声自言自语道:“敦尔刻?林齐?嘿,这名字似乎有点意思!”

  “而且,黑发黑眼黄皮肤,纯正的东方人血统!hā维啊,我好像记得,敦尔刻也有这么个小子吧?嗯?当年我要给他世袭爵位的fēng赏,结果被拒绝了的那个小子?也是黑眼睛黑头发的那个?”

  白发苍苍已经显露出老态的宫廷大总管笑了,他用一根洁白的丝巾慢吞吞的将银剪刀上粘着的液汁擦拭干净,缓缓点头笑道:“是啊,陛下,当年您带着我们偷偷摸摸去视察北方前线,结果被兽人包围,就是那个叫林虎◇的年轻人救了我们。”

  “哦?是他?”皇帝停下了脚步:“林齐是他的孩子?对了,他们父子俩的个头都很高大!”

  hā维点了点头,他慢吞吞的说道:“刚刚从第五大学调来的学生档案,林齐的父亲的确叫做林虎,而且他们家在敦尔刻很有势力,也很有钱。林虎,现在刚刚接任敦尔刻市长的职位!”

  皇帝笑了,他用力摆了摆手:“那就不用再查什么了,林虎,林虎,他这是到老了不甘寂寞了么?敦尔刻市长?亏他想得出,当年如果他接受我的fēng赏,现在他已经是亚森行省的行政长官啦,最差也能以贵族的身份充当一个行省的总督嘛。”

  摇摇头,皇帝笑得很意味深长:“去第五大学调查一下林齐的为人和个人能力!只要这小子不是太不堪的人,就让内政部那边将他列入后备名单吧。去问寇恩一声,看看林齐这小子的品性怎样,给寇恩说,如果林齐不错,就把他的那一套教给他,hāhāhā!”

  hā维笑着点点头,将银剪刀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书房内,十二名宫廷**师已经换了人,宝座前的办公桌上,已经放上了一份简单的晚餐。皇帝坐在了宝座上,一边吃喝,一边挥了挥手。

  原本陆军学院的实战演练对身经百战,曾经从百万兽人大军中冲杀过的皇帝而言根本提不起他的半点兴趣。但是上午恩佐指挥铁拳团一举击溃了五百名兽人雇佣兵,这让皇帝的兴致顿时高涨,就连晚餐的用餐地点都选在了书房里。

  水晶球内迸发出夺目的光芒,孤岛战场上的情况顿时历历在目。

  林齐和恩佐正在营地内整顿装备,早上一战,一些软甲被损坏,一些刀剑也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损伤,一些箭矢射在了石头上,箭头需要重新磨制。也有大半队员受伤,一些人伤势还不是很轻松——他们是被暴力冲击的兽人用钝器打在了身上,内脏受到了一些震荡。

  所以整整一个白天林齐他们哪里都没去,他们就在营地里休养生息。

  那些受伤的队员都在营帐内舒舒服服的躺下休息,巴尔和雷奥带人去树林里采摘了大量的草药,正熬煮药汁为他们治伤。那些没有受伤的队员则是在砍伐树木,在营地外布置各种防御设施。

  在林齐的帮助下,这些队员甚至绕着营地挖了一条两米宽的沟渠,从旁边的小河内引入了活水注入了沟渠。透过流动的河水,可以看到水下插满了密密麻麻的尖锐木桩,这座营地的防御力已经提升了好些个档次。

  而且肉眼可见到营寨附近有一些长草倾斜的方向不是很对劲,显然那些长草下面都被布置了陷阱。长草中还隐藏了一些拒马和套索之类的东西,将营房围了个密不透风。

  皇帝一边咀嚼食物,一边满意的点头赞叹:“还不错,一群小菜鸟能做到这种地步,很不错。这个恩佐,查查他的家庭背景。希望他的背景是干净的,只要他不和那些大贵族沾边,就重用他!”

