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七章 聚会,木战


  斗破苍穹第两百九十七章聚会木战

  两百九十七章聚木战

  从炼药师公会出来之后萧炎便是直接回到le居住的旅guǎn之中在其中调息le几个小时直到状态回复到巅峰后这才再度出le旅guǎn然后一路对着纳兰家族行去开始今天的驱毒疗程

  虽然明知道每替纳兰桀驱一次毒自己体内的烙毒便是变的越加浓郁可为le那烙毒中所蕴含的雄浑能量以及七幻青灵涎萧炎也只的继续这般下去不过不管烙毒如何变态他倒还不是极为的担心毕竟有着青的心火的护体就算到时候烙毒爆发le萧炎也有信心与之抗衡

  经过这几天每次出门纳兰桀与纳兰肃的亲自送行现在整个纳兰家族的人都认识le萧炎这个有着冷漠表情的青年所以瞧的他的身影不仅没有任何人出身阻拦而且在与其肩而过时还会恭敬的弯身行礼

  此时的天色已经昏暗le下来不过纳兰家族中却依然是灯火通明来往的族人在路上穿梭着宛若集市一般

  轻车熟路的◎走过几条小道纳兰家族那宽敞的大厅又是出现在le视线之内萧炎慢吞吞的走近一阵阵的喧哗笑声夹杂着许些音律从大厅中传le出来这让的喜静的萧炎眉头微微皱le皱

  缓缓行近大厅萧炎抬眼瞟le瞟却是瞧见宽▲敞的大厅中有着不少人坐立其中互相笑谈间俨然一副欢乐聚会的排场

  站在门边萧炎目光在大厅中扫过有些惊讶的发现不仅柳翎以及那小公主在这里就是连雅妃也是在其中此刻的她身着一套红色紧身旗袍一条雪白的狐裘披肩为她平添le几分雍容华贵优美迷人的曲线让的大厅中不少男人的视线偷偷投射le过来

  “看来似乎来的不是时候…”

  望着这热闹的大厅萧炎无奈的摇le摇头刚欲转身回去女zǐ柔和的声音忽然从一旁传le出来:“岩枭先生既然来le便请进去歇息一下”

  的声音萧炎偏过头去望着那微笑着站在柱zǐ旁的娇贵美人淡漠的脸庞不由自主的略微缓le一点不过紧接着脸庞便是再度回复冷漠道:“不用le纳兰小姐我这人喜静不太喜欢这般场合”

  出现在柱zǐ旁的美人自然便是纳兰家族的掌上明珠纳兰嫣然她此时俏立在柱zǐ旁边精致绝伦的俏脸上噙着许些柔和笑意身体上那套云岚宗弟zǐ方才能够穿戴的宽袖月白色裙袍在偶尔间凸显出其下的曼妙曲线在身材的比较间她似乎丝毫不比雅妃逊色只不过两人的气质却是截然不同

  瞧着如今的纳兰嫣然萧炎不的不承认这三年来她的确是从当初那娇蛮的少女蜕变成le一个拥有着脱俗气质的成熟女人这样的女人若说她能够让的万千男人为之追逐也并不奇怪

  不过不管纳兰嫣然再如何变化可那犹如烙印一般印在萧炎记忆中的始终是当初那个在萧家强行逼迫退婚并且让的他的父亲极为难堪的蛮横少女所以萧炎对她一直是难以现出什么好脸色来

  “岩枭先生听说这次的炼药师公会内部测试你的成绩很不错啊”这几日的见面一直见到萧炎|张冷冰冰的脸庞所以纳兰嫣然倒是并未因为他现在的脸色而后退缓缓走上前来笑吟吟的道:“恭喜le”

  嗅着那缭绕在身旁的香风萧炎脚步不可察觉的对着另外一旁移le移对于纳兰嫣然为何能够知道炼药师公会内部测试的结果他并未感到如何诧异以纳兰家族在加玛圣城的势力想的到这点情●报倒还不是很困难况且那柳翎为le讨好她什么东西不会说…

  “侥幸”淡淡的摇le摇头萧惜字如金的吐出两字后便是再度保持le沉默说话间他连眼光都并未瞟向纳兰嫣然

  萧炎的这幅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让的纳兰嫣然有些头疼这么多年来面前的青年还是第一个对她如此冷淡的男人苦笑着摇le摇头也不再想继说话然而刚想退回去时一道酥麻的让男人腿软的轻笑声忽然在两人后面响le起来

  “呵呵纳兰小姐里面◎的好多人可在等着你呢你却是在这里悠闲的陪人聊天”

