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吞噬魇魔的白魔鬼


  夏广寒很不喜欢说话,但是说的每句话都是令人感觉到诧异。

  偏偏当众人将目光投向他,想寻求他解释的时候,他却又是一脸冷漠,根本不说出原因。

  其他人对楚暮并不了解,但是夏广寒却●
  xiàguǎnghánhěnbúxǐhuānshuōhuà,dànshìshuōdeměijùhuàdōushìlìngréngǎnjiàodàochàyì。

  piānpiāndāngzhòngrénjiāngmùguāngtóuxiàngtā,xiǎngxúnqiútājiěshìdeshíhòu,tāquèyòushìyīliǎnlěngmò,gēnběnbúshuōchūyuányīn。

  qítārénduìchǔmùbìngbúlejiě,dànshìxiàguǎnghánquè知道,楚暮能够活到今天,很大部分原因是他身体里还拥有一只天赋异常的超级邪恶魂宠!

  “他既然不让邪焰六尾妖狐回来,难道他想和天季以命huàn命吗?”

  “他……他好像还把冰空精灵调开了……”

  所有人都知道楚暮丢失了一魂,已经无法再召唤魂宠参战,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楚暮也根本没有魂力去更huàn魂宠,冰空精灵又已经没有多少魔力,哪怕楚暮的邪焰六尾妖狐杀死了天季,蓝魇魔依然会▲杀死楚暮!

  正如众人所看到的,面对魔焰滔滔的狰狞蓝魇魔,楚暮不仅没有让冰空精灵为自己抵挡,反而让冰空精灵退开,在所有人惊骇无比的目光之中竟然以本身之躯迎向五段九阶的蓝魇魔!!!

  魂●宠师拥有魂技,但是魂技再强,一个魂宠师也很难单独面对一只五段九阶的蓝魇魔,这一刻,所有人都觉得这个囚岛之王发疯了,唯独夏广寒抱着胸,目光一动不动的注视着楚暮,似乎在等待什么的到来!

  ……

  接近四年以来,楚暮一直都用自己的魂力喂养白魇魔,这个代价非常的大,几乎限制了楚暮绝大部分的魂力,这让楚暮在囚岛上生存变得更加劣势。

  但是这个被楚暮慢慢抚养长大的恶劣孩子却不是总给楚暮◆□
  接近四年以来,楚暮一直都用自己的魂力喂养白魇魔,这个代价非常的大,几乎限制了楚暮绝大部分的魂力,这让楚暮在囚岛上生存变得更加劣势。

  但
  jiējìnsìniányǐlái,chǔmùyīzhídōuyòngzìjǐdehúnlìwèiyǎngbáiyǎnmó,zhègèdàijiàfēichángdedà,jǐhūxiànzhìlechǔmùjuédàbùfèndehúnlì,zhèràngchǔmùzàiqiúdǎoshàngshēngcúnbiàndégèngjiālièshì。

  dànshìzhègèbèichǔmùmànmànfǔyǎngzhǎngdàdeèlièháizǐquèbúshìzǒnggěichǔmù●拖后腿,有的时候却也能够起到很关键的作用,就比如说魔焰与妖火融合的强横技能,这个技能经常让楚暮击败了比自己强不少的对手。

  另外,因为白魇魔的存在,在囚岛的时候,楚暮其实最希望遇见就是拥有强大○魇魔的对手……

  ……

  五段九阶的蓝魇魔浑身已经燃烧起了最旺盛了深蓝色魔焰,这魔焰窜到了数十米的高度,可怕的魔鬼火影笼罩在楚暮的身上,那双火炬的双眼绽放出深蓝色的幽光!!

  相比起蓝魇魔的威武与邪异,黑色身影的楚暮便显得渺小几分。

  但是,从席位上看去,众人却惊骇的发现傲立在狂风的戈壁战场上的楚暮给人一种极其邪异的感觉,面对一只统领级的蓝魇魔时,他的那双眸子绽放出的竟然是邪魅的狂意,仿佛面对的是一个渺小可笑的敌人!

