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赌斗的对象


  “傻孩子,哭什么?”

  “你难道是第二次?”

  校长见我执意要出,也没有拦着我,对我微微一笑“那路上保重!”

  “不行,爷爷都为我做了zhè么多了,我怎么还能让爷爷为我出钱了!”我急忙摇了摇头,厉声道:“好了,zhè钱我是出定了!爷爷你就别操心了!”

  一路前行,校长那年迈的脚步,却是很快。我一直跟在他的生后,看着他那苍老的身影,我却感觉到了他的伟dà!

  不久zhè个周师傅递给我一张所谓的工作证,说什么只要被查到了,就说自己是zhè艘货船上的搬运工,而后拿出zhè证件给他们看就行了!不过zhè一招听说也不怎么抵用,有时候还是会被查出来!

  “那就好!”

  明天中秋了,祝dà家节日快乐!!!

  “恩?”校长微微一笑“怎么?不行吗?”

  我见他对我笑,不过却没有说一句话。看着越来越远的校长,我不用有一丝不舍。看着越来越远的热土,我再次止不住落下眼泪……

  zhè个货船当中dà概有二十多人,虽然不是很多,但是我听周师傅说,已经是严重超员了!平时他们也最多偷运十几个人,zhè次可足足多了将近一倍!

  时间随着汽车的前行,而慢慢流逝。从天亮到天黑而再到天亮,时间似乎过的很快,一种让我有一丝不舍的快。

  “你肚子就饿了?”

  “呵呵,他是通缉犯!”

  “呵呵,第一次偷渡吧!”

  zhè个男子看了我一眼,皱了皱眉头对校长道:“你说的朋友就是他?”

  “zhè就好,zhè就好!”校长笑着转身看向我,对我笑道:“刘杰啊,来,zhè位是周师傅,你以后可要好好听◇他的话哦!”

  “我,我身上还有十万块!”我微微一笑,道:“爷爷,你就放下吧!”

  他拿起自己的古董手机,走到一边去了。而我看着自己第一次见到的dà海,心中不由泛起一丝涟漪。我没有第一◇tādehuàò!”

  “wǒ,wǒshēnshàngháiyǒushíwànkuài!”wǒwēiwēiyīxiào,dào:“yéyé,nǐjiùfàngxiàba!”

  tānáqǐzìjǐdegǔdǒngshǒujī,zǒudàoyībiānqùle。érwǒkànzhezìjǐdìyīcìjiàndàodedàhǎi,xīnzhōngbúyóufànqǐyīsīliányī。wǒméiyǒudìyī次见到dà海的ji动、〖兴〗奋,我甚至有些不愿意,不那么的自在。

  一艘看似破旧的货船停在海边,船上人群涌动,似乎正在忙碌着什么,校长带着我走了过去,此时一个四五十岁的男子走了过来,他笑眯眯的走到了校长的面前,有些着急的道:“老杨,你怎么才来啊!”

  分割线

  “恩,爷爷以后也多多注意一下身体!”

  “恩!”

  “傻孩子,zhè些事情等你回来着说,现在可是言时尚早哦!”

  我蹲下身子,伸手在水中摇晃,闭眼感受dà海。一切都是那么的梦幻,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

  我听见校长在叫我,急忙睁开了自己的眼睛,朝他跑了过去,问道“怎么了?”

  我坐在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旁边吃着苹果。zhè个家伙看了我一眼,笑道:“怎么肚子饿了?”

  我扫视了zhè艘货船一圈,没有发现一个女孩子,而且像我zhè样的青年都没有一个。zhè些人当中最少的也要三十好几了,最dà的则五十多岁了!

  他和蔼可亲的看着我,让我心中越发的难受。我此时止不住的落泪,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恩!”

  跟着校长一路走去,看样子zhè里是渔民聚集地,到处都是破烂的木房子,到处都是那些死去的鱼类,臭气熏天!

  “快跟我来,他们已经在等你了!”

  校长不由lou出一个难色,我急忙走了过去,对周师傅笑道:“周师傅,是我偷渡,zhè钱就找我吧!”

  他伸出自己那苍老的手,擦拭zhè我眼角的泪水,轻轻的抚mo着我的脸蛋“傻孩子,到了美国可要好好活着,千万不要气馁!我知道你的英语很不好,在那里肯定吃不开,我zhè里有一本很好的英语书,你拿去学学吧!”

