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两败俱伤


  .一支巨大的弩箭射穿了一头地龙的xiong膛,粗大的弩箭dong穿地龙厚重的身体,贯穿了它背后地龙骑shì的xiong口,从那骑shì的后心透出,继续射穿了另外一头地龙。lingdian**★◇s

  第二支弩箭的箭头上挂着一个拳头大小的瓷瓶,伴随着细微的碎裂声,瓷瓶炸裂,大量yào粉洒了出来。这支弩箭只是射穿了一头地龙的头颅,然后斜斜的擦着地龙骑shì的耳朵射了过去,将tā半个头盔撕☆成了扭曲的废铁。

  剩下的地龙骑shì毫不畏惧的继续追杀,但是tā们手上的标枪没有投向龙城,而是远远的投掷进了小树林。这些地龙骑shì都是一等一的军中jing锐,tā们从呼啸的寒风中听到了两声沉闷的机括声,tā们大致判断出了两具chuáng弩所在的方位,立刻对那个位置发动了致命的打击。

  刚刚将两张chuáng弩收进艾尔哈姆留下的戒指,林齐刚刚逃出了几步,三五根粗大的标枪就撕开了头顶树叶树枝组成的天幕,深深的没入了冻硬的土地。沉闷的破风声刺耳,林齐看着那几根深深陷入地面,尾部还在不断颤抖的标枪不由得额头渗出了冷汗。

  高卢帝国最jing锐的地龙骑shì,果然不是摆设。

  但是真奇怪,为什么胜利宫内会驻扎着地龙骑shì?这些该死的变态,tā们不是都应该驻扎在诺曼战堡和北方前线,应付着北方那些异族的重装骑兵么?

  但是越冲越近的狄龙骑兵根本不给林齐多想的时间,沉闷的蹄声宛如海啸一样不断迫近,林齐仓促的冲到了恩佐身边,抓起了两张破甲弩扣动了机括。一旁的恩佐也已经抓起破甲弩瞄准了两百米外的地龙骑shì。但是恩佐犹豫了许久,始终没有动手。

  林齐狠狠的给了恩佐的屁股一脚,tā低声喝道“如果tā们冲进来了,可不会理睬你是不是帝国的shì兵。tā们照样会干掉你!噢啦,恩佐,你真应该被评选为帝国最忠心的shì兵模范。”

  恩佐脸一红,tā瞄准■了一个地龙骑shì的坐骑,扣动了扳机。

  ‘嘎嘎’声大作,三五成群的纯钢弩箭一**的射了出来。打了那些地龙骑shì一个措手不及。tā们冲得太快,根本来不及闪避。破甲弩特制的纯钢弩箭上闪烁着淡淡□■的荧光,那是被ji发的破甲法文在发光。

  两名地龙骑shì怒吼着从地龙背上摔落地面,tā们的肩膀被弩箭射穿,这两人正是林齐瞄准的目标。另外一个地龙骑shì怪叫着连人带坐骑翻滚在地上,tā的坐骑○★被一支弩箭射穿了一条后tui,地龙吃痛发狂。在地上连连翻滚起来。

  身躯巨大足足有qī八吨重的地龙在地上luàn滚luàn翻,那个地龙骑shì刚刚嚎叫了几声,就在地上撞断了脖子。地龙庞大的体重◇和巨大的蛮力将tā的身体挤在地上疯狂摩擦挤压,这个倒霉鬼不仅仅脖子断裂,就连脊椎骨都断成了qī八节。

  林齐一边ji发破甲弩,一边看了一眼蹲在身边发愣的恩佐。

  “有时候你的犹豫和不决会造成更大的死伤,射那些地龙骑shì,tā们会活下来。伤了这些地龙让它们发狂的话。这些人可就死定了。”林齐的射术jing湛,短短一句话的功夫,又有qī个地龙骑shì被tā射出的破甲弩击伤了肩膀。狼狈的从坐骑上摔落。

  破甲弩的力道极大,一旦命中,那些地龙骑shì都被破甲弩强行从坐骑背上打飞。tā们的坐骑往往还闷着头向前冲出了十几步,这才茫然回头,惊讶不解的看着自己躺在地上打滚的主人。

  恩佐点了点头,tā抓起了一张破甲弩,瞄准了一个刚刚冲到龙城身后的地龙骑shì。

  一点乌光怪啸着从树林中ji射而出,龙城怪叫着弯下腰避开了这支破甲弩。强劲的弩矢擦着龙城的身体飞过,射向了tā身后那个紧追不舍的地龙骑shì。这个地龙骑shì已经看到了身边几个同伴的遭遇,tā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面多棱边形的单手盾。

  盾牌护住了上半身,破甲弩发出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半截弩箭都镶嵌在了盾牌上。那地龙骑shì的身体向后微微一仰。然后tā拔出了佩剑,借着地龙冲击的势头一剑劈向了龙城。

  龙城来不及回头。tā听到了背后袭来的破风声,身体宛如风中的柳絮一扬突然怪异的左右晃动着。三五条残影在米许方位内急速闪烁,劈向龙城头顶的这一剑硬生生的劈空了。

  龙城放声大笑,tā不无得意的讥嘲着身后的追兵“一群没开化的野猴子,也想伤到你大爷?”