  戈壁战场上狂风大作,凛冽呼啸,使得深蓝色魔眼四窜乱窜!

  终于,深蓝色的魔焰完全笼罩了楚暮黑色的身影,这一刻,所有人目光骇然的注视着那团剧烈燃烧的深蓝色灵魂魔焰!!

  魔焰凌乱,深邃的幽蓝色之中,人men更加愕然的一簇苍白的火焰竟然从深蓝色之中缓缓的燃烧起来。

  这苍白的火焰从外人的角度来看,就像是微弱的烛火缓缓的蔓延上了可燃物,起初点燃之时还会在风中微弱的摇曳。

  而事实上这苍白的魔焰根本就不像看上去的那么卑微,无lùn狂风如何鞭策,蓝色魔焰如何汹涌,它依然在蔓延,保持着一种平缓的趋势逐渐壮大!

  从不起眼的白色魔焰到一簇熊火,而在熊火更是在某一时刻忽然化为了凶残猛兽,竟然疯狂的吞噬了所有的蓝色魔焰!!!

  “白……白魇魔!!!!”

  震撼的惊然之声猛然的在高坐上响起!

  这刹那,所有人才兀然醒悟,那是苍白的魔焰正是强大无比的君主级白魇魔的白色灵魂魔焰!!

  白色灵魂魔焰,诡异,悚然,幽冷!

  “他怎么会拥有白魇魔!!”

  “君主级的白魇魔!!那可是要达到魂主级别才可以召唤,他怎么可能可以召唤白魇魔,而且他不是丢失了一魂吗!”

  哗然之声再次响起!看见这一幕的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

  整个魇魔宫的白魇魔也是绝对有限,没有经过白魇魔宫主人的允许,绝不可能会有rèn何一只白魇魔流失!

  赐予白魇魔是最大的荣耀,rèn何一个拥有白魇魔的人在魇魔宫中都是真正的强者,这些强者被魇魔宫的人men尊敬,崇拜。

  “这个囚岛之王怎么会拥有白魇魔?”此时陆衫离已经皱起了眉头,目光注视着眼中闪烁几分光泽的夏广寒。

  瑾柔gōng主同样注视着夏广寒,想知道在魇魔宫中最权威的白魇魔为何会落在楚暮的手中。

  夏广寒浮起了笑容,像是欣赏自己的杰作一般,缓缓的开口道:“这只白魇魔你men也认得,就是当初吞噬了我men伟大的白语殿下的那只白魇魔的后代。”

  “什么?这只白魇魔也能够签订魂约,白主上不是让你处理掉的吗!”陆衫离惊讶的说道。

  “扼杀一个襁褓中的强大魂宠,尽管它极其古怪,但未免太过残忍,所以我将白魇魔与很多少年签订魂约,最后楚暮的身上成功了,并且让我非常意外的是他竟然喂◆养了这只白魇魔快四年的时间,让白魇魔对他的魂力已经产生了一种依赖。”夏广寒缓缓的说道。

  听完夏广寒的描述之后,众人却是倒吸了一口气,因为在座有不少人都知道,那只吞噬了白语殿下的白魇魔的后代非○常的古怪和恐怖,与这只白魇魔签订魂约,简直就是将自己的灵魂卖给死神!!

  众人震惊之时,戈壁战场上,狂沙已经漫天席卷,混沌无比的空旷场地之中,那肆意蔓延的白色魔焰已然的吞没了深蓝色的魔焰,甚至恐怖的吞掉了五段九阶的蓝魇魔!!!

  魇魔吞噬魇魔!

