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破釜沉舟,入谷


  君主级幼宠和那些奴仆级、战将级de幼宠有所不同,在人迹罕至de地方遇见这样hún宠de概率不高,哪怕就算是遇见了都是需要掂量一下自己是否有这gè实力去拿下这只hún宠,毕竟一般统领级以上de幼宠便一般都有“护卫”在一旁守护着了,哪怕不是该hún宠de父母,也有可能是其父母领地之中de一些强大dehún宠。

  奴仆级hún宠大部分都是为游荡dehún宠,奴仆级dehún宠数量极其庞大,可以说是组成了hún宠世界最底层de一gè巨大de基本构架,而大部分奴仆级hún宠都是会选择栖息在某gè领地之中,听从那些实力更强dehún宠de指挥。

  奴仆级dehún宠容易死亡,但是他们de繁殖率与更高级别hún宠de繁殖率想比起来,要远远大于他们战斗力de比率。

  而战将级dehún宠,阶段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一般会占据一些如洞xué、山岭、低谷、湖泊、悬崖、小树林等适合□他们栖息de生活环境,作为他们de小领地,在不受他人侵犯de时候便可以安逸de生活下去。

  统领级dehún宠领地de占据便非常明显了,一只成熟de统领级hún宠如果没有自己de领地这在hún▲宠领域之中属于一种极其落魄,极其没有前途de行径。

  统领级de领地一般而言都是由许多战将级hún宠de小领地组成,构成了一gè类似于一片丛林,一座山谷,一片水域,一座山,一块平yuán等,统领级de幼宠几乎在未真正成熟和能够自己独立de时候,几乎都是在他们上一代de领地内活动,这样了最大程度de避免后代意外夭折de概率。

  君主级hún宠de领地便更加明显了。统领级dehún宠或许偶尔还能够看见一些在外游荡,无领地de,无保护de幼宠,可是君主级幼宠几乎不可能发生这种情况。

  每一只君主级幼宠都是被上一代紧密de保护着,再加上君主级de领地非常辽阔,戒备森严,其他hú●n宠和其他人类步入他们de领地,是很容易就遭受攻击de。

  每一gè级别dehún宠都有一定de阻碍xìng,等级越高,这种阻碍便越大,所以要成为一gè合格de猎人,需要具备非常高de素质,否☆●n宠和其他人类步入他们de领地,是很容易就遭受攻击de。

  每一gè级别dehún宠都有一定de阻碍xìng,等级越高,这种阻碍便越大,所以要成nchǒnghéqítārénlèibùrùtāmendelǐngdì,shìhěnróngyìjiùzāoshòugōngjīde。

  měiyīgèjíbiédehúnchǒngdōuyǒuyīdìngdezǔàixìng,děngjíyuègāo,zhèzhǒngzǔàibiànyuèdà,suǒyǐyàochéngwéiyīgèhégédelièrén,xūyàojùbèifēichánggāodesùzhì,fǒu☆则还没有真正看见自己想要捕捉de幼宠便惨死在了这些hún宠de领地之下。

  “应该是有四条狭道通往山谷de内湖,这四条狭道都有一gè统领级dehún宠栖息着,分别是八段高阶de攻击xìng极强☆de剑蛰,八段中阶de毒xìng著称de西甲亡蝎,八段高阶防御力像铁皮一样de巨蛹银天牛,九段低阶de各方面属xìng比较平均de星凰战虫。”

  楚暮看见de那只星凰蝶尾qín是栖息在一座山谷de内湖旁,山谷周围有通向各座山脉de狭道,这些狭道可以说形成了一gè对山谷de天然保护,将山谷内湖严密de保护在其中,楚暮现在就必须带领着自己hún宠从其中一条遍地hún宠de狭道之中杀进去,然后解决掉守护星凰蝶尾qínde那几只shì卫,最终俘获星凰蝶尾qín。

  这块领地非常广,尽管星凰蝶尾qínde上一代并不是栖息在这里,可是如此“戒备森严”de领地,若是没有一定de计划,根本难以◇找到突破口,楚暮自己也是观察了好几天才终于发现了这四条最有可能进入到山谷内湖de狭道。

  现在,楚暮就得考虑究竟走哪条狭道de成功率最大,这是一场很长de战斗路途,战斗也是要持续很久,楚暮最担◇心de还是自己dehún宠体力有限,很难坚持得了这么持续de战斗。

  楚暮现在dehún力大概只有五成,这五成就意味着楚暮如果不使用任何hún技de话,就只能更换五次hún宠。

  而不□使用hún技de可能xìng不是很大,因为战斗过程会有很多突发情况,这种突发情况和不确定因素必须要由hún宠shīdehún技来控制,否则hún宠重伤和死亡出现de话,损失更重。

  所以楚暮自◆己估计了一番,这次战斗应该只能更换三次到四次hún宠,为了能够进入到山谷内湖,并且要能够战胜得了星凰蝶尾qínde两只九段低阶de统领,楚暮就得清清楚楚de想好如何部署自己dehún宠。

  “☆桀桀~~~~~~~~~~~”白魔鬼率先发表了意见,表示走那条栖息着九段星凰战虫de狭道。

  楚暮果断了无视了白魔鬼de故意捣乱,开始根据自己hún宠de属xìng和优势进行道路de选择。
★   “毒xìng强de,我们不好对付,万一中毒了很麻烦,防御强de那批太消耗体力了,还是选择剑蛰吧,剑蛰和剑蛰手幽灵威武下de那些hún宠攻击xìng虽然比较强,但只要注意一点,还是能够很顺利通过d■e,剑蛰和那些战蛰谁来对付呢?”楚暮mō着自己de下巴。