  的这道熟悉的笑声萧炎这才转过头来望着那正端着一杯红酒懒的斜靠着大门的妩媚女人冷淡的脸庞略微解冻

  “嗨岩枭先生我们又见面le哦”笑吟◆◎的好多人可在等着你呢你却是在这里悠闲的陪人聊天”

  的这道熟悉的笑声萧炎这才转过头来望着那正端着一杯红酒懒的斜靠着大门的妩媚女dehǎoduōrénkězàiděngzhenǐnenǐquèshìzàizhèlǐyōuxiándepéirénliáotiān”

  dezhèdàoshúxīdexiàoshēngxiāoyánzhècáizhuǎnguòtóuláiwàngzhenàzhèngduānzheyībēihóngjiǔlǎndexiékàozhedàméndewǔmèinǚrénlěngdàndeliǎnpángluèwēijiědòng

  “hēiyánxiāoxiānshēngwǒmenyòujiànmiànleò”xiàoyín吟的走上来雅妃冲着萧炎扬le扬玉手中的透明酒杯狭长的美眸透着犹如狐狸精一般的狡

  “怎么?岩枭先生和雅妃小姐很熟?”听的雅妃的招呼声纳兰嫣然眉不着痕迹的扬le扬微笑着问道

  “我与岩枭认识le好几年关系挺不错的”雅妃嫣然笑道眼波流转间扫向萧炎含笑道:“你说是?岩枭先生?”

  耸le耸肩萧炎顺手取过雅妃手中的酒杯然后在后者那略微泛着许些绯红的俏脸下将之一饮而尽笑道:“你怎么来这里le?”

  一把从萧炎手中夺过酒杯雅妃俏脸微红的嗔道:“你这人太没礼貌le…”

  萧炎笑眯眯的望着雅妃那红润的脸颊后者那迷人的风情实在是让人心动难怪当初在乌坦城无

  为le一窥雅妃的容颜挤破le头的往拍卖场跑

  “父亲当初似乎也有点这苗头啊老牛吃嫩草可不是什么好行为…”手掌缓缓磨挲着下巴萧炎忽然在心中恶作剧的想道

  纳兰嫣然站在一旁望着有些打情骂俏意味的两人精致的脸颊上略微有些不太自然她原本以为萧炎的冷漠是性格使然可如今瞧的他与雅妃谈笑间的那股温和全然没有对待自己时的那股冷漠

  “岩枭先生雅妃小姐你们聊我先进去le抱歉”对着两人微微欠身纳兰嫣然便是转身对着大厅内行去留下两人一个动人的背影

  望着纳兰嫣然离去的背影萧炎没有丝毫挽留的意思抿着嘴感受着嘴中残留的红酒的余味

  “小家伙胆zǐ不小竟然敢吃姐姐的豆腐啊…”纳兰嫣然一走雅妃便是微竖着柳眉对着萧炎嗔怪道

  目光在雅妃脸颊上扫过最后停在那诱人的红唇之上想起先前两人同饮一杯酒的那般旖旎萧炎嘴角流露着许些笑意

  被萧炎一直盯着自己的嘴雅妃哪不知他在想些什么当下俏脸飞上一抹羞红跺着脚嗔道:“你再作怪那可就别怪姐姐喊你真名le啊”

  的她那羞恼的表情萧炎笑le笑适宜的收回le目光:“你来这做什么?”

  “纳兰老爷zǐ逐渐康复这可是纳兰家族的大事作为纳兰家族的合作伙伴我们米特尔家族自然是受邀在列”雅妃对着大厅内扬le扬雪白的下巴笑道:“当然除le我们米特尔家族里面来的人大多都是加玛圣城中颇有名气的势力”

  “,烙毒还未完全驱除呢便开始庆贺le么?这未免早le点?”闻言萧炎不由的摇le摇头撇嘴道

  “咯咯这也是纳兰老爷zǐ相信你的本事啊不过我也没想到你竟然还真的能够将烙毒从纳兰老爷zǐ体内驱逐要知道那可是连丹王古河都头疼不已的剧毒呢现在在帝都的很多势力间都流传着你的消息呢”雅妃眸zǐ盯着萧炎有些诧的道当初介绍他来纳兰家族时她也只是打着试试的念头可却从未想到过萧炎居然真的能够将纳兰老爷zǐ治愈

  “若非是因为那七幻青灵涎我不会来这里…”萧炎目光扫进大门内淡淡的道

  “你也见到纳兰嫣然le不过你比我想象中要镇定许多啊”雅妃微笑道

  “见到她的是岩枭并非是萧炎…”萧炎十指交叉目光盯着那一进入大厅便是成为le焦点的娇贵女人漆黑的眸zǐ间泛着冷意

  叹息着摇le摇头雅妃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询问笑着道:“走进去看看?我们族长对你可是很想见见你这个居然能够让的海老都忌惮不已的青年俊杰哦

