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迦南学院,萧家有女初长成


  斗破苍穹

  三百五十二章迦南学院,萧家有女初长成

  迦南学院,一gè座落在大陆中心位置的古老学院,千百年来,从这里走出的巅峰强者,无一不shì在大陆上拥有着赫赫威名,并且名震一方

  一gè学院,最可怕的地方并不shì其师资力量有多么雄厚,而shì从这gè学院走出的那些成千上万的强者,若shì哪一天迦南学院受到了毁灭危机,而将那些从学院出去的强者召集而回,难以想象,○这股力量,将会有多恐怖

  虽然大陆之上的各种学院几乎难以计数,可迦南学院的声誉,却shì至今未曾被越,从此也可瞧出,这所被古老气息所缭绕的学院,其底蕴究竟shì何等深厚

  大陆上,不分▲○这股力量,将会有多恐怖

  虽然大陆之上的各种学院几乎难以计数,可迦南学院的声誉,却shì至今未曾被越,从此也可瞧出,这所被古老气息所缭绕的学院,zhègǔlìliàng,jiānghuìyǒuduōkǒngbù

  suīrándàlùzhīshàngdegèzhǒngxuéyuànjǐhūnányǐjìshù,kějiānánxuéyuàndeshēngyù,quèshìzhìjīnwèicéngbèiyuè,cóngcǐyěkěqiáochū,zhèsuǒbèigǔlǎoqìxīsuǒliáoràodexuéyuàn,qídǐyùnjiūjìngshìhéděngshēnhòu

  dàlùshàng,búfèn种族,无数人都以能进这所古老学院而引以为荣,只可惜,学院那近乎苛刻的招生条件,却shì让得很多人望洋兴叹

  迦南学院,树木葱郁的后山之巅,身着淡青裙袍的少女,亭亭玉立,小蛮腰处,轻束着一条紫带,将那腰肢,勾勒得极为诱人

  她面对着山巅之后那茫茫白雾,三千柔顺青丝顺着香肩垂落而下,直至那柳腰处,方才停止蔓延

  少女负手而立,修长的身姿在周围淡淡白雾的印衬下,宛如shì那在红尘俗世中盛开的青莲一般,脱俗而别具灵气

  这般女子,就犹如shì那钟天地灵气而孕育一般,出色得有些让人目眩神迷

  “叮铃”

  忽然间清脆而空灵地铃铛轻声在安静地山巅之上响起细细看去原来在青衣少女那截白皙皓腕处挂着两gè细小地绿色铃铛

  随着铃铛声地轻响少女身后某处地阴影忽然一阵蠕动旋即一道苍老地影子便shì浮现而出老者冲着少女恭敬弯腰微笑道:“小姐”

  “凌老你总算回来了”少女缓缓转身淡雅脱俗地精致脸颊嫣然一笑顿时百花失色树林中地色彩似乎都shì完全凝聚在了她地身上让得人地视线难以移开

  “呵呵没办法既然小姐下了那任务若shì老头我没完成就跑了回来那岂不shì会被小姐埋怨死?”老者抬起头来笑道那张苍老地脸庞赫然shìdāng日在云岚宗出手助萧炎一臂之力地凌影

  少女抿嘴微笑脑中想起那gè令得她牵肠挂肚地少年清冷地声音缓缓地变得轻柔了许多她看了一眼凌影旋即脸颊浮现一抹会让得整gè迦南学院为之疯狂地羞涩红霞柔声道:“凌老他怎么样了?”

  “小姐shì说萧炎少爷?”凌影明知故问的回了一句,瞧得少女脸颊上越加浓郁了许些的绯红,不由得大笑了一声,能够让得淡雅如莲的小姐从脱俗气质中转变成那正常的女孩,似乎也就那gè叫做萧炎地小家伙有这般福气与魔力了啊

  “在我离开qián,萧炎少爷倒shì没什么问题,而他与纳兰嫣然的三年之约,也shì不出意料的以他地胜利而落幕,只shì”凌影略微迟了一下,还shì将萧炎在上云岚宗时所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这之中,自然shì包括了云山的出手,以及萧炎所经历地那番惊心动魄脱险历程

  “呵呵,不过还好,萧炎少爷的手段远远出我的意料,虽然云山的出现打破了他的计划,可shì他那压箱底的美杜莎女王,也shì将云山震慑得不敢出手,最后倒shì无碍地下了云岚山”凌影紧接着又补充道

  “美杜莎女王?啧啧,萧炎哥哥挺不赖啊,竟然连这种强者都能召集而出山么斗宗强者”纤指~开额qián垂落的青丝,少女明眸中先shì闪过一抹惊诧,旋即淡淡一笑,轻声道:“云岚宗固步自封,死守加玛帝国,自从dāng年云破天之后,就再没出过惊才绝艳之辈,这般下去,迟早被取而代之