  “噢~~~~~~~”魔树战士果断举手示意,狭道除却那只八段高阶de剑蛰之外,可是有一大片虫系hún宠族群,成百上千,确实需要一gè能够扛得住dehún宠。

  “恩,你是必须上场de。”楚暮点了点头,群战,木系hún宠优势太大了,如果没有木系hún宠,估计在走这条狭道de时候,战斗力就会用光了。

  “吼~~~~~~~~~~”战也很快举爪报名,他de体力好,耐力强,抵抗力高,战斗力成幅度上涨,这种群战之下,确实能够发挥出它很大de优势,楚暮也觉得必须让它上场。

  另一gè选择就让楚暮略有些犯难了,一时间确实不知道该让谁出场会更好。

  “莫邪,还是你来吧,那只八段高阶de剑蛰你来对付,然后保存一定de体力吧。”楚暮说道。

  “呜呜呜~~~~~~~”莫邪也很乐意,一副要杀gè痛快de模样。

  经过一番商量,楚暮也大致确定了方案,便是让魔树战士、战也、鬼穹君王最先出战,杀到狭道de末端,遇见八段高阶剑蛰de时候,将鬼穹君王更换成莫邪,让莫邪参战解决掉八段高阶de剑蛰,一举进入到山谷内湖。最后再让牵制xìng比较强de夜之雷梦兽和战斗力最强de白魇魔以及莫邪,三只hún宠来对付那两只九段de星凰战虫。

  会议开完之后,楚暮给众位hún宠喂了所剩不多dehún核,进行了一番破釜成舟思想灌输后便让它们各自休息,自己也安然de睡去。

  ……

  第二天一早,充足de阳光便透过了密密de树叶泄落在楚暮de脸颊上,楚暮睁开了眼睛,呼吸了新鲜口气后,用lù水给自己洗漱一番。

  “有人?”

  忽然,敏锐意识de楚暮感觉到了一些动静,透过树枝与树枝de缝隙,楚暮意外de发现有几gè人影正在慢慢de朝自己这gè位置过来。

  楚暮刚醒来,没有特意●去隐藏自己气息,所以楚暮可以肯定对方应该也是察觉到了自己。

  楚暮也没有躲藏起来,只是看着这几gè人缓缓de接近,同时也保持了一些警惕心。

  “嘿,难得在这yuán始地方也能够看见其他◎○人,这位朋友怎么称呼,我们是来自敦城de猎人,我是队长,达坤,这几位是章英,钦河,王寂,玉岁……”

  自称队长de男子年龄大概有二十五六岁de样子,相貌还算过得去,笑容给人一种很随和很容易亲近◆○人,这位朋友怎么称呼,我们是来自敦城de猎人,我是队长,达坤,这几位是章英,钦河,王寂,玉岁……”

  自称队长de男子年龄大概rén,zhèwèipéngyǒuzěnmechēnghū,wǒmenshìláizìdūnchéngdelièrén,wǒshìduìzhǎng,dákūn,zhèjǐwèishìzhāngyīng,qīnhé,wángjì,yùsuì……”

  zìchēngduìzhǎngdenánzǐniánlíngdàgàiyǒuèrshíwǔliùsuìdeyàngzǐ,xiàngmàoháisuànguòdéqù,xiàorónggěirényīzhǒnghěnsuíhéhěnróngyìqīnjìn◎de感觉,应该是属于那种比较会与他人打交道de类型。

  另外几gè人de年龄都与队长相差不大,应该也都是青年辈de成员,话说回来,这只队伍能够闯入到这种已经接近君主级hún宠领地de区域,实力□◆自然是不用说de。

  楚暮自己是深处在强者生存de环境中,所遇到de人也肯定都是有实力de,楚暮看得出这五gè人应该不是什么泛泛之辈。

  “楚晨,看你们de样子是要进入到山谷内吧?”楚□暮问道。

  “正是,你应该也是吧,不过你就一gè人,不怕出什么意外吗,要不和我们一起吧,平均分配,你得六分之一。”队长达坤也很直接de说道。

  为了让楚暮相信他们是那种有信誉de团队,队长达坤也是特意亮出了自己猎人协会内部成员de标志。

  hún宠shī在外历练遇见其他hún宠shī也有可能结伴而行,这gè时候双方都要考虑到对方是不是那种歹毒之人。

  所以信誉在强者与强者之间de交往中变得比较重要,陌生人de结伴便往往通过权威de势力来认证,就比如说这位达坤手中de猎人标志,这gè标志就足以表明他是猎人协会内部成员,若是出了什么事,猎人协会绝对会承担此时de后果◇,并且深究下去……

  双方都有身份保障,这样陌生人结伴起来安全系数也更高。

  “你们打算走哪条线路?”楚暮也不卖关子了,这几gè人肯定也是冲着星凰蝶尾qín去de,如果和他们结伴而行很☆划算de话,楚暮也就没有必要冒那么大风险自己一gè人闯了。

  “第三条,蛹族de狭道,这条道路安全系数比较高。”达坤说道。

  “那算了。”楚暮摇了摇头,打消了结伴de想法。

  “好吧,我们也不勉强,祝你好运了。”达坤也不强求,微笑de看着楚暮。

  楚暮并没有与几人过多交流,便顺着山林朝着自己要走de那条道路走去。

  而楚暮走远了之后,那几gè猎人协会de成员自然开始小声de议论了起来。

  首先发表意见de是队伍中de女xìng玉岁,她那双带着睿智、敏锐de眼睛注视着楚暮离开de方向,开口道:“那位叫楚晨de小弟难不成是自己一gè人闯?”

  “不可能de吧,我想他应该主要是想要得到狭道上de某件东西,如果说我们和他走同条路,他就选择跟我们为伍。而如果不是,他就打算自己走,他可能是知道自己能力,对谷内de东西没有什么妄想。”章英笑着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