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重创兽人


  空气中传来了弩箭的破空声,更有大piàn阴影倾泻而下。

  床弩又一次发射,小型投石机也欢快的喷出了大piàn石头。兽人的大队被箭矢和石头打得狼狈不堪,任凭他们是皮粗肉糙的兽人,三十年的矿井苦役也磨掉了他们太多的精力。现在的兽人们只是依靠zhe一股子锐气在作战,当这股锐气被抹消,他们也就不再是兽人。

  林齐挥动斧头,将迎面扑来的一个豹人剁成了整整齐齐的两piàn。鲜血飞溅,林齐shēn边的一名枪手被一个豹人近shēn,对方的砍刀在他的shēn上重重的剁了一刀。林齐大吼一声,他一拳打出,将那个豹人的鼻子差点打进了他的脑袋里去。

  被剁了一刀的枪手丢开长枪,拔出了战刀横削了一刀,被林齐打得昏厥的豹人惨嚎zhe被砍下了一条手臂。刚刚豹人的那一刀只是勉强劈开了枪手shēn上的皮甲,刀锋勉强入肉半寸,并没有造成太严重的伤害。

  地狱铁锤出产的皮甲,的确有zhe相当强悍的防御力。

  铁拳团的队员们以恩佐和林齐为核心,排成了整齐的队伍,犹如一块礁石迎接zhe豹人们的冲击。他们的兵器精良,他们的甲胄防御力极强,豹人们的盾牌挡不住他们的枪刺和刀砍,豹人们shēn上破烂的起码有数十年历史的破烂皮甲更挡不住他们的攻击。

  豹人们的砍刀也因为多次的劈砍在了林齐和恩佐等人的重甲上卷刃,到了最后他们的砍刀几乎变成了一块废铁,豹人们发出凄厉的嚎叫声,他们丢下砍刀,挥出了自己的利爪,张开大嘴露出了自己锋利的獠牙,凶狠的向林齐他们扑来。

  但是天生的爪牙哪里能撕开精工打造的铠甲?

  一支长箭从背后射来,最后一个豹人刚刚张开嘴大吼了一声,长箭就准确的射进了他的嘴里。半尺长的三棱箭头从豹人的脑后射出,脑浆和鲜血喷了一地都是。

  林齐回头看了一眼。shēn披重甲的雷奥正手持长弓,笑zhe对林齐比了一个大拇指。

  林齐大笑了几声。他挥动战斧。将嘴里中箭的豹人脑袋一斧头砍了下来。又是一波石头落下,数十名刚刚向前冲来的兽人被石头砸得骨断筋裂。只有寥寥二十几个兽人勉强冲到了林齐等人的队列前。就算是这二十几个兽人。他们也是人人带伤,□鲜血涂了满shēn。

  一个彪悍的猪头人shēn上被插满了箭矢,他嗷嗷嚎叫zhe,嘴里喷出白色的涎水,挥动那柄巨大的塔盾向林齐当头砸了下来。这是这个猪头人的最后一击,他shēn上起码有十五支纯◎□鲜血涂了满shēn。

  一个彪悍的猪头人shēn上被插满了箭矢,他嗷嗷嚎叫zhe,嘴里喷出白xiānxuètúlemǎnshēn。

  yīgèbiāohàndezhūtóurénshēnshàngbèichāmǎnlejiànshǐ,tāáoáoháojiàozhe,zuǐlǐpēnchūbáisèdexiánshuǐ,huīdòngnàbǐngjùdàdetǎdùnxiànglínqídāngtóuzálexiàlái。zhèshìzhègèzhūtóuréndezuìhòuyījī,tāshēnshàngqǐmǎyǒushíwǔzhīchún○钢弩箭,这是连续发射的床弩给他造成的伤害,他的生命其实早就结束,他只是依仗zhe一口怨气向林齐发动了最后的一击。

  但是莉莉大婶犹如一座铁塔一样出现在林齐shēn边。她重重的一拳挥出,猪头人的★塔盾和他的shēn体同时炸开。就好像被魔能猎鲸叉正面轰了一记,那个猪头人偌大的shēn躯和沉重的塔盾同时炸开,炸成了无数细小的碎piàn。

  莉莉大婶‘呵呵’笑zhe,她又向后退了几步,歪zhe头好奇的看zhe那些正乱杂杂冲杀来的兽人。巴尔和黑虎家族的部属们都站在铁拳团的shēn后,除非林齐和恩佐的阵形被兽人冲乱,否则他们是不会出手的。

  刚刚五十名豹人的冲击虽然在林齐和恩佐的带领下被击溃,但是除了林齐、恩佐还有血衣七剑客是shēnzhe重甲,完美的抵挡了豹人们的冲击,其他的铁拳团队员都shēn披软甲,这些皮甲并不能完全隔绝豹人的劈砍。铁拳团的队员们个个shēn上带伤,有几个人shēn上还被砍出了好几条深深的伤口。

  但是毕竟是地狱铁锤出产的精良皮甲,这些伤势虽然吓人,但是并无性命之忧。反而经过刚刚短暂的冲突,铁拳团的成员们shēn上都多了一股子淡淡的煞气——一种杀过人、被人杀过之后才有的煞气。

  高卢帝国历史上某位皇帝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将一千万士兵投入战场,第一年会死掉一半,第二年再死掉一半,三年后,那些侥幸还活下来的幸运儿,他们就是最精锐的老兵!☆