  此时我忍不住mo了mo肚子,现在我的食量暴增,一顿不吃就饿的慌。我起身找来找。见周师傅正在一间房间当中听广播,我微微一笑,走了进去“周师傅,你们zhè里有东西吃吗?”

  “好了,我打听个电话,你在旁边好好等着!”

  我急忙拉着周师傅上船,对他笑道:“周师傅,zhè钱等我到美国在给你,放心我一分也不会少你的!”

  zhè辆破旧的雪佛兰车,终于停了下来。看着校长那满脸的笑容,我止不住的落下眼泪,如果要问我一个原因,我似乎说不出来,也许是要离开zhè个gānggāng认识的爷爷……

  “zhè个?”校长低头想了想“你现在正是缺钱的时候,zhè还是我出吧!再说了,你在美国也需要钱!”

  他微微一笑,伸出那苍老的手,预想mo一mo我的脑袋,不过他的身高却只有一米五几的样子,伸起手来,可是gānggāng好mo到我zhè将◎近一米八的脑袋上!

  我看着他手中那一本厚厚的英语书,心中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学英语?不是我不行,是我和它根本是水火不相容。我曾经也多次的去尝试,去练习。死记硬背的道理我还是懂的,但是每一次记◆在脑子里,不出十几分钟,我就忘得一干二净了!不过此时我还是接过了zhè本厚的不能再厚的英语书,我对着他微微一笑,不过声音却带着哭腔,毕竟gāng才哭的稀里哗啦的“爷爷,如果我回来,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

  我们两上了船,而后zhè艘破烂的货船终于启动了,我朝校长挥了挥手“爷爷再见了,如果我以后发达了,我一定忘不了爷爷你的dà恩dà德!”

  “恩,我去找他们要东西吃,他们就给我一个○苹果!还说要一两点钟才开饭,你说zhè不死折磨人吗?”

  “恩!”

  “当然!在美国我们zhè些人根本不需要去买东西吃,随便在垃圾桶里翻一番,dà量的事物就出来了!美国人很dà气,很多◇píngguǒ!háishuōyàoyīliǎngdiǎnzhōngcáikāifàn,nǐshuōzhèbúsǐshémórénma?”

  “ēn!”

  “dāngrán!zàiměiguówǒmenzhèxiēréngēnběnbúxūyàoqùmǎidōngxīchī,suíbiànzàilājītǒnglǐfānyīfān,dàliàngdeshìwùjiùchūláile!měiguórénhěndàqì,hěnduō连开封都没有开封的东西,他们就扔了!”

  “恩!”

  “咱们都是两个dà熟人,也算得上是生死兄弟了。那我也就把话挑明了,zhè价钱我会很公道,不过我需要八万块钱!”

  “刘杰,快跟我来!”

  “刘杰!你现在正是缺钱的时候,再说你哪来的zhè么多钱啊?”

  zhè个周师傅对我说道,我点了点头,朝船上走去。时不时回头看向校长,见zhè个周师傅和校长说道:“老杨啊,你也知道现在zhè年头偷渡是一年比一年难。你看昨天我本来就准备走,就你一个电话,我等了一天!”

  “中午的一两点吧!我们zhè船上食物有限,所以要省着点。一般人我们都会事先通知他们,叫他们自备一些食物,不过你来的匆忙,就没有通知你。不过你zhè年轻人,饿一饿也没什么dà碍!”

  校长直接笑着蹦出了几个dà字,不过zhè个家伙一听反而是笑了,说道:“哦,我知道了。老杨你尽管放心,我会将他安全带到美国的!”

  zhè就是传说中的dà海吗?我傻傻的看着前方,一望无际的dà海,朝阳慢慢的升起,那应该是早上的海霞。红红的太阳,在那水天相接的地方,仿佛有两个一般。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好看。而我的心情却是一阵阵的不安,越发的觉得心中的那一丝寂寥越来越动荡了起来。

  他伸过手和我握了握手,说道。

  “恩!”我笑着朝zhè位所谓的周师傅走去,伸手笑道:“你好,我叫刘杰!”

  “在到美国之前,你最好找一间华人的店铺去工作,有很多好心的华人他们都会很热心的帮助我们zhè些人!”

  “是zhè样吗?”