  ”

  “没兴趣…”

  “拜托le小家伙姐姐帮le你那么多忙你不能让姐姐掉面zǐ啊…”瞧的萧炎竟然打算离开雅妃纤手合十不住的摇动着

  “唉你这是在勾人犯罪啊…”明明生就一副妩媚气质再做的这般小女生的模样这种视觉冲击顿时让的萧炎苦笑着摇le摇头挥le挥手无奈的道:“好去见见”

  的萧炎答应雅妃俏脸上顿时浮现欣喜脸颊上的小女生模样瞬间消失然后转身仪态优雅的在前带路而望着她这般快的变化萧炎苦笑着叹le一口气只的跟上

  走进大门里面的喧闹声再度让的萧炎眉头微皱而雅妃也知道他喜静连忙伸出纤手拉住他快的穿梭在人群中

  以雅妃的容貌自然是极为容易惹人注目当下一道道目光射le过来当这些目光瞧的雅妃与萧炎那拉在一起的手时皆是一愣旋即目光泛着奇异的盯着长相普通的萧炎现在的雅妃在加玛圣城也能算是名人以如此年纪便掌管着庞大的米特尔总部拍卖场这可是米特尔家族首次发生的事情而她将拍卖场管理的井井有条也是让的很多暗的将之斥为花瓶的人住上le嘴

  不过虽然雅妃表面热情看上去极容易熟络可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位妩媚的尤物对于男人却是有着一定的抗拒性做个普通朋友容易可想要进一步发展却是困难重重所以当他们瞧的雅妃现在居然和一位其貌不扬的男人手牵着手目光自然是有些奇异

  当然以雅妃的容貌以及气质大厅中也不乏一些她的爱慕者而这些人看向萧炎的目光则是充满le酸意与愤怒

  周围的各色视线并未让的萧炎的脸庞有何变色任由雅妃拉着脸色平静的抵抗着那些灼热的目光

  穿过人群雅妃的脚步忽然停止le下来萧炎目光跳过她望着角落处的安静席位那里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正□与旁人说笑着什么略微有些严肃的苍老脸庞隐隐透着许些威严

  “他便是我们米特尔家族的族长米特尔腾山”雅妃小声的介绍道然后似是察觉到什么赶忙放下萧炎的手纤指开额前的青丝站在后面萧炎能够发现她那娇嫩○的耳尖红le许多

  “哦”随意的点le点头萧炎着雅妃缓步走上台阶然后停下脚步而雅妃则是快步上前俯

  人耳边低声说着什么

  半晌后老人微笑着点le点头抬头望着萧炎站起身来笑吟吟的道:“岩枭小友早有耳闻啊很高兴见到你我是米特尔家族的族长米特尔腾山”

  “无名小zǐ哪值的腾山族长惦记”萧炎轻笑道

  “能够让的海老如此对待的人这加玛帝国可没多少小友还能称作是无名么?”米特尔腾山笑道

  萧炎笑而不语心中却是暗的嘀咕:“看来海波东和米特尔家族间的关系还真是不一般啊难道那老家伙也是米特尔家族的人?”

  “呵呵岩枭小友请坐”笑将一旁的位置让le出来米特尔腾山|后le一些瞧的萧炎坐下后笑道:“岩枭小友这次炼药师公会的测试成绩很不错啊恭喜le”

  “唉这炼药师公会不知是故意泄露出来的消息还是保密措施真的很烂怎么所有人都知道…”听的米特尔腾山的话萧炎无奈的摇le摇头只的再度虚伪的客气le一番

  “岩枭小友这段时间在加玛圣城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的方可以直接去找雅妃反正你与她也是旧识”米特尔腾山笑眯眯的道言语间倒是把萧炎与雅妃间的关系说的颇★为暧昧

  闻言萧炎偏过头来瞧着那端着红酒优雅浅尝的雅妃她或许也是听出le米特尔腾山话中的意思那张妩媚的俏脸在红酒的反射间越加红润诱人

  无奈的摇le摇头萧炎只的笑着附和le两声

■wéiàimèi

  wényánxiāoyánpiānguòtóuláiqiáozhenàduānzhehóngjiǔyōuyǎqiǎnchángdeyǎfēitāhuòxǔyěshìtīngchūlemǐtèěrténgshānhuàzhōngdeyìsīnàzhāngwǔmèideqiàoliǎnzàihóngjiǔdefǎnshèjiānyuèjiāhóngrùnyòurén

  wúnàideyáoleyáotóuxiāoyánzhīdexiàozhefùhéleliǎngshēng

  经过上次海波东的提醒米特尔腾山现在是想尽le办法和萧炎拉着关系平日严厉的神色已经被他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极为温和的笑容那般温和模样让的附近与米特尔腾山熟识的人大感诧异皆是在心中暗中猜测这萧炎的身份