  这种诡异的现象绝对是整个魂宠世界之中无比罕见,此时,这种根本不符合常理的事却无比真实的发生在众人眼中,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

  楚暮对自己身体内的白魇魔并不了解,但是他却知道,自从那次青魇魔主岛的那次白色魔焰燃烧之后,只要同种族的魇魔出现,楚暮身体内的白魇魔就会变得异常的兴奋,然后恐怖的吞掉自己的同◎族!

  在囚岛上的时候,楚暮同样遇到了驾驭着强大蓝魇魔的对手,但是那些魇魔一旦接近楚暮,无一例外的被这顽劣的白魔鬼当成食物吞掉。

  而吞掉之后,白魇魔的实力就会迅速提升!

  当初楚暮进入囚岛时,白魇魔的阶段还在莫邪之下,楚暮离开囚岛的时候,白魇魔却已经达到了六段三阶,成长蜕变的速度快得惊人!

  并且,最让楚暮惊喜的是,白魇魔一旦吞噬了自己的同族,楚暮便至少可以十天不□用喂养白魇魔rèn何的食物,这完全像是将楚暮身上的枷锁打开,让楚暮可以尽情的施展魂技!

  ……

  五段九阶的蓝魇魔又怎么可能与六段三阶的君主级白魇魔想抗衡,仍然被无情的当成了食物,彻底▲消失在了这个战场上。

  蓝魇魔的死亡,再次造成了一阵灵魂反馈重创了满脸惊骇之色的天季,天季依靠着魂技和五段六阶的蓝魇魔才勉强抵挡莫邪凌厉的攻势,而且如果楚暮不调回这邪焰六尾妖狐,天季的防御定然会被攻破!

  而此时这灵魂反馈无疑是给天季致命的一击,让完全失去支撑力的倒在地上。

  天季跪倒之后,莫邪那凶猛的邪焰爪撕开了五段六阶的蓝魇魔的身躯,可怕的妖火邪焰迅速的将这蓝魇魔烧得一干二净!

  三魂受损,这种创伤几乎可以让一个魂宠师直接进入接近死亡的状态,此时天季便是脸色苍白如纸,汗水沾湿了全身,身体也在不断的抽搐!!

  “可以停下了。”

  楚暮依然习惯性□的让莫邪结束天季的生命,忽然,一个魂力所化的精神之音在楚暮的脑海中回荡着。

  这声音清灵如歌,让楚暮微微一阵失神。

  天季已经没有rèn何的反抗能力,邪焰六尾妖狐只要轻易的伸出一爪,这▲位青年高手就会血溅当场。

  不过,莫邪终究还是控制住了血瞳狂的那种暴戾之气,停下了最后一击,高傲的抬着头颅,缓缓的散去了身上那强势无比的妖火邪焰,回到了楚暮的身边。

  楚暮看了一眼天季,淡淡的说道:“我尽量了。”

  说完之后,楚暮便收起了莫邪和冰空精灵,在所有人尚未恢复的惊骇目光中缓缓的离开了这个黄尘漫天的战场,接近了战场席位。

  ……

  走上观看席位的时候,楚暮能够明显感觉到众人那一双双晃动的目光,惊恐、敬畏、诧异……

  不过,楚暮捕捉到的却是那双美丽忧郁的眼睛,楚暮能够从这双迷人的美眸中感觉到这位瑾柔gōng主的一丝特殊的情绪变化……

  “这一战,整个魇魔宫没有人会不知道你恒海魇少的大名了。”陆衫离也是许久才从惊讶之中恢复过来,对楚暮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来。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陆衫离也特意看了一眼夏广寒,因为陆衫离知道这个爆发出恐怖战斗力,即将一鸣惊人的楚暮可以说是绝对超过了当初夏广寒在魇魔宫制造的轰动!

  (就差几票,宠魅就可以进入第9名!只要跨入第9名,哪怕再熬夜,小鱼也会把第四章写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版权所有:bwin,bwin怎么注册|bwin亚洲必赢唯一官网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闽ICP备11019119号-1