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章 变故


  庞大的广场皆是在此刻变得异常安静,所有人都是满脸呆滞的望着这突发的变故,甚至于一些云岚宗长老都是一脸茫然,这位神秘的鹜护法不是宗主的帮手么?怎么......

  咀嚼的声音,诡异的在安静的天际上回荡,一些人能够想象到,在那黑雾之zhōng,正在发生着一种何等可怕的景象,而一想到此,便是令得人遍体生寒

  “怎么回事?”萧炎同样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了一下,努力的挣扎着不使自己▲陷入昏迷,从纳戒zhōng取出一枚丹药塞进嘴zhōng,感受着空空荡荡的体内出现的一缕温暖能量,模糊的视线也是略wēi清晰了一下,目光紧盯着那团黑雾,惊愕的问道

  “那个家伙似乎把云山的灵魂给★xiànrùhūnmí,cóngnàjièzhōngqǔchūyīméidānyàosāijìnzuǐzhōng,gǎnshòuzhekōngkōngdàngdàngdetǐnèichūxiàndeyīlǚwēnnuǎnnéngliàng,móhúdeshìxiànyěshìluèwēiqīngxīleyīxià,mùguāngjǐndīngzhenàtuánhēiwù,jīngèdewèndào

  “nàgèjiāhuǒsìhūbǎyúnshāndelínghúngěi吞噬了...”药老此刻连面色异常凝重,他能够感觉到,黑雾之zhōng,一股阴冷诡异的气息,正在迅壮大

  闻言,萧炎面色wēiwēi一变没想到这个鹜护法jìng然如此心狠,二话不说就直接将云山的灵魂给抽了出来,然后强行吞噬,这样看来,今日的事情,似乎还没完

  “魂殿强者极为诡异,没想到jìng然能够强势吞噬灵魂来壮大自己的实力,不过按我所料,这种秘法应该有着极大的负作用,即便他此刻能够顺利吞噬云山的灵魂,恐怕事后,也将会付出不小的代价,不然的话,不会到了这一步,他才将是使出”药老沉声道

  “接下来怎么办?”萧炎嘴角抽了抽,手腕处传来的剧痛令得他手臂不断的细wēi颤抖着,不●过这种时候可不是休养的时候,因此他也是郑重的问道

  “不能让他顺利吞噬云山的灵魂”药老眼睛一眯,旋即冷芒掠过,袖袍一挥,一股浓郁的骨灵冷火浮现而出,对着那团黑雾暴射而去

  森白火焰掠过■■天际,然而就在其即将撞进黑雾zhōng时,后者突然一阵剧烈波动,一旋即股阴冷的黑雾便是涌出,与火焰撞击在一起,两者互相侵蚀最后尽数化为虚无

  “桀桀,药尘,凭你怎么能够破得了我魂殿秘法?”黑雾◎波动,突然一阵怪异阴笑声传出,旋即话音一转,响彻天际:“既然如今云山已死,那么这云岚宗也就没有扶持的必要了,一些东西,也该收回来了”

  听得那黑雾zhōng传出的阴笑声,云岚宗众长老皆是脸色大变,旋即似是明白了什么,连忙纵身而退

  然而,就在他们身形刚动时,那团黑雾zhōng,便是陡然爆发出一股诡异的吸力,这股吸力铺天盖地的席卷而下,这股吸力对寻常人倒是没有什么伤害,可那些转身逃跑的一些云岚宗长老,则是身体陡然凝固,旋即身体犹如木偶般静止,脸庞涌现痛苦之色分外扭曲狰狞

  “你在干什么?”见到那些面现狰狞痛苦的云岚宗长老,云韵俏脸也是大变,这些长老可是云岚宗的zhōng流砥柱,若是他们出了什么意外,这云岚宗,可就真正的完了

  在大喝时,云韵突然感受到体内逐渐涌现的雄浑斗气,wēiwēi一怔,旋即明白,随着云山的陨落,他布置在其体内的封印,也是开始自动消散,而此刻,这种封印的自动解开,却是只能令得她脸颊上的哀伤加浓郁

  “桀桀,他们接受了我魂殿的力量,不然的话,你云岚宗凭什么在短短三年时间zhōng实力大涨?既然得了好处,如今自然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时候”黑雾zhōng,一阵阴寒笑声传出

  “出”

  鹜护法的冷喝,骤然响彻,旋即,那将近十来位的云岚宗长老,身躯顿时软瘫而下,而一道道虚幻的灵魂体,则是从他们天灵盖处飘出,在无数道惊骇震惊▲的目光zhōng,缓缓升空,最后尽数被吸进那团诡异的黑雾之zhōng

  望着那些瞬间失去了生命气息的云岚宗长老云韵娇躯一阵颤抖,俏脸之上,也是逐渐涌上一抹铁青之色,片刻后,愤怒的尖声响彻,一股◇雄浑斗气,猛然自其体内暴涌而出

  “混蛋,将他们的灵魂还回来”

  云韵俏脸铁青,背后迅浮现一对青色斗气双翼,旋即双翼一振,瞬间闪掠上天际,对着那团黑雾暴掠而去

  “哼,不自量力○”

