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魇魔宫之神,半魔


  楚幕持续高温的是他的灵hún,身体一雳程度上受到一些影响,当寒冰灵物涌入到楚幕身体中的时候,楚幕身体潜移默化的也是朝着冰属xìng发展。

  因为灵hún的高温,楚幕长期使用冰属xìn☆g的灵物,kě以说现在楚幕的身体已经用有了一定的冰属xìng的免疫,一般八级以下的冰系技néng恐怕很难对楚幕造成伤害。

  而楚幕的灵hún是与冰空精灵相连,冰空精灵成为了楚幕疯狂用药之后的最◇佳受益者,竟然在bú知bú觉中提升到了七段五阶,成为了楚幕阶段最高的hún宠了。

  “沙沙沙~~~~~”青蛰龙发出了如青虫一般细腻的声音,开始与楚幕交流着。

  “你要碧泉?”楚幕开口询问道。

  青蛰龙千里迢迢的从龙域杀到人类的世界kě就是为了néng够拿回这属于天苍青蛰龙的正统血脉,想必碧泉圣血对于青蛰龙来说异常的重要,而青蛰龙会让楚幕吞下,也是让楚幕短暂的拥有碧泉圣血解开封印之后的庞大néng量。

  楚幕本来已经打算将这碧泉圣血交还给青蛰龙,毕竟青蛰龙一脉肯定是非常看重这件宝物的。

  bú过青蛰龙在这个时候却是摇了摇头,用长长的爪子指了指楚幕,然后又指了指楚幕的戒指。

  “少主,碧泉圣血已经融入了你的身体,青蛰龙如果要拿回的话必须杀了你,所以它应该bú是打算拿回,而是要告诉你什么。”径老儿开口说道。

  “我的戒指?”楚幕有些疑huòbú解。

  忽然,楚幕意识到自己的戒指内似乎还有一颗青蛰龙的龙卵,这颗龙卵kě是直接从天苍青蛰龙身体中分裂出来的,如果培养到了十段再加以强化,其实力绝对kě以达到眼前这只青蛰龙的境界!

★  “沙沙沙沙~~~~~~~”“你是说那枚蛰龙卵,蛰龙卵怎么了?”楚幕还是没néng够完全理解青蛰龙的意思。

  “沙沙沙沙沙~~~~~~~”青蛰龙又发出了声音。

  “狸老儿,翻译翻译,◇我还是没听明白它说什么。”楚幕说道。

  青蛰龙如果说一些比较简单的话语,那么拥有妖兽之语的楚幕怎么也néng够听个半懂,bú过青蛰龙要表达的意思似乎很复杂,所以楚幕没néng够明白,只知道它在说自己戒指中的蛰龙卵。

  蛰龙卵躺在楚幕的空间戒指中很长一些时间了,kě除却每个月褪去外层的软膜之外,蛰龙卵都没有出现什么变化,楚幕自己也bú知道究竟要多久才néng够腐化。

  “我又☆bú是虫,我怎么知道它说什么!”狸老儿愤愤bú平的说道。

  狸老儿懂人类的语言,也懂得妖灵的语言,kě是复杂的虫系语言和龙族语言它同样费解。

  青蛰龙见楚幕无法理解,也知道人与龙之间有○很深的代沟,它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用简单的语言告诉楚幕要好好保护蛰龙卵,等它孵化之后将它变为一个超越它的强者,继承青蛰龙一脉,成为第二只天苍青蛰龙。

  眼前的青蛰龙以及当初那kě以让整个岛屿支离破碎的天苍青蛰龙kě以说都是楚幕遥búkě及的奋斗目标,想到自己的空间戒指之中就有这样一只kěnéng发展到它们这个级别的幼宠,楚幕也是心潮澎湃。

  “沙沙沙沙~~~~~”青蛰龙见楚幕大致理解了自己意思,也是点了点硕大的脑袋。

  “你还有事要做,要回到龙域去了?”楚幕倒是很快听出了青蛰龙要表达的意思。

  青蛰龙又点了点头,那对翅膀豁然的舒展开,青色的肉翼几乎将楚幕的视野完◆全占据。

  “沙沙沙沙~~~~~~~~、,青蛰龙给楚幕最后的临别话语,说完之后,便是拍打起了翅膀,卷起一阵猛烈的青色狂风,飞向了缀满星辰的夜空,青色的身躯在星光中慢慢的远去。

  狂风扑◎quánzhànjù。

  “shāshāshāshā~~~~~~~~、,qīngzhélónggěichǔmùzuìhòudelínbiéhuàyǔ,shuōwánzhīhòu,biànshìpāidǎqǐlechìbǎng,juànqǐyīzhènměnglièdeqīngsèkuángfēng,fēixiànglezhuìmǎnxīngchéndeyèkōng,qīngsèdeshēnqūzàixīngguāngzhōngmànmàndeyuǎnqù。

  kuángfēngpū打在楚幕的脸上,吹乱了楚幕的头发,楚幕抬起头,目送着这青蛰龙的离去,他的那双黑色的眸子渐渐的méng上了一层崇敬的色彩。

  青蛰龙已经渐渐的远去了,看着那强大的背影消失,楚幕心中也是颇有感慨:或许,整个世界néng够站在一只十段帝皇青蛰龙头颅上的人根本没有几个,自己幸运的成为了其中之一。

  楚幕知道那仅仅是因为自己的刹那的幸运,他要想真正踏上这一步,还要走很长很长的路,好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才kěnéng屹立在这条青蛰龙所在的高度上!

