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一触即发


  三百四十四章一触即发

  在这一刻,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广场之上,气氛再度死静,一dàodào目光泛着惊骇,盯着那广场边缘处的萧炎

  “这个家伙,难dào还真的是当初击杀墨承的☆那个神秘人?”加刑天喃喃了一声,总是布满着笑容的脸庞,终于是在此刻变得凝重了起来

  “这倒是不知,不过药师大会的shí候,萧炎倒还是真的使用过一种白色的火焰,虽然那火焰仅仅是一闪便逝,不过我敢☆肯定,那应该也是一种异火”法犸低低的声yīn中,有着难以掩饰的骇然,两种异火,共存一体?天啊,这也太疯狂了?

  “唉,果然还是留下了一些破绽啊”海波东心中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目光转向场中的萧炎,◆现在,究jìng与云岚宗是战还是其他,也就取决于他的表现了啊

  死静的气氛,笼罩着广场,萧炎沉默了许久,忽然猛的前踏了一步,这一步的踏入,立刻让得云岚宗众长老全身绷紧了起来,淡淡的斗气,若隐若现的开始缭绕而出

  “抱歉,我并不知dào葛叶执事在说什么

  ”缓缓抬起头,望了一眼那随shí准备着动手的云岚宗众长老,萧炎眉头微皱,紧绷的身体,舒缓了一点,声yīn平淡的dào,说实在的,他并不想和云岚宗闹翻,这个屹立在加玛帝国这么多年的庞大势力,其底蕴即使是萧炎再如何胆大,也不得满心忌惮,所以,不到最后一刻,他不想完全撕破脸皮

  “哼,不知dào?”闻言,云棱脸庞浮现一抹冷笑,厉声喝dào:“萧炎,参加炼药师大会,后取得冠军的那个岩枭,也是你伪装而成的,这一点,我能找出不下十人出来作证,你可能赖掉?”

  萧炎沉默,当初参加炼药师大会,为了取得冠军,他暴露了太多底牌,而以云棱云岚宗大长老的身份,情报渠dào,自然是远远出他的预料,因此,若说他能找出足够地证据,萧炎倒并不是很感到意外

  对于萧炎这代表着默认地沉默云棱嘴角溢出一抹得意再度dào:“在炼药师大会之上你曾经使用出了一种白色火焰而且威力极大这是无数人亲眼所见想必也假了?”

  “天下间能够使用白色火焰地人多海里去了难dào这些人都是杀了墨承地凶手?”萧炎撇嘴冷笑dào

  云◎棱冷冷地dào:“别人拥有白色火焰倒也地确说明不了什么不过按照葛叶先前地述说你本来便是最大地嫌人而且如今再加上与那神秘人拥有相同地火焰如果这些都是巧合那未免巧合得有些过分了?”

  针锋相对地言■◎棱冷冷地dào:“别人拥有白色火焰倒也地确说明不了什么不过按照葛叶先前地述说你本来便是最大地嫌人而且如今再加上与那神秘人拥有相同地火焰如果这些都是巧合那lénglěnglěngdìdào:“biérényōngyǒubáisèhuǒyàndǎoyědìquèshuōmíngbúleshímebúguòànzhàogěyèxiānqiándìshùshuōnǐběnláibiànshìzuìdàdìxiánrénérqiěrújīnzàijiāshàngyǔnàshénmìrényōngyǒuxiàngtóngdìhuǒyànrúguǒzhèxiēdōushìqiǎohénàwèimiǎnqiǎohédéyǒuxiēguòfènle?”

  zhēnfēngxiàngduìdìyán辞使得两人瞬间成为了广场上地地主角一dàodào目光投注在萧炎身上很多云岚宗弟子目光中都是掺杂着一种惊骇与错愕交杂地情绪他们也是难以相信这个年纪并不比他们差多少地青年居然便是那位将墨承轻易击杀地神秘强者

  “这个萧炎底细很神秘啊”古河摸了摸下巴盯着萧炎缓缓地dào听着场中两人地争执再联想到那青色火焰他心中倒是再度明了许多如果云棱所说是真地话那么上一次在大沙漠中那位坐收渔翁之利地神秘人恐怕就是这个年龄似乎不过二十岁地小子

  一个不到二十岁地斗皇强者?想起这个古河便是有种荒诞地感觉什么shí候斗皇强者居然如此容易便能达到了?就算他每天吃尽高级丹药那也是绝对不可能在短短不到二十年中成为一名斗皇强者地啊

  其后,柳翎也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到得现在,他方才知dào,他与萧炎之间,究jìng存在着多大差距,每次就在他以为对方即将达到极限之shí,却又是会猛然间露出隐藏的冰山一角,让得柳翎有心追赶,可却无力而为

  场中针锋相对的气氛持续了半晌,萧炎抬眼瞥着云棱,他似乎也是明白了,这个老家伙,今天是打定了主意不会让他离开,当下心中也是略微升腾起许些不耐,拂袖冷声dào:“云棱长老,我也并不想与你多费口舌,如果你没有确凿的证据话,还是不要随意污蔑的好,虽然云岚宗势大,但这名声传了出去,可不太好,而且脚长我身上,去留,还轮不到你来替我做主”

  语罢,萧炎转身便是对着那石阶踏下

  “抱歉,在我们未查清究jìng是谁杀了墨承之前,萧炎先生或许得暂shí居住在云岚宗一段shí间了”云棱手掌一挥,冷喝dào:“执法队,留下他”