  “萧炎哥哥还好?”少女明眸轻抬,再度问道,说到那gè名字时,白皙地精致脸颊,有着诱人的羞涩红润

  “呵呵,好”凌影笑着点了点头,抬头若有深意地道:“以qián老头我倒shì挺不理解小姐为什么会对他这般维护,不过经过这次与他联手一番后,我倒shì明白了一些,小姐的眼光,地确不错,那gè小家伙,我想,只要给予他足够的时间,恐怕就算shì家主,也不敢轻易否认他”

  听得凌影那番赞叹话语,少女脸颊略微扬起一抹难以察觉的弧度,赞赏的话语,她不知道听了多少,可每dāng人听着赞叹萧炎的话语时,她心中便shì忍不住的有些小女孩般的雀跃

  “不过你也知道,那shì在给予他足够的时间qián提下,我们家族纵横大陆,他们所见过的惊才绝艳之辈并不少,可惜,最后能够真的踏上巅峰的人,却shì寥寥可数,所以,现在家族的那些人,都只看现在,也不愿再去管你什么潜力值,因为那东西,实在shì有些飘渺,谁能知道”

  “嗯”凌影微微点了点头,她所说的确属实,天才,这gè世界上才从不缺少

  “所以说,现在的萧炎哥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少女略微沉默,旋即俏皮一笑,低声道:“不过,不管再长,我也愿意等,等到他成为真正的巅峰强者”

  “唉,萧炎小家伙啊,就算小姐愿意等你,可若shì你不能变得很强的话,那么,你与小姐的路,便shì将要面临无数坎坷了啊,要知道,以小姐的天赋美貌,以及她背后所代表的势力,你的竞争对手,将会强得让你目瞪口呆,就算到时候小姐护着你,可以你的傲骨,会gān愿忍着辱躲在小姐背后么?”望着那在一抹晨辉照耀下,宛如仙子般脱尘的少女,凌影安静的保持了沉默,然而其心中,却shì低低喃喃了一声

  dāng初为了一道退婚之辱,少年尚能咬牙苦修三年,历百般苦楚,所为的,就shì能以强者的姿态,出现在了那gè曾经践踏了他尊严地女人面qián这种人,若shì让他躲在女人背后,然后看着自己的女人去为他挡住风雨,恐怕会比杀了他加难受?

  “对了,凌老,现在萧炎哥哥实力■在何种等级?”忽然似shì想起了什么,少女有些好奇的问道

  “在我离开时,萧炎少爷的实力在一星大斗师左右”凌影笑道

  “一星大斗师么明眸弯成浅浅月牙,少女轻笑道:“两年时间,从一名普通☆斗者成为大斗师,一年一阶,啧啧,这度,几乎shì在迦南学院,也能挤进qián五之列,看来萧炎哥哥这两年的修炼,挺苦的啊”

  “不经磨练,如何成长?萧炎少爷就犹如一块未打磨

  ,dāng年的那纳兰嫣然,将这块玉的懒气给磨了去,后修,则shì将他的锋芒隐露了下去,宝剑藏匣,锋芒暗蕴,这般下去,大器必成”凌影拂着胡须,笑道

  “凌老,怎你去了一趟加玛帝国,便shì将萧炎哥哥夸成这模样?以qián我可很少见你这般说过别人哦”少女掩嘴笑道,眸中充斥着笑意

  “那小家伙值这gè评价而已,倒shì没什么私情掺杂”凌影笑了笑,旋即道:“我想,或许这一两月间,萧炎少爷便shì会来到迦南学院,到时候,也可解了小姐的相思之苦了

  ”

  少女嘴角噙着一抹温柔笑意,微微抬头,少年那削瘦身影,缓缓在脑中浮现,两年多了,终于shì可以再见面了么

  心中泛起许些温热,良久之后,少女方才低头,看了一眼面qián的凌影,莲步微移,对着山脚行去

  “凌老,这段时间,你便先在迦南学院外围找gè地方歇息下来,若shì没有什么急事,也不用潜进学院了,不然的话,被那些老家伙知道的话,恐怕又要惹一身麻烦了,他们那群老疯子,虽然卖我们家族面子,可却对某些规矩,很shì强硬,在学院规矩这一点上,这gè大陆上,能让得他们让步地人,几乎就那寥寥可数几人少女身形逐渐隐于树叶间,声音,却shì依然盘旋在原地

  “呵呵,好,万一有事,小姐只要吹响蜂笛,老头我利马赶到”笑着点了点头,凌影身体一扭,便shì化为一道阴影,再度与一颗大树的影子融合在一起,最后逐渐消失

  少女缓缓行下后山,淡青色的背影,在淡淡日光照耀下,最后形成一道诱人剪影

  “呵呵,薰儿学妹,真巧啊,你也刚从山上修炼下来?”少女静静行走间,一道温和地嗓音,忽然从一旁响起,少女止步,抬头一望,却shì瞧得在不远处的山脚下,一位身着一套白色衣衫的俊秀青年,正含笑而立,笑容温文尔雅,这般不俗面孔,再配着温雅笑容,就算shì初次与之见面的陌生女孩,都会忍不住地放下一些戒心

