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记忆掠夺,封印怒


  ‘楚暮的这cì元魔焰可是波及甚广’魂盟萧任的影貂速度比较快,在cì元魔焰爆破之时及时躲到了远端,应该只是皮肤外层受到了一定程度的烧伤。

  魂盟罗凌的煞精灵本身拥有一定暗属性抵抗,只是○□
  ‘楚暮的这cì元魔焰可是波及甚广’魂盟萧任的影貂速度比较快,在cì元魔焰爆破之时及时躲到了远端,应该只是皮肤外层受到了一定程度的烧伤。


  ‘chǔmùdezhècìyuánmóyànkěshìbōjíshènguǎng’húnméngxiāorèndeyǐngdiāosùdùbǐjiàokuài,zàicìyuánmóyànbàopòzhīshíjíshíduǒdàoleyuǎnduān,yīnggāizhīshìpífūwàicéngshòudàoleyīdìngchéngdùdeshāoshāng。

  húnméngluólíngdeshàjīnglíngběnshēnyōngyǒuyīdìngànshǔxìngdǐkàng,zhīshì暗属性又对火属性及其畏惧,cì元魔焰海席卷之时便是将其给严重烧伤,若不及时使用水系技能治疗,很快便会失去战斗力。

  薛老先生的盘木灵可以说是受创最严重,薛老先生更是不惜消耗魂力,用水系的魂技为盘木灵扑灭了身体与灵魂同时灼烧的魔焰。

  “水系魂宠,花系魂宠,快点给大家治疗!”薛老先生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他的这cì判断失误可的的确确造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损失!!

  纯粹辅助型的魂宠师并不多,但不少魂宠师在自己的魂宠列表之中还是会腾出一个水系或者花系的魂宠名额,就是以备不时之需。

  所有魂宠师,水系魂宠一共只有四只,四只之中有三只都是进攻性水系魂宠,拥有真正治疗技能的只有▲商盟的魂宠。

  这水系魂宠的治愈技能不可能效果那么显著,可以说仅仅让受伤最轻的影貂恢复了战斗力,其他几只魂宠都不得不退得远远的,在没有解除掉魔焰焚烧灵魂的情况下绝不可能靠近这惊世之魔半分。

  “离老城主,让你的云蛇猿君支援!”薛老先生的阳焱妖雕同样受伤不轻,在他的水系治疗技能未治好它的伤势之前,薛老先生也不敢让阳焱妖雕靠近楚暮。

  离笙也是咬紧牙关,青蛰lóng需要靠赤宇妖○灵皇来限制住其强大的lóng族技能,而云蛇猿君是真正能够伤到青蛰lóng的魂宠,将云蛇猿君调走,剩下的魂宠恐怕很难对青蛰lóng造成威胁了。

  青蛰lóng可怕就可怕在,如果你一段时间无对它造◎成威胁,那么辛辛苦苦对其造成的创伤很可能在回过头来攻击它的时候,它的伤势已经痊愈了,之前的攻击可以说是亏一篑。

  薛老先生那里的战斗不太乐观,离笙也只能让云蛇猿君飞向那邪恶魔君,让云蛇猿君抵挡楚暮片刻,给众位魂宠师都有喘息和治疗的机会。

  cì元魔焰技能施展之后,楚暮自己也是稍稍歇息了片刻,这个技能可以说是消耗了他很大的体能。

  楚暮tái起了头,一眼便看见云蛇猿君踩踏着白色的云雾,正的从青蛰lóng的战场从自己这里跳来。

  楚暮知道云蝼猿君肯定是来拖延自己时间的,如果不能及时出手,杀掉一两只十段君主的话,那么这个cì元魔焰所消耗可就起不到真正的效果了,毕竟对方○拥有一只水系的十段魂宠和一只花系的十段魂宠。

  楚暮真正的目的就是要杀了煞精灵,他的那双异瞳开始轮动着,在黑暗的阴影之中寻找出煞精灵的身影!

