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五章 生死门


  三百六十五章生死门

  遥遥天空,在无数人的注视下,云山的两道残影,各自狠狠挥动着拳头,夹杂着那股让得人毛骨悚然的恐怖劲气,狠狠砸向萧炎脑袋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萧炎定然难逃一劫之时,天空之上,一股磅礴劲气涟漪猛然以萧炎为中心点,暴涌而出,只见劲气所过之处,两道即使是连海波东都难以正面抵挡的分身残影,却是骤然凝固,旋即在下方一道道呆滞的目光中,一shēng闷响,轰然爆裂

  所有人满脸呆滞的望着天空上爆炸成虚无的两道残影,甚zhì就是连不远处的加刑天等人,都是略微有些回不过神来,身为斗皇强,他们能够清晰的察觉那两道残影的强大,那并非是一种虚幻的影象,而是云山不知道使用何种秘法召唤而出的能量实体,不客气的说,光是zhè两道残影,恐怕就得相当于两名斗皇强

  当然,zhè也只是从其能量所蕴含的雄浑程度来说,若是真的让一名斗皇强面对两道残影,虽然会很麻烦,不过解决起来,也并不会和真正的面对两名斗皇强那般困难,毕竟,残影,始终都是残影,抗打击承受能力,还远远比不上真正的斗皇强

  先前若非是海波东吃亏在措手不及的情况下,也不会一照面,便是被击退

  “zhè股力量”身体悬浮在半空上,海波东愕然的望着天空上的萧炎,感受着忽然自其体内暴涌而出的那股磅礴能量,半晌后,眼中猛然浮现一抹惊喜:“zhè家伙终于能够使用那隐藏的力量了么?”

  “怎么回事?萧炎地实力乎忽然间暴涨了将近几个阶别?”加刑天转头望向法犸,震惊的道

  “zhè个也不知道,从他体内所散而出的气势比我还强

  ”法犸苦笑着摇了摇头,脸庞上几乎是有种近乎麻木的神情了,在zhè个不到二十岁的青年身上,zhè段时间,法犸已经见识到了太多的震惊,如今zhè又是一枚重磅炸弹,则是直接让得他进入了麻木状态

  一处废墟顶上云韵美眸盯着天空上萧炎所在地方位眼睛闪烁纤手忍不住地悄悄掩上了微张地红唇

  满地地狼藉地广场上云岚宗弟子也是傻傻地望着天空上虽然以他们地实力并不清楚云山所召唤而出地两道残影究竟强到何种地步不过从两道残影与海波东先前地闪电碰撞中也是能够管中窥豹一番然而那即使是连一名斗皇强都难以抵御地强横残影却是被那仅仅是一名大斗师地萧炎给震成了一片虚无zhè对于zhè些一直将云山视为心中神灵地云岚宗弟子们实在是有些打击

  整个云岚宗现场■都是在萧炎zhè一霎地爆中陷入了呆滞与震惊

  残影地消散身为本体地云山也是立刻有所感应当下迅摆脱美杜莎女王地纠缠脸色凝重地望着不远处地萧炎

  “没想到zhè家伙竟然还隐藏着zhè一手不◆◆过你能应付我自然也是懒得动手现在我地灵魂力量kě也支持不了多久啊”美杜莎女王眸子也是被那股暴涌而出地磅礴气势惊了一下转头望着萧炎低shēng惊诧地道

  天空上,自萧炎体内暴涌而出地磅礴气势逐渐○◆过你能应付我自然也是懒得动手现在我地灵魂力量kě也支持不了多久啊”美杜莎女王眸子也是被那股暴涌而出地磅礴气势惊了一下转头望着萧炎低shēng惊诧地道
guònǐnéngyīngfùwǒzìrányěshìlǎndédòngshǒuxiànzàiwǒdìlínghúnlìliàngkěyězhīchíbúleduōjiǔā”měidùshānǚwángmóuzǐyěshìbèinàgǔbàoyǒngérchūdìpángbóqìshìjīngleyīxiàzhuǎntóuwàngzhexiāoyándīshēngjīngchàdìdào

  tiānkōngshàng,zìxiāoyántǐnèibàoyǒngérchūdìpángbóqìshìzhújiàn消退,最后完全收敛进了萧炎身体之内,微微低头,被青色与白色火焰所缭绕的一对眸子,淡漠的扫向云山,淡淡的shēng音,却是犹如闷雷般,在天际响起:“云山宗主,不过如此,今日我要离去,你云岚宗还没那实力拦下我”

  脸色略微阴沉,一股不亚于先前萧炎所爆的气势,缓缓自云山体内涌盛而起,脚步轻踏虚空,旋即便是闪烁般的出现在萧炎对面,皱眉沉shēng道:“倒还真的是小看了你,没料到你体内居然还隐藏着zhè般恐怖的力量,难怪一直都是有恃无恐,不过想,zhè股力量,应该并不是真正的属于你?”

  以云山的见识,自然是知道,凭借萧炎的年龄,就算是他天赋再好,吃的丹药再高阶,那也绝对不kě能在不到二十岁时,便是能够与斗宗强相匹敌,因此,他一口便是道出了萧炎力量的一些端倪

  “不管zhè股力量属于谁,kězhì少能听我如臂指挥”“萧炎”手掌轻抬,森白色火焰,暴涌而出,旋即犹如精灵一般,在指尖灵活的穿梭跳跃着

  “哼,凭借外物强行提升实力,末途而已,我就不信,你能长久的保持zhè股力量”云山冷笑道:“不管你究竟实力如何,kě杀我宗门长老,若是让你就zhè般顺利离去,那我云岚宗还有何脸在加玛帝国屹立?”

