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九章 深藏不露


  或许是因为头一次炼制“破厄丹”的缘故,所以,即便药老的炼药术颇为不凡,可第一次的炼制,依然是因为药份的配制失调,而导致此次的炼药失败

  不过虽然第一次失败,可药老并未因此有什么别样的表情,炼药失败,这在炼药界,几乎正常得犹如吃饭喝水一般,即使他精通炼药术,可毕竟也不可能保证自己炼制任何丹药都能保持百分之百的chéng功

  第一次虽失败,但好在只是损失了一小部分的药材,并不会影响后面的炼制,而随着药老的再次生火炼丹,有了一次热手经验之后的他,终于是有条不紊的将所有的炼药步骤,完美的顺利完chéng了过去

  整洁的房间之中,黑色的药鼎在半空中缓缓的旋转着,森白色的火焰在其中剧烈的翻腾,而随着黑鼎的旋转,其周身的空间,也是不断的出一连绵不断的细小能量波纹,这些能量波纹以药鼎为中心,chéng圆形状,逐渐的对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出,在即将碰触到墙壁之时,悄悄湮灭而散…

  火焰翻腾的药鼎之内,一枚拇指大小的淡紫色丹药雏形,在火焰的烧制中,缓缓的chéng形着,在某一刻,一股深紫色的丹香,忽然从鼎中散而出,弥漫在房间之内,久久不散

  “要chéng丹了么?”嗅着那带着紫色的丹香,萧炎揉了揉有些疲倦的眼睛,振奋着精神笑问道,上次亲眼见过药老炼制五品丹药,所以他也能知道,丹香飘溢,基本便是高级丹药chéng形之前的预兆

  “嗯,这破厄丹虽然药效有些奇异,不过炼制难度,并不算很困难并且有着黑魔的相助,这炼制时间,起码节省了大半”药老笑着点了点头道

  “呵呵,难怪,上次炼制血莲丹时可是用去了两天多时间这次炼制六品丹药,居然只是用了一天而已,看来老师的这尊药鼎,还真是颇为不凡啊”萧炎笑道,目光带着许些惊讶的打量着半空中的黑色药鼎,一般的药鼎,虽说对于炼药师有着许些的增幅效果,不过那效果却是颇为细微需要炼制一天地丹药,能够节省两个小时左右的炼制时间,那便是能够称得上是鼎中上品了,而以前萧炎所使用的那尊暗红色药鼎,则至多只能节省一个小时左右地炼制时间罢了,两相这一比较,萧炎自然是越的感觉到这尊黑色药鼎的不凡

  药老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干枯地手掌握松之间,药鼎之内的森白火焰,又是浓郁了不少

  “咳老师…别忘记下辅料哦…”望着那逐渐变得圆滑起来的丹药雏形萧炎干咳了一声,赶忙提醒道

  “知道”白了萧炎一眼药老微微点了点头,左手翻转森白色的火焰猛然浮现,然后开始了急压缩,片刻之后,那团足有人头大小的森白火焰,竟然便是不足拇指大小

  被压缩到了这般地步的骨灵冷火,已经脱离了火焰的本质,反而是变化chéng了一枚细小的白色结晶体,一眼望上去,晶体之内,似乎还隐隐地翻腾着妖异的森白火焰

  将白色晶体捏在指尖,药老屈指轻弹,顿时,晶体化为一抹白光,射进了药鼎之中,然后径直钻进了那即将chéng行的丹药雏形之中

  晶体进入丹药,然后便是猛然化为点点极其细微的白芒,分散的侵进丹药的各个部分

  望着丹药雏形上逐渐复原的小孔,药老微微点了点头,略微沉寂之后,手掌一挥,药鼎之内,森白火焰猛然暴涌而起,转瞬间,便是把那枚紫色的丹药雏形完全包裹其中,开始了最后一轮的猛烈焚烧

  森白火焰只是升腾了眨眼时间,便是飞快的湮灭了下去,而随着火焰地湮灭,一枚拇指大小,通体淡紫,散着淡淡光泽地圆润丹药,便是滴溜溜旋转着,出现在了药鼎之内

  在紫色丹药出现的那一霎,一股凶猛地能量涟漪波动,猛的自丹药之内暴涌而出,这股能量涟漪在经过黑鼎之时,虽然被其拦截了一部分,不过其余地,依然是渗透了出来,然后狠狠的对着四面八方暴冲而去,看这架势,ruò是任由其扩散,这处房间,必将立刻崩塌

  淡淡的瞟了一眼那急扩散的能量涟漪,药老干枯的手掌随意的挥动,一股无形的灵魂能量,眨眼间,便是在房间之内形chéng了一个透明的能量罩

  能量涟漪在接触到灵魂罩时,两互相碰撞,顿时,那无形的能量罩之上,便是犹如被投下一块大石的湖面一般,开始散涌现一的能量涟漪

  涟漪逐渐由剧烈转化为细微,片刻后,终于是完全消散

  当最后一道能量涟漪消散之后,药老这才将灵魂罩撤去,手掌对着黑鼎一招,那枚淡紫色的丹药,便是被黑鼎喷吐而出,乖乖的落在了药老掌心

  握着这枚淡紫色的丹药,药老将之来回的翻看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淡淡的评价了一声不错后,将之随意的丢向一旁的萧炎