  我点了点头,时间没有让我犹豫,也没有让我犹豫的选择。

  看着zhè一片自己曾热爱的故土,难道我竟要背井离乡,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难道我要离开zhè一片生我养我的土地?千言万语,我只能说一句:我舍不得!舍不得zhè一片生活了二十★几年的故土,舍不得zhè里黄色皮肤的人,舍不得我曾经爱过的人,甚至是爱我的人。一切就是那么的如梦幻一般,转眼间我从一个绝对的好男人,变成了享誉全国的逃犯,我难道真有那么坏,那么值得他们去唾骂吗?
  “呵呵!”他笑了笑“zhè年轻人,争强好胜是难免的,不过以后到了美国可不准乱来哦!不然那就麻烦了!”

  “好了,你先上船吧!我还有一些事情和老朋友谈谈!”

  “恩!”他笑着拿出一个面包递给我,笑道:“我上次偷渡在美国干了两年,而后被发现了。所以我就被他们迁回了!”他对我笑了笑“不过我两年在美国挣了五万多,如果在国内的话,只怕一万都挣不到,而后还有一顿没一顿的!”

  “哦,我不是zhè个意思,只不过zhè年纪轻轻的,怎么就想要来偷渡呢?zhè还是我第一次见到zhè样的年轻人!”

  我一听,心中不由觉得有一丝不舍。难道今天我就要离开zhè片热土了吗?

  “zhè么快?”

  什么叫年轻人饿一饿没什么dà碍?zhè不是对我们年轻人的歧视吗?不过我并没有跟zhè个家伙理论,也没有力气和他理论。将苹果一口咬掉dà半,走了出去。

  他点了点头,在旁边的冰箱当中拿出一个苹果给我,道:“zhè现在还没有开饭,先吃一个水果吧!”

  “呵呵,zhè个真不好意思!”

  “zhè?”我不用感觉纳闷了,zhè都早上十点多钟了,还没有开饭?那要什么时候开饭?我忍不住问道:“周师傅,zhè开饭要什么时候去啊?”

  “恩,谢谢周叔叔!”

  “哦,原来是zhè样!”

  “别犹豫了,zhè是最后的机会。如果错过了,下一次还不知道要多久!”

  “呵呵,你也知道,zhè事发突然!”

  “zhè个?周老弟,zhè八万是不是多了一点?”

  一场小小的风bo后,贝亚和黑马豪斯肩并肩的走进了那座三层小楼。

  看得出来,贝亚对黑马豪斯gāng才的表现很是满意,两人都是笑语盈盈很是亲近。林齐看着远去的两人,不由得连连点头。zhè一点都不奇怪,贝亚和黑马豪斯都是军事贵族,无非就是贝亚的家族在军方的势力更比黑马豪斯的巴维尔家族强dà。

  甚至林齐能想到,黑马豪斯的家族也许就是贝亚家族的附庸,zhè是很有可能的。

  军队,铁和血锤炼出的暴力怪兽,在那血腥的地狱,一起lì血拼命的雄xing生物极其容易培养出坚不可摧的深厚交情。zhè种交情随着岁月的流逝会越发的醇厚,甚至往往会影响到子孙后代的交情。

  贝亚和黑马豪斯都没有上过战场,但是zhè并不妨碍他们从小就有交情。

  起码gāng才黑马豪斯及时出面给贝亚救场,zhè很难说是巧合还是有意的。

  深深的望子贝亚和黑马豪斯的背影一眼,林齐冷笑了几声。附近的那些纨绔公子和千金小姐们好奇的看了林齐和龙城一眼,眼角余光漫不经心的扫过了于莲,他们发出轻轻的笑语声,矜持的在护卫的陪伴下走向了绿荫深处的三层小楼。

  今夜是提香召集的聚会,帝都几乎所有上档次的贵族子弟都会出席。今夜的聚会不仅仅是轻歌曼舞,不仅仅是胱筹交错,更重要的是一场赌局,一场帝都的贵族子弟都心知肚明的赌局。

  zhè场赌局背后的关系错综复杂但是仅仅在表面上,zhè个赌局就决定了帝都排名第三的商行“银弯月,的归属权。今夜的赌局如◎果是提香赢了,那么他就得到了银弯月的所有权,zhè个每年的纯利润数以千万金币计巨型赚钱机器就归提香所有。

  如果提香今晚输了zhè一场赌局,那么他就要付出他名下的所有店铺以及城外几处庄yuán●和城内两所住宅为代价,zhè样的损失也同样是数以千万计。

  龙城的耳朵宛如马耳朵一栏〖自〗由的转动着,他将那些贵族青年的低声细语全部听得清清楚楚,他不由得笑了起来:“很有趣那个提香很有胆量,zhè样重要的赌局,他居然敢交给gānggāng认识没几天的你?”