  hā维点头应了一声,慢条斯理的为皇帝的杯子里倒上了一杯鲜奶。

  眼看林齐他们的营地内没什么新鲜东西好看,皇帝意兴阑珊的下令法师们将视线投向了其他团队的营寨。首先他就看到了那些溃败的兽人正聚集在一个小山谷内,他们不知道袭击了那一支团队,这些兽人居然正在撕扯一些残破的人体碎片果腹。

  皇帝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早上恩佐和林齐的出色表现给他带来的好心情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冷哼了一声,皇帝低声下令道:“让斯坦恩警告那群娃娃,这是战争,如果他们不想被兽人当做食物,就打起精神,将他们在陆军学院学到的东西全部用上。”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皇帝丢下刀叉,双眼翻白的看着天花板。

  “三十年没有战争,难道帝国的军人就退化得这么快?看看这些小菜鸟,他们居然都还是军事贵族出身,但是看看他们的表现,就连陆岛战争时的民兵都比不上!他们在陆军学院到底学了些什么?打架?斗殴?酗酒?玩女人?除了这些呢?”

  皇帝突然扭头看向了hā维:“现在陆军学院的贵族学生,他们占了多少比例?”

  hā维的脸抽搐了一下,他低声笑了笑:“各个行省的军事学院里面,大部分都是平民学员。但是帝都陆军学院和海军学院里的学员么,贵族出身的学员超过了百分之八十。陛下,毕竟相比平民学员,这些军事贵族家族出身的子弟占了先天的优势。”

  皇帝的脸抽成了一团:“可是我不想他们占据这个优势。”

  猛不丁的皇帝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他放声叫嚷道:“看啊,我的皇冠,我的印玺,就在我的皇宫内,就在我的书房里,被人抢走了!看啊,看啊,居然没人知道是谁抢走了我的宝物,居然到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放在三十年前,这种事情可以想象么?”

  用力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皇帝抱怨道:“如果放在三十年前,兽人的那些强者是不是就能冲进我的皇宫砍掉我的脑袋?hā维,你说呢?三十年了,帝国比以前强大了十倍,一百倍,帝国的军队并没有缩编,反而无论是装备还是军饷都得到了提升,但是为什么我的个人财产都无法得到安全的保护?”

  hā维轻叹了一声,他看着皇帝,低声说道:“陛下,三十年了,现在的帝国,太富有了。”

  皇帝恼怒的扭动着身体,屁股摩擦着宝座,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响声。他郁闷的自言自语:“是啊,太富有了,太安逸了,他们都忘记了,帝国其实并不安全!可是,要怎么样才能提醒他们呢?我们主动挑起新的一轮陆岛战争?”

  挑了挑眉头,皇帝恶劣的笑了起来:“或者,我去把教会的某位神裔给干了!”

  皇帝兴致勃勃的站起身来:“如果是男性神裔,我就一剑干掉他;如果是女性神裔,我就干了她!然后和教会打一场宗教战争?hā维,你说我的主意怎么样?”

  hā维翻着白眼没吭声,对于异想天开的皇帝,他实在是没什么话说了。

  就在这时候,水晶球喷出的光幕中出现了一副让人震惊的画面。

  十几头魔兽正嗷嗷háo叫着追杀一群狼狈逃窜的学员,而这些正在逃命的学员,他们一边逃跑,一边还在不断的拔起身边的长草、不断扯下树枝上的树叶,稀里哗啦的吞进嘴里。

  皇帝傻眼了,hā维也傻眼了,十二名宫廷**师都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法力输出,水晶球内的光幕剧烈的闪烁起来。

  所有人都无比震惊的看着这些●一边狂奔一边拔草吃的学员,他们吃得那样的开心,一个个吃得嘴角都淌出了绿色的草汁,他们还在不断的、努力的吃!

  尤其是逃跑在最前面的黑马豪斯,皇帝眼睁睁的看着他将两兜大概十几斤长草吃得干干净净!◎他吃完十几斤草,只花了不到五个呼吸的时间。

  “去,叫斯坦恩去查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帝已经出离的愤怒了,他嘶声怒吼起来:

  “去问问陆军学院负责的那群人,他们到底为帝国培养的是一群未来的军官,还是一群驴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