  “嗯”瞧得身姿挺拔的白衣青年,薰儿脸颊却并未因对方那出色外貌而表现得太过柔和,虽然她也知道,这gè青年可不shì那种光靠外表吃饭的男人,其实力,在迦南学院,也shì极为靠qián,而能够从那些各地挑选而出的优秀学生中脱颖而出,堪称shì迦南学院年轻一代的风云人物

  儿那平淡的招呼声,并未让得白衣青年脸色有何变化,他轻笑了一声,上qián两步,刚欲近一步交谈,qián者却shì率先开口堵下了他地话:●“白山学长,薰儿暂时有事,便不陪你多聊了,回见

  少女微微一笑,旋即便shì转身对着另外一条小道行去,然而还未走出几步,又shì一道声音响起

  “薰儿,你果然又跑这边来了”听着这道温软■如水的声音,儿脸颊这才露出一抹柔和笑容,回头望着那从一旁小道行来地成熟女人,笑道:“若琳导师,您找我?”

  听得这名字,原来来人竟然便shì两年qián那qián去乌坦城进行招生的若琳导师,此时地她,两年岁月并未在她那温婉美丽的脸颊上留下什么痕迹,反而经过酝酿,显得比两年qián,加具有成熟韵味

  若琳导师走近儿,无奈地拍了拍后者脑袋,道:“再过半gè月,便shì学院的晋阶大赛了,你应该知道,只要通过了大赛比试,便shì有资格进入内院修行,学院里,每年方才有五十gè名额,原本你去年便shì可以参加,可你却shì放弃了”

  “去年薰儿初来乍到,如何敢去和众位学长学姐争夺?”薰儿俏皮笑道

  “少来,你心中想什么我还不知道?你不就想等那gè家伙一起吗?”说到这里,若琳导师忽然咬着银牙,温婉脸颊浮现一抹忿忿不平的怒气,并且还少有的爆了句粗口:“萧炎那gè小混蛋,竟然敢消遣老娘,他那一年假期,可shì我顶着诸多压力才解决了下来,可如今一年早就过了,他却还没见到人影气死我了若不shì你这妮子整天缠着我,我干脆就把他名字给划掉算了”

  “若琳导师,放心,今年萧炎哥哥一定会赶过来的”闻言,薰儿忙道

  “就算来了又有什么用?他缺席了两年的学院修行,难道他在外面的修炼度,还能比学院那些经过诸位先辈百般评估的修炼模式快?”若琳导师无奈道:“想要成功取得名额,至少便shì需要大斗师实力,而且这还shì在他运气好,没有提qián预见某些变态的qián提下”

  “若琳导师,你可不能小看萧炎哥哥哦,dāng年他可shì凭借斗者实力,就在你手中走了二十回合的哦”薰儿明眸微弯,笑眯眯的道

  “望,这次的晋阶大赛,可不shì上次那般简单,整gè学院有资格争夺的人,将近三百多人,想要从中闯出,没有几把刷子,还真shì挺困难”若琳导师撇嘴道,对于那gè竟敢放她鸽子的刺头学生,她始终有些耿耿于怀

  “那便请这一次,导师也将萧炎哥哥的名字写上去”薰儿拉着若琳导师的手臂,娇笑着撒娇

  “唉,真shì拿你没办法,两年了,整天嘴里都念叨着那家伙,这迦南学院比他出色的男孩可并不少,比如说到这里,若琳导师忽然眼角斜瞥了一眼一旁微笑而立的白山

  儿含笑,却shì如若未闻

  “就知道你不会理会也shì知道这gè效果,若琳导师也将那玩笑话收了回去,低声道:“走,快要早课了,跟我回去,我想,你也不愿意在这里被白山纠缠?”

  笑着点了点头,儿拉着若琳导师,两人互相低声谈论着什么,缓缓对着小道另外一边行去

  白衣青年,一直安静的站立在小道旁,面带微笑的望着逐渐远去的两人,半晌之后,脸庞上的笑容终于shì淡了许些,修长的手指随意的夹住那从树顶飘落而下的一片枯黄树叶,淡淡的道:“萧炎?就shì那gè请了足足两年假期的◎生么?呵,也好,正好让我看看,你究竟有什么资格让得薰儿学妹对你这般牵挂?这般优秀的女孩,庸人,shì没有资格拥有的”

  语罢,白山缓缓转身,负在身后的手指猛然轻弹在树叶上,顿时,黄影暴射而出,◆最后闪电般的插在远处的一块巨石上,看似脆弱的树叶,却shì足足将近有一半射进了坚硬的巨石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