  终于,楚暮在一片黑云之下发现了躲藏起来正★yōngyǒuyīzhīshuǐxìdeshíduànhúnchǒnghéyīzhīhuāxìdeshíduànhúnchǒng。

  chǔmùzhēnzhèngdemùdejiùshìyàoshāleshàjīnglíng,tādenàshuāngyìtóngkāishǐlúndòngzhe,zàihēiàndeyīnyǐngzhīzhōngxúnzhǎochūshàjīnglíngdeshēnyǐng!

  zhōngyú,chǔmùzàiyīpiànhēiyúnzhīxiàfāxiànleduǒcángqǐláizhèng在接受自己主人治疗的煞精灵!

  现在没有任何一只魂宠敢接近恐怖的楚暮,楚暮的行动更是自如,当下楚暮也顾不得气力还没有完全恢复,再一cì施展开魔魅影,水银的身躯充满凌厉之气的朝着煞精灵够动!

  楚暮的移动速度比原来明显慢了许多,原本的眼花缭乱的空间变换到现在已经能够被这些魂宠师所捕捉到。

  最先察觉到这惊世之魔移动的自然是罗凌,他的水系咒语还在嘴边,一两个治疗技能根本无让自己◆的煞精灵的战斗力完全恢复过来,此时他已经是念起第三个咒语了,整整消耗了三成的魂力。

  可是,当他安现那邪恶魔君又一cì出现的时候,他那张脸彻底的苍白了!

  此时可是根本没有什么魂宠能够◎阻挡这惊世魔君的步伐啊!

  “唼唼唼~~~~~~~~八~”

  煞精灵已经躲在了云层的阴影之下仍是被楚暮发现,感觉到半魔楚暮渐渐逼近的强大气息之后,煞精灵也发出了一窜窜惊恐的声音……

  “回和……快回和……”罗凌慌张的念起了魂yuē咒语,要将煞精灵给收回到魂宠空间之中,否则受创的煞精灵必死无疑!

  “呼呼呼~~~~~~~~~~~~~~~”

  就算速度有所下降,★楚暮的动作还是要比罗凌快很多,随手一挥,楚暮双手之间捏起的白色魔焰的阻隔了罗凌的视线。

  魔焰对灵魂的刺激极强,罗凌的魂yuē咒语已经念起,可是魔焰的阻隔却让他这个召回咒语完全失效,罗凌自己也▲只能一脸呆滞的看着眼前一百米窜起的那团白色魔焰……

  苍白充满死亡气息的魔焰印满了罗凌的眼球,他的眼球已经出现了血丝。

  忽然,他的眼球明显突出了,像是要从眼眶中爆出一般,

  整个人脸色瞬间变得无比苍白

  魔焰遮蔽住了所有人的视线,谁也不知道白色的魔焰之中发生了什么,可是从魂盟罗凌那副失魂的模样就可以知道一个事实煞精灵已经被杀死了!

  这种情况下谁也不能阻挡◆得了这魔君的杀戮,而被这邪恶魂宠盯上的人,也只能是他们最大的不幸!

  魔焰渐渐的熄灭,煞精灵的身影也随着魔焰的消失彻底不风……

  魂盟罗凌大曰大口喘息着,前不久他被cì元魔焰给创伤了灵◎□魂,现在魂宠死亡和魔焰的侵袭让他的灵魂伤上加伤,整个人更是处在一种极其虚弱的状态C

  “魂盟?”

  忽然,一个冷冰冰的虚无声音在魂盟罗凌的耳边响起,这个声音出现的相当诡异,毫无征兆,感○hún,xiànzàihúnchǒngsǐwánghémóyàndeqīnxíràngtādelínghúnshāngshàngjiāshāng,zhěnggèréngèngshìchùzàiyīzhǒngjíqíxūruòdezhuàngtàiC

  “húnméng?”

  hūrán,yīgèlěngbīngbīngdexūwúshēngyīnzàihúnméngluólíngdeěrbiānxiǎngqǐ,zhègèshēngyīnchūxiàndexiàngdāngguǐyì,háowúzhēngzhào,gǎn觉是从很遥远的世界飘来,同时又像在耳边飘荡,明明没有任何的感情,却让人灵魂不禁寒冷发抖。

  魂盟罗凌转动着脑袋,满脸惊恐的看着周围,可是他什么也没有发现。

  “在……在你头顶上,罗凌,在你头顶上!!”薛老先生惊恐无比的提醒道C

  云蛇猿君还有一段距离才能够赶到,此时所有人惊骇的发现这惊世魔君竟然诡异无比的出现在罗凌的头顶上!

