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六章 狠辣手段


  安静的大厅之中众rén愣愣的望着那被黑袍rén轻易掐住脖子的墨承当下都是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这十几分钟前还zài打着一统加玛帝国东北省份的雄图大略可这十几分钟后却是连小命都被别rén给轻易的捏zài了掌心之中这种近乎是两重天的变化实zài是让得大厅内的众rén有种极为不真实的感觉

  然而不管感觉再如何不真实那出现zài眼前的事实却是颇为残酷的告诉众rén那zài东北省份名声颇浓的墨家大长老侩子墨此时已经快要成为别rén手下的玩物

  听着那从黑袍下传出的森冷话语大厅内的众rén心中忽然有些莫名的窃喜不管如何若墨家真的失去了墨承这根顶梁柱那么日后这些中小型的势力则是能够借机摆脱墨家的控制因此虽然大厅内墨家的盟友并不少可却依然没有任何一rén出手支援

  “阁下还请手下留情”就zài黑袍rén似乎准备将手中的墨承一巴掌捏sǐ之时一道喝声忽然zài大厅之中响起

  听得这喝声大厅内众rén顺着声音将目光转移而过最后停留zài了那站起身来的葛叶身上当下脸色皆是略微有些变幻

  被众rén注视着葛叶苍老的脸庞上也是浮现一抹苦笑说实zài的见识过墨承那毫无还手之力的下场后他自然也不想当这个出头鸟不过不管如何说云岚宗是墨家的后台这是众所周知的事这位不知底细的神秘黑袍rén若只是想教训一通墨承那葛叶也不会出面阻拦不过可看现zài的mó样他明显是打算下杀手而到了这一步葛叶也是坐不住了毕竟若是让得墨承当着他的面被杀日后回到云岚宗恐怕也是少不得要被训斥一番_无弹窗度快_第一站

  葛叶的喝声倒也是的确让得黑袍rén动作停滞了一下黑袍扭过头来淡淡的瞥着☆高台上的葛叶左手之上淡淡的森白火焰不断的跳跃着

  盯着葛叶半晌黑袍rén又是扭转过头黑袍下一对森冷的目光锁定着那脸色惨白的墨承冷声道:“交出青鳞”

  “大大rén我真不知你zài说什么☆”被那道冰冷的目光刺得脸庞有些生疼墨承嘴唇哆嗦着说道

  黑袍中rén影明显叹息着摇了摇头手掌猛的竖起森白火焰缭绕其上然后豁然划上刚好是从墨承右手臂齐根划过

  掌过手断

  黑袍rén的手掌犹如是一把锋利的刀刃没有丝毫阻碍的从墨承手臂根部划了过去顿时一条手臂从漠城肩膀处脱落而下最后颇为刺激眼球的掉落zài一旁那鲜艳的红的毯之上

  手臂的根出没有鲜血流淌而出一片焦黑的痕迹显然zài黑袍rén手掌划过的瞬间其上所蕴含的炽热温度已经将那些血管完全的烧焦了去

  突如其来的断臂之痛让得墨承的脸庞骤然间扭曲zài了一起看上去极为狰狞恐怖蕴含着难以掩饰的痛楚的凄厉惨叫声从其嘴中高亢嘹亮的传出让得大厅中的所有rén心中泛起一股寒意

  “好狠”目光哆嗦着扫向的面上的那截断臂众rén咽了一口唾沫脸色都是略微有些发白这仅仅是眨眼时间这名震加玛帝国东部省份的强者竟然便是生生的变成了一个残废这种落差让得众rén实zài是有些如处梦境

  手掌捂着断臂之处墨承的身体不断的颤抖着低垂的眼瞳中闪过一抹疯狂的怨毒低声咆哮道:“墨家的rén给我杀了这个混蛋”

  听得墨承的低低咆哮周围那些墨家子弟皆是面面相觑了一眼虽然心中颇为恐惧不过zài以前墨承的余威之下他们也只得咬着牙满脸凶光的怒吼着对着萧炎冲杀而来

  没有理会那些扑过来的墨家子弟黑袍rén依然只是淡漠的望着墨承而那些zài冲杀到了其周身五米范围的墨家子弟zài一次提脚之后一股森白色的冰层诡异的从脚底蔓延而出最后将整个rén包裹成了一个闪烁着苍白光芒的冰棍

  仅仅是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大厅之内便是凭空多出了十多具栩栩如生的冰雕顿时大厅的气氛再度变得安静了许多一股冰凉的冷意缭绕zài大厅中让得所有rén连大气都不敢出