  话音未落,从树林附近的一座宅邸内,一名身穿黑色长袍的老人犹如幽灵一样穿墙而出。tā身后的墙壁留下了一个清晰的人形空dong,这老人穿墙而过,和tā身体接触的墙壁全部变成了细碎的沙尘。

  “没有人能冒犯帝国的威严,没有人能玷污帝国的荣光。”黑衣老人低沉的咆哮着“胆敢进入胜利宫作luàn,要么跪在地上投降,要么就是吧!”

  黑衣老人银发银须,一对眸子是诡异的碧绿色,tā的眼睛里闪耀着深邃的绿火,tā轻描淡写的向龙城一指,龙城正犹如风中柳絮一样轻柔飘动,眼看就要遁入小树林的身体突然一僵。

  密密麻麻的黑色条纹从龙城的皮肤下冒了出来,这些黑色的条纹组成了十几个邪恶的五芒星法阵,笼罩在了龙城的xiong口、后心、小腹、腰椎、大tui、双tun、小tui上。因为龙城的衣服在刚刚和陨石的硬碰中被撕成了粉碎,现在绝大部分肌肤暴lu在外,tā身上产生的诡异变化越发的惊人。

  “傀儡术!”龙城惨嚎了一声“见鬼,怎么这里会有一个傀儡师?”

  “傀儡师?”黑衣老人摇头讥嘲的笑着“愚蠢的东西,什么是傀儡师?我是亡灵术shì!一切拥有灵魂和血rou的存在,都会受到我的控制,愚蠢的胆敢冒犯帝国尊严的人啊,我毁掉你的**,只要保留你的灵魂就可以了!”

  龙城的身体僵硬不能动弹,tā怒啸连连,眉心一道方形的灵符急速闪烁。tā的嘴角和眼角同时喷出了鲜血,身上黑色的条纹被一条条青色灵光急速冲击,眼看就要崩解。

  黑衣老人惊骇的瞪大了眼睛,tā本来以为龙城是一位强大的天位骑shì,但是现在看看,这家伙居然是一个强横异常的天位法师!见鬼,那些只会锻炼rou身和斗气的野蛮战shì,tā们可不会拥有这么强大的jing神力。

  强大得让黑衣老人都心惊胆战的jing神力,绵绵密密、jing纯无比,宛如发狂的海啸一样一**冲击着老人暗算龙城的邪诡法术,老人的身体宛如风中残烛一样剧烈的颤抖,qī窍中不断的喷出大量的鲜血。

  “神啊,这是个什么样的怪物!”

  黑衣老人拔出了一柄骨杖,手舞足蹈的念诵起了咒语。tā将全部的jing神念力都投入了骨杖中,再也不管外界发生的事◇情。tā的jing神力和龙城的jing神力正在以龙城的身体为战场发生剧烈的冲突,如果龙城赢了,黑衣老人就会灵魂碎裂而死,这时候tā哪里有胆子松懈半点儿?

  两名地龙骑shì怒吼着冲到了龙城身后▲,两柄青铜铸成的连枷锤狠狠的砸在了龙城的后心。

  龙城吐血、身体飞起,tā眉心青色的灵符闪耀的频率更高,发出的青光更亮,tā的眸子里也燃烧起青色的火焰。tā被这两个地龙骑shì一击大飞出了十几米,还差一步就能遁入树林中。

  林齐已经射光了所有预备好的破甲弩,tā已经将所有的破甲弩全部收进了戒指中。tā穿上了高帮皮靴,大步冲向了树林边缘的龙城。“你这家伙,可不能死在这里。。。你给我找☆了这么多麻烦,你怎么能这么轻轻松松的就死了?”

  恩佐拔剑,紧跟在林齐身后冲了过去。

  哪怕是对帝**人出剑,哪怕这违逆了恩佐的做人准则,但是林齐冲出去了,tā就肯定跟着林齐冲出去。不○仅仅是面对帝**人,哪怕是面对帝国的皇帝,林齐冲杀出去了,恩佐也会毫不犹豫的冲出去。无关正义,无关荣耀,无关一切***人伦道德,仅仅因为林齐是tā恩佐的头儿,tā是林齐最信任的兄弟!

  “哪怕是面对诸神!林齐!”恩佐在心里无声的咆哮。

  “杀!”恩佐张大嘴,发出了巨大的喊杀声。

  魔法刺剑带起了凄厉的剑光,附加了疾风术和撕裂术的魔法刺剑宛如秋天凛冽的金风,在两个被龙城的反震之力震得口吐鲜血的地龙骑shì的喉咙处dong穿而过。

  “杀!”林齐怒吼出声,tā一肩膀撞在了一头疯狂冲来的地龙xiong口。

  地龙倒退了十几步,林齐的肩膀‘咔嚓’一声脱臼。

  一把抓起浑身都是青光黑气闪耀不定的龙城,林齐转身就朝树林内逃去。

  黑衣老人再次吐了一口血,tā在jing神世界中遭受了龙城疯狂的反击。在虚无的jing神世界中,龙城化身为一条青色的五爪神龙,正一寸寸的撕裂黑衣老人所化的一头浑身缠着绷带的腐臭僵尸。

  骤然间黑衣老人身体一僵,维克从tā身后冒出,一匕首刺穿了tā的心脏,顺手在tā脖子上抹了一刀,然后维克无声无xī的消失在了黑暗中。

  黑衣老人的头颅轰然炸裂,龙城也qī窍喷血,凄厉的大吼了一声。。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