  云棱喝声落下,广场之上那近千名云岚宗弟子之中,猛然间暴射出十几dào白色影子,斗气狂涌,身形移动间,瞬间便是将萧炎包围其中,没有丝毫的废话,这些脸色冷厉地云岚宗执法队,双手翻动,长剑闪烁而出,剑身一摆,十几dào剑影,将萧炎包裹而进

  云岚宗执法队,是由宗内长老从那些实力优秀的

  所挑选出来,整合而成,论起实力来,也能排在云线左右,而且彼此间地配合默契,通常十几人出手,即使实力出他们一些的对手,也是有些难以抵挡,这一次出手拦截萧炎地十几位执法队弟子,看他们身体之上覆盖的斗气纱衣,实力明显是在斗师级别

  “滚”

  望着那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袭来地连绵剑影,萧炎脸色一冷,一声冷喝,手掌猛然握住肩上尺柄,手臂挥动,巨大的玄重尺再度脱离后背,脚尖轻点,身体顿shí犹如那陀螺一般,瞬间高旋转了起来,黑色巨尺,带起一股强悍劲气,从立脚之点,扩散而出

  “叮,叮,叮”劲风呼啸间,人影接触处,一dàodào清脆的金铁相交之声,不断的传出

  “嘭随着一dào轻微闷响,十几dào白影猛的自交手之处暴退而出,脚掌着地板滑出了将近十几米,方才缓缓停住,低头望着那断裂成的长剑,这些执法弟●子脸色都是有些变化,这家伙,能够打败纳兰师姐,果然并非是靠的运气

  一击击退十几名执法弟子,萧炎脸色也是逐渐阴沉了下来,转身冷冷地盯着云棱:“云棱长老这是什么意思?”

  “萧炎先生,在◇☆未能洗脱你的嫌之前,恐怕你并不能离开云岚宗,所以,还请听从老夫之言,安心在云岚宗待一段shí间,等宗主回来之后,我们会彻底调查此事的”云棱淡淡的dào

  萧炎眼睛虚眯,寒芒在眼眸中掠闪而过,目▲光缓缓在场中扫过,旋即停在了云棱身上,握着尺柄的手掌略微紧了紧,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身体也是逐渐松懈了下来

  察觉到萧炎身体的放松,云棱也是悄悄松了一口气,然而就在他以为萧炎打算放弃抵抗之shí,后者脚忽然一踏地面,随着一dào能量炸响之声,其身体猛然化为一dào黑影,对着广场之外飙射而去

  “拦住他”萧炎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得云棱脸色一寒,厉声喝dào

  云棱喝声刚落,那一旁的葛叶,jìng然是最先有所动作,斗气自体内狂涌而出,脚掌蹬地,身体顿shí犹如那离弦地箭支一般,瞬间掠过大半个广场,干枯的手掌一曲一卷,几dào尖锐的劲风暴射而出,劲风缠绕间,居然隐隐封锁了萧炎的退路,这般快的凌厉手段,不愧是斗灵级别的强者

  身后破空而来地尖锐劲气,让得萧炎眉头大皱,手中玄重尺猛然插地,前冲的身形也是生生停顿,双脚微弯,旋即冲天而起,肩膀一颤,紫云翼展现而出,没有丝毫迟,双翼展动,便是对着云岚山之外狂掠而去

  “萧炎,给我留下”

  望着那冲天而起的萧炎,云棱一声厉喝,手掌一挥,石台上,三位年龄最大地白袍老者,身体微颤,居然是缓缓消失,再度出现shí,便是已成三角之状,将萧炎的退路,完全阻拦,三股澎pài的斗气自三人体内涌盛而出,强大的压迫力,将萧炎牢牢锁定着

  天空之上,三位白袍老者,背后斗气之翼缓缓扇动着,因为庞大斗气外溢地缘故,jìng然是使得周围的空间,略微有些虚幻

  “三位斗王强者云岚宗的实力,果然恐怖”望着对面三位白袍老者身后的斗气之翼,萧炎脸色顿shí有些难看

  “萧炎,你若是不是心虚的话,何必急着走?”云棱抬头冷冷的望着萧炎,旋即目光环顾了一圈巨树上地众人,沉声dào:“各位,看萧炎的表现,恐怕是真地与墨承之死脱离不了什么关系,所以,在宗主未回来之前,我们并不能放他离去,此事事关重大,还请诸位理解”

  云棱这番隐隐带着几分严厉的话语,让得法犸等人眉头微皱,互相对视了一眼,皆是暂shí地选择了静观其变

  见到并未有人出面阻拦,云棱也是松了一口气,目光再度转向萧炎,缓缓举起手掌,就欲下令将之拿下

  “大长老,此事是否有些误会了?我先前与他交过手,如果他真的是杀了墨承之人,不可能与我这般苦战地啊”就在云棱即将下令shí,纳兰嫣然迟了一会,终于是忍不住的开口dào

  “嫣然,这事你就先暂且别管,不管如何,至少都要让他留到宗主回来为止,到shí候若真冤枉了他,我云棱向他dào歉便是”云棱摆了摆手,目光冷冷的盯着空中的萧炎,手掌豁然挥下

  “拿下他”

  随着云棱声yīn落下,那三位拦在萧炎面前的白袍老者,浑身气势猛然大涨,磅礴的气势压力,犹如即将而至的雷霆风暴一般,笼罩了整个广场

  大战,一触即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