  铁锤团的菜鸟军官们,正通过血腥的杀戮,踏上了成为一个精锐军人的道路。

  “死吧,人类崽子!”数十名手持塔盾的猪头人终于顶zhe箭矢和乱石的轰击冲到了距离林齐等人不到五十米的地方。他●们shēn后是手持长枪的猴头人,总人数在一百五十人上下。如果被这一波人冲到了近前,铁拳团的队伍很有可能崩溃。

  但是这时候,床弩和投石机再次发射。

  这一次,没有使用散射的普通弩箭,没有使用大范围杀伤的碎石头。留在山坡上操控那三具战具的铁拳团成员换上了床弩和投石机应该使用的弹药。

  三根胳膊粗两米长的弩箭带zhe怪啸声从林齐等人的头顶掠过,斜斜的插进了兽人们的队伍中。三柄塔盾碎裂,三个猪头人惨嚎zhe被弩箭射穿。弩箭继续向后激射,沿途所过之处十几名猴头人嘶声惨嚎zhe被弩箭撕裂了shēn体。

  三根床弩激发的大型弩箭在兽人的冲锋队伍中撕开了三条血胡同,同时两颗人头大小闪耀zhe淡淡红光的石弹呼啸zhe从空中落下。

  地狱铁锤锻造的小型投石机配套的魔法弹,每一颗魔法弹都相当于一道中阶火系魔法的杀伤力。两具小型投石机极其精良,铁拳团负责操控这两具投石机的成员运气也不错,两颗石弹恰好命中了兽人们冲锋阵列的正中部位。

  一声巨响,两颗石弹爆开,红色的火光笼罩了方圆十几米的范围,数十名猪头人和猴头人被火光卷了进去。热浪翻滚zhe向四周扩散开,被卷入红光的兽人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一些残破的血肉纷纷向四周飞射。其他的兽人都被气浪冲飞,他们的冲锋阵列当即瓦解。

  恩佐挥动长剑大声下令,铁拳团的成员们排成了整齐的队伍冲上前去,将那些被炸得昏天黑地的兽人一一诛杀。长枪乱刺,战刀乱劈,眨眼间数十名被炸得骨头都松软了的兽人就丧命在刀剑之下。

  胜利宫的书房内,皇帝和满朝文武半晌作声不得。

  过了许久,皇帝才摸zhe自己光溜溜的头皮◆沉声发问:“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在陆军学院的实战演练中,会出现这种攻城器具?床弩。。。也就算了;小型投石机。。。我也能接受!但是魔法弹,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会在一群菜鸟军官的实战演练中出现魔法弹这种玩意?◇

  皇帝死死的盯zhe军务大臣:“难道说军部的资金实在是太充足了,所以陆军学院的仓库里还储备了这种玩意?”

  摊开双手,皇帝不无讥嘲的冷笑道:“早知道会有参加演练的学员动用投石机和魔法弹,我应该将这次实战演练的死亡名额定到百分之九十!一弹轰下去,地位骑士都粉shēn碎骨了,还演练什么?”

  军务大臣的脸色无比的狼狈,他眯zhe眼死死的盯zhe水晶球内不断晃动的景象看了半天,这才犹犹豫豫的看向了皇帝:“尊敬的陛下,这不是帝国制式的投石机。还有他们shēn上的铠甲,您看,那个被烈焰灼烧的铁锤徽章,那是地狱铁锤的铭文,是这些学员自己购买了这些战争器具!”

  皇帝张大★了嘴,他呆滞了半天,这才看向了内政大臣:“那么,谁能告诉我,这些地狱铁锤出品的铠甲和战争器具要多少钱?现在的陆军学院的那些学生,都是暴发户么?啊?居然还有魔法兵器,看那个胖小子手上的斧头,看那个预备役◆少校手上的刺剑,他们居然还装备了魔法兵器!”

  书房内没人吭声,学员自己出钱购买军械参加实战演练,这似乎并不违规!

  唯独让人接受不了的就是,林齐这家伙居然购买了床弩和投石机罢了。购买☆了投石机也就算了,他居然还配备了魔法弹!真见鬼,那三百名戍卫军精锐驻守的营寨,能经得起魔法弹几次轰击?

  猛不丁的,皇帝突然笑了:“这支团队是铁拳团?把他们的全部资料都送来!嘿,他们加入了军队○letóushíjīyějiùsuànle,tājūránháipèibèilemófǎdàn!zhēnjiànguǐ,nàsānbǎimíngshùwèijun1jīngruìzhùshǒudeyíngzhài,néngjīngdéqǐmófǎdànjǐcìhōngjī?

  měngbúdīngde,huángdìtūránxiàole:“zhèzhītuánduìshìtiěquántuán?bǎtāmendequánbùzīliàodōusònglái!hēi,tāmenjiārùlejun1duì,这些装备自然也就归军方所有吧?不说其他,就这两具地狱铁锤出产的投石机,普通的地方戍卫部队万人军团都不会装备吧?他们还自备符文重甲,这省了多少军费啊?!”

  林齐和恩佐还不知道已经有一位皇帝开☆始打他们装备的主意,投石机一次次的发射,二十四枚魔法弹彻底荡平了兽人残缺的军阵。

  除了百多名shēn负重伤的兽人狼狈的逃走,其他的兽人都被铁拳团一网打尽。

  已经隐隐有了一点精锐气息★的铁拳团丝毫不乱的开始打扫战场,他们将铁骑团和红玫瑰骑士团所有学员的证件纷纷收集起来交给了恩佐,然后他们将所有兽人的头颅全部砍下。

  向天空发射了一枚召唤禁军士兵来查验战场的火球,林齐等人迅速撤离了这里。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