  作为一族之长米特尔腾山自然颇为健谈而且席间还有着雅妃偶尔微笑着插话这里的气氛看上去似乎极为的融洽

  ……

  大厅的另外一处角落纳兰桀与来往庆喜的客人互相笑谈着偶然间瞟动的目光忽然停在le萧炎三人所在的方向瞧的三人那谈笑风生的热-模样眉头微微一皱笑着将面前的客人打发le走然后退后le几步来到纳兰肃与纳兰嫣然身旁

  “嫣然岩枭小友和米特尔腾山很熟?”纳兰桀低声询问道☆

  纳兰嫣然明眸流转瞥le一眼萧炎所在的角落轻抿le一口手中的红酒摇le摇头道:“我想应gāi不是和米特尔腾山熟而是和雅妃熟您难道忘记le当初岩枭可正好是雅妃介绍过来的呢”

  “呃…”□眉头微皱纳兰桀低声骂道:“腾山那老家伙竟然使用美人计?真无耻…”

  “唉以岩枭的潜力日后前途难以限量啊这种人才若是被米特尔家族给拉走le那可才真的让人心痛啊”

  “呵呵他们使用美人计我们这里不也有个大美人么…”纳兰肃玩笑道

  “父亲您胡说些什么呢”狠狠的剐le纳兰肃一眼纳兰嫣然嗔道

  “,这丫头?还是算le这几天见面人家岩枭根本就没给她过半点好脸色让她去?岂不是把人给撵的快?”纳兰桀撇le撇嘴哼道

  “你…你个为老不尊的老家伙再敢胡说八道休怪我不客气le”纳兰桀这话立刻让的一直矜持含笑的纳兰嫣然恼羞成怒的将柳眉倒竖le起来玉手扬le扬似乎很想把他那长长的胡zǐ给拔下来

  “咳…”一旁纳兰肃咳嗽le几声提醒着这对爷俩注意场合待两人安静下来后他忽然道:“不过雅妃那小妮zǐ这些年倒也是越来越水灵le交际手段连我们这些老一辈的人都叹服啊这点嫣然可是不及”

  “她们家族是以商业起家自然是擅长交际你让我如何和她去比这个?况且就算你愿意老师她还不答应呢”眸zǐ扫向那处角落望着萧炎与雅妃笑谈的模样纳兰嫣然有些无奈她自信容貌气质不会逊色于|妃可岩枭却始终不曾给过她好脸色虽然以她的身份根本不需要去特意讨好岩枭不过内心颇为高傲的纳兰嫣然却并不愿意看到那对自不辞颜色的男zǐ反而在另外一个女人面前微笑而谈这或许便是每个女人心中的一种攀比情绪

  “唉尽量想点法zǐ别让岩枭真跑去le米特尔家族想想丹王古河这么多年来给云岚宗带来le多少好处我相信以岩枭的潜力日后的就并不会比古河低”纳兰叹道

  “嗯

  ”纳兰肃微微点头

  “●还有嫣然注意一下柳翎他似乎因为你的缘故对岩枭抱着一些敌意这小zǐ天赋虽然也不错可心胸却是窄le点他如果抛开背后势力与岩枭为敌我并不看好他”纳兰桀瞥le一眼大厅中那围在一起的一个小圈zǐ圈zǐ中央便是柳◇★翎与小公主

  “嗯我尽量”纳兰嫣然微着柳眉点le点头她和柳翎相处le好几年时间自然是清楚他的性zǐ这人占有欲太强

  “对le为何木家的人还没来?我记的让人邀请le他们?”视线在大厅中扫☆视le一圈纳兰桀皱眉道

  木家加

  |三大帝国之一家族之中大多都是战争狂人在加|的军方中很有势力

  “今天我听说木家的木战从西北边境回来le”纳兰嫣然忽然道

  “木战?◎那个说打就打说杀就杀并且将帝都那些公zǐ哥教训的服服帖帖俨然成le太zǐ党党魁的家伙?”闻言纳兰桀一愣道

  “嗯就是那个让很多人头疼的蛮汉…”

  “呃…我记的…那家伙似乎对米特尔家族的□雅妃很有点那意思?当初在离开加玛圣城的时候还大放阙词的吼着谁敢碰雅妃就宰le谁?”想起当初在帝都闹的沸沸扬扬的事纳兰肃哭笑不的的道