  林齐的耳力也很敏锋,他也听到了那些人的嘀咕声,他不由得耸了耸肩膀,用力拍了拍自己的xiong膛:“看我的模样就知道,我值得信◇任!

  唔,不过真奇怪,他就真的zhè么放心我?”

  摇摇头,林齐正要招呼龙城和于莲去小楼那边三辆淡金色的马车已经悄无声息的驶了过来。五十名身穿白色紧尊ku,上着红色紧身衣,披着青铜色▲甲胄的宫廷禁卫簇拥着zhè三辆马车,骑着高头骏马傲然行来。

  gānggāng让zhè么多帝都贵公子下车下马的护卫们没有阻拦zhè三辆马车,他们恭谨的分开到了道路两旁,向着三辆马车深深的鞠躬。三辆马车慢吞吞的顺着小道驶了过来在经过林齐三人的时候似乎有人轻声说了一句,马车和那些骑着骏马的宫廷禁卫同时停了下来。

  正中那辆马车的窗帘挑开,一个面容柔和,让人一见就生出亲近之意的青年笑着向于莲招了招手。于莲急忙走了过去,恭敬的向那青年行了一个复杂的宫廷礼节:“拉图斯殿下!”

  拉图斯轻声一笑,他向林齐和龙城扫了一眼,缓缓点了点头:“那两位就是提香给我说过的人么?”

  林齐上前了一步,向着拉图斯微微鞠躬行了一礼:“殿下很荣幸见到您!”

  龙城则是倨傲的双手抱在xiong前,斜着眼望着拉图斯。

  于莲称呼拉图斯为殿下,显然拉图斯是帝国皇室成员,而且和提香相熟的话,那他肯定是帝国嫡系的皇室成员。但是对龙城而言,什么皇室成员在他眼里都和地上的蝼蚁无异。

  来自东方强dà无比的古老帝国,龙城实在看不起zhè些没开化的野人国度的猴子。哪怕是猴子中的皇◎室成员那也不过是稍微健壮一点羽毛华美一点的猴子而已。

  拉图斯笑着看了龙城一眼,又和于莲说了几句话,zhè才轻轻的拍了拍车窗,于是三辆马车同时启动。

  等得三辆马车都远去了,于莲回到了◆林齐身边低声介绍起拉图斯的身份:“陛下三皇子的嫡长子拉图斯殿下,三皇子受封为普罗昂斯dà公爵和华黎氏dà人关系极好。拉图斯殿下,也是提香阁下从小一起长dà的伙伴。”

  林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龙城则是在一旁不屑的喷着冷气:“zhè么说来,那个华黎氏前任首相,就是想要扶植三皇子登基?看zhè小拉图斯那张小鸡仔一样的脸蛋,他们父子俩应该都是支持文官系统、反对革方势力的吧?”

  于莲惊愕的◆看着龙城,他的话虽然难听,偏偏是一针见血,正好点在了事情的关键点上。

  龙城的话音未落,一阵狂躁的马蹄声呼啸袭来。一名身穿黑色甲胄,头戴一顶全封闭式牛角盔,身躯高dà的骑士在近百名宫廷禁卫的簇□拥下策骑狂奔而来。提香麾下的一名护卫躲避得稍微晚了点,就被那黑甲骑士随手一皮鞭重重的抽倒在地。

  凄厉的惨嚎声不断传来,被抽倒的护卫在地上疯狂的挣扎抽搐,那一鞭子深深的陷入他的皮肉,在他身上抽◎开了一条两尺长三寸深的凄厉伤口。鲜血从巨dà的伤口喷出,地面很快就被染红了一dà片。

  林齐眼角一阵抽搐,他看清了那黑甲骑士手上的皮鞭,那还是鞭子么?那分明就是杀人的利器,一米多长的皮鞭有两根○指头粗,上面镶嵌了许多尖锐的三棱铁刺,那根本就是用来杀人的歹毒物件。

  于莲的身体一阵哆嗦,他低声咕哝道:“快走,不要让他碰上。zhè是dà皇子的儿子玛瑞斯殿下,他和贝亚是好朋友,zhè一次提香阁下就是和他对赌!”

  如此凶神,居然是帝国的皇子?

  林齐倒抽了一口冷气,他摇摇头,拉着龙城就走。他突然明白,

  今晚的zhè一场赌局怕是不简单,zhè可牵扯到了皇室内部的争斗中去了。

  但是提香,他就zhè么轻率的让自己顶替他出战?

  真是见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