  接过丹药,萧炎好奇的打量着手中的这枚紫色丹药,这可是他第一次看见六品等级的丹药

  这枚丹药表面呈淡紫之色,通体浑圆而富有光泽,并且,在那丹药表面之上,似乎还隐隐的勾画着一种并非人为制造的奇异纹路,这些纹路曲曲绕绕,犹如一幅别有深意的特殊图画一般,近距离的观察这枚破厄丹,萧炎还能够模糊的感觉到其中所蕴含的那股奇异力量,或许,这便是那能够破解封印的主要chéng分…

  “丹药之中,被我加了许些骨灵冷火的特殊冰体,这种结晶体,ruò是被人吞噬,会深深的潜伏在人体之内,平日绝不会有着半点异动,不过ruò是经过拥有骨灵冷火的我催动的话这些冰体,将会迅的转化chéng为破坏力极其强大的骨灵冷火,到时候对方ruò是还打什么歪主意,那恐怕就得大吃苦头了”药老将黑鼎收回漆黑地戒指,偏过头来对着萧炎笑吟吟的道

  “不会被他给现了?”把玩着破厄丹萧炎谨慎的问道

  “应该不会,当然…我也不能保证,毕竟世上没有什么绝对地事情,我只能保证,它被现的几率很小便是”药老摇了摇头,笑道

  微微点了点头,萧炎从纳戒中取出一个品质不差的玉瓶,将破厄丹小心翼翼地装入其中然后目光瞟向桌上那还剩余地一大堆药材,嘴角一裂,毫不客气的把这些珍稀药草,全部扫进了纳戒之中

  “嘿嘿,就当作是炼丹的额外报酬”对于这些拿出去拍卖,至少能卖出上百万高价的珍稀药材,萧炎可没有打算将之返还给hǎi波东“终于是搞定了…”将一切东西收好,萧炎满意的拍了拍纳戒,对着药老笑道:“嘿嘿,现在就该看外面那家伙究竟会不会信守承喏了啊”

  “希望他不会让我们失望”药老轻笑了笑身躯微晃旋即化为一抹流光钻进黑色戒指之中

  将悬浮在身前的黑色戒指套上手指,萧炎抛了抛手中的玉瓶整理好衣衫,然后对着房间之外行去

  光线略微有些昏暗的走廊之上hǎi波东背靠在墙壁之上,苍老地面庞虽然看上去颇为平静,不过那不断在墙壁上敲打的手指,却是显示出了他心中此时是如何的紧张与焦躁

  感受着时间的缓缓流逝,hǎi波东回头望了一眼走廊尽头紧闭的房间,眉头忍不住的皱了皱,片刻后,叹了一口气,炼制破厄丹的材料并不好找,他足足花费了将近几年时间,方才凑齐这些药材,ruò是萧炎炼制失败的话,那么他想要恢复实力的愿望,恐怕又得向后延迟了…

  搓了搓手掌,hǎi波东平静的脸庞上也终于是开始流露出许些担忧,低声喃喃道:“难道失败了么?唉,看来我还是有些莽撞了啊,那家伙地实力虽然让我也有些看不透,可毕竟年龄太小了啊…就算他从娘胎里就开始修炼炼药术,那也不过仅仅十几年时间啊…十多年时间,能在炼药术上有多大地造诣?”

  拳头与手掌重重的砸在一起,hǎi波东地脸色一阵变幻,片刻后,颓丧的摇了摇头●,苦笑道:“到了现在,也只能希望那家伙能带来一些奇迹,毕竟,他可是拥有那种极为恐怖地异火啊……”

  时间滴滴答答的淌过,走廊之上的气氛,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是逐渐的萦绕上了一层急躁的氛围

  手指在墙壁之上急躁的点动着,某一霎那,手指之上,斗气猛的缭绕而上,在狠狠点下之时,竟然是将墙壁穿了一个孔洞出来

  “去看看”干枯的脸庞抽搐着,hǎi波东终于是忍耐不住这种等待的煎熬,狠狠的吸了一口气,豁然转过身来,就欲走进走廊

  在hǎi波东转身的霎那,其身体猛的僵硬,脸庞泛着惊愕,愣愣的望着那走廊之内,依靠着墙壁笑吟吟望着他的黑衫少年,好片刻后,咽了一口唾沫,急忙向前走了几步,急切的问道:“小兄弟,chéng功了么?”

  萧炎摊了摊手,对着那满脸急切的hǎi波东缓缓走来,手掌轻挥了挥,一个玉瓶,便是被丢向了hǎi波东:“比较好运,勉强chéng功了”

  望着那被抛过来的玉瓶,hǎi波东几乎是手脚并用,极其狼狈,犹如接着自己儿子一般,小心翼翼的将之捧在双手中,眼睛望着玉瓶内的那枚紫色丹药,苍老的脸庞之上,涌上了一抹狂喜以及震撼

  狂喜,自然是因为自己如愿以偿的得到了这破厄丹,震撼…则是他依然有些难以相信,在这么短短一天时间内,面前这看似不过二十的小家伙,居然便是将这即使是丹王古河也难以炼制出来的六品丹药给完美的弄了出来…

  “深藏不露…”在这一刻,hǎi波东心中,浮出了对萧炎的一句评价之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