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 锻体之痛


  第五百五十九章 锻体之痛

  随着那团无形的火焰钻进萧炎等人头顶顿时,十yī人身体皆是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颤抖,紧接着,yī张脸庞,犹如火炭般通红了起来,甚至还有着丝丝白雾,从众人脑门处渗透而出

  望着十yī人那通红的脸庞,苏千微微点了点头,对着两名长老吩咐道:“看紧点,可别出岔子了”

  两名长老躬身领命,其中yī位灰袍长老叹息道:“不知道这次,会有几人能够成功的扛过来?”

  “这种心炎锻体,可远非在上面几层修炼时的那种心炎可比,那种灼痛,即使意志坚定者,想yào熬过来也是没有绝对的把握”苏千淡淡的道

  另外yī名长老苦笑着点了点头,道:“上yī届熬过来的强榜前十,可只有四人,其余六人,都是失败,而且还受了不轻的内伤足足调养了两三月时间,方才痊愈,唉,这心炎锻体好处固然引人眼馋,可也并不是那么好享受的啊”

  “看他们各自机缘,失败了也没什么,心炎锻体成功,也只是令得他们日后晋入斗王时yào轻松yīxiē,并不能达到直接将他们提升到斗王的效果,能够进入强榜前十,大多都是天赋优秀者,只yào不是那种运气极其背的人,耗费个五年十年的时间,总有机会晋入斗王”苏千随意的道,旋即目光瞥向了身后的那巨大深洞,微微皱眉,道:“最近陨落心炎怎么样了?有没动静?”

  听得苏千发问,先前的那名灰袍长老连忙道:“这段时间陨落心炎却是出奇的平静,甚至是连yī点波动都未曾出现,若非我们探测到它的活动迹象的话,恐怕都会认为它悄悄的逃了”

  “没有动静?”闻言,苏千不但未喜,反而脸色逐渐凝重了起来,这么多年来,陨落心炎yī直在冲击着封印,怎么可能会突然间完全没有了东京?所谓反常既为妖,难道陨落心炎是在酝酿着什么?

  心中转动着念头苏千脸色却是越加凝重,片刻后,沉声道:“封印如何?”

  “我们将内院所有长老都是召集了过来,凑了十八名人手,花费了五天时间,已经将以前被冲击得有xiē溃散的封印彻底修补完全”另外yī名长老望着苏千凝重的脸色,笑道:“大长老不用太过担心,就算第yī层封印不幸被破,但这天焚炼气塔表层处,还有当初院▲长大人亲自设置的封印,这陨落心炎想yào冲破,难度可不小”

  苏千皱了皱眉,喝斥道:“不yào小看陨落心炎,这等异火,是天地间最具毁灭性的力量,经过这般悠长岁月的凝聚,其力是堪称恐怖,若是yī☆旦出现差错,整个内院都会在顷刻间被毁掉,这种代表,我们迦南学院可付不起”

  被苏千喝斥了yī顿那名长老也是有xiē惭然

  “多派点人注意yī下陨落心炎,yī有动静,立刻发信号,我已经通知了外院,yī旦陨落心炎出现问题,便会有人迅赶来”苏千沉声道

  “是”两名长老闻言,连忙恭声应道

  “还有,这xiē小家伙你们也yào照看着yī点,别出事了,我yào去下面最后yī层察看yī下确切情况”苏千话落,身形yī动, 便是诡异的消失在了原地,留下大眼瞪小眼的两位长老

  ........................

  痛,深入骨髓的痛

  这就是萧炎此时的感受,在那团无形火焰进入身体之后,其整个人就犹如被丢进了火炉里面yī般,而且这火,还是从体内燃烧而起,熊熊烈火,炽热温度,那势头,似乎不把人烧成灰烬就不罢休yī般

  白雾袅袅的从头顶渗透而出,萧炎体内的经脉,骨骼,乃至血液,似乎也是在此刻变成了透明yán色yī般,无形的火焰从身体各处渗出,然后如跗骨之蛆yī般,灼烧着体内任何可以灼烧的东西甚至连那潜藏在斗晶之中的斗气,都是逃不过此劫,虽然萧炎并不能内视到斗晶之中,不过却是能够感受到,斗晶之中的斗气,都是犹如沸水yī般,不断的翻腾......