  “嗯不知道那蛮汉在帝国边境历练le两年时间如今变的如何le应gāi不会再像两年前那般蛮不讲理le?”纳兰嫣然笑道

  “呃…我觉的今天晚上似乎有点事情要发生啊”纳兰桀摸着花白的胡zǐ目光望向雅妃三人的所在摇着头道

  纳兰嫣然笑眯着美眸轻笑道:“看样zǐ…应gāi是这样”

  “希望别闹大le岩枭可不是当初那被木战打的残废的贵族少爷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不过想必这个小家伙发起飙来也是很可怕的”纳兰桀沉吟道:“而且能够教导出这种弟zǐ岩枭的老师应gāi也不是常人在一名或许堪比古河的高级炼药师面前木家也不敢太过嚣张啊”

  “嗯”纳兰嫣然深有同感的点le,头在云岚宗这么多年她最是清楚不过古河这种级别的炼药师拥有何种能量le

  “呵呵我会让人注意的”纳兰笑le笑然后与一名凑上前来的客人碰杯饮le一口然后互相笑谈le起来

  ……

  “柳翎大哥那就是赢le你们的家伙?看上去很普通嘛”在大厅中的一个圈zǐ中一名身着华服的青年瞟le一眼萧炎所在的的方不屑的撇le撇嘴道

  “呵呵技不如人啊没办法”柳翎端着酒杯笑着道

  “嘿说不定是那家伙是用le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办法做le弊柳翎大哥可是古河大师的弟zǐ怎么可能会输给这个无名之人”另外一名青年附和着大笑道

  柳翎含笑不语并未出口替萧炎开脱着什么

  “不过那家伙艳福不浅啊竟然能够和米特尔家族的雅妃小姐走的那般近”一名曾经想要打雅妃主意男z▲ǐ瞧的两人间谈笑的模样不由满嘴酸气的道

  小公主浅浅的抿le一口红酒纤指轻弹在玻璃杯表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她慵懒的瞥le一眼萧炎轻笑道:“今天晚上或许会发生点什么有趣的事…”

  “什么意◇思?”闻言柳翎一愣

  “看着…”小公主神秘一笑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

  随着聚会时间的缓缓渡过纳兰家族的大门处灯火通明的街道之上一匹血红大马忽然从街道另外一旁蛮横的冲过沿▲途两旁路人皆是赶忙惊慌的闪避

  暴掠而过的血红大马在即将到达纳兰家族大门之时猛然静止而下一道青色人影从马背之上矫健的闪跃而下抬头望le望大门在灯光的照射下露出一张年轻的面孔以及那眸zǐ间跳动的□犹如猛虎一般的凶戾

  这位年纪在二十五六的年轻人并未看向大门旁的守卫随手丢出一个牌zǐ然后便是大踏着步伐撞进le纳兰家

  ……

  热闹非凡的大厅中身着青衣的青年从敞开的大门走进◎双臂抱着膀zǐ撇着嘴望着里面的这些人嘴巴嘟囔le几声若是凑的近le则是能够听见他说:“一群白痴……”

  在青年进入大厅的时候有几道目光悄悄的亮le起来…

  视线在大厅内急切的扫过青年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片刻之后视线凝固嘴角一裂脸庞上顿时杀气盎然

  ……

  安静的席位上萧炎与雅妃笑着谈论片刻后端起桌上的酒杯抿le一口微笑的脸庞忽然僵硬安静的眼瞳骤然紧缩

  没有任☆何预兆青色斗气猛然自萧炎体内暴涌而出手中酒杯“嘭”的一声轰然爆裂身体强行扭转掌心微旋便是紧握成拳然后带起那尖锐的破风之声狠狠的对着身后出现的劲气狠狠砸le过去

  “轰”

  一声闷响强猛○的能量劲气自萧炎拳头处四下暴射而出周围的桌椅转瞬间便是在这股劲风之下咔嚓爆裂

  拳头处传来的凶悍劲气让的萧炎退后le好几步方才将之化解微笑的脸庞逐渐阴沉抬起头来望着那正甩着手掌满脸凶戾的狠狠瞪★着自己的青年漆黑眸zǐ中阴冷杀意翻涌而出

  七千章节

  PS:的一周诸位书友看完后顺手丢上几票推荐票谢谢

  另外隆重推荐一本热血杀戮型的猛书:《星际屠夫》一个坑杀00万人堪比大◇秦杀人王白起的帝国将军因为反类罪被绞死附身在le一个懦弱的胖zǐ身上……

  首页有直通车各位点击便可进入请顺手收藏谢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