  “你大kě试试“萧炎”脸庞之上,布满着淡漠,丝毫没有因为云山的话语而有所波动,抬了抬眼,手中白色火焰猛然暴涌而上

  “zhè么多年,我云山想要留下的人,还没能够走调的”

  眼神冰冷,云山双手

  印,而随着其手上印结的结动,周身空间,则是开起来,一股股狂风在身旁凝聚,而随着淡青色狂风的凝聚,云山右手指尖处,一股刺眼的白色毫光,忽然诡异的浮现

  “嘿,你欺我弟子,今日我倒要看看,就算我实力不足全盛时期十之二三,你又能如何留我?”望着云山指尖若隐若现的白色毫光,“萧炎”眉头轻挑,低shēng自语的冷笑道

  似是感受到天空上那股即将爆开来的恐怖大战,下方的云岚宗弟子赶忙对着一些巨石之后退了开去,而天空上的海波东等人,也是为了安全起见,急后退了一段距离,zhè种级别的战斗,就算是余波,那也是极为kě怕的啊,若是被牵扯进去了,那就倒霉了

  云韵抬头望着那针锋相对的两人,美丽容颜上忍不住地浮现一抹焦虑,萧炎就是药岩的事实,将她以往的冷静,在顷刻间,击得粉碎,一股犹如乱麻般的情绪,缭绕在心头,让得她甚zhì都是忘记了组织乱成一团的云岚宗弟子

  “老师您您认识萧炎?”忽然的,一道低低地shēng音,忽然在身旁响起,云韵一惊,转头一望,却是瞧着纳兰嫣然正咬着嘴唇,有些黯淡碎痕的眼睛,正直直地盯着她

  见到此时的纳兰嫣然,云韵忽然不知为何,她的目光竟然是有些飘忽躲闪,不过毕竟后也是一宗之主,心中在乱了一会后,便是强行压抑住了一些情绪,微笑着拍了拍纳兰嫣然的肩膀,轻shēng道:“见过几次,不过当时他都是用得另外的名字,而且我又从未见过他,所以竟然也是没有认出来,先前见面方才感到极为惊讶”

  “他地确是很喜欢用假身份去骗人兰嫣然苦涩的道,那个让得她第一次对同龄人产生佩服以及另外一点男女间地情感的男人,竟然也是zhè个家伙装扮而成的,zhè种打击,几乎是比让她输了三年之约还要伤人

  闻言,云韵倒是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轻叹了一口气,忽然瞧得纳兰嫣然抬头直直盯着萧炎看的目光,微微一愣,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当下脸色微变,低shēng道:“嫣然不会喜欢上了他?”

  俏脸一怔,纳兰嫣然赶忙慌慌张张的低下头,目光躲闪着,强笑道:“老师,zhè怎么kě能?我最讨厌地就是他了”

  云韵只是盯着那张强笑的美丽脸颊,也不说话

  被云韵盯得久了,纳兰嫣然美眸忽然泛红了起来,她忽然间扑进前怀中,zhè么久心中地委屈,终于是化为低泣shēng哭了出来:“他的bào复果然好狠师,我后悔了

  “唉”叹息了一shēng,云韵轻轻抚摸着纳兰嫣然柔顺地长,苦笑道:“我也有错啊,当初不该受你软磨硬泡,答应你去退婚,不然的话,也会有zhè些事情了”

  “老师,我现在该怎么办?”纳兰嫣然抬起头,泪眼婆娑地模样,显得楚楚动人

  云韵一滞,旋即再度苦笑,她现在心中也正是因为萧炎的事一团乱麻呢,况且,以萧炎现在与云岚宗的关系,成为敌对已是必然,再,她也和萧炎处过一段时间,知道zhè个家伙的性子,所以,她清楚,萧炎对嫣然,恐怕只有纯纯粹粹的恶感甚zhì厌恶,那一次的退婚,犹如一道劈天神斧,在两人之间,竖立起了一道难以跨越的鸿沟,想要萧炎对嫣然有所感觉,恐怕如登天

  望着云韵的神情,纳兰嫣然也是明白了一些,自嘲的摇了摇头,低shēng道:“我果然是自作孽呢

  “老师,等zhè里的事毕后,让我进入生死门脸颊上有些淡淡的灰暗,纳兰嫣然忽然道

  “你要进入生死门?那kězhì少是要斗灵级别才能进入的啊,虽然你是zhè一任能够与生死门起共鸣的人,kě此时进去,太危险了”闻言,云韵错愕的道

  “那里是云岚宗历代宗主安眠之所,我也身为云岚宗人,想必会受到他们护佑的,老师,答应我,我现在的状态,并不适合继续安静修炼了”纳兰嫣然摇了摇头,道

  “唉望着那倔强的纳兰嫣然,云韵沉默了一会,只得叹息着点了点头,摸着她的长,轻shēng道:“□生死门本是云岚宗宗主接班人成为宗主前的最后一道考验,不过你竟然执意要进去,那事后我便与你师祖商量一下,早点接触生死门,对你的好处,也的确不小”

  见到云韵终于答应,纳兰嫣然也是略微松了一口气,◆抬头望着天空上那与云山针锋相对的青年,美眸中,情绪复杂

  而在两人谈话间,天空上的战斗,则是终于开始了最猛烈的强对撞

  两名足以匹敌斗宗级别的强,即将展开那令得整个加玛帝国震动的强之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