  在这种深入骨髓的灼痛中,yī分yī秒都是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虽然萧炎恨不得当场昏迷的冲动,但是在那无形火焰的煅烧中,他的感觉器官,似乎反而变得加敏锐了起来,而这,也是不断的加剧着疼痛感,这种锻体,简直就是yī种折磨

  经过这xiē年的修习与历练,萧炎对自己的意志的韧性颇感信心,并且还因为成功炼化了青莲地心火,因此对于异火,倒也是有着yī点适应,不过绕是如此,他也被这心炎锻体搞得如此痛苦,难以想象其他未曾经过适应的人,所受到的灼痛,又将是何种可怕的程度?

  熬,咬着牙熬,这是萧炎心中不断念叨的话,这种时刻,他也只能用这近乎自我催眠的方法来使得自己能够坚持到久

  煎熬的时间,过得总是极其缓慢,不过,随着这种剧痛的持久,萧炎倒是逐渐的麻木了下来在心中对疼痛的关注少了yī点后,他终于是能够分出心来感觉自己体内那在本源心炎的煅烧中,yī丝丝的微小变化......

  前段时间因为突然飙射两星实力,而使得略有xiē虚浮的斗气,在这种心炎煅烧中,几乎在☆以yī个极为喜人的度变得凝实,萧炎能够感觉到,斗晶之中,以前调动斗气时的那种虚感,正在迅消失,斗晶,再度恢复了以往的那种凝实

  骨骼,经脉,乃至肌肉,也是犹如那烈火中的精钢yī般,以yī个颇缓▲的度,被淬炼得越加坚韧以及充满爆炸力......

  ................................

  萧炎因为各种因故,好运的扛过了最为痛苦的时期,然而其他yīxiē人,却是并未有着这般运气,就在那本源心炎****后约莫yī个小时左右,yī名学员率先出现异状,原本潮红的脸色瞬间化为苍白,身体急颤抖着,犹如抽风yī般

  那yī直关注着萧炎yī行人的两位长老,◎自然是第yī时间便是发现了这位学员的异动,当下脸色都是微微yī变,身形yī闪便是出现在后者身旁,两双干枯手掌同时探出,最后轻飘飘的落在那位学员后背上,掌心处,雄浑斗气猛然暴涌进后者体内

  随着◎◇斗气的暴涌,那位学员的身体颤抖的加厉害了,最后苍白如纸的脸庞再度涌上yī抹潮红,yī口殷红鲜血忍将不住的喷吐而出

  鲜血落在地面上,顿时响起嗤嗤的声音,yī阵白烟升腾最后只是在地面上留下浅浅的◎殷红

  鲜血喷出,那名学员也是缓缓睁开了眼眸,他似也是清楚自己已经失败,yī对眼瞳中充斥着黯然与无奈

  “你先在yī旁休息,心炎锻体,失败是常有的事,不用太过在意”那名灰袍长老望着他那黯然的神色,出言安慰了yī句,然而话音刚落,又是yī名学员身体急颤抖了起来,两人苦笑yī声,只得再次闪掠到那人身旁,照葫芦画瓢,将其体内的心炎逼出

  率先两人的失败,犹如起到了连锁反应般,短短yī个小时的时间,便又是有着三人失败,倒是将两名长老忙得不亦乐乎

  将最后yī名出问题的学员搞定之后,两位长老望着另外还残留的六人,看他们那虽然潮红,可依然稳定的气息,这才如释重负的松了yī口气,这六人明显已经度过了最危险的时期,只yào接下来不出现大差错,应该便是能够成功了

  “这次看来成功的人会比上次多yī点”yī名长老抹了把汗,笑道

  另外yī名长老点了点头,目光望向那因为失败而有xiē颓丧的五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起身道:“你先看着这几个,我先把他们送出塔”说着,他便是转身走向那五人,挥了挥手,带着他们沿着来时的路走去

  .......................

  本源心炎锻体,是yī件耗时不短的事情,虽然萧炎等六人都是熬下了最艰难的时期,可接下来的三天时间中,都是在接受着心炎的煅烧,而在这段煅烧时间中,他们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身体内部,不论经脉,骨骼等等,都是有着不小的强化

  在时间到达第三天时,众人的心炎锻体,终于是逐渐的接近尾声,脸庞上的潮红,也是正在缓缓的消退着,yī股股强度不yī的气息,从他们体内升腾而起,虽然这股气息★与接受锻体前并无太大的强度差别,不过,现在的气息,很明显比几天前,变得加凝实...

  然而,在众人即将大成时,天焚炼气塔最底层处,那yī直关注着陨落心炎动静的苏千,脸色却是突然间大变了起来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