  罗凌整个头颅因为寒气的逼来变得僵硬了,他极其艰难的tái起头颅,引入眼帘中的正是那邪恶的狂魔!

  与充满毁灭性的狂魔近在咫尺,这个距离,罗凌甚至可以看到他那双瞳孔印射出自己惊恐的模样。

  那是一张冷峻的面孔,罗凌甚至感觉这张面孔在哪里见过……

  终于,罗凌想起来了,想起这张面孔为何会如此熟悉,这正是在城主府的会议上那个被离老城主点过名的青年!

  罗凌对这个青年印象比较深刻,因为他总感觉这个青年与十几年前一名桀骜不驯的男子有几分相像,脑海中顿时飘起了关于这个男子的一些记忆……

  楚暮冰冷的凝视着罗凌的眼睛,从这双满是恐惧的瞳孔中,楚暮竟然捕捉到了一模糊无比的画面。

  这些画面是楚暮从未见过的,可是楚暮不知为何会那么熟悉。

  记忆!

  那是魂盟罗凌心里防线崩溃之后被楚暮捕捉到的记忆,这段记忆本应该与楚暮毫无关系,可是楚暮看见的这个画面却让他那颗几乎死寂的心瞬间燃烧起了最剧烈的火焰!

  楚暮看见了罗凌的记忆,就在罗凌心里防线几乎崩溃的时候,他的异瞳竟然看穿了罗凌思维的话忆!!

  楚暮看见的是一副震撼人心的画面:

  金碧辉煌的仙府圣地上空,一座孤耸在无边无际天空中的古老菱形建筑,看上去就像一位从亘古屹立了无数个岁月又将延续到未来彼岸的生物!

  它古朽的外壳被一条条长lóng身躯一般的锈迹锁链所捆绑,纵横交错,每一条巨大无比的锁链之间◎刻印着无数的图腾巨兽,一幅幅栩栩如生,宛如随时都会挣脱开束缚着它们的封印锁链冲入云霄!

  “这是什么……这是什么……”罗凌的记忆在楚暮的脑海中闪现,楚暮苍白的瞳孔变得无比渺茫,空洞得像白色宇宙◇……

  “你父亲四大主宠,其中一只战死,另外王大主宠被魂盟封印……”沉重的声音在楚暮的脑海中回荡,这是藏在楚暮内心最深处的话语,因为这句话,无论多少苦痛折磨,他都没有放弃过成为一个强者的信念。

  “三大主宠,为了释放主人的灵魂,让他重新振作起来,已经全部在封印之中自我灭亡。”

  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释放主人的三魂!

  楚暮看见了,楚暮自己也不会想到竟然通过半魔的异瞳○在他人心里防线崩溃的那一瞬间,看到了他人的记忆,而这个记忆正是他苦苦寻求的……

  莫名的悲伤像逆流的河水,疯狂的灌入到楚暮的心海,让楚暮的内心世界产生一种悲痛欲绝的共鸣,这个共鸣简直要碎了他那◆颗被魔焰焚烧的心。

  封印?

  高温焚烧着楚暮的思维,楚暮的思维已经不属于自己,隐隐yuēyuē中看见一只古老的魂宠在旷野上肆意的奔跑,那是楚暮见过最具战斗艺术的移动与闪避!

  然而这一切,毁灭于倒塌的通天碑……

  明明已经在楚暮的记忆中淡忘,可是不知为何,这种悲绝再一cì席卷了楚暮全身,让已经魔化的楚暮更欲发狂!!

  (又忘了,写好了上传了,居然没,狂晕。”这是傍晚的章节。呆会会有晚上的章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