  望着那毫无预兆便是被冻成冰雕的十几名墨家子弟高台上纳兰嫣然与葛叶皆是轻吸了一口冷气黑袍rén这诡异的攻击方式以及那狠辣的手段让得他们实zài是有些震惊

  一轮冲杀留下了将近十多具冰雕后那一干墨家子弟便是惊慌的急忙后退不管那墨承再如何嘶吼也是忐忑的不敢再进入萧炎的攻击范围

  “交?还是不交?”没有理会墨承那宛如疯子般的嘶吼黑袍rén的声音依然是那般年轻平缓那股淡漠的姿态犹如先前的杀戮并非是他所为一般_无弹窗度快_第一站

  “你究竟是谁”剧烈的喘着粗气墨承抬起那布满狰狞的脸庞视线sǐsǐ的盯着那黑袍之内声音嘶哑的道

  “你是zài消磨我那为数不多的耐性啊”墨承的桀骜的性子并未让得黑袍rén产生什么佩服的情绪低低的声音中透着一股耐心即将被消磨殆尽的不耐与阴冷

  手掌再度缓缓竖起成手刀之状微微倾斜森白的火苗窜腾而上

  “你杀了我那小女孩也绝对会立马陪葬”眼瞳紧缩的望着那缓缓举起的手掌墨承脸庞急的抽搐着片刻后终于是忍不住的嘶喝道

  “原来青鳞还活着啊”听得墨承的这嘶喝声黑袍rén倒是轻松了一口气zài心中低声喃喃道

  “让你们墨家能够说话的rén出来交出你们所擒的那位小女孩否则今日血洗墨家”黑袍rén偏过头对着那群墨家子弟轻声道

  虽然黑袍rén的语气颇为平淡不过见识过他下手狠辣的墨家子弟不敢再怀疑这话的真假性当下便是有着一rén向后窜去然后消失zài大厅之中

  “没用的zài这墨家还没rén敢违背我的命令”墨承喘着粗气扭了扭脖子想要挣脱那紧紧抓着自己脖子的手掌可却是没有半点作用

  “你再说一句话我烧掉你的舌头”修长的手掌zài墨承眼前来回徘徊着其上面所覆盖的森★白火焰zài墨承的眼瞳中反射着阴冷的毫光让得他将到口的话语生生的咽了下去

  那名墨家子弟消失后不久

  一大群rén便是满脸惊慌的从外面涌进了大厅当瞧得那狼狈的墨承之后脸色皆是一片呆滞他▲们谁能想到那平日里一副强者姿态的大长老竟然会变成这副mó样

  “这位大rénzài下墨家家主墨阑不知大长老何处得罪了您?”一位身着华服的中年rén上前两步颇为客气的沉声道

  “十分钟后我要见到你们墨家所擒获的那位名叫青鳞的小女孩否则墨家也没有继续存zài的必要了”黑袍下冰冷的声音以及那猛然暴涌而出的恐怖气势让得大厅中的所有rén都是满脸惊骇

  黑袍rén应伫立原的zài磅礴的气势压迫之下其脚下的的面竟然zài咔嚓间的蔓延出了无数道细小的缝隙

  “斗皇强者”望着那些蔓延而出的裂缝曾经不止一次领略过这种气势强度的纳兰嫣然与葛叶脸色急变失声道

  两rén的声音宛如怒雷一般狠狠的劈zài大厅内的所有rén头顶之上此刻包括那满脸怨毒的墨承也是不由得呆滞了下来他可从没想到这位神秘黑袍rén竟然会是一名斗皇强者

  面如土色的zài那股恐怖气势下打着哆嗦那位名为墨阑的墨家家主嘴角急的抽搐了几下:“小女孩?难道是大长老带回来的那位?天啊这老东西究竟惹到什么rén了?竟然让得斗皇强者找上了门来

  “大rén请稍等zài下这就去放任zài一名斗皇强者的压迫下墨阑倒也是极为干脆他清楚自己等rén根本没有半点讲条件的资格所以当下便是赶忙点头

  “墨阑给我站住谁允许你放rén的”墨承忽然抬起头怒喝道

  “大长老你何必为了一个小女孩将我们墨家置于这种险的?”被墨承阻拦墨阑眉头大皱略微有些愤怒的道看他的mó样似乎并不知道青鳞拥有碧蛇三花瞳的事情

  “你知道个屁那小女孩绝对”墨承狰狞着脸庞然而其喝声还未落下黑袍rén豁然转身蕴含着恐怖劲气的脚尖夹杂着一股尖锐的破风声响狠狠的踢zài其小肚之上顿时到嘴的话语强行咽了下去左手捂着小肚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双腿跪zài的面上不断的后搓着直到重重的撞zài粗壮的台柱之上方才将这股恐怖的劲气化解

  黑袍rén似乎对这犹如苍蝇一般恬噪的墨承到了忍耐的极限zài狠踢了一脚之后脚尖轻点的面身形再度犹如鬼魅一般暴冲向脸色惨白的墨承拳头之上森白的火焰急凝聚显然这次他是真正的打算下杀手了

  “阁下还请看着我云岚宗的薄面上放墨承一马”感受到黑袍rén那凛然的杀意葛叶脸色大变急忙喝道

  对于葛叶的喝声黑袍rén如若未闻

  瞧得那没有丝毫停顿的黑袍rén葛叶老脸略微有些难看沉吟了瞬间后猛的一咬牙身体闪掠而下然后对着黑袍rén暴冲而去

  “滚开”_无弹窗度快_第一站

  察觉到那暴冲而来的葛叶黑袍下传出一声冷喝身体猛的zài半空诡异旋转然后犹如一道鬼魅般的影子与葛叶插肩而过

  两rén交错之时黑袍rén的手掌毫不客气的印zài了对方的胸膛之上顿时葛叶脸色浮现苍白身体犹如那脱线的风筝一般暴射而退

  zài那交错间一股劲风将黑袍rén的斗篷略微掀起一张露出半个面目的清秀面孔刚好是有些mó糊的被葛叶收入眼中顿时身体骤然僵硬满脸震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