  但是,无论这条路有多么长,无论自己之前站立的苍穹有多高,楚幕都会一直走下去,他坚信终有一天,自己会站在青蛰龙的龙角之间,驰骋着最广阔的◆蓝天!!

  “少主,您果然就是那位得到天苍青蛰龙龙卵的人啊,想必恒海的那次大事件也是与您有着密切的关系。、,狸老儿的声音缓缓的飘出。

  之前狸老儿就在猜测从囚岛之中走出来的楚幕会bú会■与天苍青蛰龙有瓜葛而通过青蛰龙对楚幕的那种信赖也让狸老儿肯定了这件事。

  楚幕苦笑,也知道无法瞒过狸老尼了。

  “难怪之前您会询问天苍青蛰龙的事,话说,这条蛰龙也算是chuán承了青蛰龙鼻祖级的血脉,应该是迄今为止最强蛰龙,如果说您néng够与它打好关系,对将来的发展绝对是有很大益处的。事实上在人类领域就有bú少强者会与一些各据一方的hún宠鼻祖做好外交关系,这样的hún,

  宠师也是非常了得的。”狸老儿说道。

  楚幕点了点头,开口说道:“hún盟的人都在找青蛰龙卵,在我实力没有足够强之前,也还是得小心行事。”

  “少主néng够有这份心已经很难的了,殊●bú知很多年轻人就是自以为有了潜力十足的hún宠,于是摆出一副老子天下无敌的架势,结果惨遭抹杀,这样的例子屡屡kě见话说少主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异样吗,碧泉圣血的效果怎么说也应该体现了一些……”狸老儿■赞许的说道。

  楚幕苏醒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了异常,似乎自己的身体素质变强了几分,恐怕bú需要hún甲都kě以直接无视一些hún宠的技néng了。

  “体质增强了一些,bú过我想主要受到◎洗礼的应该是半魔化时的级别吧。

  ”楚幕说道。

  楚幕是因为半魔化的兽属xìng而得到洗礼的,当楚幕没有半魔化效果的时候,碧泉圣血的洗礼体现得就bú是很明显了,毕竟人类的身体体质无论怎○▲么改变,都很难有强大的力量,顶多防御力和抵抗xìng会增强许多。

  “这是肯定的,你所化的半魔等级本身就是高等君主,如果néng够完全完成洗礼,达到帝皇级绝对bú成问题,甚至kěnéng达到中☆等帝皇级,………”狸老儿说道。

  “中等帝皇……”楚幕喃喃自语。

  帝皇级是楚幕最崇高的一个理想,他也一直希望自己néng够驾取一只帝皇级的hún宠,遨游这个广阔的世界。

  帝皇级!

  这是hún宠领域的一个巅峰概念,像离笙和萧任这样的人物都未曾拥有过这个级别的hún宠。

  néng够拥有一只帝皇级hún宠,便意味着跨入到是hún宠领域的顶峰,将会有无数势力争相抢夺,只为了一个拥有帝皇级hún宠的高手!

  楚幕自己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快就到达这个境界。但让他哭笑bú得的是,成为帝皇级的并bú是自己的hún宠,而是他本身,并且一定需要化身半魔才kě以拥有帝皇级的力量。

  更kě悲的是即便bú需要狸老儿提醒,楚幕也知道如果自己妈妈没有找到天地仙冰的话,那么这辈子楚幕都búkěnéng再使用半魔化,同时楚幕余生将一直都在消耗大量冰属xìng灵物之中度过。

  “少主,这次玩得真的有点过火了,一bú小心您kě就彻底的变成一只没有本身思想的白魇魔了”狸老儿说道。

  “我知道,我大概还有多久kěnéng会丧失理智?”楚幕自己也有寿命将至的感觉了。

  “半年之内吧,而且少主难道没有感觉到那个魔鬼有些蠢蠢yù动了?”狸老儿说道。

  狸老儿所说的魔鬼自然是指白魇魔。楚幕的这次魔化对楚幕自己造成极大的灵hún创伤,但是却给白魇魔提供了巨大的好处,白魇魔现在达到了七段四阶,需要吞噬的hún力变得更多!

  “恩,狸老儿,你和我说说我的情况吧”楚幕说道。

  “魇魔宫的魇魔是邪恶hún宠,邪恶hún宠战斗力非常强,kě同时喂养它的人也必定会付出比其他hún宠师更加惨痛的代价。当然,并bú是所有吞噬主人灵hún的魇魔都会化身半魔。半魔往往只会出现在实力极其强大的魇魔与人类之中,出现的概率也是非常的低,最近的一个例子就是大概十几年前魇魔宫的白语……”“半魔的出现有很多因素,少主会碰见一只kě以半魔化的白魇魔bú知道是幸运还是bú幸……”“当然,一切事物都bú是绝对的,对于很多人来说白魇魔是噩梦,终结一切的杀戮者。少主néng够坚持下来,并且最终战胜这个魔鬼,加以利用,便是一种幸运,便高人一筹。”

  “最重要的是,少主与那些之前被强大魇魔吞掉的魇魔宫先辈有着非常大的区别……”

  “●那些化身半魔的魇魔宫先辈们无一例外的在半魔化之后死亡,他们的半魔化带着绝对的偶然xìng和危险xìng。少主最大的优势在于是少主占据了吞噬的主动权,kě以选择自己选择什么时候进入半魔状态和什么时候解除▲半魔状态。只要少主néng够承受灵hún高温,便相当于一直拥有了这魇魔最强力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