  感受着那暴掠而来的云韵,黑雾zhōng传出鹜护法的冷笑声,旋即一道黑色箭气猛然射出,目标直指云韵额头

  俏脸冰寒,云韵纤指一动,一缕锋利剑罡也是自指尖掠出,与那道箭气狠狠碰撞在一★起,最后尽数湮灭,抵消掉对方这记攻击,云韵双翼一振,便是出现在了那黑雾之旁玉手之上,一柄泛着光润的锋利青色长剑浮现而出,剑身一震,带起尖锐的剑鸣声与凌厉剑罡,对着黑雾之zhōng暴射而去

  嘭

  剑罡刚刚离剑,那黑雾之zhōng便是响起一道低沉声响,旋即黑雾猛然澎湃,将那道剑罡吞噬而进,最后迅扩散至云韵面前,黑雾涌动,一股磅礴能量对着云韵涌去

  感受着那迅扩散而至的黑雾一股雄浑的斗气也是连忙自云韵体内涌现,然后与那黑雾种种相撞

  轰

  能量炸声响起,云韵身影如遭重击般,急滑落天际,背后双翼几番振动,方才面色带着一分苍白的稳下身形,以她的实力,的确难以和鹜护法相抗衡

  “这云岚宗,怕是得完了...”萧炎望着那些没有了生机的云岚宗长老,再看了一眼俏脸苍白的云韵,摇了摇头,低声道

  “现在最大的问题可不是云岚宗,而是那个家伙”药老面色凝重,他能够感受到,在吸收了云山以及好几名云岚宗长老的灵魂后,那鹜护法的气息,已经壮大到了一个pō为恐怖的地步,在先前两人大战起来便是胜负难分,而如今后者实力暴涨,即便是药老,也是没有了绝对的把握能够战胜鹜★护法

  萧炎苦笑着点了点头,如今他体内斗气消耗殆尽,已经没有了半点战斗力,想要出手相助,也是有心无力

  “这个家伙吞噬灵魂时那层黑雾防御异常之强,想要将之打断,看来已不可能了...今日☆hùfǎ

  xiāoyánkǔxiàozhediǎnlediǎntóu,rújīntātǐnèidòuqìxiāohàodàijìn,yǐjīngméiyǒulebàndiǎnzhàndòulì,xiǎngyàochūshǒuxiàngzhù,yěshìyǒuxīnwúlì

  “zhègèjiāhuǒtūnshìlínghúnshínàcénghēiwùfángyùyìchángzhīqiáng,xiǎngyàojiāngzhīdǎduàn,kànláiyǐbúkěnéngle...jīnrì,或许要有些麻烦了”药老叹息了一声,偏头看了一眼身旁的萧炎,眼芒略wēi闪烁

  这么多年来,萧炎还是首次从药老话语zhōng听见那分不安以及不自信,当下布满着血迹的脸庞也是变了变,沉声道:“不管如何,我不会让得老师落入魂殿手zhōng”

  药老笑着拍了拍萧炎的肩膀,缓缓的道:“尽力而为,我能教的都教给了你,其余的便是得靠你自己,呵呵,魂殿虽强,可你潜力无限,日后,迟早有一天能够与之抗衡”

  听得药老那jìng然犹如交代后事般的语气,萧炎的心猛然绷紧

  在两人低声谈话间,那团黑雾的波动也是越来越剧烈,到得最后,犹如沸腾一般,不断的对着天空吐着黑圈,而就在黑圈吐了片刻后,黑雾开始了迅缩小,最后,一道全身笼罩在一套漆黑甲衣之下的人影,缓缓出现在了所有目光注视下

  黑色甲衣颜色暗沉,不知由何材料所铸造,其上布满着诡异的纹路,细细看去,jìng然是一个个面色狰▲狞的人头纹像,若再看得仔细,则是会发现,这些人头,便是那些被强行吸走灵魂的云岚宗长老

  这般诡异阴森的一幕,令得在场之人,无不毛骨悚然,手脚冰凉

  鹜护法再度现身,一股比起先前强横了几◆倍不止的恐怖阴冷气息,便是缓缓升腾而出,最后笼罩着整座云岚山,这一刻,原本清朗的天际,也是变得暗沉下来,阴风阵阵

  “你这恶魔”

  浑身颤抖的望着那诡异甲衣之上涌现的一些布满着痛苦之色的人头,云韵紧咬着银牙,异样的愤怒,令得那张俏脸都是略wēi有些扭曲

  “本护法目标是药尘,与你无关,若是再来烦躁,不等萧炎出手,本护法便先灭了你云岚宗”现出身来的鹜护法淡漠的瞥了一眼云韵,阴■冷的笑道

  云韵深吸了一口冷气,将波动的心境缓缓压下,旋即纤手一挥,愤怒的喝声,旋即响彻天际

  “云岚宗所有弟子,执事,长老听命”

  “结阵”

  听得云韵所下命令,那广■场之上无数云岚宗弟子,先是一怔,旋即齐齐怒声应和,在一道道整齐的声响zhōng,尽数盘坐在地,最后一股股源源不断的白色能量雾气,铺天盖地的暴涌而出

  “冥顽不灵”

  见到云韵这般举动,○鹜护法顿时一声阴沉冷笑,然而就在其要动手时,一道凌厉雄浑的剑罡,陡然自云岚宗后山暴射天际,清澈的尖鸣声,回荡在每一个人耳旁

  在那道剑鸣声响起之刻,一股强悍气息,也是突兀自后山涌现

  ○“这股气息......”天空上,萧炎wēiwēi一怔,旋即眼眸陡然虚眯

  “纳兰嫣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